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七十九节 阿鬼!

第六百七十九节 阿鬼!

    时间像突然变慢,左莫眼中,幽腐转生莲幻化的那道流光缓慢无比,砰砰砰,心脏跳动的声如同敲响的鼓声,回荡在他耳边。

    左莫前所未有的紧张,他紧紧盯着阿鬼。

    忽然,阿鬼身上紫光大盛,阴诡无比的神力,突然炸开。

    左莫身形一晃,下意识地抓紧阿鬼的手,身上神力一激,化去阿鬼的神力。这个动作纯粹是本能,没有经过脑子。

    亮起的紫光,淹没左莫的眸子,左莫突然眼前场景一变。

    无尽的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一名少女,静静地安坐在虚空中,七根胳膊粗的紫色锁链,从她身上贯通,没入虚空。

    少女一身白衣,纤尘不染,她脸上没有半分痛苦之色,安静端坐。

    左莫心神猛震,阿鬼!

    虽然那张妍丽的脸庞,是他第一次看到,但是左莫依然第一眼认出阿鬼。

    如同黑色的瀑布随着披在双肩,额前整齐的刘海,透着几分英气。清秀妍丽的脸庞,长而密的睫毛下,脸色略带苍白,没有悲伤,没有痛苦,她安静地坐着,只有抿起的嘴唇,才能让人感觉到她的认真和坚强。

    左莫如遭雷殛!

    脑海中破碎的画面,那个背着他狂奔的背影,瞬间如此清晰。

    少女急促的鼻息,凌乱的脚步,塞满左莫的心。

    阿鬼!

    这就是阿鬼!

    “阿鬼!阿鬼!”左莫用尽力气,拼命地喊。

    紫色锁链之下的少女,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。”卫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卫!这是什么?这是什么?”左莫就像抓到救命的稻草,急忙向卫求助。

    卫的脸上罕见地露出悲伤之色:“这是不死神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死神罚?”左莫身躯一震,不知为何,他心中猛然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“最残酷的神罚。”卫语气哀伤:“受刑者的心神魂魄将变成神力的源泉,生成不死神力。不死神力会不断侵蚀受罚者身体,使其生机灰败,但是这份残败的身体,受伤越重,反而会滋养神力,使其更强。但是它最残酷的地方,却是不死神力将受罚者的心神魂魄从身体剥离出来,禁锢在无识虚空。在那里,所有六识都被封绝,没有光、没有声音、没有气味、没有任何东西。不死之身,在无识虚空煎熬,是最大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左莫脑袋嗡地一下,忽然想到阿鬼体内神力的阴冷虚无,他的身体不自主地颤抖,手足一片冰凉,莫名的剧痛让他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不死神罚……

    他的声音带着颤抖,夹着难以掩饰的愤怒和仇恨:“谁……他妈的谁!谁敢罚阿鬼!”

    到最后,他的声音尖亢凄厉,胸中的怒火,瞬间爆发,全身的血液骤然点燃,炽烈的愤怒撕裂着他每一寸肌肤。

    “是她自己。”卫轻轻一叹。

    左莫如同一盆冰水从头浇下,僵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她身上没有恨焰。若非自愿,她身上会生出恨焰,这种恨焰不会对她的对魂魄产生伤害,却会让她感到无尽的痛苦。”卫看着紫色锁链中安然静坐的少女,叹道:“那七根紫链,就是不死神力。”

    是她自己……是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左莫什么也没听不到,他的脑海中全是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树林斑驳的树影、泥泞中奔跑的赤足、少女颠簸稚嫩的肩膀、坚强剧烈的喘气、焦急的呼喊……

    眼泪瞬间模糊了左莫视野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别寒悄无声息地退回山洞。

    冷山界虽然防守严密,但是由于相当于后方,因此还是给别寒找到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别寒会潜入到防守如此严密的冷山界,因此冷山界的信符,并没有前线那般使用特殊的信符,而是使用的悬空寺内部常用的信符。

    别寒没有费吹灰之力,便伪装成一名悬空寺弟子,而潜入进去。熟悉悬空寺布置的别寒,很快便打探到他需要的情报。

    但是长老团的到来打乱了他所有的布置。

    长老团清一色的元婴期以上,而且几乎都是元婴期巅峰,他们或许不懂战阵配合,但是他们强悍的个人战力,都足以把孽部翻来覆去灭好几回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他打听到长老团另有要事,只不过是路过。

    但是出于安全的考虑,别寒小心翼翼地缩回地底极深处的山洞。因为害怕被发现,他甚至不敢出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他那蹩脚的易容术,在那些长老面前,无所遁形。

    狂热的战意渐渐冷脚,别寒和他的孽部,就像冬眠的蛇,在等待春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冷山界!

    半路接到寂正长老身亡消息的长老们,在冷山界停下他们的脚步。寂正的死亡,给他们的士气致命打击。

    何去何从,成为当下悬空寺最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愁容布满长老们的脸上,悬空寺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妙。

    四大门派中,最糟糕的无疑是西玄,谷梁刀的叛出,对西玄的影响之大,远超过西玄高层的预估。局势很快变得他们难以控制,在外人眼中,对于谷梁刀或许有着各种猜测。但是在西玄弟子眼中,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什么情况,这也令绝大多数弟子感到十分灰心,连谷梁刀这般立下赫赫战功的弟子,门派都如此对待,怎么不让人心寒?

    用众叛亲离来形容西玄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但若说第二糟糕的,那就非悬空寺莫属。别寒虽然没有谷梁刀在西玄那般声威,但是他的叛逃,依然让人心浮动。不过因为还有江哲这样出色的战将,因此也只是人心浮动。但是寂正之死,对悬空寺却是真正的重创。任何一名返虚期高手的价值,都不是晶石能够衡量的。

    悬空寺如今处于非常危险的悬崖边缘,若是江哲赢下这一战,他们很有可能渡过这场难关,可若是江哲输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结果所有的长老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严峻的形势,导致悬空寺的长老们分成两大阵营。一部分长老认为如此关键时候,应该先帮助江哲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,这才是悬空寺的根本。而另一部分长老则坚持干掉笑摩戈。

    坚持干掉笑摩戈的长老们理由也十分充分。他们认为干掉笑摩戈,不仅能够替寂正长老报仇,还能够重新挽回悬空寺的威望。而所得到的神力传承,更是能够让悬空寺重新获得发展的契机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此次行动,他们在另外三派前面,得手的可能性非常大。哪怕付出些损失,也并非不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如此良机,稍纵即逝,一旦错过,再也不会出现。

    至于江哲此战,他们充满信心。处于守势、又有兵力的优势,江哲会败?这是杞人忧天!

    双方的讨论非常激烈,这个由几乎悬空寺近五成长老组成的长老团,是悬空寺最强大的高端战力,他们的抉择,将直接决定悬空寺的走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无论哪个选择,他们都必须尽快决定。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,是双方妥协的结果。长老团将留下十位长老,帮助江哲,以确保这场战斗的胜利。而剩下的长老们,将继续追杀笑摩戈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点点光芒,忽然出现在虚空,它们像被吸引的雪花,纷纷朝紫色锁链禁锢中的阿鬼飞去,它们一飞到阿鬼面前,便没入阿鬼体内。

    “幽腐转生莲!”

    悲痛中的左莫忽然看到眼前一幕,顿时被吸引,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希望。

    蒲妖把幽腐转生莲说得天花乱坠,让左莫对它抱以极大的期望。

    一想到阿鬼现在所受的罪,左莫就心中难受无比,恨不得把那锁链砸得粉碎!

    安静的阿鬼有所察觉,她猛然地抬起头,张开眼睛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左莫见到那双眼清澈如水晶般眸子时的感觉,就好像世上最珍贵的宝物,一点点掀开遮在它上面前布盖。

    幽然紫色锁链之下,阿鬼忽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凝望着面前黑暗虚无中如萤火虫般的光点,抬起手,摊开手掌,看着光点融入她的手掌,那丝丝清凉中蕴含的精纯生机。

    苍白的脸颊多了一丝血色,那股精纯的生机,滋养着她的魂魄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的身体已经找到少爷。在许下不死神罚之前,她留下最后一缕极细微的心神。这一缕极细微的心神,将成为她身体最深刻的本能。

    寻找少爷。

    无识虚空虽然封隔了一切,但前几年,她忽然心生莫名感觉。在那时,她便知道,自己的身体,找到了少爷!

    从那开始,她的心安定下来,封绝一切的无识虚空,似乎也没有那么难捱。这些年,她唯一做的事,便是用她的魂魄,不断地滋养不死神力。

    这是她唯一能够帮助少爷的办法。

    消耗的魂魄,在迅速地恢复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她忽然站起来,那双清澈的眼睛,不断地黑暗中搜寻。

    虽然她什么也看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