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七十四节 韦胜剑誓 【第一更】

第六百七十四节 韦胜剑誓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“师弟!”寂正舌绽春雷,却是用上悬空寺秘技【醍醐吼】。寂正看出戴涛的不妙,戴涛毕竟不是悬空寺正统出身,基础比起寂正要薄弱许多,禅心不稳。若是再任由他失控,心神受损,日后必留下隐疾,难以寸进。

    状若疯魔的戴涛身形一滞,满是血丝的瞳孔,恢复几分清明。

    片刻后,戴涛完全恢复冷静,眼中血色褪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!”戴涛由衷感激,刚才若是陷于心魔,那以后就麻烦大了。

    寂正摇摇头:“你我同门,不需客气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投向三人消失的方向,语气前所未有地凝重:“此三人实力深厚,离返虚期不过一线之隔,兼之配合默契,狡诈无比。而且如今他们手上又有重宝,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戴涛心有余悸:“笑摩戈手上那件法宝好生厉害!我的五行法相轮,竟然不能阻挡分毫!”

    那枚龟钱洞穿他的身体,便凭空消失,回到宝盏内。

    戴涛也是倒霉,他的五行法相轮以五行为根基,若遇到一般的法宝,绝对不会如此狼狈。但是这七枚龟钱,是用黑心宝钱作底,本身就具备颠倒阴阳乱五行的能力,天生克制五行法相轮。

    寂正点点头:“的确是件至宝。”

    戴涛苦笑:“这次真是阴沟里翻船,被三个小辈,折腾得如此狼狈。”

    寂正倒没有什么不甘,正色道:“不过是神力之威。这些天交手,我对神力亦有些许领悟。”

    戴涛愣了一下,他回味了片刻,忽然开口:“师兄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神力并非不能悟。只不过缺少几处关键地方,若是能解开,那就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戴涛的语气有些兴奋,几天的战斗,让他深刻地感受到神力的厉害,比灵力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能够踏入返虚期的,无一不是天赋绝顶之辈。四大门派对神力的参悟进行了上千年,各种各样的积累之深厚,远非普通门派弟子所能够想象。

    连续和左莫交手,两人隐隐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之前低落的士气立即高扬,只要能够领悟神力,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。两人在返虚期时日不短,每进一步都极其艰难,若是悟得神力,实力必然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这更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只是我们如今两人身上都有伤,实力受损。”寂正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戴涛咬牙切齿:“这三个混蛋太过奸猾!不过,等门内长老们齐至,他们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“只怕等不及。”寂正眼中闪过一丝忧色。

    “师兄此话怎说?”戴涛一愣。

    “当年的事情,影响极大,稍有消息,另外三家绝无坐视之理。”寂正沉声道:“只怕,他们的人也已经出动了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戴涛大吃一惊。若是另外三家也介入,形势立即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能等他们。”寂正断然道,眼中闪过一丝决绝:“哪怕拼着修为受损,也不能让这三人走脱。”

    戴涛沉吟片刻,忽然道:“我倒是有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见寂正的目光转过来,戴涛道:“这三人有些棘手,但若是我们小心些,他们也无法对我们造成伤害。”

    戴涛的话并没有错,寂正也不开口,等他下文。

    “我们所求,不过是神力修炼法门。既然如此,我们何不与之纠缠一阵?”戴涛这才说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与之纠缠?”寂正一愣。

    “不断与之邀战,不败亦不胜,以战悟神力。在其他门派到来之前,悟通神力,如此一来,即使最后不为本门所得,但神力之妙,我们已了然于心。”戴涛露出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想到能够悟通神力,他的心,陡然要燥热了几分。

    寂正沉吟片刻,便抬起头:“好!”

    戴涛的建议,确实是可行之法。

    两人皆是对自己极具自信之人,对于能不能悟通神力,他们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便朝左莫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魔界,都被即将发生的修魔大战吸引,韦胜挑战所受的关注,亦比之前要小许多。

    韦胜却如同没有听到这个消息,每日苦修不辍,剩下的时间,则不断地挑战魔界各方的高手。

    虽然魔族们并不喜欢韦胜,大家恨不得立即有魔族高手来把他大卸八块,但是在其他方向,他并没有受到刁难。

    韦胜用他的剑,赢利了魔族的尊重。

    在魔族们眼中,对于这样令人尊敬的对手,只有堂堂正正的胜利,才是胜利。

    许多商家更是蜂拥而至,他们愿意给韦胜提供最好的静室、最好食物。韦胜每一个落脚之处,都会迅速名声之涨,在商家们眼中,这都是魔贝啊!

    若是小莫哥在,肯定会借机大肆敛财。大师兄的赞助这么好拉的么?怎么也要搞几场拍卖会,才能榨尽最后一枚魔贝啊!

    韦胜当然没有如此能耐,事实上,若不是因为方便,他宁愿呆在空旷无比的山谷休息。

    夜色渐浓,三日后,有一场挑战,对手是本界著名的高手。

    韦胜盘膝打坐,黑剑悬于身旁,他脸上无悲无喜。他几乎从来不放松,任何一点一滴的时间,都用在修炼上,犹如苦行的禅修。

    忽然,黑暗中,韦胜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何必藏头缩尾?”韦胜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连大师兄都要赞一声的韦胜兄!”一个身影如同水波般从虚空中浮现,立在韦胜前。

    来者是一名身着云霓羽衣女子,明眸皓齿,眼波流转,但韦胜的目光,却落在她挂在腰间的一排小剑。

    韦胜的目光陡然一缩:“昆仑!”

    女子盈盈一礼:“昆仑笪灵凤,见过韦胜兄!韦胜兄豪勇无双,只身入魔界,剑压四方,小女子佩服!”

    韦胜神情恢复正常:“不知笪小姐找在下何事?”

    笪灵凤脸上挂着浅浅微笑:“明涛界沦陷一事,贵门牵涉其中,还请韦兄跟我走一趟,解释其中误会。”

    明涛界沦陷!

    韦胜心中剧震,但是这段时间的以战养战,他的剑心更加坚凝,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:“哦,门派之事,有掌门在,何至于笪小姐千里迢迢跑来问韦某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韦胜陡然反应过来,目光暴涨,锐利如剑,直指笪灵凤:“莫非掌门和诸位师叔不在?”

    笪灵凤摇摇头:“这事小女子也不清楚,韦兄跟我回到门派,就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韦胜虽然没有左莫那么狡猾,却并不傻。他并不知道无空派的事,但是片刻间,心中彻底明白,昆仑甚至来魔界来“请”自己回去,那只有一种可能!

    本门和昆仑闹翻了!

    再想到刚才笪灵凤口中所言,明涛界沦陷,难道……

    掌门、师伯、师叔……他们只怕……

    韦胜虎躯剧震,一股悲愤哀伤,涌上心头,他的眼眶刹那泛红。

    明涛界沦陷之事,本门牵涉其中?这个说法,透着浓浓的阴谋味道,昆仑的敌意,表露无疑!韦胜明白,笪灵凤并非来“请”他,而是来抓他的。

    韦胜缓缓站起来,眼眶泛红的虎目,死死盯着笪灵凤,声音沙哑,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“若是本门长辈因昆仑而遭遇不幸,韦胜今日立下剑誓,必斩昆仑!”

    浓浓的悲伤夹杂着愤恨,犹如万钧重锤,狠狠砸在笪灵凤的心中。笪灵凤气势为之所夺,花容失色,下意识地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但是她立即反应过来,却是勃然大怒:“韦胜,你好大胆!竟然敢辱我昆仑!看来你果然暗中勾结妖魔,早有异心!”

    勾结妖魔!

    这就是昆仑的借口……

    韦胜心中哀伤更浓。

    笪灵凤目露蔑视,傲然道:“我昆仑名门正派,岂是你这个莽夫信口雌黄可以污蔑?哼!别以为你在魔界能抖抖威风,便可以与我昆仑叫板,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我昆仑……”

    笪灵凤的话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因为韦胜的剑锋,已经贴上她的喉咙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说话间,韦胜的无空剑意,已经悄然侵蚀整个房间,房间内每一寸空间,都在无空剑意控制之下。

    笪灵凤身体僵硬,脸色煞白,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竟然真的动手!

    他竟然敢真的动手!

    他竟然敢与昆仑动手!

    黑剑的冰冷和凶戾,激得她浑身毛发皆竖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我生平不喜与女子动手。”韦胜低沉的声音,在房间回荡。

    笪灵凤心头微松,忽然一只手,摘下她腰间的一排小剑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种人用剑,辱没了剑。”

    脖子冰冷刺骨的寒意忽然消失,笪灵凤心头一松,还没等她来得开口,忽然一道极细的剑意,扎入她体内。这道剑意极其古怪,一进她身体,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蓦地惨白,他全身的灵力,竟然好像突然消失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她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自己修为被废了!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林谦,我会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笪灵凤看不清韦胜的脸,但是韦胜的每个字,都像剑尖深深刻进石头,那般清晰。

    笪灵凤踉踉跄跄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房间里,韦胜紧紧握着黑剑,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眼泪再也忍不住,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感谢庞庞爱友友同学,加一个,十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