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四十二节 乌钰
    当看到左莫和阿鬼的出动,别寒就像闻到腥味的猫,眼睛眯得像刀锋。

    他敏锐地注意到,雨前卫有些按捺不住。虽然从外看来,雨前卫的队形依然严整,和刚才没有一丝变化,但是在别寒眼中,他却能够察觉到这种平静下的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直觉。

    别寒的心渐渐沉静,目光幽深。

    在对方的按捺不住而动手的瞬间,往往意味着机会。

    他手上的实力不如敌人,更需要机会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乌钰决定出手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不出手,钱青和项东只怕要横死当场。雨前十卫今天折损了童先生,如果钱青和项东也折损了,那可是真正的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这个级别的高手,可不是随便能找到的。

    “姑娘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乌钰的身形极快,倏地出现在阿鬼不远处,便欲出手救下项东。

    阿鬼和黑金符兵虽然凶悍,各有神妙,但他却夷然不惧。他一只脚已经踏进帅阶,可以称得上准帅阶,实力之强,在整个百蛮之冥,都能算得上顶尖高手。

    他踏入空中,一道极其危险的感觉,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心中遽然一惊,下意识地右掌朝身侧拍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手一抖,连续催动魔功,才把这股古怪的劲气给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神力?

    他还没有来及细细思索,阿鬼的连续攻击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阿鬼双掌空中连续拍动,没有风声,没有光华,然而乌钰有如被猫盯住的老鼠,浑身汗毛根根直竖,极度危险的感觉笼罩在心头。

    乌钰识得厉害,神色一凝,右眼骤然亮起,一缕幽冷青芒,倏地射出。

    他面前的空气,变得坚硬如铁。

    乒!

    空气炸开,冰冷的寒流细屑,四下横飞。

    乌钰心中凛然,目光却炽热了几分。果然不愧是神力!他刚才那招,有个名堂,叫做【冻青】,其寒无比,连空气都能冰结如铁,若是被其扫中,十有八九命丧当场。

    阿鬼的攻击,诡异莫测,威力奇大,没想到【冻青】也会如此轻易被击得粉碎!

    但愈是如此,乌钰愈是欢喜。他盼望着踏入帅阶已有许多年光景,若是能悟得神力,必能大受裨益,踏入帅阶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乌钰本身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,兼之实力深不可测,便是这一挡,他已经站稳脚根。

    只见他背上,一对漆黑如墨的蝙蝠双翼,伸展开来。双翼边缘,布满血红色骨刺,光芒流转,如同流淌的火焰。而他手中提着一连串的外圆孔方的铜钱,铜钱有七枚,用黑绳串成。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手中的铜钱蓦地洒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黑心宝钱!”下方的朱可瞳孔蓦地一缩,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此语一出,许多人的脸色也立即变了几分颜色。

    天魔兵是最顶尖的魔兵,迄今为止,也不过十二件。有些魔兵,神妙异常,威力惊人,它们虽然没有天魔兵那般神秘莫测,但依然是最顶尖的魔兵,拥有者无一不是豪强,便是绝顶高手。这些仅次于天魔兵的顶尖魔兵,被人们称为地魔兵,是整个魔界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宝物。

    天魔兵只有十二件,而地魔兵,则有一百零八件。

    黑心宝钱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乌钰手上那串不起眼的铜钱,竟然是凶名赫赫的黑心宝钱!

    黑心宝钱总共七枚,由何物何人炼成,已经没有人知道。但是这件魔兵,却能自成一界,名为奈何界,此界之中,倒阴阳,乱五行,神妙无常。

    飞上天空中的七枚宝钱忽然隐去。

    阿鬼眼前景色一变,脚下是蔚蓝的天空,头顶是大地。

    乌钰笑了笑,神力虽然厉害,但是直来直去,在他眼中,却是缺乏变化,他有的是办法来对付。

    奈何界一成,神仙也难逃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咔嚓,乌钰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却是脸色一变,暗呼不妙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转过脸,赫然看见被扭断脖子的钱青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对着他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乌钰脸色阴沉下来,雨帅亲临,还折损这么多人,又有这么多的人在场,传扬出去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他知道主上想招揽笑摩戈几人,但是若是闹得太难看,那对大家都不好。

    可惜了!

    眼前这只魔偶极具灵性,能够击败钱青,这个级别的魔偶,十分罕见。不过,惋惜归惋惜,乌钰却没有半点留手的意思,他需要一个立威的对象!

    到此为止!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背上的蝙蝠翼,蓦地一扇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脸上笑容陡然僵住,整个人像被什么东西绑得结结实实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无论他如何挣扎,他都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魂飞魄散,扯着嗓子嘶声尖嚎:“大哥,救命啊!救命!”

    乌钰闻言不由哈哈大笑,这个魔偶果然有趣,不过他脸蓦地一沉:“谁都救不了你!”

    他忽然哑然失笑,自己居然和一个魔偶去解释这个,真是无聊啊!

    黑金符兵如同一根暗金桩子,一动不动,只是拼命地扯着喉咙在那干嚎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带着几分沙哑的声音从乌钰身后传来:“是么?”

    乌钰遽然一惊,没有等他来得及反应,眼前景色陡然一变。

    暗红的天空,十颗太阳高悬,龟裂的大地荒凉不见边际,不时有地火从裂缝处喷涌而出。这里寸草不生,到处白骨累累,惨烈末世之感,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十乌天界!

    乌钰神色一凛。

    笑摩戈!

    果然,一道背着巨大逆龙爪的瘦削身影,出现在他不远处。

    乌钰很快便神色恢复如常,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左莫:“哦,你又突破了?果然天赋异禀!看你之前,十乌天界还不过刚摸到门槛,如今竟然成就如此气象,不简单!”

    他谈笑自若,背后墨色的蝙蝠翼,缓缓扇动。

    一道道细小的气流,把炽热的空气,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有天赋的人。”乌钰一边扇动蝙蝠翼,一边自顾自道:“年纪轻轻便能成就这番事业,我也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    像是赞叹,像是感慨,他的表情充满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还修炼了神力,多少人梦寐以求,真是好运气。”他摇摇头,神情认真:“但是今天,你只有一条路。乖乖投降,替主上效忠,日后少不了你的功劳。若是你负隅顽抗,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。哦,忘了告诉你,我还精通搜魂秘术。”

    乌钰忽然轻轻一笑:“是不是很辛苦?”

    左莫的身体微不可察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这十乌天界,超出你的实力能够承受的范围。你天份很高,能领悟到这地步,只可惜,你的身体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乌钰淡淡道:“我只怜惜你是个人才,才给你这个机会。若是你十乌天界大成,未必不能困住我,但眼下这般地步,却不是我的对手。放弃吧,你没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真他妈的多!”左莫强自冷哼道,他背在身后的右手,微微颤动,强自按捺。

    乌钰摇摇头:“越是聪明人,越是不见棺材不落泪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背后那对蝙蝠翼猛然一扇。

    一道旋风,停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风越旋越急,风柱也越变越粗,不断卷起地面的沙石,眨眼间,这道风柱便有数十丈之高,它还在不断地变大!

    左莫一言不发,天空中的十颗太阳,缓缓运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忽然地面喷出数十道火柱,把乌钰吞噬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乌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他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左莫身后,而那道风柱,卷入许多火焰,化作一道直径超过五里的巨型风火柱。它有如一根不断向上延伸的柱子,这威势,就连天空的太阳,也为之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飞沙走石,地面如同筛子般不断地颤动。

    左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但是他依然竭力地运转十颗太阳。

    烈日煌煌!

    地面开始融化,岩石开始融化,岩浆从裂缝中喷涌出来。转眼间,无数赤红的岩浆河流,纵横交错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失望了。”乌钰淡淡道,几乎与此同时,他的目光闪过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他捕捉到笑摩戈的位置!

    从乌钰进来开始,笑摩戈的位置便一直飘忽不定。十乌天界是笑摩戈之界,他的气息一直隐匿得极好,乌钰便一直用语言来试图干扰对方,让其暴露出位置。

    别看他嘴上说得轻松,其实对十乌天界非常忌惮,毕竟是将阶第一界,厉害无比。若是以硬碰硬,即使胜出,他也必然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而只要能找出笑摩戈的位置,那他就赢定了!

    当他捕捉到左莫的方向,他便毫不犹豫动手。莫看他嘴上说得轻飘,下手却没有丝毫保留,一出手便是杀招!

    没有半点留活口的意思!

    【蝠勾索】!

    左莫只觉浑身一僵,他周身被一股极强的力量牢牢绑定。这股力量十分古怪,无论他怎么用力,也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刷,乌钰倏地出现在左莫身后,蝠翼如同一把大刀,挟着青色光芒,朝左莫横斩而去。

    乌钰有足够的信心,拦腰斩断!

    就在此时,左莫就像不知道背后的危险,一直沉默的脸上,蓦地浮起一抹笑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