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七百二十一节 以剑誓

第七百二十一节 以剑誓

    韦胜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他周围的空间瞬间绯红如血,弑神血剑剑身陡然浮现斑斑血迹,浓郁的杀戮气息,迎面扑来!

    一道绯红血幕,随着这一剑挥洒而出。

    粗壮的雷霆剑芒,挟着天地之威,重重轰在血幕上。

    血幕光芒暴涨,里面隐约传来铮然怪兽嘶鸣咆哮之声,丝丝缕缕的血痕,浮现在绯红的血幕上!

    雷奕脸色微变!

    无论是血幕还是血剑,都透着无比强烈森然暴虐的气息!雷奕深知,修炼这种剑诀之人,久而久之,必然心神受到侵蚀,变得残暴嗜杀。这种剑修,极其危险,他们杀人完全不需要理由,是真正的杀人狂。不过,修炼杀剑之辈,越到后面越难有所寸进,他们容易迷失在杀人的快感之中,最终走向自我毁灭。

    然而,刚才他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那可怖的血幕下,韦胜的眼中,却是满是对剑的虔诚、对信念的执着。就连那气息,亦是堂堂正正,没有半点杀戮剑修的癫狂、疯意!只一眼,雷奕便察觉到韦胜那如磐石般的意志。恍惚间,他忽然想到林谦,心中不自主地把两个人比较了一番。

    林谦比此子优秀得多……

    雷奕下意识地想,然而恰在此时,他的目光和韦胜的目光相触。血幕后,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仿佛有什么在熊熊燃烧,是信念?还是执着?它燃烧得如此炽烈,如此决绝,没有一丝顾忌,没有一丝牵挂,哪怕浓郁的血幕,也无法遮掩!

    林谦比此子要优秀得多,但是比起对剑的执着,却要稍逊一筹……

    雷奕被自己脑海里突然得出结论吓一跳。怎么可能?两人完全没有可比性才对!林谦是谁?他是数十万计昆仑弟子中挑选出来,天赋心性最出色者,他接受最好的指点,他刻苦修炼没有丝毫懈怠,他天生高贵……

    韦胜不过一个山野小门派,剑仆出身,低贱无比,可是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念头不过电光火石间闪过,雷奕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得全身发麻。

    此子留不得!

    这个念头恍如惊雷般在他心头炸响。

    杀意瞬间充斥他全身,双目之中,无数细小雷芒,游走不定,满头的银发,飘舞不定,浑身电光缭绕,他的气势瞬间攀升到最高点!

    这一刻,什么暴露身份之类的顾忌,全都被雷奕抛之脑后。他眼中有一个人,只有一个念头!

    无论用什么手段、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都要杀掉此子!

    挡下对方一剑,韦胜手中的弑神血剑立即变得无比的兴奋,在韦胜掌心中嗡嗡剧颤,直欲脱手而出!

    韦胜的手如同铁水浇铸般,纹丝不动,他眼中的战意,却愈来愈炽烈。

    握着弑神血剑,韦胜身形微躬,含胸错步,好似缩成一团,微微仰起的脸庞,却是无以伦比的坚定沉着。

    “以……剑……誓!”

    低沉仿佛从胸腔吐出的字,带着无比强大的信心,如钢铁般的坚定,像重锤般,一下一下砸在他们心中。

    韦胜手中嗡鸣的弑神血剑骤然停止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,韦胜的剑如万钧之重,缓缓挥出!

    剑身斑驳的血迹仿佛受到强大的力量吸引,从剑身飘浮起来,随着剑身缓缓运转。

    雷奕心头浮现极度危险的感觉,眼中雷芒更加浓重,他面前浮现一件银色奇形飞剑。这把飞剑如同截取一截闪电,长约一丈三,曲曲折折极不规则,有如树枝带着许多分杈,通体银色,不知由何物所炼。

    雷奕的成名飞剑,【天雷枝】!

    【天雷枝】甫一出现,方圆数百里内的云层,以雪崩之势,轰然向其头顶汇集。转眼间,雷奕头顶铅云压顶,无边无际,天空立即黑暗如夜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天空骤然亮起一道蜿蜒的炽目闪电,闪电落在【天雷枝】上,天雷枝骤然亮起。

    这只是个开始,随着一道道闪电,不断地落在天雷枝上,天雷枝几乎如同太阳般的耀眼。数量惊人的雷电,包裹着它,方圆百里云层所积累的雷电,全都汇集在它上面。

    天雷枝有如活物,在厚厚的雷电光球内游走!

    整个城市都被如此大的动静惊动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名魔族怒喝:“你们疯了么!”

    “小心,他们是修者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雷奕充耳不闻,一抹冷笑浮现在嘴角,雷芒闪动眸子里,一片冰寒。

    几名魔族试图靠近,雷球中骤然射出几道雷光,击中几人。雷光闪过,原本几人飘浮之处空无一物,其他魔族无不神色大变,再也无人敢靠近!

    靳然华珊狂热无比看着雷奕师叔,他们虽然早就知道雷奕师叔实力深不可测,但是亲眼目睹,依然深深被震撼。

    雷奕恍如雷神下凡,漠然直视,骈指如剑,遥指韦胜,蓦地双目圆睁,暴喝一声:“死!”

    天空中雷球内的天雷枝陡然化作一道奇粗无比的闪电,以无可抵御之势,向韦胜落去!

    闪电就像被一把银色的巨剑,挟着恐怖的气息,把整个天空从中劈开!

    耀眼的银色光芒照亮天地,倒映在无数双惊恐的瞳孔内,天地之威深深震撼每个人的心神。

    这一剑,道尽天地雷霆之威!

    让人根本无法分得清,到底是雷霆,还是剑意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片白茫茫的银光之中,一道血幕,看似缓慢,极其坚定地蔓延。

    血幕中的低沉声音,亦是如此清晰,字字如铁,便是在令人色变的天地之威面前,亦没有丝毫屈服、没有丝毫颤抖。

    “以……昆……仑……血……祭!”

    以昆仑血祭?

    雷奕目中更加森寒,全身的灵力,不计后果地涌出。

    天空那道蜿蜒闪电尖端的天雷枝不断地颤抖,周围环绕的雷电更加厚重,刺破空气,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,扑向韦胜。

    雷奕冰冷的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大量难言的感悟如潮水般浮现在他心底。这一剑,他摸到了返虚期,摸到了天地最本源的规则。

    久久没有突破的境界,竟然在此刻破冰!

    他喜悦得几乎想仰天长啸!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眼角的余光却忽然瞥见血幕中,一道异常鲜艳的极细血线,沿着韦胜手中剑挥动的轨迹,穿透血幕,迎向天空直落而下的闪电!

    血线的速度竟然比起雷奕这一剑的速度,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雷奕瞳孔陡然圆睁,怎么可能?

    与天雷枝引发的粗壮天雷相比,血线细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与天雷枝毁天灭地的惊人威势相比,血线没有任何声势。

    它好像没有半点预兆出现在天雷面前。

    双方的速度都快到极致,快到双方都来不及作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说不出怪异难听的尖啸,突然响彻四野。

    血线仿如一把锋利无比的绳刃,从豆腐上划过,宛如活物的奇形飞剑天雷枝、令天地色变的粗壮厚实雷霆,竟然被这道不起眼的细细血线从中剖开!

    一分为二!

    划过雷霆的血线从雷奕的视野中消失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,忽然感觉到,仿佛有一道极其丝滑的东西在他心中划过,他从来没有如此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体内已经淡淡虚化的元婴,出现一道笔直的细痕。

    雷奕的睁大眼睛,他表情带着几分茫然,一道极细的竖直血痕,从他的脸到身体,缓缓浮现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……

    雷奕眼中的茫然渐渐化作深深的惊恐

    ——这是神力!

    包含灵力的鲜血,从那道直贯全身的血痕中喷涌而出,他的视野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他仅余的灵力,感应到不远处的两位弟子,和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茫然中,无边的黑暗笼罩他,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,然后便失去所有意识。他不知道,他们的鲜血,化作三道血箭,没入弑神血剑内。

    天地被银光笼罩!

    失去控制的雷霆,是最狂暴的力量,它们轰然炸开!

    耀眼的光芒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,所有的灵觉如此狂暴的爆炸面前,都失去用武之地,每个人脑海中一片茫然,犹如乱流中枯枝。

    韦胜脸色苍白,没有一丝血色,死死抓住手中弑神血剑,任凭它带着他在乱流中飞舞。

    落地的瞬间,他脚下一软,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诛杀如此强敌,他脸上没有半点喜色,他心中萦绕着淡淡的哀伤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心志坚毅,很快便从哀伤中挣脱,脸上露出几分苦笑。这弑神血剑的威力的确强得没话说,但是以他的实力,只有一剑之力。一剑之后,自己就像废人差不多,没有半点抵抗力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,不仅抽走他体内所有的灵力、神力,还抽走了他体内近乎五分之一的鲜血。

    韦胜可没有修炼过魔体,他的身体比起左莫来,可完全不在一个水平。

    近五分之一的鲜血,险些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眼下他力量尽失,而且想要恢复,不知要多久。对于修者来说,体内的鲜血,是他们最精纯、最本源的力量。一旦损耗,补充十分不易。

    摇摇头,韦胜倒没有半点后悔,他立下的剑誓,是他的本心!

    莫说是五分之一的鲜血,便是这条性命因此而丢,他也绝无半点悔意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自己这般情况去不周城,那岂不是变成师弟的累赘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手中的弑神血剑一动,竟然拉得他向地下沉下去。韦胜大吃一惊,他感觉自己就如同沉入水中般,没有半点滞碍,迅速沉入泥土之中。

    弑神血剑拉着他不断往下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