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三十八节 童先生

第六百三十八节 童先生

    雨前卫的威势,震慑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那辆青幔飘扬的战车,如同一只荒古巨兽,俯瞰众生。众将环拱,魔兵林立,一片肃杀寂静,无形的压迫感如同铅云压顶,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左莫目光凌厉如剑,夷然不惧。

    “奉上逆龙爪,供我驱策,免尔一死!”

    淡淡而充满威严的声音从战车里传出,声音仿佛有着别样的魔力,能直入人心底般。

    “免尔一死!”

    雨前卫蓦地齐喝,震耳欲聋,众人脑门仿佛被敲了一记,一阵嗡嗡。与此同时,滔天杀意瞬间如同崩塌的山洪,骤然迸发,席卷全场!

    便是朱可这等高手,亦不免脸色大变,明晖等人脸色更是惨白。

    左莫目光如炬,神色淡然,仿佛刚才声势骇人的齐喝,根本没有听见一般。

    寂静,全场又再次恢复如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不自主地转身左莫,许多人脸上甚至露出幸灾乐祸之色。逆龙爪是天魔兵,是所有魔族心中梦寐以求的终极魔兵。左莫得到逆龙爪,不知有多少人眼红。

    如今大军压境,雨帅亲临,没有人相信,笑摩戈能够翻得起哪怕一丝风浪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左莫好似自言自语,不大的声音,却是远近可闻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一出,其他人却是一愣,紧接着许多人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,难道笑摩戈竟然还想反抗?

    反抗?雨帅亲来,笑摩戈竟然还敢反抗?

    这家伙不想活了么?

    就连雨前卫,许多人都被左莫吐出的两个字给愣住,但是很快,他们脸上便不由浮现愤怒之色。

    好大的胆子!

    连雨帅也敢拂逆!

    雨帅没有开口,他麾下诸将却按捺不住,一人冷冷道:“怎么?留你一条小命,是雨帅爱才心切!乖乖奉上逆龙爪,向雨帅效忠。你这等小人物,岂配得上逆龙爪这等神物!”

    束龙等人脸上陡然浮起一层怒色。

    左莫无动于衷,嘴角微微弯起,如同勾起一抹嘲讽笑容,嘴里却是冷冷吐出两个字:“找死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笑摩戈莫非失心疯了么?他竟然胆敢辱骂雨帅找死!

    霞公主花容失色,她轻掩樱唇,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担忧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同时,阿鬼眼中闪过一抹紫芒,她右手在空中朝那名魔族一探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清脆的骨折声,在一片死寂中,异常清晰。

    刚才说话的那名魔族,眼珠陡然暴凸,脖子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。他来不及发出惨叫声,整个人便如同沙包般从空中掉落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倒抽冷气之声,不约而同响起。所有人都充满惊恐地看着左莫身边的阿鬼,这个看上去颇为丑陋的女人一直跟在笑摩戈身旁,但罕有见到其出手。唯一的一次出手,便是和曾怜儿挡下林谦那一剑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手,比挡下林谦那一剑,却更加厉害几分。

    难道上次,她没有尽全力?

    朱可等人神色变幻不定,心中一片骇然。

    但是众人更加难以理解的是,笑摩戈竟然面对雨帅,似乎没有一丝惧色。甚至还主动向雨帅叫板,难道这家伙还有什么后着?

    这个想法在众人心头一闪而逝,但是众人又无不暗自摇头,再有什么后着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雨帅亲率一万雨前卫,除非另一位帅阶同样率领亲卫前来。

    同伴身死立即让雨前卫陡然狂怒起来,哪怕是平时里再镇静的人,此时也无法保持镇定。

    忽然一名满脸胡须的大汉出列,向战车恭敬一礼,怒道:“主上!此等狂妄小人,属下愿意出战!”

    另一人同时出列,高喝:“属下亦愿意出战!”

    又有几人出列求战。

    左莫的嚣张,和阿鬼的出手,彻底激怒了雨前卫这些平日里眼高于顶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本事,张狂些倒也没什么。”雨帅淡淡的声音从战车里传出:“怕就怕,没什么本事。对庸才,本座可没什么耐心。你们既然求战,那就去吧。赢了有赏。若输了,以后你们就归于他麾下听令。”

    此语一出,众将面面相觑,他们求战不过激于义愤,但并无把握,阿鬼诡异莫测的手段,他们心中颇为忌惮。

    但若是真败了,到笑摩戈手下效力,那这个结果,可就严重了。而且他们听出来,主人爱才之心又起,只怕到最后,笑摩戈还是到主人手下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知道主人嗜好,向来爱才,最喜爱网罗青年才俊。若这笑摩戈有几分真本事,些许冲撞,主人未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若真到对方麾下,那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光不自主地向战车旁一名大汉求救。

    大汉身材颀长壮硕,方脸短发,并无出众之处,但是目光幽静,气质沉凝。在众人求救的目光中,他无奈地笑了笑,随即转身向战车行礼,恭声道:“主上,观之笑摩戈手段,在下颇有几分技痒,还请主上准许属下出战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童先生难得有兴趣,有趣有趣。”轻笑声从战车里传来,雨帅对这位童先生颇为倚重,笑道:“那本座就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“谢主上。”童先生朝战车微微一躬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注意到诸将脸上的喜色,无奈地摇摇头,他在诸将中人缘极好,众人求救倒不好拒绝。不过,当人转向笑摩戈,尤其是其背上那把逆龙爪,眼中陡然闪过一抹炽烈。

    他抬起右腿,向前轻轻迈出一步,众目睽睽之下,他的身形凭空消失,仿若遁入虚空。

    刷,半空中,他从虚空中迈出。

    这轻轻一跨,空中便响起一片倒抽冷气声。

    高手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童先生这看似简单的一跨步,在场众人没有察觉到一丝波动。而且在场不乏修炼了魔瞳之类的高手,但是谁也没有看清这一步。

    可是朱可昌源昊等人无不脸色微变,只有他们这些接触到【界】的高手,才能隐约感受到,童先生的这一步,和【界】有着莫大的联系。

    左莫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看明白这一步的玄妙。

    不过面对对方射来饱含挑战意味的目光,左莫却夷然不惧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战斗,让他的神经高度紧绷,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,这几天不断地折磨着他。他感觉自己就像一根被压得越来越细、随时可能崩断的钢绳,他默默地计划着一切,承受着这些非人的压力。

    他沉默、他心神俱疲、他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但是终于熬过来,其实从与明匪的战斗一开始,他的心神便沉静下来,他进入另一种状态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种种考验,就像一块块磨石,不断地打磨着他,只是这次,被打磨的并不是他的魔体,而是他的心,他的本心!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的心,脱胎换骨,变得更加强大、更加坚韧!

    没有杂念,没有疑虑,没有彷徨,哪怕面对他看不透的对手,他的心神没有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左手的三千烦恼丝一紧,他便欲出阵,然而他身边一道身影,却如同一道魅影,倏地出现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曾怜儿!

    左莫有些讶然,今天曾怜儿的战意,似乎异常强烈啊。

    空中两人对峙。

    童先生的那一步,潇洒飘逸,而曾怜儿的身影,却充满妖魅的意味。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,却一样充满危险。

    童先生笑了笑:“姑娘好身手,不过在下却是想向笑摩戈一战。不知姑娘能行个方便么?”

    虽然他说得客气,但是话里的意味却是明明白白:你不是我对手,还是让笑摩戈来吧。

    曾怜儿婷然而立,鲜红色的长裙,宛如空中怒放的玫瑰。偏偏她容貌精致妩媚,目光迷离,如烟雾般幽然的气质。怒放与幽然,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揉在一起,形成恍如不真实的美感。

    如同黑曜石般的眸子幽深莫测,她轻启樱唇,声音飘缈如烟:“这可由不得你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双腕轻轻转动,长长的水袖,如同水波荡漾。

    童先生脸上蓦地流露出凝重之色,扬起右手,没有半点烟火气息地一掌朝曾怜儿拍去!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都缓慢而没有半点杀气,就仿佛舞蹈一般。

    然而两人之间的天空,忽然一阵扭曲,紧接着,如同水波般荡漾起来,一道道涟漪,无声地扩散。

    曾怜儿目光更加迷离,鲜红的长裙之下,滑若凝脂的肌肤上,白色的魔纹,如同石花般,悄然蔓延。她浑身柔若无骨,如同蛇一般,以一种奇异的节奏缓缓舞动。

    童先生的脸上没有半点轻松,他头发根根直立,浑身劲气鼓荡,右掌如同拖着万钧重物,他的右掌边缘,以极缓慢的速度,一点一点消失。似乎他的手掌正在逐渐陷进一片虚空之中。

    刚刚还如同水波般荡漾的天空,此时仿佛沸腾一般,波动更加剧烈。

    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气泡,从虚空中冒出来。

    转眼间,两人之间的空气中,遍布大大小小的气泡。这些气泡大的有拳头般大,而细小的,却如同针尖般细小,它们一冒出来,便安静地飘浮不动。

    它们就像最普通的气泡,在阳光下,倒映着这世间的光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