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七十八节 幽腐转生莲

第六百七十八节 幽腐转生莲

    无论是寂正还是戴涛,都没有想到左莫会小莫宝盏暗中交给曾怜儿。曾怜儿手中的小莫宝盏虽然没有在左莫手上那般威力震撼人心,但是依然足够在寂正失去防备的时候,给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若是传出去,小莫宝盏足以凭借这一战,而踏入三界最顶级的法宝行列!

    寂正之死,给悬空寺的震撼,是无以伦比的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悬空寺的长老们,正在路上。当时所有的长老,几乎集体失声,他们几乎不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返虚期长老也会死?

    许多长老神情茫然,在他们心目中,返虚期的寂正长老,就有如天神一般的存在!更多的长老开始动摇,虽然对方只有三人,但似乎比当年更加危险!

    然而,受冲击最大的是戴涛,他吓破了胆,当场转身便逃。这是他本能的反应,可见他心中的恐惧,是多么强烈。

    寂正的死,超过悬空寺的预期,让悬空寺众长老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这到目前为止,修真界近二十年来第一次返虚期修者的死亡。

    机缘巧合的是,魔族近二十年第一位帅阶之死由左莫一手造成,而修真界近二十年来第一位返虚期修者同样死在左莫手上,而这名返虚期修者还是四大门派之一的悬空寺长老。

    很快,寂正之死,迅速通过各种渠道,传到各大门派,顿时引起一片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一些原本蠢蠢欲动的门派,迅速改变策略,召回派往魔界的高手。一名返虚期高手殒落,对于悬空寺这样的超级大派来说,虽然肉痛,但依然在承受范围之内。但是对于四大之外的门派,这种损失,足以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而且事实证明,返虚期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强大,他们也是可以被杀死的!

    养尊处优已久的返虚期高手们也需要时间来适应这个乱世。

    笑摩戈,这个名字,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,不过这次,却比以往多了许多威慑。

    杀死一名帅阶,或许有可能存在某种偶然,但是再次干掉一名返虚,那没有人再会怀疑他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左莫来说,这是一次成功的赌博!

    他赌赢了!

    这次收获之丰,一如他预料。寂正果然身家丰厚,虽然法宝不多,几件极珍稀的材料,让左莫的眼睛瞬间红了!

    十七颗香火灵愿珠!

    所谓香火灵愿珠,是禅修门派所特有的一种法门,汇集信徒香火之力凝炼而成。这十七颗灵愿珠晶莹纯粹,不知经过多少年的香火,只有悬空寺这样的大门派,才有可能出产如此高品阶的香火灵愿珠。

    这些香火之力,有些类似愿力,只不过却不用修炼,是禅修极珍贵的材料。

    从数目上,左莫猜测寂正很有可能是想凑到十八颗,正好炼成一串手珠。若是这串手珠能够炼成,绝对是一件顶阶的法宝。左莫不太了解香火灵愿珠,这每一颗香火灵愿珠由悬空寺下面诸寺供上,每一颗都享受了五百年的香火,品质之高,当世罕见。寂正也正是因为缺少最后一颗,宁缺毋滥,反倒没有炼制,凭白便宜左莫。

    不过香火灵愿珠炼制需要独特的技巧,左莫不适用。不过左莫决定把它留给宗如,宗如身怀愿力,用来炼制此物最为合适,比用灵力炼制威力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另外一件,更是神奇,一块腐朽乌黑的木头上,竟然长着一株赤红娇艳的莲花。

    “幽腐转生莲!”蒲妖惊呼声在左莫心头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蒲妖的惊呼,左莫精神不由一振,能让蒲妖惊叹的,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,连忙问道:“什么什么莲?”

    “是幽腐转生莲!”蒲妖重复了一遍,他目光紧紧盯着那株娇嫩欲滴的莲花,语气充满惊叹:“相传在幽冥最深处的万腐之地,会长出不同的灵物,其中便以转生莲为尊,它由天下最腐朽最剧毒为养料,偏偏生出最精纯最神奇之物。”

    左莫听到心痒难耐:“那这东西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蒲妖冷笑道:“此物对禅修最大的用处便是轮回转生而保神智不灭,那老贼秃一直留着,肯定是想作这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转生啊!”左莫有些惊叹,又有些失望,这意味着暂时用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不知道转生之妙。若是有人知道你身怀此物,你就完蛋了,所有的老怪物全都会来找你麻烦。你可以用它,换你任何想要的法宝。你可以用它,让他们做任何事。当然,他们也可能杀你夺宝。”

    左莫吓一跳:“有没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原来这东西这么值钱!他脑子转动,已经开始在思考,要换什么宝贝了。

    蒲妖紧接着:“不仅仅是转生,此物是少数修者妖魔皆可用之物,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左莫有些奇怪地看着欲言又止的蒲妖:“而且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而且此物还有一种神效。”蒲妖瞥了左莫一眼:“就是能够滋养魂魄,它是极死极腐之处凝聚出的一点生机,对魂魄的滋养之效,无物可比!”

    “滋养魂魄?”左莫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蒲妖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一抹笑容渐渐从左莫嘴角泛起,不断扩散,他就像得到最心爱宝贝的孩童:“那就是说,它对阿鬼有用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蒲妖语气肯定道:“虽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物,不知道它究竟神效如何,但是对阿鬼肯定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左莫陡然激动起来,忽然他想起一个问题,连忙问:“那这东西服用可有什么讲究?”

    “吃下去就行。”蒲妖道。

    左莫舔了舔嘴唇,忽然,他心中有些紧张,他转过脸,看向阿鬼。此时他没有心情再去检查其他的收获,那些价值万晶的珍宝,也无法让他的目光有丝毫停留。

    阿鬼安静地看着他,那双木讷灰白的瞳孔,没有避开左莫凝视的目光,和往常一样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蓦地一痛。

    那些破碎的画面和眼前这张安静木讷的脸庞,犹如走马灯似在他心中闪过。

    他忽然明白。

    自己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他左手抓起阿鬼的手,紧紧握住,摘下转生莲,轻轻送到阿鬼的唇边。

    转生莲化作一缕清气,钻入阿鬼的嘴里。

    手心里,阿鬼的手一颤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罗达有些紧张,笑摩戈的战部突然消失。联想到前阵子笑摩戈战部大肆地寻到向导,一个想法不受控制地从罗达脑海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真的找到秘道?

    本来这种事轮不到他头痛,有江哲大人统率全局,自己只要听指挥就行。可偏偏笑摩戈战部消失的地方,离他驻守的防线非常近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让他提心吊胆?

    他已经把情报上报江哲大人,但是到目前为止,江哲大人只是嘱咐他坚守。

    出于小心,他连续派出好几股探哨,但是所有的探哨就像泥牛如海,全都消失不见,没有一个回来。

    没有探哨,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,罗达心中的担忧更胜几分。

    除了意外因素造成的遭遇战,很少会有战斗从一开始就进入双方主力战部的决战。双方必然会经过大量的试探,而这类试探,则往往从探哨开始。

    这些战部精锐,他们之间的较量,更加残酷、激烈。

    江哲也毫不犹豫地派出大量的探哨,他需要情报,需要知道别寒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和别寒有太久没有交手,这段时间的别寒,会有着怎样的变化,他并不清楚。但是有一点,他对别寒的重视,超过所有人。

    别看寺内那些大佬们个个都说别寒如何如何危险,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像江哲如此了解别寒的可怕!

    他同样清楚别寒对悬空寺的仇恨。

    两人从小较量,双方实力在伯仲之间,但江哲从十几岁便独掌战部,到后来更是允许他自建战部,打造属于他的江字部。

    但是别寒呢,在寂寞的山谷整天抄经,说是消磨他的戾气。只有在一场众目睽睽的较量中,别寒和他打了平手,掌门才破格允许其执掌孽部。但是在其他弟子眼中,执掌孽部,更多像是种惩诫。

    孽部赫赫有名,却没有弟子愿意整天和一支没有声音、没有回应的木偶们打交道。

    到后来,别寒魔族的身份公开,江哲这才明白掌门他们为何如此对待别寒。但他也更加明白,别寒对悬空寺的仇恨,一定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江哲下定决心,这一战,无论如何,都要把别寒干掉。

    他无法坐视,别寒这样危险的人物,最终成为悬空寺的心头大患!

    五百名精锐探哨,出现在江哲面前,他们将形成五十支小队。

    江哲对他们只有一个命令,不惜一切代价,猎杀对方的探哨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五百人,能活着回来的不多。他们神色镇定从容,并没有因为即将到来的危险战斗而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他们是真正的精锐。

    探哨间的战斗,意味着这场注定惨烈的战斗,正式拉开序幕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