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九十九节 夜探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九十九节 夜探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公孙差盯着界图,眼中闪过一丝阴霾。众人齐齐盯着界图,脸色一样糟糕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战部太少。”魏然沉声道:“按照谷梁刀的速度和前进路线,很快,我们和大人之间的路径便会被切断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默然,魏然说的是,是他们最担心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兰里界位于百蛮境和冥境的边界处,按理说,是一处极佳的接应地点。左莫完全可以先抵达兰里界,与众人汇合,再齐闯冥境。

    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突然横空出世的谷梁刀,竟然恰巧出现在左莫前往兰里界之间的路径上。这段时间西玄的发力,更是让这条路径有着极大被切断的风险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小娘手上战部不足,兰里界本身就不安全,妖族在侧,需要强力战部防御。一旦丢失这道混沌裂缝,那意味着什么,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发十万火急令给金乌营。”公孙差沉声道:“实在不行,调玄武营来驻守,朱雀营负责打通这条通道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气氛压抑,公孙差的这个想法,极其冒险。玄武营虽然战力不俗,但是能不能守住这道混沌裂缝,大家心里都没有底。

    旁边乌石界的妖族战部实力非凡,公冶小容消失不见,但若是有机会,他绝对会冷不丁冒出来咬一口。

    若不是小娘亲自坐镇,如此严峻的形势,哪怕是朱雀营,在座也没有一个人敢保证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可即使玄武营能够守住,朱雀营想打通这条通道,难度亦是只高不低。

    谷梁刀的出现,顿时完全打破了小娘的计划。

    一旦路径被切断,那他们守在兰里界的意义就不大。他们需要弯一个极大的弯,才能够与左莫汇合。魏然他们已经详细地算过,如果路径被切断,他们和左莫最近的汇合点,他们需穿过六十二个界!

    一支战部穿过六十二个界,沿路要经历的战斗之多,光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与谷梁刀争夺路径要点,反而更现实一些。对于谷梁刀和西玄,小娘没有半点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但是他手中的力量严重不足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现在几界都需要力量防守。

    和那些大门派相比,他们的根基终是太浅薄。

    小娘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黑夜降临,三道人影,如同三道幽灵,在夜色闪过。

    左莫和阿鬼并排而行,曾怜儿落后半步。左莫本来不想让阿鬼来,哪知道神力暴涨的阿鬼,似乎开始有自己的主见,一声不吭,但就是半步不离地跟着左莫。无论左莫和她讲什么都没有用。曾怜儿虽然让左莫感到有些莫名,但却没有阻止。曾怜儿是个不错的打手,她既然要跟着,那就跟着好了。

    曾怜儿一袭黑夜,在月华中如同一缕淡淡的轻烟,动作优雅带着一丝难言诡异。

    阿鬼却像一个没有生命的魔偶,寂然无声,无瑕的赤足,就像平常般,一步一步,所过之处,没有气流,没有声音,没有任何波动。

    左莫的动作就像一只猫,舒展而灵巧,他的动作非常协调,仿佛在空气中滑行。

    三个人脸上都戴着面具,都是左莫临时炼制的,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,但是能够防止别人窥破真面目,三人连形体都改变,若是不揭下面具,谁也无法联想到他们。

    望着面前的高耸的豪华宫殿,左莫眼中光芒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小果!李英凤!

    我来了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太安宝阁……”信公主轻声一叹,像是自言自语,那双令无数人沉醉的眸子,流露出迷茫和无助之色,她轻声呢喃:“难道这就是宿命么?”

    她想起昨晚上,见到那震撼人心的一幕。当整个魔功碑林,如同呼吸般,她险些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角落里,一位全身笼罩在厚实铠甲里的武士,拄着一把有如门板般的大剑,默然而立。他浑身没有流露出一丝缝隙,就连脸上,都罩得严严实实,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信公主身旁有一位这样的重甲护卫,但是谁也没有见过他出手。他从来不说话,只是拄剑立在信公主身后,对那些追随者视若无睹。

    信公主摸着自己颈上那根她从来没有取下来过的项链,幽幽叹息,神色说不出的落寞。她把身体蜷缩成一团,就像一只畏惧寒冷的猫。

    此时的信公主身上,见不到半点平日的自信和优雅。

    忽然,有如雕塑的重甲护卫身形蓦地动了,他带着异乎寻常的敏捷,完全看不出一丝笨重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窗边。

    信公主瞪大眼睛,看着重甲护卫,眼中满是震惊,她第一看到他有如此强烈的反应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公主,早点睡吧。”发须皆白的朱可露出慈祥的笑容,就像看着自己的孙辈一样。不过婉公主是他打小看着长大,和自己的孙女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朱爷爷,真的有太安宝阁吗?”婉公主睁大眼睛,脸上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朱可不自禁地一笑,他满是皱纹的脸几乎全都皱起来:“难道公主也喜欢宝阁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!听上就很有趣呢,师子铭大师那么厉害,肯定有很多宝贝吧。”婉公主眼睛里充满向往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朱可忍不住发出笑声,宠溺地摸着婉公主的头发:“公主想要,老奴到时去寻寻,看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婉公主欢呼雀跃:“太好了!太安宝阁呢,想想就让人激动!比天天跟那些人吃饭有趣多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天辛苦公主了!”朱可有些心疼道。

    婉公主摇头:“这样可以帮到爸爸,就不辛苦!”

    “公主真是懂事!”朱可夸奖道,忽然,他的手微不可察地一顿,他温声道:“公主快睡吧,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一点微不可察的气息,弥漫开来,婉公主的眼睛顿时睡眼朦胧,她打着哈欠,含糊不清道:“猪爷爷……我睡了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便甜甜进入梦乡。朱可小心地替她盖好被子,缓缓起身,眼中蓦地闪过一丝厉色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魔功碑的事情查出来了吗?”霞公主脸上不见半点平日里笑语嫣然,而是语气严厉。

    “禀公主,没有!”手下战战兢兢道。

    “一群废物!”霞公主面若寒霜:“家族把你们派到这里多少年了?这么小事都查不到?太安宝阁!这么大的事,你们居然一点风声也没有!”

    手下大气不敢出,谁都知道,若在这个时候顶撞公主,会死得很惨!

    “太安宝阁流言的事情,有什么线索?”霞公主继续沉声问:“这么多年没人知道,突然就天下皆知!有鬼!”

    “属下无能……”

    啪,一个香炉重重砸在这名魔族的脸上,顿时血流满面,这名魔族一动不敢动,任凭鲜血顺着他的脸庞蜿蜒而下,滴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废物!都是一群废物!”霞公主气得直喘粗气,她饱满诱人的胸脯仿佛呼之欲出,但在没有人敢抬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半晌,霞公主的气才消了下去,她冷冷道:“笑摩戈呢?如果再说无能,你们可以死在我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这名魔族连忙道:“笑摩戈属下作了详细地调查!他最开始出现在碎石界,他身边的一个女人是碎石界界主曾易之女,曾易是白牙蛇魔,修炼出白牙魔体,曾拒绝雨帅的邀请,而且杀了雨帅的一名手下。笑摩戈的手下,也就是卫营,则是从一个极遥远的地方而来。我们现在查到最初的起点是小蛮界。小蛮界如今在一个名叫时冬的人手上,这个实力不怎么样,但是名不错的战将。”

    霞公主露出几分兴趣之色,手下的调查非常详尽,但是这里,却有许多怪异之处。她对手下的了解深刻,他们也许无能,但若没调查清楚,是绝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对笑摩戈怎么看?”她忽然问。

    手下一愣,他犹豫了一下,咬牙道:“属下认为,笑摩戈是这些年来属下所见过的,最出色的天才!可以与漆雕雨比肩!”

    “可以与漆雕雨比肩……”霞公主露出玩味之色,她挥了挥手,慵懒道:“去把血擦擦,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名属下如蒙大赦,连忙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霞公主忽然问,她问话的对象,竟然是她的侍女。这位侍女约四十岁,姿色平平,浑身上下,没有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中年侍女道:“太安宝阁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霞公主挑了挑眉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中年侍女忽然神色一动,转脸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而就在同时,外面一声清朗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何方鼠辈,胆敢夜闯公主居处?还不滚出来!向公主磕头认错!莫要污了小爷的手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PS:还有一更,补昨天的。另,求红票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