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九十五节 神侃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九十五节 神侃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步亘对着黑暗的角落:“你失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身边的女人很强。”漆黑的角落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,声音稍稍一顿,接着道:“我不会再动手了。他身边的两个女人,很强!”

    步亘毫不意外,他好整以暇道:“你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半晌,角落里苍老的声音:“是的,我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为什么报不了仇么?”步亘挑了挑眉,脸上说不出的讥讽:“因为你瞻前顾后,不肯舍命一搏。”

    倏地,阴冷的杀气紧紧禁锢步亘,步亘脸色被杀气激得发白,但是步亘却毫不退缩,他脸上嘲讽的笑意越来越浓:“就像现在,你不敢杀我。因为你怕我的战部!怕我的战部把你的家族灭掉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懦夫。你放不下仇恨,却又怕死,你寄希望能够晋升帅阶去报仇。升不上帅阶,你就只能像个黑暗里的爬虫,苟延残喘地活着。帅阶?别做梦了!哪个帅阶会是一个懦夫?”步亘冰冷的话,如同铁锤敲碎冰块,把对方心理防线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半晌,杀气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个疲倦的身影,从角落里走出来,苍老的声音带着深深的颓废:“你说得没错,我不可能升上帅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替你报仇。”步亘忽然道。

    对方默然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要你这条命。”步亘起身,头也不回向外走:“你想清楚了就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步亘还没能走到门前,身后传来沙哑的声音:“你怎么替我报仇?”

    步亘停下脚步,冷冷道:“你忘了我的亘战部,整个百蛮境,百强战部,替你报不了仇?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做?”身后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合适的机会,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合适的机会?”

    “你到时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步亘打起房门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步亘带战部走了?”蓝天龙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蓝容耸耸肩:“可能他觉得没希望了吧。他战部再厉害,在太安城也没有用武之地。至于个人武力,他手下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像步亘的个性。”蓝天龙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了,连战部都一起带走了。”蓝容不以为然道:“他还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管他了。”蓝天龙也想不明白,索性不去想了,忽然他笑着看着蓝容:“你不是喜欢信公主么?怎么?现在是不是夜不能寐?”

    蓝容脸上露出一丝窘迫之色,但是很快恢复如常,他摇摇头:“人家可看不上我。”

    蓝天龙哑然,他知道自家兄弟说得没错,蓝家虽然小有势力,两兄弟算得上出类拔萃,但是在三位公主如海一般的追求者里面,那是排不上号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兄弟的肩膀,安慰他道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你模样长得比我周正,肯定讨女人欢心!”

    两兄弟对视一眼,齐声大笑。

    半晌,两人才停下来,蓝容却笑道:“嘿,不过他们这次也未能讨得了好。我总觉得这笑摩戈是专门冲着三位公主来的。”

    蓝天龙沉吟道: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有点像。行事风格这么高调,飞快蹿了上来,这么凑巧,越说我越觉得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知道他喜欢的哪位公主,哈,不知道哪个家伙要倒霉了!”蓝容有些幸灾乐祸:“这笑摩戈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,被他找上的,估计会头痛吧!哈哈!”

    蓝天龙闻言,也不由莞尔。

    步亘率领战部离开,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。所有人都觉得,步亘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对付笑摩戈,与其死缠烂打下去,不如早点离开,反而保留几分脸面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三位公主抵达之日越来越近,整个太安城,就像不断往里面添加柴薪的火炉,大家的情绪愈发高涨,所有的话题,几乎都是围绕着三位公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别离和傅峰在安静地等着,陶兴束龙也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们来找左莫,束龙接待了他们,却拒绝打扰左莫。当听束龙说左莫救治那位命悬一线的孽部时,别寒立即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耐心。

    房门忽然张开,左莫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左莫!”傅峰忽然道。

    左莫早就注意到门外有两股陌生的气息,刚走出来听到这个称呼时,他明显愣了一下,不过当他看到傅峰的脸时,顿时大吃一惊:“傅峰!”

    两人打交道不少次,他的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别寒忽然问。

    左莫看了一眼别寒,不认识,转向傅峰。

    傅峰在证实笑摩戈就是左莫之后,有些激动,但是看到左莫询问的目光,连忙介绍道:“这是我家殿下别寒,那位走失的孽部,正是殿下的属下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左莫这才恍然大悟,愈发觉得悬空寺表面祥和骨子里却是残忍至极,顿时同仇敌忾:“没错!悬空寺那帮贼秃该死!”

    而当听到别寒被派去攻打云海界时半路逃回魔界,左莫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傅峰有些奇怪,连忙追问,左莫摇摇手,没有说自己就是云海界之主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得到答案,但是傅峰心中大为放松,看来左莫和悬空寺也不对付啊。俗话说得好,仇人的仇人就是朋友,再加上大家当年的交情,更感亲切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别寒关心孽部,忍不住再问。

    左莫有些意外,孽部魂魄不全,有如魔偶,估计在悬空寺手里,也就是像消耗品一样。别寒如此关心这些魂魄不全的孽部,左莫顿时觉得对方顺眼许多。

    于是笑道:“进去看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说罢率先进屋,别寒傅峰连忙也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如同木偶般安静而立的孽部,别寒眼中光芒一闪,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孽部如同幽影般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别寒眼中爆出一团光芒,脸上讶然:“你把禁制都抹掉了?”

    左莫得意无比:“那些有问题的禁制当然要除掉,我重新把所有的禁制完善,把它们作为魔纹,这家伙的实力,大概能提升两倍!厉害吧!”

    别寒满脸不能置信,他忽然心念一动,只见孽部滴溜溜地转动起来。他的速度越来越快,当快得就像一团虚影时,依然不断地加速!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,风声大作,所有东西全都被吹起来,左莫几个牢牢地钉在地上。

    蓦地,孽部骤然停止!

    极动与极静之间,没有任何缓冲,诡异让人吐血。

    别寒的眸子愈发明亮,左莫的话没有半分虚假,孽部的实力提升两倍有余!如果所有的孽部,都能同样提升,这支战部将会是多么恐怖!

    别寒忽然向左莫行礼:“我有一事相求!”

    左莫一愣,连忙拉起别寒:“有什么话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恳请阁下能替我所有孽部的兄弟解除禁制,镌刻魔纹!”别寒一脸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有多少人啊?”左莫狐疑地问。

    “两千多六百二十三人!”别寒道。

    左莫脑袋嗡地一下大了,他连连摇头:“不行不行!这要把我累死!”

    “请阁下务必答应,无论什么条件,我都愿意答应!”别寒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傅峰一听糟了!他可是和左莫打过交道,这厮当年可是有剥皮僵尸的称号,所过之处,连地皮都要刮三尽,殿下这般送到嘴边,这厮哪有放过的道理?

    果然,刚才满脸义正言辞拒绝的左莫立即摸起下巴:“咳咳,交情归交情,生意归生意。你看我费这么大力气,耗费无数心神,破解层层禁制,还运用了开创性的魔纹法门,不仅让你的孽部的一绝后患,还让他们获得新生,实力更是又上一个台阶!多么不容易啊!这其中的难度,别兄你是内行,你一定懂的!”

    可怜的别寒,哪里经过这种阵仗,顿时被扯得晕乎其晕。就连老江湖的傅峰,也听得心惊胆战,偏偏他还不能反驳,主动权都在对方手里,他只能祈祷对方不要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左莫唾沫横飞,滔滔不绝:“三千多个啊!这是多么浩大的工作量!能干这个的,就我一个,我得从头服务到尾。我小莫哥是什么人物啊,将阶、黄金战将,引发星移砂冶的天才少年啊,太安魔榜排名第二十的高手啊!你说,我的价码能低吗?”

    陶兴几个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别寒越听心里越发虚,他觉得左莫说得挺有道理,吞了吞口水:“不能不能!您说您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!我相信,只要是通情达理的人,都会理解的!”左莫很满意别寒的配合,他顿了顿,问:“你魔贝多么?”

    别寒摇头,老老实实回答:“不多。”

    左莫有些失望,接着问:“有什么稀世宝贝?”

    别寒摇头:“没有!”

    左莫脸上满是失望之色,叹息道:“你看,魔贝没有魔贝,宝贝没有宝贝,那就只能卖身了。本来呢,这价格,是要直接签终身卖身契的。但是我与傅兄是老相识,那就打个折。别兄的为人我很欣赏,再打个折。折上折,给个友情价好了!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刷刷地看着左莫,等他的友情价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PS:还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