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九十八节 意外来客

第六百九十八节 意外来客

    不周城,汤文殿。

    不周城近几年来最大规模的宴会正如火如荼,殿内人头攒动,美女如云,空气中飘荡美酒的香味,来往名流相互矜持地微笑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不周城附近的稍有名望的人都收到了来自汤家邀请,甚至有些许多周边城镇的名流高手连夜赶来。

    除了汤家在附近无人能及的名望外,许多人是冲着另一个人而来,那就是萧云海大师。作为一位刚刚炼制除地魔兵的大师来说,受到这种程度的追捧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在听说这次的宴会正在是萧云海大师的要求下才举办,顿时让许多人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虽然大师已经被汤家抢先得手,但是能够有机会结识一二,留个善缘,却是也是让许多人心动。尤其是那些实力不错却又缺乏魔兵的高手们,他们就像闻到肉味的苍蝇,呼啦一下全都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风信子脸上挂着阳光般的笑容,不知拒绝了多少美丽的魔族少女,端着酒杯,坐在姬丽语身旁。

    “失算了吧。”姬丽语带着一丝嘲笑:“人家可是新鲜出炉的魔兵大师。”

    风信子耸耸肩:“说不定笑摩戈也会炼制魔兵呢?”

    嘴上这般随意地调侃着,但是在心里,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说法。笑摩戈是名符其实的天才没错,哪怕就是同样常常被称为天才的风信子,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惊人的天赋。但是,再有天赋的人,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,炼制魔兵是一个艰深晦涩的领域,想要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就,需要足够的才华和积累。前者与天赋有关,后者却与时间有关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不觉得奇怪吗?能够炼制出地魔兵的魔兵师,在之前也应该小有名声吧,可是没有人听过他的名字。”风信子看着远处的左莫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默默无闻到一鸣惊人,多得是,没什么奇怪。”姬丽语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吧。”风信子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一个人硬生生挤了过来,热情无比道:“嘿,今天晚上能够遇到如此美丽的小姐,我是多么幸运啊!美丽得让我心脏都快停止跳动的小姐,您能够告诉我您的芳名吗?”

    姬丽语心中生出几分厌恶,但是她脸上没有表露分毫,反而嫣然一笑:“请教别人的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么?”

    姬丽语本来就是倾国倾城,不笑时就是整个宴会最耀眼的明珠,这一笑,整个大殿仿佛陡然明亮起来。附近的客人,竟然全都看呆了。

    蹿出来年轻人也看得呆住,过了一会,才回过神来,神情迷醉无比,那模样就好像姬丽语叫他马上赴死,他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“噢噢噢!真是该死!我竟然如此失礼,天啊,不可饶恕不可饶恕!请原谅我的失礼,在下花如海,南湾花家,小地方小地方。”

    花如海一脸谄媚的笑容,周围却响起几声惊呼,南湾花家是一个毫不逊色汤家的势力。

    “见到你很高兴,花如海先生!我是妖族姬丽语!”姬丽语笑靥如花,再次让在场的男人眼光发直。

    “高兴,高兴,真是高兴!”花如海激动得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花如海先生也是为大师而来么?”姬丽语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花如海连连点头:“没错没错,大师炼制地魔兵的时候,我恰好在魔兵池附近,亲眼目睹天蛇十相矛炼成时的天地异象。”

    “天蛇十相矛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非常出色的地魔兵,能变化成十种不同的魔兵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地魔兵,只可惜落到物稀堂手上,想买下来可就不容易了。”花如海摇头感慨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姬丽语忽然道:“大师真是年轻啊,难道魔兵师都这么年轻么?”

    花如海笑道:“其实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大师的时候,也呆住了,没想到竟然和我差不多大。不过大师级的人物,总会和我们这些凡人不太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是呢。”姬丽语浅笑道,她的目光转向大殿正中央摆放的魔兵:“那就是天蛇十相矛?”

    “嗯!”花如海一脸迷醉地看着天蛇十相矛,喃喃道:“完美!简直太完美了!这样的炼制手法,简直闻所未闻,厉害!”

    姬丽语凝视着天蛇十相矛,若有若无却令人心悸的气息,从矛身散发出来,笼罩整座大殿,不时引起一阵阵的惊叹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件完美的杰作。”物稀堂总管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贵堂的支持!”左莫向对方表示感谢,天蛇十相矛已经出售给物稀堂,这次愿意拿出来展示,自然是考虑到左莫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。”中年魔族笑道,接着含蓄道:“无论什么时候,物稀堂是大师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接到左莫的请求时也感到很吃惊,但是很快,他便作出决断。虽然不明白大师的意图,但是和对方交好,无疑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左莫举起手中酒杯向对方致意: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中年魔族心满意足地举杯回应,让大师欠一份人情,这样的机会可不常有。

    汤辰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,忽然,一名仆人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忽然站了起来,举起双手,朗声道:“各位!”

    全场立即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汤辰身上,汤辰在不周城有着绝对的权威,他任何只言片语,都有可能会对不周城产生深远影响。

    汤辰满脸笑容:“今天真是个好日子,高朋满座,又有贵客临门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说话间,一行人从大殿门前走来。为首的是一位气质绝佳的青年,他带着淡淡的笑容,英俊帅气的脸庞充满自信,昂首走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人群不自主地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“汤叔叔!”青年躬身向汤辰行礼。

    汤辰爽朗笑道:“快过来快过来,让叔叔好好看看。果然英雄出少年啊!真是羡慕阿笛,有这么好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阿笛?人群中响起一阵低低的议论声,大家都在猜测这位阿笛是谁。

    “父亲经常提起您,只是俗事缠身,这些年一直没能来看望汤叔叔,他心里很内疚。”汤辰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唉!”汤辰脸上浮现几分缅怀之色,感慨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啊!”

    他旋即失笑:“今天这么好的日子,用来感伤可就太不划算了。”说罢,他转向大厅,一手扶着青年,朗声道:“各位,我要向大家介绍一下。这位,便是笛帅的公子,也是我的侄儿,希!”

    下面顿时炸开。

    笛帅是谁,在场没有人不知道,唔,当然,左莫除外。作为魔界最有名的帅阶之一,笛帅声名之著,远超过汤辰。

    许多人脸上惊疑不定,虽然汤辰在不周城声望无人能及,但是汤家平日里还颇为低调,似乎偏安一隅,没有争夺天下的野心。

    因此在很多人眼中,汤家不过是一个强大的地方势力。但是,笛帅却是争夺天下的有力竞争者,最强大的魔帅之一。

    笛帅之子,对汤辰竟然如此恭敬,执晚辈礼,而且双方关系匪浅,这令许多人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希的到来,让整个会场暗流涌动,在许多人心中,他们需要重新评估汤家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其中就包括季家。

    角落里,阿横目光闪烁,心中惊疑不定。汤家一直是季家极力拉拢的对象,甚至季家希望能够通过联姻这种手段,让双方结盟。

    这半路里杀出来的笛帅公子希,让他立即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他身旁的季家公子,却是一脸怨毒地看着左莫,面色狰狞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阿横注意到自家少爷的神情,不由暗皱眉头,看看公子希的英气不凡,再看看自家少爷的不上台面,阿横心里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那萧云海如今是汤家座上贵宾,他们再也没有动手的机会。不说他们还想极力拉拢汤家,就是他们不在意汤家的感受,也不可能在不周城对付得了汤家的贵客。

    他提醒道:“少爷切不可妄动!”

    “难道就这么算了?”少爷咬牙切齿,声音仿佛从胸腔咆哮。

    阿横淡淡道:“得罪汤家,老爷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季家少爷的脸刷地白了,想起父亲大人的怒火,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上来,所有的怒火立即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阿横说完,看也没看自家少爷一眼,而是紧紧注视着场内的公子希。他决定多呆一阵子,他要摸清楚公子希突然来不周城的意图。

    汤家虽然低调,但是实力不可小觑,同任何一家结盟,都是极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阿横明白,和笛帅比起来,横界季家显然号召力不够。只是他没有想到,汤辰竟然捂得那么紧实,他们调查这么久,却没有得到任何风声。

    季家从许久前就开始极力拉拢汤家,而汤辰的态度却一直非常暧昧,原来后手在这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汤家和笛帅结盟。

    阿横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角落里的季家两人。

    汤辰的目光扫过公子希队伍,当他的目光停留在黎仙儿身上时,有些意外。但他不动声色,带着公子希来到左莫面前。

    “贤侄,来来来,这位是萧云海大师!大师刚刚炼制出一把地魔兵,天蛇十相矛,厉害非凡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左莫的眼角微不可察地一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