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文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六十四节 危机
    “悬空寺这次看样子是铁了心要灭掉笑摩戈了。不过,他们也真看得起笑摩戈啊!”薛东笑道。

    薛东粗眉大眼,仪表堂堂,长久在外征战,举手投足间,自有一股杀伐之气。他刚从前线回来,便跑来找林谦。

    虽然林谦是师兄,但薛东的年纪更大一些,两人的交情深厚。

    心神从玉简中收回,林谦有些出神。悬空寺这次为了确保胜利,悄然派出了两名老一辈返虚期修者去击杀笑摩戈。悬空寺的动作很隐蔽,但是昆仑的内线,却是足够份量,把消息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薛东敏锐地察觉到林谦的异样。

    林谦回过神来,笑道:“那笑摩戈真是个人物,这么死了,有点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薛东有些惊讶:“能够让你称之为人物的,我倒是有些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去魔界,和他交过手,有点高深莫测的味道。”林谦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薛东耸然动容,他可是知道林谦的实力有多厉害,听林谦这般说,那十有八九是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林谦皱起眉头道:“这人来路很古怪。似乎有妖魔两族的血脉,魔功和妖术都很厉害,而且还修有神力。”

    “神力?”薛东瞪大眼睛,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“嗯,我这次就是因为和他交手,才领悟出一丝端倪。”林谦忽然想到一件事,再度皱起眉头:“他手上只怕有神力的完整传承,若是落到悬空寺手上,那就不妙了!”

    对神力的参悟,并不只有昆仑一家。但凡历史悠久一些门派,大多都有些这方面的野心,但若论花费精力最多的,却非四大门派莫属。

    薛东眼睛眯起来:“没错!绝不对让神力传承落到悬空寺手上。要不我们也派几个人过去?”

    “不妥!”林谦摇头,神色凝重:“悬空寺此战师出有名,别寒这个借口谁也挑不出毛病。若我们也派人前去,那就和悬空寺撕破脸皮了。”

    薛东也皱起眉头,林谦说得没错,这件事他们无法直接派人。

    “或许,想办法通知笑摩戈,让他躲一躲。”林谦觉得问题有些棘手。他完全没有想到,悬空寺竟然为了笑摩戈,竟然直接动用两名返虚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像返虚期这样战略级的高手,没有到死生攸关之际,各个门派都绝不会动用。

    看来悬空寺也明白,这一战,对他们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这下麻烦了。”左莫脸色很难看:“悬空寺可真够看得起哥啊,啧啧,返虚期,还是两个!”

    其他诸将的脸色都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左莫今天收到一封匿名信,里面说,悬空寺已经派出两名返虚期的高手,前来刺杀他。显然左莫击杀雨帅,让悬空寺对他充满忌惮,甚至不惜用这样不光彩的方式,彻底解决这个隐患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送信的是谁,但是这信,大伙明白,十有八九是真的。

    两名返虚期,悬空寺大派的实力,在这个时候,展现无遗。为了干掉一个人而动用两名返虚期修者,大概也只有四大有这样的底气吧。

    这就是实力。

    哪怕有人通风报信,左莫他们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我们回云海界。”公孙差看向左莫,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。两名返虚期,完全有能力在他们的战部中杀进杀出。若是配合战部,威力更是倍增。

    左莫苦笑:“来不及了!只怕那两名返虚期老贼秃,离我们已经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别寒默然无语,他也没有想到,门派竟然会派两名返虚期来刺杀左莫。他在门派多年,知道像返虚期这个级别的高手,对门派来说,几乎意味着终极力量。

    难道悬空寺已经觉得他们能够威胁到门派的生死存亡?

    他心情有些矛盾,既渴望与悬空寺交战,但理智又告诉他,两名返虚期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左莫的目光忽然落在别寒身上:“悬空寺有几名返虚期?”

    别寒一愣,但很快反应过来:“五个,有一个三十年前云游外出,至今未归。一个还在闭关,闭的是死关。还有一个十年前被掌门派去什么地方,也没有回来。只有这两人。”

    左莫脸色稍缓,沉吟道:“这么说来,他们能动用的,就两名返虚期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左莫又问:“若是我逃跑,这两名返虚期,会不会和江哲汇合?”

    别寒摇头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看别寒回答得那么肯定,左莫很意外:“为什么?他们若与江哲汇合,胜率岂不大增?”

    “返虚期也是会死的。”别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左莫立即明白过来。没错,返虚期虽然厉害,但同样会死的。若强力战部不计死伤,未必不能杀死返虚期修者。悬空寺不缺战部,绝对不会把返虚期的高手,消耗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的行动,是暗中的刺杀。

    左莫也明白了为什么悬空寺会派出两名返虚期。他击杀了雨帅,在悬空寺眼中,他能够威胁到返虚期的修者。

    悬空寺根本无法承受任何一名返虚期修者的损失。

    左莫的眼睛一点点明亮起来,他忽然发现,未必不是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悬空寺一定想不到,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,他们原本绝密的刺杀行动暴露。

    沉思良久,左莫抬起头,脸上重新恢复自信:“我有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泥土下,韦胜握着黑剑,摒住呼吸,很快,他便有一块岩石,失去所有生命的特征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又追丢了!”一人破口怒骂。

    “还追么?”另一人弱弱地问,声音透着一丝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追,不追我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可追上我们也是死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行,再这么下去,我们会全死光的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等!”

    “等?”

    “等主公发布追杀令!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忽然有一个人惊喜道:“追杀令!主公发布追杀令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下他完蛋了!”说话的人,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完蛋了。”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当脚步声消失,韦胜从泥土中钻出来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追杀令?

    他摇摇头,没有去想。他找到一个隐秘的山洞,布下警戒的禁制,便进入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整整十天的战斗,让他的灵力和精神,都濒临崩溃。若不是他的意志坚定如铁,早就倒下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睁开眼睛,眼中闪过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他突破了!

    在山洞又逗留了几天,直到他的精气神恢复到巅峰状态,他才起身。掏出界图玉简,辨识了一下方向,便悄然朝一个方向飞去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他听到的那道追杀令,在整个百蛮境引起的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什么?他们突然加快速度了?”豪帅有些意外:“没有改变路线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中年人道:“看样子他们已经察觉了。”

    豪帅没有说话,他陷入思索之中,半晌才抬起头:“看样子笑摩戈他们已经知道对手是谁了。唔,让下面的人停止骚扰。”

    “停止骚扰?”中年人讶然:“那岂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。”豪帅冷笑:“我们又不是悬空寺的手下,还用不着看他们的脸色。这一仗,悬空寺只怕不轻松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有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笑摩戈,好胆色!”豪帅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为什么朝这个方向?”左莫一脸不解地问蒲妖和卫。

    他和曾怜儿还有阿鬼,正在拼命地向前飞。为了躲过沿途的探哨,他们没有乘坐魔骑,而是徒步飞行。

    左莫制订了一个极大胆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决定把两名返虚期老贼秃引开,带他们兜一个大圈子。就像悬空寺不愿意返虚期冒险,左莫也不愿意这两个有能力影响战局的老贼秃进入战场。

    左莫对公孙差和别寒充满信心,只要对方这两个老贼秃不参加战斗,左莫坚信他们能够取胜。

    只要公孙差和别寒打败江哲,足够让悬空寺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拖到那个时候,那两名老贼秃可没时间陪着自己瞎逛,他们赶着回去救火。自己的围,不解自破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的关键,就是时间的赛跑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自己这边拖得越久越有利,另一方面是公孙差别寒那边,越快打败江哲自己就越早安全。

    若是正面抗衡两名返虚期的老贼秃,左莫肯定没有半分机会。

    可若是玩玩捉迷藏,左莫却丝毫不惧。有蒲妖和卫这两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在,左莫完全不看好两个老贼秃。

    为了引两个老贼秃上钩,左莫还特意留下一丝神力的气息。上次以林谦为首的四大门派为了太安魔碑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左莫就知道这些家伙对神力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没想到,刚出营地,蒲妖和卫便让左莫朝这个方向飞。

    左莫心里嘀咕,有阴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