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六百零二节 醉酒小莫哥 【第二更】

第六百零二节 醉酒小莫哥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太安宫内,笑语笙歌,美女如云,高朋满座!来往的仆人托着可口的食物和酒水,在人群里穿梭,不时停下致敬。

    左莫看着眼前的场景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人头涌动,晃得他头晕脑涨,悦耳的乐曲、诱人的酒香和美味的香气,在空气中飘扬。

    眼前闹哄哄的场面,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在他的想象中,师月艺的宴会应该是庄重典雅,甚至有几分肃穆,哪知道竟然会是如此乱糟糟的场面?

    在左莫眼中,这真的是乱糟糟!在战场上杀个七进七出而脸色不变的小莫哥,面对眼前此情此景,却有点不知从何下手之感。

    “嘿,笑摩戈兄弟!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传来。

    左莫转身望云,顿时脸上露出喜色:“哈哈,蓝兄弟!”打招呼的是蓝天龙,在他身旁是他的兄弟蓝容。

    “兄弟居然不找我喝酒!今天怎么也不能放过你!不醉不归!”蓝天龙豪爽一笑。

    左莫对蓝天龙的感觉颇为不错,蓝天龙的出现,更是让他如同遇到救星一般,打了个哈哈:“那我就跟着蓝兄混了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这太安城里,小弟也能混个脸熟。”蓝天龙爽快地答应,接着介绍身边的蓝容:“这是我弟弟蓝容。”

    左莫和蓝容打了个招呼,蓝容的气质和蓝天龙截然不同,更加斯文秀气。

    蓝容对左莫充满了好奇,他一直暗中观察左莫。

    有领头的,左莫顿时心中大定,跟着蓝天龙身边,随口胡天海地乱扯。蓝天龙手上提着一个差不多到他膝盖高的酒坛,碰到一个人,便和对方碰一下,然后举起酒坛,仰头便喝,浑然不顾酒水打湿衣襟,说不出的豪爽。

    左莫看得也觉得眼馋,也学着蓝天龙,提着一个酒坛,来者不拒,任凭酒水洒在身上,只觉得说不出的酣畅淋漓,痛快无比。

    蓝天龙的喝法向来另类得很,难得能遇到愿意和自己这般的同道中人,兴致大起,拉着左莫,东游西荡,四处找人拼酒!

    蓝容一脸苦笑地跟在两人身后,不时地帮助两人向周围道歉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……师老头的酒……都是好酒……”蓝天龙的舌头已经开始有些打卷了,眼神迷离,他一只手搂着左莫的肩膀,一只手提着酒坛,含糊不清道:“一定要多喝……喝得多……就划得来……好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太……太有道理了!”左莫的脸上酡红一片,他伸出一根手指,摇啊摇,脑袋还跟着手指摆动,憨态可掬道:“有便宜不占……那、那是王八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好!来,喝!”蓝天龙抓起酒坛,仰头咕嘟咕嘟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左莫也同样抓起酒坛,学着蓝天龙那般,大口大口狂喝。

    酒水入喉,顿时化作一股热意,在他胸膛滚动。这酒不知由何物酿造而成,在左莫体内,犹如一团烈火,滚动不休。左莫体内的太阳晶种似乎受到刺激,拼命地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左莫只觉得胸中这团烈火越烧起热,喉咙几乎要烧起来,他愈发想喝,情不自禁地又提起酒坛,向嘴里倒。

    入喉的一瞬间,是一股清凉,但是紧接着,体内那团烈火烧得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蓝容无奈地看着两人,以前蓝天龙一个人这般乱来,他跟后面不知道擦过多少次屁股,今天居然是两个酒鬼,两个人这般不要命的喝法,他只能摇头。

    师月艺城主的孟婆鬼酒,是魔界有名的烈酒之一,看看周围,无一不是浅饮小酌,只有眼前两个混蛋,这般生猛的喝法。自家的兄长什么德性,蓝容一清二楚,他没有想到,笑摩戈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剽悍的个性,竟然喝起酒来,也如此生猛。

    果然人不可貌相啊!蓝容一阵摇头。

    “天龙兄,这么多年,还是这副德性?”

    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蓝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,不用看,他也知道是谁,不由冷笑:“比起沈兄,家兄还是足够骄傲的。听说昨晚,众目睽睽之下,沈兄被一位很丑很温柔的仁兄耍了一把?霞公主只怕也看到了吧!我很好奇,霞公主会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蓝容的反唇相讥,顿时直中沈昱的要害。昨晚发生的事情,对沈昱而言,无疑是奇耻大辱,众人的挤兑,偏偏他还让对方跑掉,可谓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蓝容一上来就毫不客气地揭他的伤疤,沈昱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沈昱冷笑:“蓝容小弟嘴皮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利索啊,就不知道,蓝兄手上功夫,有没有嘴皮子一半利索。”

    沈昱忽然提高音量:“今日如此热闹,岂能无战助兴?蓝容小弟,怎么样?咱们上去耍一把?”

    热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这边。许多人脸上都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,沈家和蓝家一直不对付,能找到机会扫对方面子,沈昱怎么会放过?

    蓝容脸色微变,众目睽睽之下,若是示弱,他和蓝家声名都会大大受损。但是蓝容知道自家事,他的实力虽然不错,但是比起沈昱来,还是弱了许多。就连蓝天龙,比起沈昱,都要差上一分。

    但此时,万万不能退缩……

    他正欲答应,忽然一旁传来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:“喂,你就是那个很丑很温柔?”

    却是左莫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他脑子里此时一片浆糊,眼前的沈昱他依稀有些眼熟,但不知道为何他一看此人,就觉得不爽。而且他刚才听到那个“很丑很温柔”,隐约觉得有些耳熟,喝得迷迷糊糊的左莫,张口是一句张冠李戴,他浑然不记得这件事和自己半分关系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沈昱挑战蓝容而变得寂静的大厅,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在座的非富即贵,消息何等灵通,昨天晚上那一句“很丑很温柔”早就传遍了整个太安城,所以听到左莫这样问沈昱,无不轰笑当场。

    沈昱的脸顿时变成猪肝色,如果说蓝容是揭他的伤疤,那么左莫就是当着众人的面揭他的伤疤。

    那些公子哥们,更是推波助澜,口哨声不绝于耳。一切能够让沈昱吃鳖的事,都是他们乐于看到的。人群中不时响起尖叫声:“哇,好丑好温柔!”“好丑!好温柔!”

    沈昱何曾如此丢过人,脸色从猪肝色转为铁青,眉宇间戾气浮现,眼中闪机毕露,他语气冰寒至极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?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的左莫听到对方居然不认识自己,脸上立即露出不满之色,大声嚷道:“你连我都不知道?你还在不在太安城混?”他一把搂过蓝容,嘴里不满嘟囔道:“不是说这次喝酒很高档的么?怎么连这样的家伙也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周围再次响起哄笑声,左莫此时憨态可掬,表情可爱至极,许多美妇无不掩嘴窃笑,大胆的目光不时地往左莫身上飘。太安城的人,都认得左莫,主要是那天晚上的星移砂冶实在太过于震撼。

    看着沈昱几乎快扭曲的脸,蓝容从来没有觉得一个人如此可爱,他心里说不出的畅快,几乎兴奋得快叫起来。

    兄弟,你再喝一点吧……

    他恨不得再往左莫手上塞一坛酒。

    沈昱此时反而平静下来,他知道今天丢人丢大,但是……

    只要让这些愚蠢的家伙,见到自己的强大,他们就会闭上嘴巴,重新换上畏惧的目光!有什么比力量更人拜伏呢?

    所有的嘲笑,在力量面前,是那么虚浮,轻轻一击,就会像泡沫一样消散。

    他脸上恢复笑容:“在下孤陋寡闻,真的不知道,还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蓝容脸上的笑容敛去,他非常了解沈昱。当每次沈昱露出这番表情,那就说明他真正的动了杀机,他会不择手段,杀死对方!

    笑摩戈……

    他转过脸,有些担忧地看着笑摩戈。

    左莫眉眼一挑,嘿然道:“请教?”说罢,伸出右手,手掌摊开。

    蓝容一脸茫然,这个手势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沈昱也不明所以,他不为所动,道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光丑,你还笨。”醉意上涌的左莫不耐烦道:“江湖规矩懂不懂?你要请教难道不要付酬劳的么?”

    整个大厅一片鸦雀无声,包括蓝容在内所有人张大嘴巴,他们被左莫这奇峰突起的一手,给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五十魔贝,谢谢。”

    沈昱瞠目结舌,完全呆立当场,等他反应过来,脸色再次变成猪肝色,掏了半天也没掏出来,出身高贵的沈昱什么时候参加酒会还会带魔贝啊?

    如果让小莫哥说自己最不喜欢的一类人,那肯定是没有魔贝的家伙,这意味着他无法从对方身上榨出油水。

    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憎恨的?

    “连五十魔贝都没有……”左莫嘴里嘟囔着,一双醉眼斜着看向沈昱,充满鄙视。

    大厅里许多人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,左莫的声音不大,但是在座的都是耳力惊人之辈,无不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我替他付。”一个性感慵懒的声音传来,话音未落,一连串魔贝便落左莫手上。沈昱一脸感动地看着霞公主。

    左莫顿时眉开眼笑,掂了掂,然后一把塞给蓝容:“记得帮我再买点这个酒。”

    说罢,完全无视一脸尴尬的蓝容,转过脸,认真对沈昱道:“我就说一遍哦,你别忘了,我叫笑摩戈!”

    霞公主眼中闪过一丝异色,而沈昱却笑了。

    左莫看沈昱笑了,也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8888

    PS: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