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六十二节 生意 【第一更】

第五百六十二节 生意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陶兴?

    左莫很霸气地向寿平招了招手,示意对方过来。在他眼里反正曾怜儿自己送上门的,寿平这些天曜卫俨然好比是买东西打折时赠品,使唤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寿平脑门青筋一跳,一个不到二十的小伙子大大咧咧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,换个人他早就直接把对方轰杀成渣!哪怕你再猛男,哪怕你手下再厉害,哪怕你后台再硬,你又不是界主!但他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小姐,小姐的目光正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心猛地一跳。

    ……我忍!

    寿平乖乖地来到左莫面前:“阁下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陶兴是谁?”左莫没有废话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尽城的城主!”寿平想了想,觉得若是遇到什么麻烦,他们也逃不掉,还是决定把这件事认真说一下:“无尽城是非常有名的一座大城,位于暗渊界,离这里很遥远。陶兴是最有名的,便是能够豢养魔胎。当年据说他就是因为豢养出喑魔魔胎,而被暗渊界界主赐予无尽城。”

    “魔胎?”左莫注意到野菱眼中闪过的一丝渴望,想起来,野菱修炼的雾手位,正是缺乏魔胎,而无法修炼成雾魔体,一直心存遗憾。

    “是!陶兴是真正的魔胎大师,非常有名。”寿平眼中也闪过一丝渴望,但是他知道这也是什么臆想一下,目光很快恢复清明。

    左莫忽然转过头,朝战场内大声问道:“陶兴,有没有雾魔胎?”

    寿平傻眼当场,天曜卫集体失语。

    反倒是曾怜儿,嘴角浮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大师,他们会不会出手?”唐菲充满担忧地问道,虽然陶兴是无尽城城主,但是他比较亲近的人,还是喜欢称呼他为大师。

    陶兴身着宽松的黑色布衣,满脸皱纹沧桑,但是眼睛炯炯有神,给人智慧博识之感。情势焦灼,但是他脸上并没有什么惊慌之色,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语气中充满洒脱:“这只能看听天由命了。”

    唐菲紧咬樱唇,她心中充满悔恨,如果这次她在出发的时候便阻拦,大师就不会遭遇如此危险!

    陶兴洞悉唐菲的心思,笑道:“你莫要自责,这事本就不是你的过错,你做得够好。以区区五百兵,挡下一千五百绿夜叉,传出去,你这个女战将就要出名喽。”

    唐菲个头高挑,紧身的铠甲把她曼妙的体形衬托得淋漓尽致,淡绿色的头发,扎着一个简单的马尾,右手扶着腰间的魔兵,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唐菲脸上没有半点得色,握着魔兵的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虽然和城主说着话,但她的注意力大半还是在战场上,她注意到查熊的动作比之前缓慢些许,顿时心中焦急无比。

    唐菲很清楚,她之所以能够以区区五百兵,挡下一千五百绿夜叉,得益于她麾下查熊这样的猛将,否则的话,他们早就溃败。

    一旦查熊开始力竭,平衡便会迅速地倾斜。

    忽然,一声高喊响彻整个战场:“陶兴,有没有雾魔体?”

    唐菲眼睛蓦地睁圆,表情凝固在脸上,旋即心里说不出的别扭。她跟随陶兴多年,也见过不少大师求人的时候,但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。大师求到的每个大人物,往往是二话不说,便把事情给办了。事后,大师自然少不了答谢一番,十有八九是魔胎之类,双方都能结个善缘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见过张口就谈条件的主,两相对比,她心里便不由升起几分轻视之意。

    果然那些大人物就是大人物,气度手段,远非这些愣头青可比。

    把大师救了,还怕没有魔胎吗?

    而且在这么要命的时候开价,这不是要挟么?唐菲心中不喜,脸色也有些沉下来。

    陶兴也一愣,他也第一次遇到这么直接的人,不过他素来豁达,倒不是太在意,扬声道:“不知阁下所需哪种雾魔胎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左莫愣住了,哪种雾魔胎?他转过脸问野菱:“你要的是哪种雾魔胎?”

    野菱眼眶立即泛红,左莫之前问雾魔胎时,他的心便砰砰剧烈跳动,当左莫直接问他时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在他心中,此时哪怕大人叫他去死,他都会毫不犹豫冲上去。

    吾王……

    他嘴皮哆嗦颤抖,结结巴巴道:“灰相雾魔胎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是灰相雾魔胎啊。”左莫点点头,转过脸,扬声道:“老头,是灰相雾魔胎!”

    老头!

    唐菲差点直接拔出腰上的魔兵,她粉脸薄怒,她第一次遇到对城主如此不尊敬的人!不光是她,周围的魔卫们,脸上皆是怒色。

    以寿平为首的天曜卫们,几乎以无比崇拜的目光看向左莫。

    天啊!敢称呼陶兴老头的,只怕这家伙是第一个吧!

    陶兴呵呵一笑,他觉得对面的家伙非常有意思,再次扬声道:“小子,要几个?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对方会来个狮子大开口,没想到,对方要的居然只不过是灰相雾魔胎,这对他来说,实在不算什么。看来对方果然是个愣头青嘛。

    犯错误了!

    左莫立即意识到,自己的开价偏低,自己对魔胎所知甚少,自然难免会犯错误。对于贪婪早就刻进骨子里的左莫来说,让他接受开价失误,简直比割肉还难。他本来想问问野菱,但是看到这家伙热泪盈眶的模样,左莫觉得问了也白问,索性心一横。

    “一百个!”

    寿平差点一头栽到地上,而野菱的眼泪也僵在眼眶里,张了张嘴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满天的绿夜叉,也无不一愣。

    一百个!

    魔胎!

    什么时候,魔胎的单位,以百来计过?

    唰,唐菲很直接地把腰间的魔兵拔出来,准备最后的鱼死网破。实际上,她更愿意冲上去给那个愣头青一刀,在她眼中,这个家伙比起那奇丑无比的绿夜叉更加可恶。

    一百个!

    这个轮到陶兴呆住了,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老天在上,一百个魔胎,即使是不高阶的灰相雾魔胎,这个数字,也是离谱得很。魔胎啊,这可是魔胎!

    对面的家伙真的是魔族么?

    陶兴脑海中浮现这个他觉得荒谬无比的念头,他不知道,他的这个念头,偏偏无限接近现实。

    “抱歉,灰雾相魔体,我手上只有三个!”不知为何,陶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连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:“阁下能不能考虑其他魔胎?”

    “才三个……”左莫摸着下巴作沉思状,连忙悄然问蒲妖和卫:“快快快,说说,我们要什么魔胎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蒲妖薄薄的嘴唇如刀,刀刀见血:“金相魔胎,日魔胎,幽影魔胎,冷刀螳魔胎,百夜魔胎。”

    卫笑容温暖如春和蔼可亲地补充:“还有幽水明月魔胎,力山魔胎,星落魔胎,闪灵魔胎。”

    左莫一个字不漏地复述一遍,声音传遍整个战场。

    整个战场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,所有人都被这个魔胎列表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所有魔的目光,全都汇集在左莫身上,这一刻,左莫万众瞩目,连绿夜叉也张大嘴巴,呆呆地看着左莫,那模样就像见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绿夜叉首领的眼睛倏地红了,如果不是这次是死命令,他很想说,给我吧,给我我马上带人掉头就走!响不,一半,我们只要一半,马上就走!

    他很怀疑,当他回去向上面报告的时候,上面的大人们是不是会很后悔没有给他现场交易的权利……

    陶兴就像石雕一样,一动不动,他完全被震惊住。

    噢,老天,我刚怎么可能有那么愚蠢的念头,这样一个家伙,怎么可能不是魔族?能一口气直接报出这一连串魔体名的魔族,他还没有遇到。

    可怜的陶兴,还沉浸在对方对魔胎的熟悉之中,还没有明白过来,这一连串魔胎后面所代表的魔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敲诈!”忍无可忍的唐菲尖声怒喝。

    左莫一愣,不以为然道:“一场生意而已,你情我愿,不愿拉倒。我不觉得有什么比性命更宝贵,这笔生意,你们不亏。”

    左莫的无耻让所有魔甘拜下风膜顶崇拜。

    唐菲直接噎住,她的眼中两团火焰在跳动,恨不得把左莫烧成灰。

    陶兴拦住唐菲,脸上虽然有些肉痛,但是还是高声道:“这位小哥说得不错,没有什么比性命更重要。好,我答应了,不过魔胎在无尽城,还要烦请阁下派人去取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路过暗渊界么?”左莫低声问束龙。

    束龙一直很镇定,事实上,队伍里除了野菱南玥几个吃惊外,其他人都没觉得有什么。相反,他们觉得大人说得实在太对了,有什么比性命更贵呢?

    束龙点头:“大人,要路过的。”

    左莫脸上立即露出喜色,扬声道:“好,成交!”

    早就忍无可忍的绿夜叉首领,心中瞬间空落落,无边无际的失落占据着他整个身心,这几乎让他发狂!

    这么多魔胎……

    他猛然抬起头,双眼一片血红,嘶声尖叫:“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所有绿夜叉的眼睛都是通红通红,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区区一两百的队伍,竟然视他们如不见!

    杀了他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