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六十六节 天下惊

第六百六十六节 天下惊

    “不会吧,什么修者敢这么嚣张?跑到我们魔界来耀武扬威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个剑修,心狠手辣,杀了上千人呐!”

    “上千人?你吹吧你,你当是杀鸡么?”

    “不懂了吧,人家高手杀人比杀鸡还容易呐!”

    “切,再厉害的高手,在战部面前都是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你想啊,一个剑修,跑到咱们地盘,咱们居然要为区区一个剑修动用战部,你说说,丢人不?”

    “哎,是有点。咱魔族的高手呢?都死绝了吗?怎么能让剑修跑到咱们地盘嚣张?”

    “嚣张不了多久了。追杀令都下来了。不过那个界主也实在悲剧,手下高手被杀得七零八落不说,最后围殴别人,还被人跑了。现在这货都成了笑料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围殴还被人跑了?这么惨?太丢人了!哈!那什么剑修,最好别来咱们这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魔族忽然嘎然而止,他目光发直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咋了?”他的同伴有些奇怪,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整个人顿时呆住。

    一道提着剑的笔直身影,从远处的地平线,从模糊逐渐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韦胜看着眼前的城市,只是紧了紧手中的黑剑,坚毅的脸庞没有丝毫畏惧,无视两旁敌视、仇恨的目光,他笔直地朝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听说了没?人家剑修找上门了!要挑战本界各路高手,但求一败!啧啧,你看看这话说得多霸气,但求一败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疯了?”

    “疯了?人家聪明着呢,把声势闹大,直接跟你玩明的。怎么,不敢接?他这下把所有人都得罪了。但被人挑上门了,谁咽得下这口气?不是正面把这家伙打败,面子无全。谁这个时候玩阴的,太丢人了。不过这样一来,这剑修自己也逃不掉,只能一路赢下去,输了就死路一条!把自己逼到如此绝地,光这份胆量,就让人佩服啊!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事要轰动了,没想到修者也有这般英雄人物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剑修挑战魔界高手的事,如同疯了一般传开了。

    每一次听到的人几乎都不相信耳朵,修者和魔族之间的仇恨,那可是十天十夜也说不完。现在居然有一名剑修,跑到魔界的地盘,公开挑战各路高手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修者潜入魔界,但是每一个进来的,都会伪装成魔界,小心翼翼,唯恐被人识破。

    像这样,孤身一人,公然进入魔界,号称挑战各路高手,这种事情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疯子、狂妄、不知死活……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评价,各种各样最恶毒的诅咒,从人们嘴里吐出来。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看笑话,等着看魔族的高手如何把这个可恶的剑修撕成碎片!

    第一场,剑修胜!

    围观的魔族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第二场,剑修胜!

    魔族们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第三场。剑修胜!

    魔族们开始沉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场,无一败绩,韦胜站在台上,持剑傲然睥睨而立,台下魔族们尽皆失色,鸦雀无声,没有人再有上台的勇气。

    韦胜一战成名!

    第二天,这一战的结果,便如同长了翅膀一般,迅速地飞到百蛮境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百蛮境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在魔族的历史上,还从未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。

    面对周围充满敌意的目光中,韦胜剑心无波,他很清楚,这只是开始。越到后面,高手会越厉害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他终于可以从没完没了的追杀中挣脱出来。他如此高调,把自己曝光在众人的视野之下,是他思索良久后定下的策略。韦胜虽然没有什么心机,但并非愚笨之人。他知道自己这般嚣张的行径,必然激怒魔族,但这亦是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当整个百蛮境的目光都汇集在他身上,那么一些暗地里的手段,反而见不得光。魔族绝对忍不下这口气,只有一种方式,能够让他们不至于失去颜面,那就是堂堂正正地打败自己。

    这件事影响越大,他就越安全,但同时,他的对手便会越强,他又越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半分畏惧,在他看来,对手越厉害,超能磨砺他的剑意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向幽泉界靠近,一步一步磨砺自己的剑意。

    无论他往前走了多远,他背后永远是悬崖。

    绝境!

    当韦胜以这样一种绝然的姿态,向整个魔界发出挑战!

    天下如何不惊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、阿鬼和曾怜儿小心地潜伏着。

    蒲妖果然擅长阴险的勾当,他交出来的几种隐匿潜逃的法门,神奇无比。沿途不时地指点左莫他们需要注意的地方。蒲妖老辣的经验展露无遗,左莫相当怀疑这货当年一定经常干偷鸡摸狗的事。

    左莫他们不断地变换方向,沿路会故意留下一些混人耳目的痕迹。

    可怜的戴涛和寂正,被折腾得够呛。两人虽然修为高深,但是对这方面都不擅长。戴涛散修出身,但他的运气不错,很早便步入悬空寺的一个外围门派,平日里做得最多的是教导弟子。而寂正这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,他踏出寺门次数扳手指头就能算过来,江湖经验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被左莫牵着鼻子绕了三天,两人终于明白过来,修为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。

    两人立即把消息传回门派,但两人依然没有察觉,左莫事先得到消息。左莫的行为看上去十分可疑,但这也正说明,他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倘若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目的,左莫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战部?

    两个出动的消息非常隐秘,知道的人极少,在他们看来,绝无泄露的可能。

    悬空寺接到消息,迅速地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一名身材矮小、样貌猥琐的中年人拘谨地立在两人面前,大气不敢出。在中年人身后,一字排开五名年轻弟子,不过这些年轻弟子却有些激动。眼前两位是寺内师叔祖级的人物,若是服侍得好,前辈一高兴,随手赏赐的东西就够他们混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!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可是擅长追踪之术?”戴涛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“小人名叫灰保,会一些追踪之术。”中年人神色紧张地回答。

    戴涛看出灰保的紧张,点点头:“这次的任务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知,只是让小人听两位前辈的吩咐。”灰保小心翼翼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这次在追查一个本门重犯,不过此獠十分狡猾,你的任务就是把他找出来。”戴涛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灰保忙不迭地应下。

    “此处有他留下的痕迹,你开始吧。”说罢,戴涛便走到一旁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灰保趴在地上,闻了闻,又闭上眼睛,右手忽然亮起几分光芒,光芒飞快地扫过地面。他又从百宝囊里抓出一把粉末,扬在空中。片刻后,粉末消失在空中,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,浮现三处淡淡的脚印。

    戴涛有些讶异,但并没有出声打扰。之前看上去猥琐拘谨的灰保,此时却有如换了一个人,神色从容镇定,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灰保仔细地观察三处脚印,片刻后便得出结论道:“对方有三人,其中一人是男子,另外两名是女子。”

    戴涛略一沉吟,出发前门派交给他们的情报便浮现在他脑海,他很快就知道另外两名女子是谁。

    笑摩戈身旁有两个女人,一个相貌丑陋,另一个却美貌如花。相貌丑陋的来历神秘,而美貌如花者,却是魔界偏僻小界界主之女。

    戴涛点点头,这灰保果然有些手段。

    “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吗?”戴涛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大人稍等片刻。”灰保向一名弟子招了招手,那名弟子连忙上前,递过一枚役兽牌。

    这块役兽牌约巴掌一半大小,上面雕刻着一只娇小的异兽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只浑身毛绒绒,形如幼犬的异兽出现在众人面前,最为引人注意的,是它那双如同玻璃珠一般的眼睛,异常明亮。

    戴涛眼前一亮:“可是璃目犬?”

    璃目犬品阶不算高,只是四品灵兽,但是豢养十分不易。璃目犬最为独特的地方便是它的眼睛,它的眼睛十分神异,能看到许多人无法看到之物。而且它聪明通灵,极受人喜爱。戴涛在典籍中看过此兽,因此一眼便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高明!”灰保连忙拍上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璃目犬从灰保怀里跳下来,那双如此玻璃珠般的眼睛,忽然亮起一抹荧光,它四下张望了两眼,便忽然朝一个方向蹿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人,那个方向!”灰保急声道,说罢连忙朝璃目犬追去。

    戴涛心中大喜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寂正面无表情跟上,但是动作没有半分拖延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只惦记着一个东西,神力传承!

    虽然没有沟通,但两人此时下定决心,一定不能让神力传承逃脱自己的手掌心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异变忽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