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九十节 墓碑炼誓

第六百九十节 墓碑炼誓

    “真是个废物!”神态威严的中年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:“简直把我们季家的脸丢光了!如果他不是我儿子,哼!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从嘴里吐出来,杀气四溢,室内温度骤降。

    季恒,季家当代家主,他并非长子,但是帅阶的实力,却让他毫无争议地成为家主。而在他担任家主的这几十年里,横界季家势力膨胀得极快。

    “少爷身旁的护卫有五名将阶,竟然在眨眼间被放倒,此人的实力不弱。”说话的是一位约留着山羊胡的中年人,名为季溪,他是季家旁支,却担任总管之职,深得季恒信赖。

    “让阿横去把那个废物接回来,每次出去,总要丢人现眼!回来之后,把他丢进深魔窟。”季恒淡淡道。

    季溪心中凛然,深魔窟是季家最残酷的试炼之地,里面魔物横行,已经有许多年没有人敢下去。后来那里便成为族里的惩罚之地,犯了大错者便被丢进深魔窟,若是能从里面活着出来,便可免去死罪。

    “少爷虽然骄纵了些,但毕竟没有犯大错……”季溪忍不住劝道,他很清楚,以少爷的实力,若是丢进深魔窟,那绝对不可能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季恒森然一笑,雪白的牙齿竟然透着一股残忍:“若是爬不出来,便不配当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季溪默然,知道老爷其意已决,再劝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季恒看也没看季溪,自顾自道:“至于那个动手的家伙,让阿横顺便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季溪点头,示意明白,他话题一转:“老爷,我们派往魔神殿的人全都没消息,只怕已经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季恒眼中多了一分阴霾,冷哼道:“魔神殿果然有些门道,竟然被他们折腾出神力。那笑摩戈有消息么?”

    魔神殿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,帅阶曾经是魔界最强大的力量,但是如今,已经不是。

    魔神殿才是最强大的存在!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季溪摇头:“他就像突然消失了一般。但是根据我们调查,悬空寺的长老团其实是为了笑摩戈而来,其中有三名长老,死于笑摩戈一行之手。魔神殿是中途突然出现,而且奇怪的是,魔神殿并没有与笑摩戈发生任何冲突。”

    季恒不由露出思索的表情,半晌,他才重新抬起头:“重点关注笑摩戈。他的神力虽然没有魔神殿那么强大,但是他没有神殿,应该是走的另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季溪应道,随即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季恒陷入沉思,片刻之后,忽然起身走出房间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没多时,他来到一处极为隐蔽的山谷,山谷周围,守卫森严。

    他对此处非常熟悉,走进山谷,赫然是一座神殿。

    虽然神殿还很简陋,但是已经祭坛、主殿都一应俱全,能看得出,神殿并非刚建,起码有十年光景。他缓步走到祭坛中间,张开手臂,奇异的感觉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十年前,他便开始研究神力。

    但是十年过去,进展缓慢。神力,是极其敏感的东西,出于保密的考虑,神殿一直没有公开。

    魔神殿的横空出世,给他极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原来,信仰才是最关键的东西!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然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连续的修炼,左莫的法诀水平直线上升。灵力是三力之中最弱的一环,它的每一丝进步,都会直接提升左莫神力的操控水平。

    按照蒲妖的新划分法。

    他如今魔体操控水平勉强算得上甲等,妖术水平乙等,而他法诀水平,哪怕经过这段时间疯狂的修炼,也不过刚刚跻升丙等。

    而左莫的神力操控水平,则被蒲妖直接列为丙等,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法诀拖后腿。

    有一个重要的参照对象,那位犀角魔神,蒲妖给他的评定是,境界地阶,技巧甲等!

    可见双方的差距之大,不光是神力境界的差别,连技巧的差别也如此巨大。

    不过,左莫并没有沮丧,相反,他充满斗志。

    因为他体内的神力,每天都在增长,自己的技巧,每天都在提高。他的右手,能够源源不断地生成神力,就有如他的体内有一枚天然的神晶,这一点,是其他人无法实现的。

    至于技巧,蒲妖已经给他罗列出修炼清单,只要他征服那些令人头皮发麻的法诀,他相信,他便能够征服神力。

    在蒲妖推演中,若是左莫的神力技巧能够达到甲等,神力境界达到人阶中期,或者技巧乙等、人阶后期,他都能够不用小莫宝盏而抗衡帅阶。

    左莫对帅阶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但是他对技巧的修炼,十分着迷。技巧能够让他更容易洞察神力的奥妙,能够帮助他了解神力的本质。

    对其他人来说,战斗才是最重要。

    但是对左莫来说,他需要洞察的,是神力的本质。

    只有从本质上了解神力,他才能有办法解开不死神力。

    某种技巧,当你修炼到极深的地步,它的威力便能够在战斗中处于有利的地位,这就是常说的一招鲜吃遍天。当你拥有几项这样的技巧,你的胜率便大大增加。

    但若是你想洞察力量的本质,便需要尽可能地了解更多的技巧,因为每一种技巧,都代表着力量的某些特征。

    当你掌握力量的特征越多,你便越接近力量的本质。

    这注定是一条更艰难的道路。

    而技巧的修炼,取不得巧,完全是个水磨功夫,需要一遍遍不厌其烦地修炼,直到把它修炼成你的本能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这种技巧,或者说力量的这个特征,你才能深刻理解,而非字面上的理解。

    这便是左莫所追求的,他源源不断生出神力的右手,也能够让他把时间投入到这些枯燥浩瀚的技巧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神晶已经被左莫用掉,他大致地估算了一下,神晶内所蕴含的神力,相当于左莫右手二十天所形成的神力,这个数量,相当可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若能拥有足够的神晶,可以大大加快神力的进步速度。

    距离百芒界还有段时间,他暂时把这个问题抛到一旁。

    小心地记录下这段时间修炼的心得,然后通过蒲妖,把心得传回云海界。这些心得会有专门的人来整理,收纳进蒲卫藏经阁。

    左莫没有藏私,其中甚至包括神力的修炼,他没有时间回云海界,只能用这种方式,来为云海界作出一点微薄的贡献。

    只是,左莫大概想不到,他认为的这个并没有太大用处的举动,却直接促使云海界进入神力时代。

    蒲卫藏经阁有着严格的准进制度,目前能够进入的,基本上都是跟他已久的老人。而他手下的那帮家伙,对左莫是近乎盲信。琳琅满目的玉简中,左莫传回来修炼心得,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内容。

    如今的云海界,同修三力,俨然形成一个新的潮流。

    他们对外界的信息并没有那么多,但是他们左莫的信任,却让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修炼三力。

    左莫并不清楚这一切。

    识海里,三人正在讨论。

    “进度太慢。”蒲妖皱了皱眉头,他对左莫的进度不满意:“照这个速度,你的法诀想要达到甲等,起码要五年!你还要把妖术修炼到甲等。”

    左莫也无可奈何,他在法诀上的天赋,却是三力之中最弱。他严格地执行了蒲妖的修炼计划,但是进步幅度,依然无法令蒲妖满意。丙等升乙等,就远超之前的难度,而乙等升甲等,又要难数倍。

    蒲妖也同样无可奈何,左莫的勤奋超乎他的想象,但是左莫在法诀上天赋之差,也超乎他想象。蒲妖在魔功和妖术方面的天赋,却异常出色。

    该死,难道法诀真要成为左莫的短板么?

    蒲妖的脸色有些难看,如果左莫的法诀水平,真的提升花费太多的时间,那就意味着他推演出来的路数,有着致命的缺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卫开口:“或许你可以试试墓碑炼誓。”

    “墓碑炼誓?”左莫一愣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没想到,一向对卫那一套看上眼的蒲妖,却沉吟道:“也许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左莫不解地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卫缓缓开口:“所谓墓碑炼誓,是墓碑甲的一种运用。”

    “墓碑甲?”左莫神色茫然,他想不通,这和墓碑甲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墓碑甲其实是一种自我献祭,它的本质是交换。牺牲自己,从而换来能够守护的力量。”卫神色肃然,带着难言的虔诚。

    左莫吓一跳:“你是说把我自己变成墓碑甲?”

    “可以说是,也可以说不是。”卫平静道:“当年,我为了追求足够守护的力量,所以选择了牺牲,从而交换来最强大的力量。但是你并不需这样的力量,相同,你不需要如此程度的牺牲,这就墓碑规则。”

    左莫听得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“墓碑炼誓常常用于墓碑甲的传承者,他们为了能够追求更极致的修炼,往往发下某种指向性的誓言。”

    左莫试探地问:“意思是我需要接受你的传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