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九十八节 十万火急令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九十八节 十万火急令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左莫醒转时,浑身说不出的舒服,神清气爽,疲倦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守在一旁的束龙脸上露出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左莫笑了笑,当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阿鬼身上,脸上不由露出讶然之色。他抓起阿鬼的手,眉头立即皱了起来,阿鬼体内的神力,竟然翻了数倍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神力增加对别人来说是好事,但是对阿鬼来说,只会让她的魂魄禁锢得更加严实!该死!发生了什么?左莫的脸色瞬间奇差无比,他宁愿阿鬼体内神力全失,换来魂魄的自由,那种被禁锢的冰冷,是世界最残酷的酷刑!

    “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左莫沉声问。

    束龙刚准备张口,一个幽幽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:“神力呼吸。”

    是曾怜儿,左莫一愣:“神力呼吸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身体,就一杯水,而神力,就像水里的盐,当你的神力修炼到一定境界,你的神力与你的身体,达到一个奇妙的契合,便会发生神力呼吸,这意味着你的身体宝库开启。你昨晚就发生了神力呼吸。”

    左莫听得一头雾水,倒是他知道曾怜儿的神力懂得比自己还多,琢磨了一会,摇头道:“我虽然觉得精力恢复,但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不过把锁打开,你还需要把门推开。”曾怜儿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这和阿鬼体内的神力有什么关系?”左莫问。

    曾怜儿那双迷离的眸子闪过一丝异色,她看了左莫一眼,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,她一定和你昨晚的神力呼吸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左莫的眉头皱得更紧,忽然,他手中一紧,却是阿鬼反手握住他的手。左莫一呆,脸上忽然露出喜色,类似的举动自从阿鬼神力恢复之后,很久没有出现过。他转过脸,阿鬼脸上的神情依然木讷如故,但是那只手却是紧紧地抓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左莫的心情顿时大好。

    “大人,昨晚魔功碑发生异状,那个什么三位公主也抵达太安城了。”束龙禀报道。

    左莫顿时被三位公主的消息吸引,什么魔功碑,他自动忽略,连忙问:“她们已经到了?住的地方到时出去打听一下。”

    束龙有些诧异,但是点头记下。

    左莫接着问:“野菱呢,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陶兴的魔胎终于送来,他唯恐慢了一点半点。左莫和别寒的那场交易,把他吓得半死。左莫直接被他放进宁愿花钱买平安的名单之列。

    束龙脸上再次露出喜色:“他炼化魔胎非常顺利,正在拼命地修炼,要不要叫他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扰他。”左莫又问:“阿文呢?”

    “他和橙黑两妖,还有南玥他们,都泡在魔功碑。”束龙接着道:“别寒天天闭关,他和孽部都在修炼。”

    左莫点点头,他研究孽部身上的禁制就发现,孽部也是可以修炼,不过修炼的法门很怪异。他重新镌刻的魔纹,别寒也需要重新的适应,对于一名战将来说,战部的每一丝变化,都有可能成为关系到胜利的砝码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魔胎炼化得怎么样?”左莫问。

    从陶兴手上拿来的魔胎,日魔胎给了束龙,幽影魔胎给了阿文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天赋都不够,用魔胎提升的效果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守着大人,阿文天天泡在魔功碑,都还没有来得及炼化。”束龙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感动,道:“最近把事情交给其他人,专心炼化魔胎,至于阿文,不要打扰他。”虽然炼化魔胎能够让他们短时间内实力大幅度上升,但是阿文对魔功碑如此入迷,加上上次顿悟,应该是收益很高。

    魔功碑上的内容详实而全面,一旦钻研进去,那将是受益终身。相比之下,魔胎虽然来得快,但是后劲显然没有魔功碑大。

    倒是南玥他们几个,也跑到魔功碑,让左莫有些小惊讶,但是在这方面,他不打算干涉。转念一想,也就释然了,蒲妖对这几个家伙看似严格,其实还是颇为上心的,怎么会让他们吃亏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们是妖族,估计这些魔胎,也留不住了。

    眼下霞公主抵达太安城,自己兵强马壮,左莫信心大增!

    他决定晚上的时候,去探探底,若是能直接把小果和李英凤救下来,那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苗军在指点唐菲。

    没有天青碧华,他再往上走的可能性不大。虽然空青之杀已经让他摸到界的门槛,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空青之杀还是空青之杀,他滞留在这般境界已经很多年。

    这次输给左莫,他反而像放下心中某件事,变得释然起来,日子也过得轻松悠闲起来。整个院子里,最轻松最悠闲的,大概就是他。

    于修炼上没有野心,他的另一大爱好便开始冒头。在指点束龙之后,他很快找到新目标,那就是唐菲。

    这个扎着马尾的少女,在他眼里,就是一块璞玉。而唐菲在得知苗军是黄金战将时,也是惊喜莫名,连忙请教。一个愿教,一个愿学,院子里就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天曜卫和卫营,往往被苗军调来,作演练示范的对象。卫营还好,他们森严的纪律和坚忍的气质,让他们不仅不排斥,反而全力学习。而寿平的天曜卫就惨了,这些平日里好吃好喝供着的家伙,被折腾得骨头都快散架。

    许多人跑到寿平诉苦,寿平硬着头皮到曾怜儿那里求救,结果曾怜儿轻飘飘一句:“别人练得下去,你们练不下去?我父亲的天曜卫,这么无能?”

    寿平满脸羞红,直恨不得找到地缝钻进去。他是曾易心腹的心腹,何曾被说过如此重话?他一声不吭,转身就离开,回到营地,把那些诉苦的全都抓起来,每个吊着打了一遍,顿时整个天曜卫所有人都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发狠的寿平就像一头出笼的狮子,他每天亲身带队修炼,而且只要卫营能做到的,他就一定要做到。

    唐菲的战部也不甘示弱,同样刻苦修炼。

    苗军倒是没有感觉。天曜卫他觉得不是左莫的队伍,卫营人数太少,而且战斗风格已经成型,束龙比他更合适。孽部是别寒的,悬空寺出身,有资格率领鼎鼎大名的孽部,别寒的实力比他只强不弱。唐菲的战部是几只战部之中最弱的,虽然唐菲很愿意把战部交给苗军修炼,但是苗军却不愿意。

    这支战部能够让唐菲好好地实现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他们都说笑摩戈是黄金战将,真的么?”唐菲睁着大眼睛,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苗军沉吟片刻,无奈摇头道:“大人是一个我到现在还没有看透的人,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,我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唐菲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,不由笑道:“我知道你对大人一直心有成见,但是实际上,他是个不错的人。你看看这个院子里的人,尤其是他的属下,对他都非常信赖和忠诚!而且,你有没有发现,他的战部,和其他战部总有点不同?”

    “不同?”唐菲一怔,她陷入思索。

    “他的战部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,坚忍、永远不知疲倦地追逐更强大。”苗军脸上神情开始变得认真:“你也是战将,应该清楚,想打造一支这样的战部,是多么不容易。也应该,这样的战部,会多么恐怖。”

    唐菲细细咀嚼苗军的话。

    “看人不要看表面。”苗军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哈哈!听说了没?天環在咱们的符阵前面吃个暗亏?天環又怎么样?和咱们金乌营比符阵,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切,这点小事,你就这么手舞足蹈?真没出息!可惜妖族战部没有冲上来,我还想看看我布设的符阵威力怎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这么轻松,好不习惯!也不知道大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镌刻魔纹的魔族越来越少,除了需要其身拥有一定的血脉之外,还有忠诚度的问题。毕竟时冬控制小蛮界时日还短。

    “大人那么厉害,肯定没事!束龙他们也到了大人身边,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真希望大人能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孙宝吉伟两位大师傅出现在众人面前,所有人立即闭上嘴,一些人的眼睛已经开始放亮。

    上次两位大师傅率领他们攻克魔纹,犹如一场战斗,虽然异常艰苦,但是至今回想,依让人心中激荡。

    也是从上次开始,他们终于见识到,他们自己所拥有的力量!

    随着镌刻魔纹的数目越来越少,紧张之后的松懈,让他们感到非常不适应。许多人无精打采,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所以,当两位大师傅再次同时出现时,他们心中的激情,再次被唤醒。所有人安静下来,目光齐刷刷地看着两位大师傅。

    孙宝面色严峻,他没有废话,直接道:“就在刚才,我们接到公孙大人紧急命令!”

    下面响起微微的嗡嗡声,众人脸上不由浮现紧张之色,难道局势发生了新的变化?

    孙宝没有阻止底下的议论,沉声道:“请注意,这是十万火急令!”

    下面一下子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由凝重起来,十万火急令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有可能发布,那就是情形危急到极点!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出事了!

    寂静的讲学堂里,孙宝低沉而异常坚决的声音在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,想尽一切办法,帮助卫营提升战斗力!一切办法!”

    孙宝大师傅环顾四周,看着一双双眼睛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请求,这是命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