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四十七节 变化 【第一更】

第六百四十七节 变化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逆龙爪的气息之凶横,无人能出其右,就连左莫用汲古荒兽诀召唤出来的荒兽也远不及。据蒲妖和卫说,这还是经历数千年,逆龙爪受困于三千烦恼丝,力量大大被削弱才导致的结果。这让左莫不禁对它当年的风采,充满了向往和惊叹。

    逆龙爪的凶戾之气,如同决堤的洪水,疯狂涌入左莫体内。

    太阳晶种受到刺激,炽烈浓郁有如实质的热流,也源源不断地从裂缝中流淌出来,缓慢而坚定地前进。

    一个是旷古凶物,一个天地至宝,一阴冷,一炽烈,双方接触便如冷水入沸油,激烈无比。

    在这两股恐怖的力量前面,左莫坚逾钢铁的魔体脆弱得就像纸糊,眨眼间,便千疮百孔。若不是青藤玄水,他早就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战况地不断激烈,双方交战的位置逐渐稳定下来,集中在左莫身体的十颗太阳魔纹处。

    这十颗源自十乌天仪魔体的太阳魔纹,和太阳晶种天性契合,也是神力凝聚之地,太阳晶种自然而然地流入十枚魔纹之中。

    而逆龙爪的冰冷凶戾之气,却是迅速地占据了左莫全身,疯狂地围剿这十颗太阳魔纹。

    倘若此时有人触摸左莫的身体,便会惊讶地发现,他全身冰冷无比,但是十太阳魔纹却有如烧铁的烙铁。

    随着双方的战斗不断地变得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就连左莫被封印的右手里面的神力,也被吸引,源源不断地投入这场旷世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左莫虚弱无比。

    全身的力量不受控制,体内乱成一团,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此时,却被左莫找到一丝机会。

    左莫体内还有一样东西,一直被左莫遗忘——定魄神光!

    这缕神光,源自卫的传承,除了给顾明公下禁制外,其他时候,一直没有动用过。倒不是左莫不重视,而定魄神光的传承太过于远古,就连卫也语焉不详,神光的本身也古怪得紧,左莫连悟都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。

    然而没想到,在这个极度危险的时候,定魄神光却是从三千烦恼丝里慢悠悠地钻出来。这两股恐怖的力量,却没有摧毁三千烦恼丝和定魄神光。三千烦恼丝左莫不奇怪,能够困住逆龙爪,起码是和逆龙爪一个级别的宝物。青藤玄水被压制得厉害,级别比起逆龙爪和太阳晶种只怕要低一级别。而这道源自天地初开的神光,却也不受影响,左莫立即意识到,定魄神光也是和逆龙爪太阳晶种同一级别的神物!

    定魄神光从三千烦恼丝的妖术中钻出来,就像一只色彩鲜艳的小鱼,在左莫千疮百孔的体内悠然游动。

    被逼到绝境的左莫,发现定魄神光时,心头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机会!

    如今他体内的其他力量,都被太阳晶种和逆龙爪死死压制,指挥不动。三千烦恼丝虽然没有被压制,但是力量特性的原因,它对眼前的这场战斗没有半点帮助。

    突然出现的定魄神光,对于现在的左莫来说,不啻于救命稻草!

    左莫立即控制情绪,压下心中的激动狂喜,仔细回忆当年控催动魄神光的方法。

    果然,心念一动,定魄神光便骤然一凝,停顿在原处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一喜,看来定魄神光果然能够控制,动于现在的他来说,能够控制的力量,是他最需要的!哪怕这丝力量再细小,他都不会放过。能够控制的力量,就意味着他不至于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小心地控制定魄神光,由于太久没有使唤,而且之前他本来就不纯熟,他控制定魄神光生涩无比。他也不气馁,莫看他平时大大咧咧,但是越到危险的时候,他反而越是冷静,越是耐心。

    太阳晶种和逆龙爪之间的冲突,进入白热化。

    太阳晶种流淌出来的恍如实质炽烈热流,不断地注入十颗太阳魔纹之中,十颗太阳魔纹迅速被流满,它们就像十颗火球,充满毁灭性的力量。由于注入的力量太过于强大,魔纹被彻底激发。激发彻底的魔纹,反而收敛全部的光芒,极度炽烈光芒转向暗黑的虚无。

    光与暗,原本就是孪生子!

    目睹这一幕的左莫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每一枚太阳魔纹内部的力量都超过魔纹所能承受的极限,如果没有其他外力,那么太阳魔纹便被无法承受的力量撑破,左莫只有一个下场,那就是爆体而亡。

    幸亏有逆龙爪!

    逆龙爪冰寒凶戾的气息,从各个方位把十枚太阳纹包围得水泄不通。受到强烈的刺激的太阳晶种意识到,太阳纹是它最佳的战场,在这里它能占据主场之利!若是把这些太阳纹撑破,那么无疑会失去主场之利!

    于是,太阳纹走向了一个左莫意想不到的道路

    ——进化!

    太阳晶种的力量贯通太阳纹的每个部分,超过太阳纹几个级别的高阶力量,一遍遍地冲刷着太阳纹,太阳魔纹开始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繁复的魔纹,如同草木抽芽般,悄然生长。

    左莫第一次看到魔纹的生长。

    逆龙爪极具灵性,面对太阳晶种的变化,它亦作出应对。

    只见左莫太阳纹之外的部位,凝成出一层冰霜,这层冰霜并非白色或蓝色,而是淡淡的灰色。一部分逆龙爪的凶横气息,开始反哺左莫几乎稀巴烂的血肉。

    然而,逆龙爪的冰寒凶气实在太凶厉,哪怕是反哺,也如无数把奇寒无比的小刀,不断地割着左莫的血肉。

    左莫强忍着直钻心扉的剧痛,小心地控制着定魄神光,蛰伏在不起眼的角落,耐心等待机会。他意识到,此时不是出手的好时机。太阳晶种和逆龙爪都在积蓄力量,接下来的碰撞,只怕比之前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左莫的魔体虽然小成,但是在逆龙爪这样绝世凶物面前,还是远远不够看。大量血肉,在凶厉之气下如冰雪般消融不见,只有那些能够汲取凶厉之气的血肉能够保存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血肉,面目全非,有的迅速膨胀,有的迅速缩小,它们在凶厉气息的海洋中,不断地挣扎,逐渐稳下来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注意到,左莫体内开始浮现如同枝蔓般的灰色魔纹,这些灰色魔纹和他之前的魔纹完全不同,而在这些魔纹的边缘,出现一些细密的鳞片。如果细看,便会发现,这些细小的鳞片和逆龙爪上的鳞片,形状色泽都极为相似,只是个头要小许多。

    浓郁的凶厉气息,充斥在左莫周身一丈之内,仿佛和逆龙爪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但是超过一丈之外,却是气息全无,在场众人,没有一个人察觉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全都被雨帅和我离之间的战斗牢牢吸引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【铁索不离】!

    我离纤纤细指,朝雨帅指去,清冷的目光,带着决然和战意。花海之下,倒立的罗离,周身透时,嘴角却浮去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两人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我离的声音清冷坚决如剑:“不离!”

    罗离的声音恍如呢喃,却是温柔如水:“不离!”

    哗啦啦,粗壮的铁索,如同一只荒古巨蟒,从我离的脚下,倏地飞出,朝雨帅扑去。

    天空中,充斥着铁索不绝于耳的哗啦声,整个花海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难以言喻的古怪气息,伴随这片哗啦的铁索声,向四周轰然四逸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朱可表情骤然凝固,脸色迟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中年侍女失声惊呼,却又嘎然而止,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夏猛然抬头,鼻息粗重,透过厚重的铠甲,也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这是生和死的气息!

    雨帅眼中充满了震惊和凝重,这道粗壮如远古巨蟒的铁索,由生死两道截然相反的力量构成!

    若不是亲眼所见,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生和死,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,却能够如此巧妙地融合在一起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功法?

    这女人是什么人?

    无数个念头,电光火石间在他脑海中掠过,但是一瞬间,他心神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这根由生和死编织而成的铁索,是他见过最高阶的力量之一,它们是如此巧妙、如此不可思议,身为帅阶的雨帅,也不得不赞叹。

    但是如此妙到毫巅、异想天开的力量,却并非没有弱点。

    它们不够凝实!

    对方应该是刚刚领悟不久,虽然领悟其中妙处,却缺乏积累,力量还太弱小。就像一颗极其厉害的种子,也许它成熟之后会足够厉害,但是刚刚发芽的幼苗,却纤细娇嫩。

    力量需要法门,却更需要积累。

    比起对方妙至毫巅的生死法门,雨帅自问不如,但是若论起积累,对方却是差得远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被一个如此年轻的女人,逼到这般境界。

    雨帅自嘲地笑了笑,不过,能够领悟此等神奇的法门,也有这个资格!

    他脸上的笑意,一点点敛去,肃然虔诚,手中的青鲤舌剑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修炼路上的无数艰险关卡,走马灯似地在他眼前掠过,他心中蓦地豪气万丈!

    漫天细雨如丝,一个身影持剑,卓然而立。

    让你见识,什么才是帅阶的【不归雨界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