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七百二十四节 意外之变

第七百二十四节 意外之变

    左莫心中杀意涛天,却硬生生按捺住。眼下出手,不是好时机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忽然眼前一道灰影闪过,左莫脸色骤变!

    阿鬼!

    只见阿鬼仿佛凭空出现在陆寒的身后,泛着紫芒的右掌,悄无声息地印在陆寒的后背。

    陆寒浑然未察,继续朝前狂奔,背上一道紫芒的手掌印,在夜空中掠起一条起伏妖异的紫色光痕。

    不过三丈,陆寒后背的紫芒,犹如剧痛般,不断消蚀陆寒的身体。偏偏陆寒没有半点察觉,一无所觉地朝前飞。片片紫芒,如叶片般被风卷起,消散在空中,同时消散的,还有陆寒的身体。

    所有目睹这诡异一幕的人,心中如同吹过一道阴冷的寒流,汗毛直竖。

    神色漠然的物稀堂护卫首领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同时色变的还有左莫,他心中暗呼糟糕,他不知道为什么阿鬼会突然攻击陆寒。阿鬼如今行事全凭本能,她一定有所感应!难道陆寒当年……

    左莫甩甩脑袋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阿鬼出人意料的出手,如今绝无可能隐瞒住,暗中还藏着两人。

    他们身份很快便会暴露。

    左莫深吸一口气,平复心中的震惊,他的头脑冷静无比,留给他们的时间就不多。他需要在这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完成布置。

    如今逃跑都来不及,云集而来的,是天下最顶尖的高手。想从这些人手上溜掉,可能性几乎为零。而且溯影魂丝草很快就要到手,这个时候走掉,那可就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左莫沉声道:“走,去坟鬼岗!”

    此时他不再隐藏实力,催动身形,全速飞行。

    阿鬼、曾怜儿、青花雪闻言,也没有一丝犹豫,全速飞行。

    物稀堂护卫首领眼中闪过一丝惊骇之色,很快,他脸色重新恢复之前的淡漠:“你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”几名护卫不由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后面的战斗,你们插不了手。”说罢,他从魔骑身上腾空而起,朝左莫等人追去。

    其他护卫面面相觑,很快,一人道:“我们快回去禀报老板!”

    众人不再犹豫,连忙返回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看着追上来的物稀堂护卫首领,有些意外,道:“你何必趟这趟混水!”

    “老板交待的事,我自然会完成。”护卫首领沉声道。

    左莫眼中闪过赞赏之色:“不知阁下大名?”

    “蒯安。”护卫首领淡淡道。

    左莫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,一行人专心赶路。

    全速飞行之下,七百里路程不到一个时辰,他们便赶至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坟鬼岗。”蒯安道。

    不用蒯安说,左莫也知道达到目的地,此地阴气之重,大老远便能感觉到。左莫心中有些惊异,如此浓重的阴气,绝非天然形成,他能够感觉到其中夹杂的浓重死气。

    他不由问道:“此地可有来历?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地在远古,曾发生过一场超过十个部落的惨烈大战,无数强者殒落此地,怨魂难以消散,化作厉鬼阴煞。不过,这是传闻,没有什么实据。”蒯安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左莫看着下面,喃喃自语:“只怕未必是传闻。”

    蒯安眼中陡然精光暴涨。

    左莫没有看蒯安,他的目光在坟鬼岗扫过,此地完全满足他的要求,有山有水,空气有时显的硫磺气味,说明此处有地火。而且此地的阴河,受阴气天长日久的侵蚀,已经是一条名符其实的阴河。

    从条件来说,此地非常适合布置【王禁苍穹】,而且阴河还是意外之喜,能大幅度增加禁制的威力。

    但是不知为何,左莫心中隐约有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左莫甩甩脑袋,把心中的不安抛之脑后,哪怕这里面有什么古怪,也比不上即将杀上门的各路高手。

    魔神殿、昆仑、各路魔帅、妖族长老会……

    不需要细数,光这前面几个的名头,便足以吓破人的胆。

    左莫却没有半分畏惧,虽然阿鬼的突然出手,打乱了他所有的布置,他只感到如释重负。他不再需要小心翼翼,不再需要遮遮掩掩,好似一下子丢掉所有的枷锁和顾忌,只觉浑身说不出的轻松。

    想到即将与那些闻名天下的顶尖高手交手,斗志和豪情充塞他心中,让他浑身充满无穷的力量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抗衡天下群雄!

    光想想,就让人热血沸腾啊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原来您老早知道萧云海就是笑摩戈。”少年魔神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,懒洋洋地站在那,就好似随时想躺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拦在他面前的老头咧嘴一笑,露出漏风的黄牙:“这话我可不会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好奇啊,您老和笑摩戈什么关系?亲戚?”少年魔神笑吟吟问。

    老头摇头:“这你就想错了,我和他可不是什么好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仇人?”少年魔神摇头:“这可不像啊!”

    “嘿,别瞎猜了,反正你也猜不到。”老头不以为然道。

    “结痂香啊,可不是什么普通玩意儿,虽然不指望还了,可您老怎么着也要有个交待吧,要不然我也太丢面子了。”少年魔神无赖地摊摊手。

    老头咧嘴笑道:“老夫可没违约啊,我说他能炼制神兵吧,【天使具装】虽然还不是真正的神兵,不过只要到手,稍一研究,你们就可能炼制自己的神兵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魔神叹气道:“看来今天这一架,怎么都要打了。”

    老头苦口婆心劝道:“何必呢?大家实力都心知肚明,你一个人肯定打不过我,两个人我肯定打不过,三个人我准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哦,看来我只能忍辱负重了,等他们来。”少年魔神歪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打还是要打的。”老头笑咪咪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是想我帮着你拖时间,虽然我很懒,但怎么办呢?我得不到的,后面这些小乌龟,还想打主意,我很不爽啊。”少年魔神一脸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老头连连点头,一脸赞同。

    “而且,你说我打不过你,我也很不爽啊!”少年魔神抬起脸,直视老头。

    他全身神力鼓荡,那张英俊的脸庞平日里的懒洋洋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异常的专注,这让他的脸庞仿佛带上一抹妖异得几乎令人无法直视的光芒。他周围的碎石受到无形力量的吸引,缓缓向上漂浮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强烈的神压围着他不断旋转,愈转愈烈,它搅动着方圆数十里空气游离的所有力量!

    它犹如一道直入天际的龙卷风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依旧迷人,却异常犀利锋锐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这世上,总是有很多让人不爽的事情。”老头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,向前迈出一步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并不重,然而在当他的脚板踏在地面的瞬间,咚,一声沉闷如鼓的声音,方圆百里的地面,如同被狠狠敲了一记,猛然一颤!

    蜘蛛网般的裂纹,以他的右脚为中心,蜿蜒扩散至七八里之远。

    裂开的地鏠,就好似通往地狱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少年魔神头顶的龙卷风一抖,最高处的一截,骤然失去控制,化作无数乱流,轰然散逸开来。

    少年魔神的眼睛微微眯起,眼缝里射出来的光芒,锋利得像刀。

    一抹笑意,在他嘴角悄无声息漾开:“来的人不少啊!”

    老头叹一口气:“看来我们得拿出点真本事,要不然震不住这帮家伙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讨厌做苦力。”少年魔神好似自言自语,眼中亮起炽热的光芒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两位神力高手对战,所产生的力量波动之强,犹如黑夜中的太阳,莫说近在咫尺的不周城,便是几百里外的左莫都能够清晰感觉到。

    不周城所有人都被惊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暗流涌动,加上不断激增的摩擦,许多当地的民众见机不妙,早早离开不周城。

    现在不周城里,绝大多数都是外来者,剩下的便是汤家这样自恃有自保之力的大族。但即便是汤家,此时也是如临大敌,守卫森严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动静,他们怎么可能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汤辰脸色发白,城外传来的碰撞波动,便是身为帅阶的他,也感到胆战心惊。在他身旁,立着另一名中年男子,中年男子身旁,秦铭、钟问天、公子希垂手肃立,他便是今晚刚刚悄然抵达的笛帅!

    笛帅神色凝重:“两人都是神力!”

    秦铭钟问天脸上亦是难掩骇然,他们都是帅阶高手,哪怕他们手上有地魔兵,威力想达到如此地步,亦要全力施为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两人,却犹如闲庭信步,举手投足之间,力量波动有如翻江倒海!

    “少年是魔神殿的三大魔神之一,名为尤西雅克。那个老头来历不明。”秦铭沉声道。

    笛帅目光扫过几人,见他们神色震骇,明显被对方震慑住,忽然笑道:“问天,你和老秦联手,可有信心和尤西雅克斗一斗?”

    钟问天眼前一亮,瓮声道:“有一战之力!”

    其他两人神色也松缓许多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笛帅语气铿锵有力:“加上老汤和我,我们有四名帅阶,我们手上有四件地魔兵。算下来,相当两名魔神,就比魔神殿少一人嘛。眼下这混乱的局面,未必没有一搏之力!”

    众人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汤辰问。

    “等!”笛帅神色自若:“我们力量不是最强,出手的时机就很关键。我们要一击必中!老汤查一查,萧云海连夜出城,然后发生神力高手火拼,肯定发了什么事。我们要盯住萧云海,他是关键。”

    汤辰没有犹豫,点头道: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