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九十四节 叠兵手法

第六百九十四节 叠兵手法

    “你说他租了魔兵池?”物稀堂总管有些诧异,那天的三人引起他的兴趣,他特意关照下面的人注意三人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是,他们租了天字号的魔兵池。”属下打听得极为仔细,连忙禀报。

    “天字号!”中年魔族一怔,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没有几把刷子是绝对不敢租用天字号的魔兵池。作为不周城品阶最高的魔兵池,它的租用价格十分昂贵,而且水量惊人,控制难度之高,导致在平时它几乎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难道三人之中有魔兵师?

    中年魔族脑海中不由闪过那位相貌平凡的少年,但是到此时他才猛然发现,无论他如何绞尽脑汁,都无法想起那名少年的具体相貌。不仅是少年,另外两位女子,同样相貌平凡得让他回忆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经验丰富,立即意识到,三人十有八九经过易容换貌。

    不过他没有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,这年头不喜欢别人知道自己身份的人很多,有些实力的人总难免有些怪癖。他在意的是魔兵师,尤其是厉害的魔兵师,任何一位厉害的魔兵师对于商家来说,都意味着源源不断而又稳定的利润。

    魔兵师是一种资源,而厉害的魔兵师,更是必须争取的资源。

    想起那天少年淡然笃定的神情,中年魔族的心脏就不由自主怦地跳动一下。

    地阶魔兵!

    若他真的能炼制出来……

    中年魔族一向自诩外物难扰的心境立即失守。

    “密切关注,我需要知道所有的细节!不要怕花钱,明白吗?”中年魔族语气罕见地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!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其实在左莫看来,三大修炼体系,若说炼器,不得不承认修者在这方面远远甩开另外两族几条街。符纹体系的浩瀚复杂,远非妖魔两族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魔纹虽然自成体系,但是远没有符纹的发展程度高,还处在相对低级的阶段。可即使如此,在魔界懂得魔纹的人往往被称为学识渊博的学者,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这和魔族对待魔兵的态度有关。

    魔兵的炼制手法大多都十分简单粗糙,但是有一点,却是修者所不能比拟的,那便是材料。魔兵所用的材料,大多是魔兵身体的一部分,比如羽毛、指甲等等。所以魔兵虽然手法粗糙,但是旷日持久不断淬炼之下,再加上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,自然指如臂使,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一般的魔兵。

    而像地魔兵这样的顶级魔兵,却不是这么容易炼制成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件地魔兵,除了极少数由使用者自己炼制而成,绝大多数都是由魔兵师炼制而成。

    对于魔兵师来说,炼制一件地阶魔兵,几乎是他们能够触及到的最高目标。而十二件天魔兵,它们的炼制者,都是每个时代魔兵师的最杰出者,亦是魔族历史上最杰出的魔兵师。他们每个名字,都代表着一个传奇。

    在左莫看来,地阶魔兵并不是件太困难的事,只需要给他足够的材料,哪怕没有,像叠兵手法这样的偏门,他也是可以达成。但是天魔兵的炼制,就超出他的能力范围。

    不周城的魔兵池聚集了大批的魔兵师,有许多人长驻于此,专门炼制魔兵。这里早就发展成一个魔兵师的小镇,形成一大批以此为生的人,常见的材料在这里几乎都能买到。

    这让左莫节省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在花费了两百万魔贝在各项材料上后,左莫终于完成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天字号魔兵池,每个月租用的价格在五十万魔贝左右,也就是说,还没有开始,左莫就付出了两百五十万的魔贝。财大气粗的左莫,对此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两百五十万魔贝,也不过就是一件品质不错的将阶魔兵的价格。

    他的戒指里,将阶魔兵一大堆,这点花销还不足以让他感到肉疼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心痛,不代表别人不心痛,很快,幽冥地河的魔兵师们都知道来了一位挥金如土的主,一下子买了两百五十万魔贝的材料。

    再听说此人租的是天字号魔兵池,顿时引起许多魔兵师的注意。

    对此人的猜测无外乎就两种,此人要么就是败家子,要么就是了不得的人物!

    左莫可没有闲情去关心这些闲言碎语,他的时间紧张无比,天空鲨鱼在这里可停不了几天。

    若不是掌握了叠兵手法这样的大杀器,而白冈蛇骨对曾怜儿又非常重要,左莫绝对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现在伸手了,那就自然要做到最好!

    浪费可不是小莫哥的习惯。

    曾怜儿和阿鬼守在魔兵池外面,以免有人打扰左莫。

    天字号魔兵池约半亩大小,黑亮黏稠的池水从幽冥地河流入,在池子里形成一个天然的漩涡,漩涡的流速惊人,如万马奔腾,激荡不休。浓重的阴冷森然气息,迎面扑来,魔功稍弱者会浑身发冷,时间稍长便会内伤。

    但是左莫的魔体至阳至刚,自然没有半点不适。

    他绕着魔兵池走了一圈,满意地点点头。这幽冥地河的河水其性纯阴,而眼前的天字号魔兵池,更是布置了大量魔纹,充沛的水量,能够充分地洗涤淬炼材料。

    想了,左莫在原来魔纹的基础上,又布置上许多新的魔纹,只见刚刚还如同万马奔腾的漩涡,突然变得寂然无声,只是漩涡的中心,下陷得愈发厉害,一道道细细的水纹从漩涡中心扩散。

    左莫开始不断往魔兵池里投放材料。

    黑亮剔透的池水,开始一点点地变得浑浊起来,漩涡仿佛能吞噬一切,投进去的材料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当最近一件材料丢进水,池水竟然变成暗红色。

    暗红色的漩涡,如同一只巨大的血眼在不断地转动,让人的目光不自主地凝聚。

    左莫闭上眼睛,手中多了一件将阶魔兵,这是一把青铜小戈,泛着幽蓝的光芒,摄人心魄。

    青铜小戈被左莫丢入暗红色的漩涡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将阶魔兵像流水般一件件丢入魔兵池之中,暗红色的漩涡变得越来越红,有如鲜血一般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件将阶魔兵被左莫投入魔兵池中,流转不休的漩涡陡然静止下来。

    左莫不敢有丝毫大意,他手上不断亮起颜色各异的光芒,随着他手势的变化,一道道光芒,没入魔兵池内。

    若是精通炼器的修者目睹这一幕,一定会被眼前发生的一切,惊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左莫竟然用上炼器的手法!

    没错,左莫现在用的正是炼器的手法,不过,他用的这些手法,和普通的炼器手法还是有着相当的差别。他手上亮起的光芒并非法诀,而是魔纹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把符阵的手法,用在魔纹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便是六个时辰。

    哪怕是左莫这样的铁人,也感到有些吃不消,脸上露出几分疲倦之色。

    六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骨嘟,骨嘟!

    如同血池般的魔兵池如同煮沸般,不断地冒着气泡。

    左莫神情专注,不敢有丝毫放松。脚边血红的魔兵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澄清,池底的魔兵一览无余。只是每把魔兵比之前都要小上一分,但是魔兵散发的光芒却反而比之前要明亮几分。经过魔兵池洗涤淬炼,杂质都被冲刷殆尽,品质比之前更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各种明亮的魔纹如同花纹般,在它们表面流淌。

    左莫松一口气,到目前为止,他没有出错。

    池底总共十二件将阶魔兵,它们安静地立在水中,悄寂无声。

    左莫却没有马上开始,而是盘膝入定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后,他睁开眼睛,脸上的疲倦一扫而光,眼中精芒掠过,他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。

    他蓦地扬起双手。

    池底的一件魔兵一颤,平静如镜的池面泛起一丝极细的涟漪。

    只见池内的那件魔兵一点点地融化,半个时辰后,化作一滩铁水,表面无数魔纹流淌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另一件魔兵飞过来,只见这股铁水犹如活过来一般,倏地缠上飞来的魔兵。然后,赤红的铁水犹如一只怪兽,缓慢而坚定地,一点点吞噬魔兵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铁水的体积膨胀了一倍,它表面的魔纹变得更加明亮繁复。

    然后,它开始吞噬另一件魔兵!

    时间就在这样一点点地流逝。

    魔兵池的池水变得愈发晶莹剔透,一粒粒细若河砂的水珠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吸引,脱离魔兵池,从魔兵池里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很快,池面上形成一团团晶莹若砂的雾团,雾团也仿佛有生命一般,开始不断地融合。

    融合一体的雾团,开始缓缓在池面上空飞舞,它就像一条晶莹的雾龙。

    它越来越灵活,威势亦不断地攀升。

    左莫不知道在此时,外面的幽冥地河正在发生惊人的变化。

    一位又一位魔兵师,不断从他们的魔兵池里飞出来。幽冥地河两旁上空,密密麻麻飘浮着无数魔兵师。

    他们惊骇欲绝地看着幽冥地河宽阔的河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