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七十八节 漆雕雨

第五百七十八节 漆雕雨

    左莫看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,想到以前的时候,心里不是滋味。但是他也知道,陶兴说得对,这里不是云海界,他在这危机四伏,稍有不慎,性命不保。届时不仅拖累自己,若是自己遇到麻烦,这些人也难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左莫正欲开口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奇异的声音,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似箫非箫,似笛非笛,细若游丝,若有若有。

    嘈杂的街道立即安静下来,这声音中,仿佛有一股能抚平人心境的力量,让人不自主地平静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,从城门方向,缓缓走来。逆光的城门,一个黑点,由小变在,逐渐化作一道颀长的身影。

    白衣胜雪,目如点漆,黑亮如瀑的长发垂下,一张完美得不像男人的脸庞,仿佛有着某种无言的魔力,让人挪不开目光。几枚剔透的水滴,在他身边,忽聚忽散,如鱼群一般,煞是顽皮。

    那股若有若无的奇异魔音,便是这几枚水滴发出的。

    当此人走近,那股宁静的感觉,便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他缓缓而行,目不旁视,就像没有看到其他人一般,举手投足,没有一丝烟火气息,恍如出尘之仙。

    水滴发出的声音,好听至极,左莫越听越入迷,一些美好的回忆浮现在眼前,所有的烦恼,所有的抑郁,都烟消云散,他脸上不由浮现笑容。

    蓦地,左莫心口的太阳纹陡然一亮,一道炽热如火的细流在他身体自发流转。左莫一个激灵,眼前景色一变,画面立即粉碎,刚刚还直入心境的声音,此时虽然也好听,但显然少了之前那股难以言喻的魔力。

    左莫骇然,周围人脸上那如同梦魇般的笑容,让他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魔音!

    他抬起头,目光紧紧盯着那道身影,这人是谁?

    对方似乎脚步微微一顿,眼角的余光往左莫这里瞥了一眼,但没有停,径直前行。

    整个街道安静若死,所有人脸上都浮现那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声冷哼,声音不大,却如同炸雷般,响彻太安城。刚股若有若无的魔音,就仿佛被用力一觉,顿时激荡消散。被魔音控制的人们如梦初醒,脸色无不煞白,充满畏惧地看着那个白衣如雪的男子。

    陶兴也清醒过来,当他看到街道中那个白衣男子,脸色陡然大变,眼中浮现惊惧之色,失声惊呼:“漆雕雨!”

    “漆雕雨?”左莫闻言,也反应过来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太安城了?”陶兴喃喃自语,脸色发白。

    漆雕雨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,那股能攫住人心的魔音也消失不见,整个街道重新恢复嚣闹,但是人们脸上无不残留着几分惊惧。

    “漆雕雨是当今最有名的高手之一,二十三岁便达到将阶巅峰,为了寻求突破契机,来到太安城,一年之内,尽败各路英豪。后来消失不见,没想到,他竟然又回到太安城!”陶兴露出回忆之色:“这有三年了吧,这下太安城可真是要热闹了!”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左莫由衷叹道,连他刚刚都中招了,对方的实力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“确实厉害,他也是横空出世,来历神秘,到现在也没有谁知道他到底属于哪个家族。你杀掉的那个庞辰,就是挡住漆雕雨三十招而出名的,你可以想象当年漆雕雨的厉害了吧。”陶兴脸上也不由浮现尊敬之色。

    “他比以前更厉害了!”左莫面色凝重,他虽然不知道漆雕雨如今的实力如何,但是他相信,若是庞辰再和漆雕雨交手,绝对撑不过一招!

    便是定真那个老贼秃,给左莫的压力,都没有漆雕雨大。

    那股魔音不是漆雕雨刻意放出来的,而只不过是那几枚水滴泄露出来的余波,余波便有如此威力,若对方全力发动,那该是何等恐怖!

    左莫都不确定自己能挡下对方几招。

    这是左莫目前见到的,最厉害的魔族!

    “他是去魔功碑?”左莫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明天再去魔功碑吧。”陶兴连忙道。

    左莫忽然脸色一变:“糟糕,阿文还在魔功碑!”说罢,他毫不犹豫腾空而起,朝魔功碑方向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焦急万分,阿文可千万别招惹这个魔头!

    全力狂奔,他的速度极快,眨眼间便来魔功碑。当他抵达魔功碑时,顿时松一口气,漆魔头的身影消失在碑林深处,看来他的目的应该是最后几块魔功碑。

    阿文呆在一块石碑下,神色呆然。

    这家伙又顿悟了?

    左莫一愣之下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,不过旋即惊叹,阿文的天赋果然很出色啊!魔功碑上的内容,他已经派人抄写,手下每个人都有一份。但是到现在为止,出现顿悟的就只有阿文一个。

    而且让人吃惊的是,这是第二次顿悟!

    左莫都有些眼红起来,他虽然从魔功碑上领悟到不少心得,但是没有进入顿悟状态。这家伙居然都已经两次了!

    左莫摇头失笑,心放回肚子里,也开始浏览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进度很快,哪怕遇到一些问题,略一沉吟,心中也明了。他如今将阶的实力,对力量的认识,能够从更深的层次思考,这些问题自然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很快,魔功碑就恢复了往日的景象,漆雕雨呆在碑林最深处,丝毫不影响其他人在外面观摩魔功碑。熙熙攘攘的人流,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左莫的脚步,越来越慢,随着不断深,石碑上的内容,也开始逐渐变得深奥难懂,他需要慢慢咀嚼思索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深入,他周围的人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的惊讶越来越强烈,他发现魔功碑上一些独特之处。

    从第二十二块魔功碑开始,碑上的内容实际上已经不再局限于魔功,他在里面看到许多接近法诀和妖术的论述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还只以为是偶然,但是随着类似的内容越来越多,他才恍然惊觉,这并非偶然!

    法诀、妖术、魔功,三者左莫都学过,虽然他在法诀上的修炼并不出色,但是接触过的法诀玉简却不少,基础的认知也非常扎实。至于妖术,虽然没有魔功上如此出色,但是能够施展汲古荒祭术,在妖界能称得上高手。

    这让他面对这些论述时,并没有太多的障碍,但是他心中不禁浮起一个大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师子铭难道当年也精通三力吗?

    这个疑惑,随着他不断地前进,而变得愈发强烈。师子铭的论述,无论是法诀还是妖术还魔功,无不准确而深入,就连左莫这个三力皆通的变态,许多地方都开始感到吃力。

    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生而知之者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魔功碑不远处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第几块了?”一个尖脸汉子压低声音问,但是目光却始终不离石碑前的左莫。

    “二十六块。”另一位紫发黑脸的同伴给出精确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会是随便便看看吧。”尖脸男子有些犹豫道:“这速度,有点快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快?是太快了!”紫发黑脸男子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第二天就看到第二十六块魔功碑,根本不可能!”尖脸汉子不以为然道:“难道他发现我们在盯着他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可能?你忘了一个人。”紫发黑脸男子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尖脸汉子问。

    “里面那位!”紫发黑脸男子朝碑林深处呶呶嘴:“你忘了当年那位?”

    “嘶!”倒吸冷气的声音,尖脸汉子的脸色有些发白:“怎么忘得了?一天一夜,三十块石碑,这速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!”

    “前无古人倒是,后无来者就不一定了。”紫发黑脸男子目光紧紧盯着左莫,自顾自道:“我有一种感觉,这个笑摩戈,也不是一般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不是走马观花?”尖脸汉子不能置信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紫发黑脸男子:“你注意他在每块石碑前逗留的时间,越往里的石碑,他停留的时间越长,这块石碑,已经超过一个时辰,他明显是在思考,不是走马观花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他岂不是……”尖脸汉子结结巴巴。

    “就和当年,漆雕雨一样!”紫发黑脸汉子沉声把同伴话的后半句道出。他为家族守在太安城已经超过十年,每天的工作枯燥无比,就是观察这些观摩石碑的魔族。

    普通人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,他们却能够从这个细节,来推测出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左莫深入石碑的速度,远比他战胜庞辰,所带来的影响更加惊人。

    紫发黑脸男子闭嘴,他的目光闪动着异样的光华,紧紧盯着石碑前沉思的左莫,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太安城又要一个厉害的人物,要横空出世!

    定了定神,他对同伴道:“你快去向主管禀报。”

    尖脸汉子不敢怠慢,毫不犹豫,转身消失在阴影中。

    紫发黑脸男子忽然目光一偏,落在碑林另一处阴影里,那里刚刚一道人影一闪而逝。他的眼睛立即眯了起来,不用想他也知道对方是谁,老对手了。其他几处阴影,同样守着人。

    来得真整齐啊!

    看样子,大伙似乎都很看好这个家伙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