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四十一节 不离
    罗离仿佛在做着梦。

    一个离奇诡异的梦境,他知道他是在做梦,可是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清晰,他能够听到身旁小果和李英凤师妹的呼吸。他能够感知到空中飘浮的微小颗粒,他能感受到那源自十里之外、到他身边已经微不可察的空气细流,他能察觉到土壤深处各种生机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,正在以一种纤毫毕现的方式,悄然侵入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然而他面前,却是一片黑暗,充满死亡气息的黑暗。

    他已经死亡!

    这样的认知这些天不知多少回,浮现在他心底。

    一开始,他沉浸在那个纤毫毕现丰富多彩的世界,来回探索。周围发生的一切,都没有逃过他的“眼睛”,虽然他看不到。但是当他渐渐掌握到这种技巧,或者说,这种独特的方式,黑暗的死亡梦境依然没有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萦绕的那道美丽身影,开始走进他的梦境。

    他用上他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,开始的给这个黑暗死亡的梦境,增添色彩。他用这些他创造的色彩,来勾勒他心中那道难以忘怀的身影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抹色彩,没入我离的眼中,原本呆板的我离,突然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幽然淡雅的身形,如小荷初绽,偏偏清冷的美眸,让她多了几分肃杀凛冽。她望着罗离,目光复杂,她樱唇轻启,忽然漫声歌道:“吾生汝死,是谓离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罗离脑袋像被什么轰地击中。

    黑暗死亡的梦境,开始崩塌,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变透明,而我离的身形则不断地变得凝实,漫天的黑暗朝两人之间汇集,化作一根黑色锁链,一端在罗离的体内,一端在我离的体内。

    罗离升起明悟,心中充满喜悦。

    生死锁,原来这就是生死锁!

    不对,他觉得【生死锁】这个名字,并不是那么合适。创造这门功法的人,并没有想到这后面的变化。

    心中一动,他忽然指着黑色锁链,毅然道:“此链名为【不离】!”

    我离闻言,娇躯微震,清冷的目光柔和下来,剑意缭绕,樱唇再启,漫声歌道:“生死两隔,双心同锁,轮回不离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无数繁复的字符,从两人体内涌出,沿着锁链向中间蔓延。罗离体内涌出的符纹闪耀着黑光,而我离体内涌出的符纹则闪耀着白光,两道光芒迅速在锁链中间汇集。

    铮!

    锁链一震,陡然变成鲜红色,而那些有如钢铁的锁环,化作一根根红绳打成的同心结,结结相扣相连,连着两人。

    红绳渐渐变淡,直到消失。

    但是罗离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红绳,他知道,从今天开始,他和我离的命运将永远绑在一块,哪怕死亡,也无法拆离他们。

    他亦知道,自己如今已经不是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但是喜悦,却塞满他的心。

    能够再见到她,比什么都值得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钱青背上的蝉翼,以惊人的频率振动,一道道透明的波纹,有如泛起的涟漪,以钱青为中心,不断地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第一道波纹靠近时,钱青身旁的项东脸色骤变,识得厉害,抽身疾退!

    这些透明的波纹看似柔弱无力,就像飘在空中的发丝。

    第一道波纹扫中黑金符兵,他身上陡然光芒大放,一个个符纹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一般,浮现在他皮肤上!

    黑金符兵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容消失,他的目光立即变得冰冷,

    音杀!

    这些看似柔弱的无形波纹,是极厉害的音杀之术!

    【蝉丝障】!

    这便是他修炼的魔体,除了他,没有人知道。在空明蝉魔一族里,音杀只能算偏门,但是这门【蝉丝障】却是威力巨大,只是它修炼起来,艰涩难懂,故少有人修炼。

    战车旁,乌钰有些意外:“钱青竟然还有这张底牌,看来不是没有半点胜望。”

    “空明蝉魔血脉高贵,当年也是相当强大,现在虽然衰落不少,但还是有些家底。这门音杀魔功不错,看来还是有些培养的价值。”雨帅淡淡道。

    乌钰点头应道:“我会去办。这个魔偶,着实不凡。若主上能把笑摩戈招至麾下,可抵得上其他九卫!”

    雨帅被说得有些心动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天空中的战况激烈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手掌中的那枚古朴符纹,威力奇大,但凡被他手掌扫中,那些比飞剑还要锋利的音杀纹,便有如头发般一划便断。

    但是蝉丝障无穷无尽,从四面八方,朝黑金符兵围来。

    钱青把魔体运至极致,他没有半点留力,后背的蝉翼完全幻化成一片光芒。

    蝉丝障越来越多,越来越密集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诡异的笑容,出现在一张冰冷漠然的脸庞上,更是异常的诡异。

    他忽然鼓起嘴,猛地一吸!

    嘶!

    漫天的蝉丝障,如同鲸吸百川般,齐齐飞入黑金符兵的嘴里!

    眨眼间,空中的蝉丝障一扫而空,干净得就像仔细打扫过一般,一个没留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黑金符兵心满意足地打了个饱嗝,他咧开嘴,呲着牙,朝钱青挤眉弄眼:“哥们,还有没?”

    钱青傻立当场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项东没有想到他后撤的举动,会引起阿鬼的攻击。

    阿鬼就像幽灵般,突然出现在他身侧,把他吓一跳。不过他的反应亦是极快,知道阿鬼的厉害,手指朝阿鬼凭空虚点。

    一道碧绿的光华,陡然从他的手指迸射而出,朝阿鬼激射而去!

    阿鬼的赤足在空中虚踩,身影陡然消失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项东如同被一把重锤击中,身形一震,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难看无比,他早就知道阿鬼比暗金魔偶更加难缠,但直到交手时,才能真正感受到阿鬼的难缠。

    对方的攻击没有半征兆,威力又奇大无比。

    他背上的一块铠甲已经出现一道裂纹。

    项东出身东海界深处的青龟魔,他身上的龟壳飞剑难伤,几乎是最坚硬的甲壳。正是凭借这身刀枪不入的龟壳,他从无数场战斗中存活下来,不断成长,才有了今天这地位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望向阿鬼目光充满惊惧,刚才阿鬼那一击,他从来没有破裂过的甲壳,竟然出现一道明显的裂纹!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然而,阿鬼可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,她的双手不断挥动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连串的重击,如同雨点般打在项东身上。

    每一击,项东身躯都一震,一连串,他的身躯如同筛子般抖动。无论他往哪里逃离,阿鬼的攻击都不会落空。

    阿鬼眼中紫芒大炽,双手连续拍动,然而她的目光,却落在左莫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,充满关切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察觉到阿鬼的目光,但是此时,他却无暇回应,他此时体内正在翻天覆地的变化,神力与魔体在不断地融合。

    每一股细小的力量在他体内流动,就有如熔岩滚过,其热无比。

    十颗太阳纹就像十颗太阳,它们散着惊人的力量和热量。

    让左莫震惊的是,它们竟然在遵循奇特的轨迹,在缓缓运转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左莫却无暇赞叹和震惊,因为他找到【十乌天仪】真正的力量所在!

    运转!

    就是运转!

    当十颗太阳缓缓运转时,一股浩瀚阳刚的力量,充斥他体内。

    这股力量,迥异于之前他在十乌天仪上发现的力量,它虽然阳刚,却并不霸道,而是浩瀚如海,温暖如阳。

    福至心灵,左莫下意识地运转他还未成熟的【十乌天界】,那股浩瀚阳刚的力量,疯狂地注入【十乌天界】之中。

    十颗太阳的运转,陡然加快!

    更加浩瀚的力量,源源不断地注入到【十乌天界】之中。

    左莫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,【十乌天界】仿佛被吹胀的气球,迅速地膨胀变大。当它变得足够大时,便不再变大,但是十颗太阳的运转,并不没有减速,力量依然在注入到十乌天界之中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升起一丝明悟。

    太阳固然有其霸道的一面,但是它的温暖,却缔造了万物的生机。

    阳,万物之始!

    这几个字,陡然在他脑海浮现,几乎在同时,他身体如遭雷殛,猛然一震!

    充斥着力量的十乌天界再生变化。

    生机勃发,无数青草,就像抽芽般,冒了出来。它们以惊人的速度生长,转眼间,左莫面前,便是一片草海。紧接着,一棵棵小树从草丛里伸出来,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,变得茂盛如林。

    动物开始在森林中出现。

    左莫心有所悟,他抬起头,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一颗太阳高悬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力量不断地注入,又一颗太阳成形。

    三颗、四颗……

    树木开始枯萎,地面开始龟裂,动物横死!

    当第十颗太阳出现在天空。

    地面如炭烤,赤火喷涌,苍穹暗红,怒焰横流,鬼神俱焚,恍如炼狱!

    十乌天界,炼狱之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