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七十七节 种子和阴谋

第六百七十七节 种子和阴谋

    水月心中紧张无比。

    虽然从小他就是以猎兽为生,早就锻炼得心神坚定如铁,但是此时,他的心脏依然忍不住砰砰地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他的实力比以前不知要强大多少,但是这并不能让他感到更安全,因为他需要面对的,是无形无影,却又强大的权力!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守卫警惕地看着他,另一名守卫的五指已经张开,只要水月稍露敌意,他便会毫不犹豫当场格杀。

    水月冷静的特征,此时展露无遗,剧烈跳动的心脏,此时反而缓慢悠长,他表情平静镇定,伸出手掌:“我来自银楸岩洞,这是信物,请替我传报一声。”

    守卫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水月几眼,水月从容文秀的脸庞,让守卫觉得不像作伪,接过信物,检查了片刻,觉得没有任何危险,这才朝水月点点头:“你在这等着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进入大殿。

    水月心中紧张无比,他可是知道,那枚所谓的信物,不过是用一块银丝木伪造而成。虽然大人的计划丝丝入扣,但有太多匪夷所思的地方。

    水月并没有质疑,血召能说明一切,他本身就是匪夷所思的一部分,包括体内澎湃的力量和脑中的海量知识。这些知识非常庞杂,五花八门,包括许多远古秘辛,但是最多的,却是各种与人打交道的技巧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先辈们留下的财富。

    血召的指示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。这个计划之庞大,便是如今变得更加强大的他,也不得不花费大量的时间来理解。

    当他从头到尾认真阅读完一遍,他立即被这个大胆而离奇的计划征服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塞进了大量阴谋之术,但是和眼前这个计划比起来,那些令他惊叹无比的阴谋,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阴谋大师!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位阴谋大师的手笔!

    这个庞大的计划,也充分暴露了他身后那位大人的野心。他忽然想起前爷爷生前总是喜欢念叨的“家族昔日荣光”之类,也许,爷爷的夙愿真的有实现的可能吧。

    如此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生性冷静的水月,开始更加仔细地揣摩这个计划。愈是揣摩,他愈发觉得身后那位阴谋大师的深不可测。因为他发现,计划的许多部分,恰好与脑海中塞下的知识有关,那位阴谋大师显然已经考虑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反反复复思索了每个细节,对整个计划烂熟于胸,推导出他能想到有可能出现的意外以及自己所需要的应对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,水月努力消除心中的紧张,他告诉自己,以他如今的实力,即使出了问题,他也能够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当他再次睁开眼睛,他的眸子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守卫一路小跑出来,神色多了几分恭敬:“您请进,大人在正殿等候您!”

    正殿,意味着最隆重的礼仪。

    水月礼貌地点头示意,跟着守卫,向正殿走去。

    看来,这位魔将果然与银楸岩洞有关系,否则的话,不会如此紧张。银楸岩洞是一个古老的传承之地,随着岁月的湮灭,已经鲜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水月也曾暗中调查这位魔将,但是他得到的资料十分模糊。而在计划里,甚至连魔将修炼的魔功、起居习惯等等,详细无比。

    水月愈发觉得身后大人的势力庞大,若没有庞大的势力,怎么可能做到这一切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查查这个人。”埋头苦干的卫,丢给蒲妖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蒲妖反常地没有吱声,扫了一眼,便转身潜入十指狱。

    进入十指狱,蒲妖熟门熟路,几个起落,便进入第十狱,十指狱最核心所在,长老禁地!

    这是长老会独享之地,分散在各大妖界的长老们,按时会在这里碰头,商议各种问题。决定整个妖族的命令,往往都在这诞生,然而发布到各大妖界。

    各种禁制,蒲妖视若不见,如同烟雾般,飘进去。

    很快他进入一处黑色禁地。

    黑色禁地外围,那恐怖到极点的禁制,密密麻麻,围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这里长老会直属情报部门暗阁的地点,这里堆积着数量惊人的各类情报。每天,分潜各地的暗阁成员,都会把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情报递交到此处。这些情报,在这里被分类、筛选、存档。

    蒲妖就像在逛自家的后花园,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他很快便潜入专门存档的地方,扫了几眼,他很快找到所需要的情报。

    暗阁的手段通天,这里的情报不仅有妖界相关的情报,还有魔界、修真界。事实上,三界任何一个稍有名气的人,在这里都会有存档。

    蒲妖不费吹灰之力,便找到所需要的情报,立即消失。

    回到识海,他把收获的情报交给卫。

    然后两个人展开激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“这样太冒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赌对了,收益会超乎想象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月的猜测大致正确,但他唯一猜错的,是这个惊人计划的制作者并非一位阴谋大师,而是两位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费雷跋山涉水,满面风霜,他身边有跟着一百多名装束破旧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的任务则要简单许多。他得到了一张列表,上面记录着一些部族,以及他大致生活的区域。

    而血召给他的任务非常简单,就要找到这些部族,并降服他们,组建一支战部,战部的名字叫做王之号角!

    这个战部名,让费雷有些心惊肉跳,难道发布血召的大人,是一位王么?

    王之号角啊!

    费雷虽然没水月那么机灵,但是生性沉稳,做事扎实。他获得的传承是战将和魔功,而他本身也有训练战部的经验,因此蒲妖和卫给他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他按照名单,一处处寻找下来,但是他心中的惊讶,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身后的大人,是如何找到这些部族的。这些部族的生存状况异常糟糕,有些部族甚至只剩下二三十个人。然而之后的接触,让费雷感到更加惊讶,这些部族,竟然无一不是拥有悠久的历史,曾经盛极一时。

    费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高贵的血脉!

    虽然这些部族大多是因为失去魔功传承而衰败式微,但他们身上流淌的血脉却不会改变,只要找到他们的魔功传承,他们便能够再次踏上世界的舞台。

    想到这,费雷心中不由再次悸动,因为血召给他的,还有无数魔功!

    王之号角!

    费雷的目光转向身旁穿得五颜六色,有如叫花子般的一众年轻人,费雷忽然心中充满期盼。

    当他们肮脏稚气的外表下,流淌的高贵血脉觉醒……

    王之号角,也会吹开岁月的尘封,昔日的荣光也必将再现峥嵘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什么?你疯了!”尤琴烈桀骜不驯的小脸满是愤怒,指着蒲妖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小爷刚从监狱出来,现在又要小爷进去?告诉你,小爷不干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尤琴烈的身体蓦地一紧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尤琴烈梗着脖子,依然破口大骂:“有本事你就杀了小爷!再回监狱,你休想!”

    “杀了你?”蒲妖血瞳闪过一道妖异的光芒,薄如刀锋的嘴唇微微弯起:“怎么会那么便宜你?你知道的,我有很多办法,可以让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尤琴烈语气一窒。

    他真的知道。

    他传承的是隐匿潜杀,各种黑暗的杀人技巧,各种诡异的妖术。这些里妖术里面,有许多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技巧,他自己现在都会。

    蒲妖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:“你的性格,实在不适合行走在黑暗。只可惜,妖族只剩下你一个,倒是便宜你了。便宜你我无所谓,但若你坏了我的事,给你的我也会拿过来,还会附带一些利息。”

    蒲妖冰冷无比的话,让尤琴烈噤若寒蝉,他知道利息是什么——自己的小命。

    获得传承的他,知道这些行走在黑暗的人,是多么残忍无情。

    “监狱那个破地方有什么好去?”尤琴烈觉得嗓子眼有些发干,他退缩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改变这个想法。”蒲妖血瞳深邃可不见底,带着几分嘲讽语气道:“对于一位黑暗统帅,监狱是你的人才集中地。那里有恶棍,有阴谋家,有屠夫,有刽子手,有骗子,人才济济啊!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是坏人!”尤琴烈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好人么?你当时可在监狱里。坏不坏不是重点,重点是,他们都是长老会的敌人。”蒲妖冷冰冰:“你最好早点熟悉黑暗法则,我需要的是一位黑暗统帅,你若不行,那就换人。很遗憾,我这人很缺乏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去招募这些人?”尤琴烈并不笨,很快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招募?呵呵!”蒲妖像听到什么可笑的内容,肆意地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?”尤琴烈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可不是能招募来的。”蒲妖眯起血瞳,看着尤琴烈,意味深长道:“这是对你的考验,祝你好运!”

    说罢,尤琴烈只觉眼前一黑,被强迫从十指狱里退出来。

    他刚想骂人,忽然门砰地被人踢开,一群人破门而入,把他扭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!你被捕了!”

    左莫的识海里,蒲妖一脸不爽,自言自语:“在我面前自称小爷,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他不自主想到另一个经常这么干,而他偏偏无可奈何的家伙,心中不爽更重,立即决定给尤琴烈加重任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