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六十七节 坏水
    跑在最前方的璃目犬突然嗷呜惨叫一声,脚下一软,身体在地上连续翻滚出数丈。

    灰保大惊,连忙飞到璃目犬身旁。

    只见璃目犬倒在地上,一动不动,气息全无。灰保的脸色刷地一下雪白,脑海中闪过两个字:陷阱!

    对方竟然在路上布置了陷阱!

    灰保顿时觉得棘手无比,很少会有人在逃跑的时候,在所过之处布下陷阱。只有那些经验丰富、狡诈阴险的高手,才会如此谨慎,如此险恶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灰保没有作声,不自主地挺直了腰,猥琐矮短的身体,却流露出几分昂扬战意。

    虽然在寺内地位不高,但是他对自己的本领还是颇为自傲。这些年,但凡只要他出手,还没有失手案例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戴涛看了一眼璃目犬,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方布置了陷阱。”灰保沉声道,眼中闪过一丝心痛,璃目犬豢养不易,这是他手中唯一一只璃目犬。

    “陷阱?”戴涛大吃一惊:“难道他们知道有人跟踪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!”灰保摇头:“这类陷阱的威力不大,大多都是针对灵兽。有经验的高手,一般都会在自己经过的地方布置此类陷阱,以防万一。如果对方早有准备,陷阱的威力肯定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戴涛释然,灰保说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他哪知道,左莫早就知道来的是返虚期修者,什么陷阱能够对付返虚期修者?他很干脆地放弃这个不现实的想法,而把目标放在有可能出现的灵兽上,这也是蒲妖的建议。

    灰保神色肃穆,朝另一位弟子招了招手:“把【万引罗盘】拿来。”

    只见那名弟子小心地捧出一个罗盘,交到灰保手上。罗盘通体漆黑,由某种不知名的黑色石头雕刻而成,上面布满一个个奇诡的符纹。

    灰保拿过罗盘,咬破手指,在罗盘上画一个符纹,神色肃穆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纹丝不动的罗盘指针,蓦地缓缓转动,片刻后,停下来,指着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和刚才截然相反的方向!

    不愧是高手!

    灰保眼中更加炽烈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笑摩戈与悬空寺名将江哲将一决死战!

    这个劲爆的消息转眼间,便在百蛮之冥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江哲虽然没有谷梁刀那么强势,却是第一个攻破魔界,取得实实在在战果的战将。而笑摩戈呢,这段时间突然扶摇直上,连破明匪、雨前卫,战绩辉煌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强对话。

    天裂之灾后,修者阵营连连取胜,势如破竹,名将层出不穷。反观魔族这方,却是一片寂然,没有什么动静。魔族各大势力对此保持缄默,他们自然有他们的考虑。但是魔族民众对这点感到憋屈无比,但是在事实面前,偏偏无可辩驳。

    如今笑摩戈和江哲之间的战争,瞬间吸引整个百蛮之冥的目光。

    笑摩戈声名鹊起,俨然是新生代的名将代表。只是,在民众眼中,他还缺乏一个足够份量的胜利!

    打败明匪、雨帅固然轰动一时,但是对外战争的胜利,在魔族民众们眼中,显然份量更重。

    长久的压抑和憋屈,也让魔族民众对胜利的渴望,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!

    几乎整个百蛮之冥,都在希望笑摩戈能够打败江哲。

    胜利,只有胜利才能说明一切!

    百蛮之冥的目光,汇集在笑摩戈的战部上。

    当消息传开之后,笑摩戈战部的前进之路,立即变得畅通无阻。沿途各大势力,纷纷让开道路,不仅如此,他们热情地提供各种帮助:免费补给、招募兵源……

    对这旷世之战的渲染,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,甚至在许多人眼中,这将有可能决定魔族与修者两大阵营命运的生死之战。

    之前长久的压抑,魔族心中对胜利的渴望,在左莫丢下的这颗火星诱使之下,轰然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魔族天性好战,他们对于战斗的渴望,是修者难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大量的魔族好手,从四面八方赶来,希望能够参加到这一战。这些人数,要超过之前的投奔人数的数十倍。

    数位魔帅在公开场合发表对笑摩戈的声援,各种各样的情报,如同流水般,汇集在公孙差和别寒的手上。而与此同时,原本想安心备战的江哲却忽然发现,周边的探哨猛然增多,小规模的骚扰迅速加剧。

    周围的那些魔族势力也是见机给悬空寺下点眼药,我们是打不过你,但是骚扰却没完没了,根本不给江哲安心备战。

    甚至许多小势力小团体,自发地组织,前去骚扰。很多人把都天血界修者狩妖狩魔的事拿出来说,号召魔族一起狩修。有些魔族居然号召妖族一起来对付悬空寺,百蛮之冥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事态在转眼间,便演化成燎原之势。

    悬空寺压力陡增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和阿鬼曾怜儿三人在街道上行走,他们样貌都全换成新模样,走在街道上,也不虞有人能认出他们。

    笑摩戈与雨帅那一战的蜃影可是传遍百蛮之冥,被认出来就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左莫却是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作为这一系列事件的幕后操作者,看到眼前的大好局势,他心中自然得意无比。所谓笑摩戈与江哲一战的消息,便是他丢出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也没有想到,魔族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,激烈得都超乎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他本意只是想给悬空寺下点眼药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势,对公孙差他们非常有利,他们可谓占尽主场之利。这场战争吸引整个魔界的目光,谁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在这个时候在背后下黑手。

    看豪帅第一个跳出来支持笑摩戈,便可见此时的笑摩戈呼声有多高!

    更详细精准的界图、主动愿意参战的向导,对公孙差他们非常有利。而江哲地盘强压下的魔族得到消息,也会蠢蠢欲动,虽然无法让江哲焦头烂额,但不免会牵制江哲的一部分力量。

    优势,便是如此一点点积累起来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已经没有人怀疑笑摩戈的身份。开什么玩笑,和江哲开战,怎么可能是修者?

    当然是我们魔族、最纯正魔族爷们,才有这样的胆识!

    什么?会妖术?妖族?

    敢和我们抢笑爷?

    活得不耐烦了!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左莫一笑置之,他问蒲妖:“那两个老贼秃不会跟丢了吧?”

    回想沿路的那些布置,他心里都有些发虚,阴险,太阴险了!

    蒲妖层出不穷的手段,真让他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他现在担心万一两个老贼秃跟丢了,返身去找公孙差他们的麻烦,那可就不妙了。这场战争的关键之一,便是他能够牢牢吸引两个老贼秃。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悬空寺。”蒲妖对左莫的这个说法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灰保脸头土脸,脸色奇差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他已经损失了六只灵兽!这五年里损失的灵兽,都没有这一天损失的多。对方的手段和当下流行的手段,截然不同。尤其是许多原始又阴险的布置,让他防不胜防,连续中招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的经验丰富无比,嗅觉异常敏锐,他现在早就跟丢了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他心中愈发没底气。

    对方的经验绝对比他更丰富,当然,更重要的是,对方的心机比他更阴险狡诈!陷阱简直被对方玩得出神入化,一环扣一环,每次都不相同。

    若是对方的目标是人,他现在只怕早死了。

    陷阱比拼的不光是技术,更多的是心理层面的较量,灰保知道,在这方面的较量,他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他唯一有底气的,便是身边的两位前辈,两位前辈是绝对不会坐视他被干掉。

    戴涛的脸色也不太好看,灰保的狼狈他看在眼里。自己竟然被个小辈逼得如此手忙脚乱,他心情自然不爽至极。倒是他身旁的寂正始终面无表情,似乎对这一连串的挫折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灰保忽然长松一口气,他的目光,落在远处的城市。

    “是这里?”戴涛转过脸问灰保。

    “是!大人!”灰保恭敬地回答:“他们就在这座城内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座城市里面的人多驳杂,难以辩认……”灰保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。”戴涛笑了笑,说罢,他看向寂正:“还请师兄,把这个家伙逼出来。”

    寂正面无表情点点头,忽然飞上天空。

    从天空俯瞰着下方的城市,人如蝼蚁般渺小。

    寂正竖起单掌,蓦地一声清叱:“哞!”

    刹那间,方圆百里内的空气蓦然凝滞,恐怖的威压居高临下,倏起朝下方的城市罩去。

    整个城市好像刹那间凝固一般,人们下意识地抬头望向天空那道身影,恐惧不自主占据他们身体的每个角落,人们手足冰冷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一道禅光,如水波般,扫过整个城市。

    当禅光亮起的时候,左莫脸色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完全不顾忌,悍然挑战全城!

    那道禅光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