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六十七节 种子发芽 【第二更】

第五百六十七节 种子发芽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鄂德睁开眼睛,眼前的世界,前所未有的清晰丰富。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,一种心灵的悸动突然涌上来,他的眼泪无声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力量!

    这就是力量的味道啊!

    任何一名魔族,对力量的追求,都几乎刻进骨子里。梦寐以求的力量在他体内流淌,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,但是他几乎一瞬间便明白。

    统领阶!

    这就是统领阶的力量啊!

    阳光如此明媚,世界如此美好,未来如此可以期待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公孙差阴沉着脸,心情非常不好。与阿扎格的结盟虽然是个不错的结果,但是对于小娘这样对胜利异乎寻常偏执的人来说,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下面诸将的脸色也非常糟糕,这是朱雀营有史以来,打得最憋屈最艰难的一战。对方的实力远胜过他们,他们打得非常辛苦,如果不是小娘的临场指挥高出对方一筹,他们早就落败。

    这对于骄傲无比的朱雀营来说,难以接受!

    每个人眼中都闪耀着不甘心的光芒,有如一团团火焰在跳动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朱雀营这么狼狈过?什么时候,朱雀营拖过小娘大人的后腿?什么时候,朱雀营要接受结盟?

    小娘冷冷扫过众人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把他们赶出去。

    清净下来,他也终于好好思考这次结盟的得失。

    阿扎格对中仓界并没有什么野心,而且很显然,阿扎格似乎有很多的顾忌,公孙差觉得这才是阿扎格结盟的根本原因。阿扎格应该有其他方面的压力,没有太多精力纠缠在中仓界,再加上发现小娘比想象的难缠,这才下定决心结盟。

    中仓界占领下来,但是公孙差的目的根本不是中仓界,而是在于中仓界通往魔界的混沌裂缝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眼下这个计划破产了。别看阿扎格嘴上说得好听,一副惺惺相惜的模样,可若是自己真的进入魔界,对方只怕立即撕破脸皮。

    真是让人头痛啊,小娘揉了揉脑门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师兄现在怎么样了?有没有遇到麻烦?

    直到与真正强大的势力碰撞,才深刻地知道自己的不足。之前的顺风顺水,麻痹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想想对方数目众多的统领阶,再想想朱雀营的金丹,一对比,真是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这就是差距,这种差距绝非一时半会能够弥补的。一个门派的实力如何,并不光看它到底有多少高手,还要看它门下弟子的整体水平如何。前者可能会因为奇遇而出现,后者却是需要时间积累沉淀才能达到。

    公孙差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朱雀营的修炼已经极其刻苦,他们的修炼的功法,虽然不是最出色,但绝对比一般门派要好,再加上镌刻符阵,能够从晶石中汲取灵力。比普通门派不知要强多少,可是,当遇到真正强大的势力,他才发现,他们这些优异之处,在别人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积累面前,还是那么孱弱。

    忽然,一只纸鹤飞来,落入小娘的掌中。

    小娘一愣,打开纸鹤。

    他的瞳孔猛然瞪圆,脸上罕见地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尤琴烈在夜色中狂奔,这距离他逃离监狱已经三天的时间,监狱肯定已经发现他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妖术充满信心,尽管他不过刚刚领悟。蒲给他的妖术,他只花了一天的时间,便领悟出来。然而花了三天时间,他悄无声息地破掉身上所有的禁制,并且用妖术制作出一个可以以假乱真的幻象。然后又花了一天时间,找到突跑的路线。

    他只花了五天,便成功从监狱里逃出来。

    逃出监狱的他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十指狱找到蒲。他脾气桀骜不驯,但却是个重情义的人,不说他死去父亲临死前的叮嘱,就是蒲妖传授给他的那些妖术,让他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是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会不会被对方利用,他完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反正这条命是蒲妖救的,大不了还给他就是,尤琴烈的想法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没有一丝停歇,不断地赶路,按照蒲妖的指引,来到一个妖术府。

    眼前的妖术府非常普通,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。仔细按照蒲妖的指引,他在妖术府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找到一处墓碑。

    他施展了一个奇怪的妖术,墓碑悄无声息地裂开,露出里面的石棺。

    石棺如蒲妖所言,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尤琴烈有些犹豫,但心一横,一咬牙,如蒲妖所言躺进石棺。

    奶奶的,大不了这条命还给他!

    尤琴烈眼睁睁地看着石棺一点点关闭。

    黑暗笼罩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水月满面灰尘,连日的赶路,让他看上去非常疲倦。沿途不断有战争爆发,有的是魔族内部的战斗,有的是与修者之间的战斗,四处流蹿的盗匪,让所有的地方,都充满了危险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猎取魔胎的经验丰富,只怕早就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目的地了么?

    满面尘土,也无法遮掩这双清澈坚韧的眸子,他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非常偏僻的山谷,很久没有人来过,整个山谷都长满一种紫色的藤蔓。水月很小心,他认识这种紫藤,它的小刺有剧毒,见血封喉,难怪这里都看不到野兽出没。

    茂密的紫藤,把这处小山谷封成一片死地。

    水月的脸上隐隐流露出激动之色,但很快,他便冷静下来,丰富的狩猎经验告诉他,保持冷静,才能活到最后。

    他伸开手掌,把掌心的血色厉龙露出来。

    蓦地,血龙光芒大盛。

    满山谷的紫藤就像活物一样蠕动,水月好奇又紧张地看着这一幕,没多时,一条小径呈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水月没有犹豫,沿着小径,向山谷深处走去。在他身后,紫藤重新合拢,小径消失。

    小径的尽头,是一处隐秘的山洞。

    水月深吸一口气,钻进山洞。

    山洞里,一个池子出现在他面前。池子盛满黑色如墨的液体,散发着特殊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爷爷,请与我同在!”

    水月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接着,他跳进池子里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沙漠深处,费雷看着面前古朴的祭坛,这座被沙土掩埋了千年的祭坛重现天日。

    祭坛古朴的花纹,带着异乎常的魔力,仿佛有生命般,在呼应着什么。

    费雷有些出神地看着祭坛,他按照血召的指引,找到这处祭坛。

    “我的使命么?终于要揭开谜底了!”

    费雷喃喃自语,茫然的目光陡然变得清醒,他毫不犹豫踏入祭坛。

    祭坛陡然光芒大盛!

    低深的声音,仿佛来是自远古的呢喃,一个个虚影,飘浮在祭坛的上空,围绕着费雷转动。

    费雷目光迷离,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祭坛轰隆隆转动。

    左莫识海里,卫蓦地身体微震,蒲妖也抬起头,血瞳光芒暴涨。

    “种子开始发芽!”

    等待了千年的期盼,在识海里回荡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坐着风沙虫毯,好奇地四下张望。数以万计的小飞虫,织成一张活动的毯子,托着左莫,以惊人的速度向前飞行。

    而束龙等人,每人乘坐一只大青鸟,浩浩荡荡。

    唐菲看着四下张望,就像小孩一样的左莫,心中更是怪异。在她听到左莫无法加速赶路的原因之后,哭笑不得,难道这些家伙不知道世上还有魔骑吗?

    为了安全考虑,唐菲二话不说自掏腰包,给卫营每个人购买了一支大青鸟,几乎当地集市上所有的大青鸟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而左莫看上了风沙虫毯,她也很有觉悟地掏了腰包。这点魔贝对于无尽城来说,不值一提。不过她心里奇怪得很,这人的实力惊人,怎么看,也不像小家族出来的,怎么可能连魔骑都不知道?

    但是不知不觉中,唐菲对左莫的敌意倒是消减不少。

    相比较之下,天曜卫他们配备齐全得多,他们二话不说唤出魔骑。

    风沙虫毯面积很大,足以容纳十人左右,左莫阿鬼,曾怜儿妍儿,陶兴和唐菲,都坐在风沙虫毯上。曾怜儿依然把茶具取出来,自顾自地喝起茶,陶兴呵呵一笑,也不客气,蹭杯茶喝,唐菲在一旁安静地坐着。

    左莫研究了一阵,风沙虫毯很快就被他摸清楚。这些体形小巧的黑虫子,力大而通灵,颇有为趣。若是淳于成师弟到这,肯定欢喜极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左莫不由有些怀念起大家。不过他随即一笑,目光转向阿鬼,伸出手掌,揉了揉阿鬼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太安城。”唐菲的话打断左莫的动作。

    左莫抬起头,望向前方,脸上不由流露讶然之色,一座前所未有的城市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