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二十七节 明匪 【补】

第六百二十七节 明匪 【补】

    束龙他们驻扎的庄园在林谦那一剑之下,也没有幸免,轰然崩坍。但是束龙等人由于早就有所准备,人员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当左莫那一声扯着喉咙的嘶喊响起,整个卫营如同上紧的发条突然松开,猛然弹射而起,几个起落,便出现在左莫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在空中,便完成战阵,当落到左莫身边时,恰好把左莫围在中间。一系列变化,眩目至极,注意到这一幕的人,无不露出异色。

    “找到阿文他们!”左莫沉声问:“其他人都在么?”

    “都在!”束龙沉稳地点头,在他身后,几道人影电射而出,他们很快找到阿文等人。

    左莫在人群中看到小果和李英凤,罗离被李英凤背在背上,他心头顿时松一口气,当看到别寒和孽部,他脸色更缓了一分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的眉头便重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空的黑点越来越清楚,朝这边飞来的战部,数目惊人,看规模,只怕有万人以上!

    “别寒,准备战斗!”左莫此时再无半点客气,干脆利落地命令。

    别寒冰冷的脸庞,没有一丝波动,他点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曾小姐!请把天曜卫的指挥权交给我!”左莫神情肃然道。

    曾怜儿没有废话,直接喊道:“寿平!”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寿平连忙出列,刚才小姐那一战,把他吓得半死。小姐的强大,也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你们归笑摩戈大人统率,若有违令者,斩!”曾怜儿扫了一眼寿平,语气淡然。

    寿平心中一颤,恭敬应命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明匪!明匪来了!”天空中,许多魔族跌跌撞撞地落下地面,他们脸色煞白,神情充满惊恐。

    “明匪!”

    太安城炸开了窝。

    便是那朱可几人,也是脸色陡变。

    左莫看到陶兴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嘴皮在不断哆嗦,显然惊恐至极,不由沉声问:“明匪是谁?”

    陶兴喉咙一阵发干,神情灰败至极:“这下死定了!明匪……明匪是一群盗匪……”

    “盗匪?”左莫一怔,他身边一些营卫脸上露出不以然为的表情,他们沿路不知道杀了多少盗匪。

    “最厉害的盗匪!”说话的是唐菲,这个扎着马尾充满英气的少女,此时脸上也露出一丝惧色:“他们来去如风,杀人盈野,极其残忍。他们首领是一个叫做明晖的家伙,此人天纵奇才,虽然年轻,但是离帅阶只有一步之遥。他麾下的明匪,高手如云,都是他吞并其他盗匪,留下来的最精锐好手。此人野心极大,狡猾如狼,是谁也不想沾惹的人物!”

    左莫有些明白过来,他沉吟片刻,面对唐菲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的战部,由我指挥!”

    唐菲张了张嘴,没有说话。陶兴闻言,神情微松,连连点头:“好好好!唐菲,你一定要好好听大人的命令!”

    唐菲低头应命:“是!”

    左莫此时已经顾不上唐菲是愿意还是不愿意,明匪来势汹汹,一阵恶战是避免不了。

    眼下,他能多抓一点筹码,便多一点筹码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明匪!”中年侍女脸色微变,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那团席卷而来的乌云,咬牙道:“我带你突围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吧,以你的实力,应该能突围。带上我,逃不出去的。”霞公主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中年侍女淡淡道:“我们主仆这么多年,我虽然意有所图,但是终是看你长大的。无论如何,也不会丢下你不管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霞公主,道:“你为安维家族做的已经够多了,不亏欠他们。若是你想借机隐遁,这未必不是一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霞公主眼中闪过一丝暖意,她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:“你死心了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吧。”中年侍女淡淡道,脸上却有些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“你认命了,可是我却不想这么向命运投降呢。”霞公主笑靥如花,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光芒。

    中年侍女露出一丝讶容。

    “忘掉了不想忘的东西才更残酷啊。比起他,我要幸运不少呢。”霞公主仰起脸庞,美丽的眸子笼罩着一丝迷离的雾气,喃喃自语:“这些年,我浑浑噩噩,接受家族的安排,并不是为了安维家,只是因为父亲。每次想到,安维家族是父亲的心血,我便无法拒绝。现在我想通了,既然不想忘记,那就不要忘记。在怀念里挣扎,被别人当作木偶一般摆弄,现在想想,以前的我,真是差劲啊。”

    她那张性感妩媚的脸庞,一点点地明亮起来,她望着天空,就像在对自己说:“我要勇敢起来。安维家是父亲的心血,告慰父亲在天之灵的最好办法,就是继承他的遗愿,把安维家发扬光大。我要振作,不能沉沦,不做木偶,我要做安维家的主人!”

    中年侍女的目光柔和下来,她是亲眼看到霞公主在她父亲去世之后,如何变得消沉、沉沦。

    她默然片刻,道:“我带你出去!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罕见地坚决。

    霞公主收回目光,忽然俏皮一笑:“我有办法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办法?”中年侍女一怔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他们在包围我们。”苗军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他是黄金战将,眼力比起其他人要强许多。他很快注意到在他们后方、两翼都出现明匪的战部,对方看上去是想来个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明匪。他的心情和他的脸色一样凝重,明匪果然不愧是公认最厉害的盗匪,从冲锋到包围,整个阵形的变化,如行云流水,惊人的流畅。看似散漫的队伍,但是那股百战精锐的杀气,看得苗军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亲眼见识过这支恐怖的盗匪,苗军才明白为什么没有哪个势力愿意去招惹明匪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苦笑,苗军能看出来的,他也看出来。但此时他浑身脱力,还未恢复。而且他扫过束龙他们,虽然大家神色正常,但是刚才那横扫太安的一剑,大家都受到波及,战斗力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明匪的包围并非一轰而上,而是各队之间,巧妙地保持着合适距离,不露破绽。

    光这一手,左莫就知道,对面的家伙是个高手!

    不过,明匪居然没有拦林谦一行。

    欺软怕硬的家伙!

    左莫心里暗骂,一边往嘴里丢各种灵丹,一边吩咐束龙他们抓紧时间恢复,以应对接下来的苦战。

    忽然,左莫注意到霞公主一行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有办法哦,特意来投靠你。”霞公主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左莫苦笑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霞公主皱着眉子,一脸苦兮兮地看着左莫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看着我也变不出法子。”左莫一脸无奈,但从嘴里蹦出来的话却截然相反:“不过,不管有法子没法子,总是要上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并不算斩钉截铁,也没有慷慨激昂,但是却透出一股强烈的斗志。

    霞公主不知为何,顿时觉得心安,嫣然一笑:“反正交给你就是了。真要死了,也没什么。这可是同生同死呢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一旁的苗军听到这句,顿时一阵剧烈咳嗽。霞公主简直就是个尤物,刚才刹那间绽放的风情,让他大觉吃不消。

    左莫倒没有受“幻术”影响,此时他满脑子都是怎么才能突围。

    霞公主的“投靠”,他没有拒绝。在他心里,霞公主是朋友,更何况自己还欠人家一个人情,他想了想问:“你有多少护卫?”

    “三百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都交给我指挥。”左莫没有废话。

    “好!”霞公主二话不说,很干脆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霞公主的果决让左莫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。

    很快,霞公主的护卫便被收拢起来,交给左莫指挥。左莫直接把这些护卫交给苗军统领。

    黄金战将,可不能浪费。

    随后的情况,大大出乎左莫的意料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别寒的战部在人数上的优势,不断有人跑来投靠。

    蓝氏兄弟带着护卫跑来左莫还能理解,信公主和婉公主联袂而至,则让他感到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他需要更多的力量,来者不拒。但对他们的要求都一样,把护卫交给他,众人也知道此时情况危急,纷纷交出护卫。

    左莫把这些护卫全都拨给苗军统领。

    此时明匪已经完成包围,严丝合缝,尝试突围的魔族都被诛杀当场。

    大军围城,前所未有的压力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左莫心头一阵焦急,若是明匪此时攻城,那他们当真没有什么抵抗的余地。他手上最值得信赖便只有别寒的孽部,卫营人数太少,阿文他们又受了轻伤,实力受损。

    时间!他们需要时间!

    就在左莫祈祷明匪不要这么快攻城的时候,哗,明匪战阵猛然向前压。

    恍如实质的杀意,铺天盖地,如同巨潮,汹涌朝众人扑来,每个人脸色不禁一变!

    他们要攻城了吗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异变突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