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六十九节 蓝天龙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六十九节 蓝天龙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“蓝家是个非常古老的家族,他们的历史能够追溯到千年之前。他们统治着三个界,作风硬朗,骁勇善战。不过,自从五百年前,蓝家再也没有出过帅阶,便开始没落。直到蓝天龙和蓝容的出殃,他们是这代弟子中最杰出的两个,也被看作有可能晋升帅阶的年轻天才。尤其是蓝天龙,实力极强,在太安城牢牢站稳脚根,蓝家的声势也随之大涨……”

    陶兴如数家珍,他曾在太安城呆过,对这些历史悠久的家族非常熟悉。

    讲得兴起的陶兴,浑然没有注意到左莫轻轻地放下阿鬼。

    “大凡世家豪门,都是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帅阶的家族,没有出现帅阶的家族,哪怕他们现在再强大,也无法抵挡历史的威力,他们在别人眼中只不过是爆发户,没有底蕴,称不上大族。在太安城,没有底蕴的家族,会被人看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陶兴嘎然而止,他睁大眼睛,满脸惊恐。

    在他惊恐的目光中,左莫轻轻一跃,稳稳落在大街的正中央,恰好挡住蓝龙犀队伍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!”蓝天龙眯起眼睛,眼中凶光一闪,脚跟轻轻一敲身下的蓝龙犀,蓝龙犀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整个犀队也同时停了下来,犀背上蓝家魔族,无不是目露凶光地盯着队伍面前的左莫。

    喧嚣的街道迅速安静下来,人们惊诧地看着场内的左莫。

    蓝天龙在太安城已有三年之久,在这三年里,大小战上百场,罕有败绩,蓝家也正因为他而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    在太安城,蓝天龙声名赫赫,当大伙看到有人居然敢拦蓝天龙的犀队,顿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偌大的街道,转眼间,便一清而空。

    束龙他们没动,虽然不知道大人干嘛,但是他们个个十分平静,他们对大人充满盲目的信心。

    陶兴张大嘴巴,满脸愕然,左莫的突然行动,让他大脑瞬间一片空白。唐菲寿平等人,个个脸色大变,神情惊恐。

    安静若死的空旷街道,一只庞大的犀队,和孤零零的一个身影对峙。

    “哈,有段时间没来太安城,看来大家伙都不认识老龙了。”蓝天龙森森一笑,锋利的牙齿,在阳光下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光芒。他昂起头颅,居高临下地俯视左莫:“小子,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“问你讨个人。”左莫的语气低沉,熟悉他的人,能够察觉到他低沉的声音下死死克制的强烈情绪,就像薄薄冰层下涌动的狂流,无声肆虐!

    “讨人?”蓝天龙语气带着一丝讶然,他眯起眼睛:“讨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第七只蓝龙犀,笼子里,穿青衣。”左莫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唔?”蓝天龙扫了一眼,目光投向第七只蓝龙犀,很快找到目标。笼子里,一个浑身是伤的少年,目光茫然。他看向左莫的目光,又是迷惘,又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倘若韦胜在这,一定会认出这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少年

    ——罗离!

    左莫的二师兄,罗离!

    蓝天龙嘎嘎地笑:“这个小修者?模样长得倒是挺俊,你看上了?哈哈”

    咔咔咔,左莫垂下的拳头,爆出一连串骨头爆音。

    无空山的生活,走马灯似地浮现在他面前。虽然后来种种原因,他与无空派分道扬镳,但是他对无空派的感情极深,只是平时深深埋藏在心底。此时当他看到笼子里的罗离师兄,脑袋轰地一下炸开。

    无空派出事了!一定是无空派出事了!

    左莫全身的血液骤然仿佛燃烧起来,强烈的杀意,就像出柙的猛兽,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神。他每一寸身体都在颤抖,不可自抑地震颤!

    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他的眼睛瞬间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不过,左莫今非昔比,见识阅历丰富无比,他深深吸一口气,强自按捺胸中翻腾的血气。猛然抬起头,血红的眸子,紧紧盯着对方,缓缓开口,声音变得低沉而又沙哑,一字一顿。

    “太安城规矩,我向你挑战。”

    轰,四周围观的人一下子炸开了。太安城挑战的规矩,如果双方接受挑战,那么可以当场杀死对方,而不需要受到任何惩罚。换句话说,挑战者必须赌上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蓝天龙的目光陡然变得凶横无比,浑身杀意再也没有半点遮拦,轰然四散开来。所有的议论声嘎然而止,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捏住脖子。围观众人又是惊恐又是兴奋,蓝天龙恍若实质的杀意,如同怒涛拍岸,一波一波,哪怕远远站着,依然难免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唐菲寿平面色如土,惨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统领阶的实力,在如此暴虐的杀意面前,就像蝼蚁一般渺小。他们的心瞬间沉到谷底,他们想不明白,左莫为什么会去招惹这个可怕的对手!

    他疯了吗?

    陶兴此时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脸色煞白如纸,他心中后悔无比,为什么自己刚才要告诉这个家伙太安城流行挑战的规矩?自己真是白痴!

    蓝天龙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演变成如此模样。他并不惧怕挑战,从太安城里出去的,怎么可能惧怕挑战?但是,那要看为了什么,为了一个毫不值钱的奴隶,去接受一场挑战,让他觉得荒谬无比。

    更让他感到一丝不安的是,他嗅到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明明这个少年,看上去十分平常,但不知为何,他心头始终萦绕着一丝极其危险的感觉,就好像被一只毒蛇盯住。

    他身经百战,经验极其丰富,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。他知道,这种直觉,是不断战斗磨砺而成的一种本能。

    蓝天龙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杀意越来越盛,淡淡的蓝雾,从他身体丝丝缕缕地冒出来,就像蒸腾的雾气。这一刻,蓝天龙的光芒,连天空的太阳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忽然,蓝天龙仰天发出震天长笑,浑身杀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好气魄!好汉子!我蓝天龙最喜欢结识像兄弟这般的好汉子!”说罢,手向后一招:“来人,这那个奴隶拿过来!”

    很快,一名手下利索地把罗离扛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兄弟喜欢,他就送给你!”蓝天龙脸上看不到半点暴虐,只有满脸阳光豪爽,毫不掩饰的欣赏,没有一丝作伪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讶然,眼前的蓝天龙就像换了一个人,变脸之快,匪夷所思。但左莫心里也生出几分佩服,蓝天龙这般气魄应变,非一般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传言他是一个暴虐嗜杀,绝对不正确,此人心机深沉,绝非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多谢蓝兄!”左莫也不是不识好歹,刚才只是背水一战,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蓝天龙豪爽一笑:“些许小事,不足挂齿,能结识兄弟这样的英雄人物,便是把他们都送给兄弟又何妨!”说罢,从腰上摘下一个金属腰牌,扔给左莫。

    左莫一把接住。

    “兄弟有暇来破宅子喝酒,别的没有,烈酒管够,定让兄弟不醉不归!”大笑声中,犀队滚滚而行,遥遥传来,说不出的洒脱。

    左莫此时倒是真的有几分欣赏这个看似粗莽却又心思深沉的家伙,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问左莫的姓名,行事洒脱不羁。

    “定然拜访!”左莫扬声道。

    街道重新恢复正常,许多人露出敬佩之意,蓝天龙这一手,不仅没有让他名头受损,反而让众人感受到他极具感染力的人格魅力。

    至于左莫一行,并没引起周围等人的注意,反倒是暗中注意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左莫扶起罗离,沉声道:“找个安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陶兴唐菲此时方如梦初醒,松一口气之余,连忙带着众人,去寻找住宿之地。他们现在可谓惊弓之鸟,左莫这二话不说,冲出去就向别人挑战,若是再几次,他们觉得吓都要吓死。

    罗离忽然开口,他的声音干涩沙哑:“你是谁?为什么救我?”

    他刚才就有些吃惊,对方指名要他,那定然认识他。可当他仔细观察左莫的相貌时,却又万分确定,自己没见过对方。更让他觉得可思议的是,他总隐隐在对方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味道。但无论他绞尽脑汁,也没有想到,这个熟悉的感觉,到底是谁带来的。

    左莫压低声音在他耳朵道:“二师兄,我是左莫。”

    罗离身体一颤,脸上神情蓦地一呆,半晌,热泪滚滚而下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明白,为什么对方会给他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说,呆会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慢慢说。”左莫镇定的声音,让罗离一下子安静下来。一时间,他心中充满感慨,当年贪财的小师弟,竟然成长到如今这般地步!

    对于曾经在太安城呆过的陶兴来说,寻找一处大宅子,自然轻而易举。而且身为无尽城城主,陶兴身家极富,连眉头都不皱,直接租下一个大园子。这个园子极大,能够把所有人都容纳进去还有绰余。

    卫营、天曜卫和唐菲的战部,都立即开始布防。

    而左莫把除了罗离阿鬼之外的所有人,都赶了出来,他心中有太多的疑惑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