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三十五节 凶刀出鞘 【第一更】

第六百三十五节 凶刀出鞘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明匪脚下,原本是惊乱的人群之中,忽然无数身影骤然暴起,刹那间,黑影激空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黑影们的速度极快,掠起的风声,如重刀破空,呜咽低沉,如潮骤起,带着摄人心魄的奇异力量。

    闻者无不色变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有等他们来得及作出任何应对,一股如同山崩海啸般的力量凝聚如槌,重重砸进明匪队伍的中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空气激荡的波纹,让视野内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扭曲。

    明匪队伍的中段,波纹所过之处,明匪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,他们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碎消散。明匪们强悍的魔体,此时却像松散的雪人,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明宇薇脸色煞白,战部!他们被一支战部偷袭!对方竟然有一支战部!

    不过明匪身经百战,无一不是极凶之徒,虽然突然出现一支战部,让他们感到意外,但是他们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,很快冷静起来。而一些靠近中段的明匪,毫不犹豫冲上去,想缠住这支战部,只要缠住这支战部,这支战部就死定了!

    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明匪的反应都无懈可击,只有真正的精锐、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魔族,才有可能在遇到袭击时第一反应便对做出如此迅速的应对。

    但是明匪所有人都低估了这支他们没有听说过的战部的厉害程度!

    同样低估,率领这支战部的别寒的实力。

    别寒面若寒冰,目光战意沸腾,冷峻的面容闪耀着一丝狂热,这一战,他等待太久!

    从学习战将,到统领孽部;从软禁在山,到返回魔界;从走投无路,到柳暗花明,在山上与他齐名的江哲,如今横扫四方,天下侧目,俨然四境天战将之首。而他的际遇却跌宕曲折,处处受到挫,历经艰辛却至今还未有第一战!

    他等待太久!

    大斧早已饥渴难耐,宝剑早已不甘在鞘中哀鸣。

    这一战,注定名动天下!绝世战将的绝世锋芒,必将光寒天下!

    别寒冰冷的眸子里,有一种叫做自信的光芒在泛动。

    修者的战法最擅长【算】,【算】是一个广泛的概念,包括判断和预测对方的行为,包括寻找敌人的漏洞、如何最大程度发挥本部的力量等等,它是每一名修者战将都必修功课。从小便学习修者战法的别寒,精通于此。

    但是别寒的战斗风格和同门江哲,却截然不同。江哲各方面都十分平衡,绵密周到,破绽极少。而别寒在山上的时候,所有看过他比试的人,都会说同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此刀大凶!”

    他的战斗风格凶辣狠厉,加上他冷酷的性格,往往为了取胜不惜自断一指,可谓不择手段,令人忌惮。

    如此绝佳的机会,对于别寒这个级别的战将来说,是一个足以改变战局的破绽!

    明匪们到现在还不明白,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位什么级别的战将,和一支怎样的战部。

    在靠近中段明匪刚刚作出要扑上来的姿态,孽部的后续攻击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实力大涨的孽部在别寒手中,有着魔鬼一般的威力,他们形如鬼魅,势若重刀。几百名孽部身形交错,极其诡异的一幕发生!那些正欲扑上来的明匪们忽然瞪大眼睛,他们的身体上交错纵横几道血线,仿佛被锋利坚韧的无形细线割过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血沫从血线处喷出,在空中化作一蓬血雾,这些明匪的身体,轰然肢解,崩裂成七八块,每一处伤口断面,光滑如切!

    哪怕残忍如明匪,目睹此幕,也不由惊骇绝伦,出现一瞬间的怔神。

    别寒无动于衷,唯独目光,却凌厉如刀锋,在他面前,所有的障碍一扫而空,明匪前部孱弱的身后,在他面前洞开。

    这一切,只不过发生在一息之间。

    割裂的残肢还未落下,漫天的血雾还未散去,在所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、骚动未安之际,别寒悍然发动蓄势已久的冲阵!

    前面明匪扭转回望的脸庞上,瞬间被惊恐和绝望布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如重刀入骨肉间,刀锋所过之处,骨肉分离。

    孽部修炼的依旧是魔功,他们身上的禁制让他们的魔功大幅度上升,而经过左莫重新镌刻的魔纹,让这些魂魄不全的战争怪物,变得更加强大!

    他们的速度极快绝伦,诡异飘忽,出手力量忽而霸道绝伦,忽而阴诡难测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,却是他们没有一丝畏惧,对别寒的命令不折不扣执行。敌人的攻击打他们身上,他们浑若未觉,有的时候根本不躲不避,就像一群怪物。

    如此坚决的冲阵,身经百战的明匪,从来没有见过!

    前段明匪终于慌了,他们拼命朝前飞,想躲过身后的冲阵,而一些机灵的明匪更是疯了般,向四狂奔,明匪前段的阵形忽啦一下散开。

    孽部有如摧枯拉朽,所过之处,血肉横飞。个人的力量,在这样冲阵凝聚成的雄浑力量面前,渺小得就像蚂蚁,轻轻擦中,便如遭重击,远远抛飞,浑身骨节没有一寸完整,横死当场。

    这一番变化之快,全在电光火石间!

    后段明匪甚至还保持着向前冲的惯性,中段明匪稀烂,前面的明匪转眼间就溃不成军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这番变化发生得太快,快得众人的脑子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连明匪都被这疯狂的偷袭直接打懵了。

    看着孽部不断地扑杀溃散的明匪,孽部不直接攻击零星的明匪,他们不断在中交错跳跃,仿佛张开一张张无形之网,网内的明匪,无论怎么挣扎,都被这张锋利异常的网,切割成数截。

    孽部冷漠地收割着生命,空中断肢横飞,一蓬蓬血雾不断暴裂。

    场面之血腥,令人发指,就连残忍如明匪都忍不住,许多人开始呕吐。

    明晖脸色惨白,他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,刚刚他还一切都掌握在手中,逆龙爪就在他手边,转眼间,明匪已经损伤过半。

    他神色茫然,目光涣散。剩下的残部受别寒气势所慑,他们竟然下意识后移数百丈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明宇薇脸色同样煞白,她眼中惊惧莫名,语气中带着一丝颤音:“哥,此人不可敌!”

    不可敌?

    明晖神情从茫然陡然变得疯狂,厉声嘶吼道:“不可敌!怎么不可敌!我们是明匪!我们是无敌的明匪!妹妹!我相信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不成的。”明宇薇的声音虽然还有一丝颤音,但脸色恢复许多,她摇头道:“我不是他的对手。他从一开始偷袭,就已经算好后面一连串的行动,在那么混乱的局面,他还游刃有余,太可怕,我不是对手。而且这支战部,比我们强。此人水平,比之那些名将,也绝不逊色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比那些名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他或许能踏入辉殿!”

    嘶,周围诸将响起整齐的倒抽冷气声,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悚然而惊的神情。

    辉殿!

    魔界虽然不如修真界那么大,但也辽阔无边,百蛮之冥战将如天空星辰,数之不尽,名将亦层出不穷。但是有一个地方,却是所有战将的圣殿,那就是辉殿。

    辉殿对游人开放,每年前往朝圣的人络绎不绝。辉殿并不雄伟,它只不过是一处占地数十亩大小的石殿。

    辉殿里面,却记载了历代几乎能找到的每一位战将。它本是几位沉迷于考据历史的老学究所建,初时明声名不显,他们把每一代最强大的几位战将的名字镌刻在辉殿内壁上。真正让它声名大噪的,却是数次战争的走势,和他们的推测完全符合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历代辉殿的主人,都坚持如一,公平无偏。而镌刻进辉殿的名字,更加严苛,无一不是历代公认最强大的战将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辉殿就成为战将们最神圣的殿堂,许多战将在刚刚学习战将的时候,无不梦想着有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够镌刻入辉殿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无上的荣誉!

    所以当明宇薇此言一出,引起的震撼可想而知。辉殿上一次镌刻名字,还要追溯到二十年前。然而明宇薇却认为眼前此人有机会踏入辉殿,如何不让他们瞠目结舌?

    可是他们亦深知明宇薇的性格,她素有智计,从不轻言。她是整个明匪里,战将水平最高者,她说的这话,虽然匪夷所思,却有一半大人相信。

    明晖怔然地看着一脸认真的妹妹,脸上的疯狂不知不觉消失。

    他突然扬起手,啪啪啪给自己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哥!”明宇薇被明晖的举动吓到,其他诸将无不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明晖这几记耳光抽得极重,满脸都是鲜红的指印,他的目光重新恢复冷静,他看着远处的杀戮,沉声道:“今日之耻,我明晖记下来!妹妹,你也不要气馁,他便是能踏入辉殿又如何?我从小就相信,妹妹一定能踏入辉殿!我对你有信心!”

    明宇薇紧咬嘴唇,眼中升腾起一团雾气,拳头却不自主地暗自捏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