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一十五节 各谋 【第一更】

第六百一十五节 各谋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费飞神情紧张万分,此地守卫之森严,超乎他的想象,似乎自己来到一个可怕的地方。他的潜行隐匿,同境界的修者里面,少有能在这方面胜他。但即使如此,沿途有几处陷阱,他都差点中着招。

    若不是那个女人的动机实在诡异,他现在立马抽身而退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,这里面太危险!

    为了这次的行动,门派甚至动用了一处隐秘的混沌裂缝。这处混沌裂缝原本是打算在关键的时候,用于奇袭。

    哪知道他们刚刚进入太安城,便遭到了袭击。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毫无征兆地对他们出手。这个女人厉害无比,门派几人齐齐动手,依然没能留下她。而且似乎她很笃定他们不敢闹出太大动静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暴露身份了?每个人的心都在往下沉,在魔界暴露身份意味着什么,谁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在神秘女人抽身离开的时候,费飞便悄然隐藏身形,远远地缀在对方身后。

    对方比他想象得还要机警,绕了数圈,几次费飞都险些跟丢。最终这女人进入眼前这座庄园,费飞本来打算暗自离去,没想到却被他发现了庄园一处守卫的破绽,他按捺不住,便悄然摸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等程度的守卫,在他眼中破绽百出。

    可一进来,他就发现,里面的情况和他想象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庄园远比他想象得更加森严,那处破绽,现在看上去更像一处陷阱。随着他不断地深处,心中退却之心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他忽然看到一个女人和一个浑身暗金色的家伙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他连忙潜伏下来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是刚才偷袭他们的女人,她浑身没有半点力量的波动,她身旁的那个浑身暗金色的家伙,看上去似乎是个魔偶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这家伙真的是魔偶吗?

    魔偶嘴里的讨好马屁连绵不绝花样百出,让阴影中的费飞感到惭愧无比。若是自己有这般水平,在门派里的地位绝对不止眼下这般。

    他一边惭愧一边暗自惊讶,如此充满灵性的魔偶,可是少见得很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的一幕,却让他张大嘴巴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数百只魔骑,竟然被这只魔偶吞食一空。

    暗金魔偶那张不大的嘴巴,在费飞眼中,突然变成一张能够吞噬一切的血盆大口。吞食魔骑的魔偶,对修者只怕也同样感兴趣。想象自己被这只怪物吞进肚子里,费尽就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忽然,暗金魔偶转过脸,目光转向他所在的角落。

    费飞的脑子嗡地一下,被发现了!

    他的实战经验丰富无比,此时反而冷静下来,当机立断催动法诀,只见他的身体陡然一阵模糊,眼看就要化作一团淡雾。

    费飞一出手便是保命绝技,【烟行诀】!

    【烟行诀】,六品法诀,能够让人的身体化作一团轻烟,消散于无形。一旦化作轻烟,无法攻击敌人,但是绝大多数攻击亦对它无效,是一等一的逃命法诀。

    费飞靠这一招,不知拣回多少条性命。

    所以当他一发觉不妙,立即催动【烟行诀】,他感受到暗金魔偶的威胁。只要他化作轻烟,便能够回到师兄身边,他的回烟柱在师兄身上。

    然而,眼看就要逃跑成功,魔偶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黑金符兵那双眼睛,盯着迅速身体变淡的费飞,眼神淡漠,看不到半点刚才的嬉皮笑脸。他伸出手掌,手掌蓦地亮起一个古朴的字符。

    费飞睁大眼睛,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的手掌印上已经开始模糊不清的费飞,然后很快收回手掌。

    明亮的字符印在几乎淡不可见的费飞身上,费飞的身体,如同烈阳下的雪人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。

    费飞面容扭曲,拼命惨嚎,但是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神色淡漠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一息不到的时间,费飞便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一声轻响,却是一枚戒指,从轻烟中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捡起戒指,脸上的淡漠冷酷消散无形,重新变成和之前一样的嬉皮笑脸,屁颠屁颠地把戒指献给阿鬼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费飞死了。”林谦眼中闪过一丝哀色,语气却是淡然至极。

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,眼中无不流露出难过和恐惧。虽然大家都知道这次行动艰难危险,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刚到太安城便折损了一人。

    出师不利!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女人,用的是神力。”林谦神色镇定,道:“她应该也是为了太安碑而来,大家要小心,在太安宝阁出来之前,不要暴露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齐声应命,士气却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林谦看也没看他们,自顾自道:“这次的确艰险,包括我在内,都没有必胜的把握。但是我巍峨昆仑,千年兴盛不衰,都是无数前辈出生入死赢下来。如今天下动荡,这几十年,将决定千年之运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此时方落在众人身上,淡然之中却威严尽出。

    “事关昆仑气运,我等岂能退缩?”

    众人的神色渐渐镇定下来,他们大多生在昆仑,对昆仑的感情极深,家人也都在昆仑,他们的命运和昆仑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人沉声道:“大师兄说得对,就算死在这里,昆仑剑冢也有咱们一席之地!”

    “我昆仑之人,岂怕这些妖魔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再场千年之战嘛!”

    林谦也不出声,士气重新振奋,而且众人的目光变得坚定许多。这次挑选出来的都是元婴期的高手,无不是剑心坚定之辈,斗志变得昂扬。

    待语音稍息,林谦微笑道:“就算刚才那人认出我们的身份,也无关系。太安城群魔汇集,局势之复杂,远超乎想象。这些魔族各怀鬼胎,彼此猜忌不断,又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,企图混水摸鱼。我们只不过是太安城的变数之一,有人会在意我们的身份,但是同样有人希望我们来搅局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无不颔首赞同。

    “所以,计划不变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天曜卫完全乱成一团,兽栏里的魔骑,全都消失不见,而更让人抓狂的是,兽栏附近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寿平的脸色黑得像锅底,被人摸上门,还把魔骑全都偷掉,这样的事情,居然发生在自己的地头。

    小姐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寿平羞愧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。其他院落都没事,只有自己的院落被摸!

    丢人!太丢人了!

    原本在各项修炼中,天曜卫就处在垫底的位置,如今发生这种事情,心高气傲的寿平哪里能够忍受?

    可怜的天曜卫,因为一个吃货,而被寿平折腾得死去活来。

    而当事人早把这个事情忘到脑后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的计划?”南门雪冷冷地盯着眼前这人。

    这名男子摇头:“不是我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。”南门雪冷声道:“我们的合作到此之止,我对你们的诚意,非常怀疑。”

    这名男子脸色如常,他依然摇头:“不是我们做的。我们派人在路上准备截住笑摩戈,但是被他杀了。他手下的消失,和我们没有关系。我们也在查,但现在还没有发现线索。”

    南门雪紧紧盯着对方,见对方的脸色没有变化,心中相信对方没有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矛头都指向我。”南门雪冷声道:“别告诉我你们没有其他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这名男子沉声道:“现在已经确定,笑摩戈就是那个关键人物。不过,不光是我们看出来,其他人只怕也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南门雪安静地听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笑摩戈身上,只要我们不打笑摩戈的主意,别人就不会在意我们。”那名男子平静道:“太安城的水,已经开始混了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一笑:“他们都盯着笑摩戈,那我们就去找太安宝阁的另一把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那把钥匙在谁手上?”南门雪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那名男子微微一笑:“但有几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南门雪看着对方,忽然道: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需要!”那名男子露出满意的神情:“在我们的计划里,你是至关重要的一环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压低声音,告诉南门雪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南门雪听得目光异彩连连,不时点头,对方的计划的确非常出色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当对方讲完计划,南门雪看着对方,露出笑容:“真是个出色的计划!不过,我要火心胆。”

    对方皱起眉头:“只要你完成……”

    南门雪摇头:“我现在就要。”

    对方脸色微变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南门笑吟吟道:“你的计划如此巧妙,一个环节出错,全盘作废,有那么多步棋,都和我有关,我是一枚重要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“反悔对你没有好处!你会后悔的!”对方脸色阴沉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火心胆,和你们输,二选一。”南门雪依然微笑如故:“哦,对了,相信你也能看得清,现在你们想退出去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哦。”

    对方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恢复更新,欠的三更我慢慢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