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一十六节 下眼药 【第二更】

第六百一十六节 下眼药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左莫把玩着戒指,眼中杀机弥漫。

    昆仑!

    没想到是昆仑!

    戒指是阿鬼给的,左莫有些惊讶,但当他翻动里面的东西,赫然发现它的主人竟然是一名昆仑的修者。他问阿鬼,自然什么都问不出来,直到他问黑金吃货,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昆仑竟然摸上门来!

    左莫眼中一片森寒,昆仑是他的死敌!

    戒指里面的东西不少,但是对现在的小莫哥来说,却并没有太让他心动之物。

    昆仑!

    左莫心中冷笑,既然跑到太安城来,那就怨不得自己给他们下点眼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坐在信公主面前。

    信公主和霞公主是截然不同的风格,霞公主的妩媚性感,娇艳欲滴,信公主则是优雅大方,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“不知贵属下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信公主第一句话便让左莫心中生出几分好感,言语充满关切,让人能够察觉到她的善意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左莫摇头,接着向她致谢:“多谢公主关心。”

    信公主认真道:“若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,还请开口,信虽然能力有限,但能帮忙的,绝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语气中的诚恳,左莫心中微暖:“好!”

    识海里,素来平静的卫,此时就像满脸不能置信,就像见到鬼一样,失声惊呼:“墓碑甲!”

    墓碑甲?

    左莫一怔,过了片刻,才猛然反应过来,险些跟着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立即意识到自己在什么地方,强自按捺心中的惊讶,悄悄地问卫:“卫,哪里有墓碑甲?”

    蒲妖的血瞳之中,亦流露出深深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“角落里,那个铠甲护卫,他身上的铠甲,就是墓碑甲!”卫的声音失去一贯的平静,带着一丝颤音。

    铠甲护卫?

    左莫的目光立即转向信公主身后角落里的那位铠甲护卫。

    墓碑甲……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信公主注意到笑摩戈脸上神情突然出现的那一丝不自然,然后发现他的目光转向自己身后的护卫。

    “难道笑先生认识夏?”信公主忽然问。

    “夏?”左莫下意识地接了句,他很快回过神来,连忙摇头:“不认识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信公主笑了笑:“我看笑先生对夏似乎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左莫反应很快,笑道:“是啊,重铠魔族,现在很少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信公主点点头,话题一转:“笑先生年纪轻轻,便有如此惊人成就,想必出自名门。”

    “只怕让公主失望了,在下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个家族。”左莫无奈道,这个问题似乎每个人都要问他一遍。他瞥了一眼角落里那位身着墓碑甲的护卫,按捺心中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信公主有些惊讶,她看左莫的神情不似作伪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她来说,是个好消息。没有家族的高手,更容易招揽。她刚想开口,没想到左莫却先一步开口:“公主可知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太安宝阁?”

    信公主腰板不自主地微微挺直:“听说了,怎么,难道笑先生也对它感兴趣?”

    左莫露出苦笑之色:“不是我对它感兴趣,是它对我感兴趣。”接着他扳着手指头算:“公主你说,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,我没招谁惹谁,却遇到这一堆倒霉事。”

    不等信公主开口,他自顾自开始诉苦:“去霞公主那喝了点小酒,结果南门雪杀上门。好不容易开溜,结果半路遇到埋伏,差点小命不保。刚刚逃回家,结果属下失踪,还不知道谁干的。这都还不说,结果昨天,居然连昆仑的人,也摸上门!”

    信公主这下真的露出惊容:“昆仑?”

    左莫满脸苦色:“是啊,公主!昆仑居然也摸上门,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!”他语气一变,义愤填膺道:“这太安宝阁谁打主意我也懒得掺和,反正都是我魔族,肥水不流外人田。可是昆仑算什么?他们凭什么来打太安宝阁主意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信公主脸色沉凝:“没想到昆仑也觊觎我魔族瑰宝!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公主!”左莫添油加醋道:“太安宝阁是师子铭大师留下的至宝,师子铭大师是我魔族前辈,他的遗产哪有让修者染指的道理?”

    他接着大义凛然道:“我知道大伙都盯着我,虽然我还不明白为啥。但是为了太安宝阁,我个人作出一定的牺牲也没什么。但是若我落在修者手上,我绝对以死相抗!”

    信公主连忙安慰道:“笑先生莫要担心,太安城是我魔族的地盘,绝不会让修者踏足!我想,这也是太安城所有人的态度!笑先生稍安毋躁,大家对修者的立场是一致的!”

    在他身旁,曾怜儿慢条斯理地喝着茶,就像没有听见,眼中笑意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“公主可要快点动手啊!”左莫露出哭容:“您看我,现在出门都得带护卫了,怕啊!”

    信公主又是一阵安慰。

    扯了半天,左莫就带着曾怜儿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信公主的目光落在远去的左莫背影,忽然开口:“夏,他对你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的声音从厚厚的铠甲内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信公主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。

    夏沉默了片刻,才开口道:“有真有假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想的一样。”信公主微微一笑:“也不知道,太安宝阁为何落在这么一个像极了小混混的家伙身上。”

    夏沉默不语,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信公主自言自语:“不过,这昆仑,胆子也太大了点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眼中闪过一丝杀机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卫,你说他身上是墓碑甲?”左莫一出门,便迫不及待地问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卫的神情恢复如常,之前的失态没有半点痕迹。

    “墓碑甲不是失传了吗?”左莫充满好奇地问:“我还以为除了你,再没有墓碑甲了呢,原来还有啊!”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没有了。”卫接着看了左莫一眼:“你要小心,墓碑甲的传承,实力都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强?”左莫想了想问。

    “墓碑甲的本质是自我牺牲。”卫平静道:“每一具墓碑甲,都有一个牺牲的甲灵。在远古,这是献祭的一种,也是最难的一种。因为祭品只有一种,那就是自我的牺牲,但它带来的好处,亦是相当大的。墓碑甲要么威力具大,要么有独特之妙。但是它最大的优势,却是甲灵。甲灵能够生存很长的时间,它会不断学习,它会变得越来越强大,能够传承的内容也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左莫默然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但是每一千年是墓碑甲的一个劫,渡过了,就能够继续生存下来。没有渡过,飞灰烟灭。”卫淡淡道:“能活到现在的甲灵,都是很强大的甲灵,也就是说,很强大的墓碑甲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比你还厉害?”左莫有些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他接受了墓碑甲,你没有。”卫看了左莫一眼:“传承的除了知识,还有力量,墓碑甲的力量!它比你想象的更强大。”

    蒲妖冷哼一声:“有得就必然有失,传承来的力量,可不是那么好拿。什么墓碑甲,就是一个用力量作诱饵的骗局!”

    “这个说法没错。”卫笑道:“是个骗局啊,不过,却是一个心甘情愿的骗局。”

    一看两人又要争起来,左莫连忙打断:“那个家伙到底有多厉害?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。”蒲妖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你试试就知道。”卫笑咪咪道。

    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,让左莫立即明白那个家伙的实力,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他对墓碑甲只不过是好奇而已,他和信公主又不是敌人,再说信公主身份尊贵,身旁有个厉害的高手,实在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给昆仑下的眼药,左莫心里就一阵暗爽。

    昆仑觊觎太安宝阁这件事,若是没有人挑破,左莫估计很多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但若是这件事捅上明面,那无论哪个势力,对待这件事的表态,都会出奇一致。

    左莫一出信公主居所,便直奔婉公主处,然后同样把昆仑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婉公主的反应和信公主没有什么差别。

    左莫随后还拜访了师月艺、蓝天龙。

    很快,全城各大势力,都知道笑摩戈遭遇昆仑袭击的事件。

    就在这天夜里,师月艺邀请太安城各大势力,商量如何对付昆仑。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昆仑的声名之著,就是魔族,亦无人不知。师月艺为首的各大势力,都很清楚,昆仑才是他们眼前最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昆仑威名显赫,敢派往太安,那必然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太安城虽然高手云集,但各势力的真正高手,却并不在这里。面对昆仑这样恐怖的存在,谁也没有信心。大家都坚信,若是不除掉昆仑,那谁也别想沾染太安宝阁。

    林谦万万没想到,左莫给他们下了一大大的惊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