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六十五节 蒲妖和卫的阴谋

第六百六十五节 蒲妖和卫的阴谋

    森严的大营对于返虚期修者来说,虽然有点小麻烦,但若是对方没有戒备,得手的概率还是很大。

    对方没有戒备。

    两人顺利无阻地摸进大营。

    没过片刻,戴涛表情有些古怪:“他不在。”

    寂正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戴涛的装束就像一名普通的修者,甚至人们很难从装束上分辨他到底是哪一类的修者。寂正就截然相反,光头、念珠、袈裟,一看便是典型的禅修,唯独让人恻目的是他那张冷峻如岩石的脸庞,没有半点禅修的祥和之气,反而肃杀森冷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戴涛并非悬空寺出身,他是散修,为了能够突破返虚期,他加入悬空寺。悬空寺庞大的资源和名目繁多的典籍,给他极大帮助,他也成功突破返虚期,而成为悬空寺的长老之一。

    寂正则是悬空寺最嫡系的弟子,他的父母皆是悬空寺的弟子,他从小在寺内长大。他天资过人,是寺内重点培养的弟子,他本身亦是修炼狂人,对其他事情没有半点兴趣。他的心思纯净,在修炼上顺风顺水,没有遇到什么障碍。

    寂正忽然偏过头,走到一处角落。

    当脚步踏到草丛,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庞第一次发生变化,双目陡然爆出两团精芒:“神力!”

    “神力?”戴涛一愣,当他走到此处,脸上表情也随之变化,耸然动容:“好纯正的神力!莫非此子身上有神力的完整传承?”

    “追!”寂正没有半点迟疑,断然道。

    戴涛犹豫了一会,如果借机把别寒干掉,对对方的打击可谓是毁灭性的。不过他很快按捺下这个念头,相比之下,笑摩戈身上的神力传承对他的吸引力更大。

    神力传承!

    他心头微微燥热,若是能得到神力传承,说不定自己有可能突破到大乘期!

    大乘期!

    修真的最高阶,代表着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有多少年,修真界再也没有出现大乘期了!

    能够突破返虚期,其实对戴涛来说,已经心满意足。不过他心里也明白,若没有悬空寺,他根本不可能突破返虚期。所以对于更遥远飘渺的大乘期,他心中没有半点念想,但是突然出现的神力传承,却让他忽然看到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悬空寺内对神力的参悟非一日之功,戴涛身为寺内最高阶的力量之一,自然参加其中。虽然迄今为止悬空寺依然没有很显著的成果,但是神力已经被确定是比灵力更高阶的力量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的修者来说,这和他们几乎没什么关系。灵力修炼,浩如烟海,几乎无边无际,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已经站在修者体系几乎最顶阶的修者来说,却是如此诱人!

    两人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数十息后,就在刚才两人所在的不远处,一个身影缓缓从虚空中一点点幻化成形,赫然却是罗离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笑摩戈战部开拔。

    全速前进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老实交待,为什么要走这个方向!”左莫一脸不善地看着蒲妖和卫:“啊哈,哥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!你们两个卑鄙阴险狡诈无耻的家伙,休想背着我,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!”

    左莫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。

    不过显然,面前的两人,是绝对不会被这种程度的语言打败。

    “是好事。”卫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返虚期可不是那么好躲的!”

    威胁!蒲妖这厮绝对是在威胁!

    不过皮厚心黑小莫哥,对这样威胁,同样免疫,他冷哼道:“大伙都是一条船上,吓我有意思么?你们能逃得掉?”

    “这次是真好事。”卫依然一脸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左莫瞥了一眼蒲妖,心里有些奇怪,这货今天居然没有和自己抬杠,不正常!

    “啥好事?”左莫嘴里应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呢,我们当年,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的。”卫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口道。

    左莫一怔,但是旋即两眼如同无数晶石在闪耀:“哇哇哇!晶石?哦不,魔贝?还是传说中的千古大宝藏?当年你们那么厉害,搜刮的财宝……喔喔喔!发财了发财了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识海里,左莫手舞足蹈,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财宝……”卫一脸呆滞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他就这德性。”蒲妖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平静片刻,蒲妖额头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根根凸起,强自平静的表情一点点变狰狞,血瞳之中,愤怒狂放的光芒就像火焰般,越烧越旺,两排牙齿就像两把钢刀在来回地摩擦,咔嚓咔嚓,他显然心中怒极。

    “不是财宝么?”左莫愣住,满脸失落,嘴里嘟囔着:“不是财宝啊,太让我失望了!哎,好歹当年你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穷酸成这样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蒲妖强自抑住的愤怒瞬间爆发,轰然咆哮:“你这个白痴!混帐!就知道混吃等死的二货!耻辱!我竟然有这样的学生!太耻辱!你懂什么?啊!天下!我们当年争霸天下,横扫四方!我们的雄心壮志,你这个只知道钱钱钱的家伙,怎么可能理解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的蒲妖直接点燃了左莫识海里的火焰,暗红火焰布满天空,蒲妖恍如暴走的魔神。

    左莫一脸茫然,看着天空居高临下指着他破口大骂的蒲妖,下意识嘀咕:“这是哪一出啊……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句,却让满天火焰一滞,蒲妖的咆哮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蒲妖就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声不吭地飞下来,刚刚还火焰烈空的场景,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蒲妖和卫抛下摸不着头脑的左莫,跑到一旁嘀咕。

    卫冷静道:“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蒲妖兀自怒气翻腾:“明珠暗投啊,遇到一个如此没有雄心的主人,他们真可怜,绝对是史上最惨……”

    卫一针见血:“雄心?他混吃等死又不是一天两天。”

    蒲妖一脸不甘心:“我们当年费尽心机留下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卫冷静道:“我们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蒲妖咬牙切齿::“堂堂……气死我了!不行!哼,拿了好处,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?”

    卫看了快暴走的蒲妖,再度冷静道:“他估计不想要这好处。”

    蒲妖忽然不知想到什么,嘿然一笑:“哈,这可由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卫闻弦歌而知雅意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蒲妖不答反问:“你觉得他是怎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卫没有丝毫犹豫:“懒,混吃等死,好逸恶劳,贪财如命,皮厚心黑。”

    蒲妖一边思索一边问:“他在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去用心做一件事?”

    卫直接道:“没退路、没选择、不得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唔,那就是说,假如我们想他去做一件事,那这件事必须是没有退路、没有选择、不得不做的事。”蒲妖总结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蒲妖的血瞳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: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卫点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蒲妖瞥了一眼卫。

    “干。”卫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业务没生疏吧?”

    “得熟悉一阵。”

    “真让人热血沸腾啊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左莫心头忽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然后,他看到远处低声嘀咕的蒲妖和卫,突然转过脸看着他,同时无声咧嘴阴笑。

    左莫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不会在策划什么阴谋吧?

    左莫心中嘀咕,两人的脸已经转回去,没有半点理会他的意思。左莫强忍着问的冲动,从识海里退出来。

    问是问不出来的,还是离这两个家伙远一点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不是财宝!

    一听不是财宝,左莫立即对蒲妖他们所说的东西兴致缺缺。他如今身家丰厚无比,逆龙爪、三千烦恼丝,都最顶阶的宝贝。击杀雨帅一行,更是让他赚个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黑心宝钱、青鲤舌剑等等,全都是厉害无比的魔兵。

    各种材料更是数不胜数,连魔功都有数十部,都是一流的魔功。

    所以左莫对蒲妖和卫所说的遗产,兴趣缺缺。而且他深知,这两货的东西可不好拿。

    现在他只等着去幽泉界,搞清楚自己的身世,有仇报仇,报完仇就好好经营自己的地盘,赚赚晶石,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反正有偌大的地盘,足够大家过上不错的日子,他也算对得起大家,左莫如此心安理得、美滋滋地想着。

    左莫很快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中挣扎出来,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眼下这场战争,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未来。若是胜了,他们将一跃成为天下强战部之一,没有人会再敢轻易与他们开战,沿路将畅通无阻,而且还能把悬空寺这个死敌打入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    可若是输了……

    不,绝不能输!

    对悬空寺来说,这场战斗是不能输的战斗,对左莫他们来说,这同样是一场绝不能输的战斗!

    这是一场退无可退、避无可避的战争!

    左莫打起精神,心里寻思着,自己的计划有没有破绽。

    此时的左莫,全力以赴,绞尽脑汁,散发着无穷的战意!

    他一肚子坏水,不甘于蛰伏。

    得给悬空寺找点麻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