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五十八节 曙光
    左莫的气急败坏,曾怜儿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慢条斯理地捧着茶杯,优雅地喝着茶。长长的睫毛下,那双黑亮晶莹的眸子,笼罩在升腾的热气中,朦胧如画。

    阿鬼无动于衷地坐在左莫身旁,她就像木偶般,木讷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阿鬼身前的左莫戒备地看着曾怜儿,眉头紧皱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,让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恢复冷静的左莫,开始仔细思考这件事,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这件事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双修什么的,他完全不感兴趣,他追求力量,但他现在已经进入力量高速增长时期。而且突然和一个完全陌生的女人同生共死,这让他感到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对方遇到危险,那就意味着自己遇到危险,转眼间,自己忽然多了一倍的凶险。

    该死的双修!

    尤其对方的淡定从容的模样,左莫相当的不爽。

    左莫摇了摇脑袋,决定不把时间浪费这个问题上,他重新开始修炼。不过出于安全的考虑,他挡在阿鬼的身前。这个下意识的动作,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左莫浑身时出淡淡的金光,在黑暗中,显眼异常。

    几乎在左莫催动神力的同时,不远处的曾怜儿娇躯微震,淡淡的月华,笼罩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左莫立即察觉到异样。

    体内的神力异常活泼,平日里渗入血肉的神力,仿佛受到某种吸引,丝丝缕缕,浮现出来。左莫右手的力量漩涡,旋转的速度陡然变慢,而漩涡里的神力,从右手流淌而出,和从血肉中浮起的神力汇集一体,在左莫体内流转不休。

    注视着神力运转的路线,左莫不自主地想到金叶上记载的内容,一种明悟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金叶上记载着太阳神力的修炼方法,但是由于年代久远,晦涩难懂,许多地方左莫都是一头雾水。体内神力流转不休,金叶上的许多难懂语句,此时却仿佛一下子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沉浸在明悟的喜悦中,左莫浑然忘却时间的流逝。

    左莫释放的金光越来越内敛,而在不远处的曾怜儿浑身月华却浓郁有如实质。

    月移星转,黑夜渐渐离去,清晨悄悄来临,天边开始泛起鱼肚白。

    当太阳跳出地平线的一刹那,左莫身躯猛然一震,猛然放出耀眼金色光芒,有如太阳一般,与远处天边的太阳,遥相呼应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左莫体内的太阳晶种忽然冒出无数火焰,金黄色的火焰交错纵横,把太阳晶种层层包裹。紧接着一道金液,沿着左莫神力流淌的路线,轰然前进!

    金液的速度并不快,但是滚烫异常,强烈的灼烧感,但是最让左莫感到震惊的,却是它的霸道!无比伦比的霸道!仿佛什么都无法阻挡它一般!

    仿佛无声嚎叫,透着深深不甘!

    它的梦想,就是有一天,能够像天边那轮冉冉升起的太阳,挂在天际!

    恍然间,一幕幕奇异的画面,出现在他眼前。虚无黑暗之中,一缕天火孕育成形,随着岁月推移,它不断壮大,形成一团火球。又过了数以百万年,它越来越壮大,壮大到几乎与真正的太阳相差无几的地步。

    忽然,虚空中伸出一只手,一只看上去普通无比的手。这只手轻轻一抓,从来没有过的恐怖力量,从四面八方疯狂地挤压而来。

    它庞大的身躯硬生生被压缩成太阳晶种……

    不知为何,左莫陡然明白,明白它的不甘心,不能挂在天际的不甘!

    炽热的金液,忽然钻入左莫的心口处,左莫浑身一震,心口处几乎快燃烧起来,心口处繁琐精致的太阳魔纹,根根明亮耀眼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耀眼的金色光芒,从左莫心口处,猛然绽放。

    一股霸道浩瀚的力量,瞬间充斥左莫身体,一瞬间,左莫有种睥睨天下的错觉,就连那些雄伟的山川、漫无边际的戈壁,都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这股错觉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左莫心口处的那颗太阳魔纹,竟然有如活过来一般,缓缓旋转。左莫能够清晰地感受到,那股金液流入心口处,便化作一团火球,流转不休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充盈感瞬间遍及全身!

    十乌天仪,第一颗太阳成形!

    浑身月华消散的曾怜儿看着左莫,她满脸的震惊,哪有半点之前的从容!她就像看到一个出乎常理的怪物!

    他竟然突破了!

    虽然她无法察觉到左莫体内的变化,但是却可以清晰地察觉到,左莫的实力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境界。

    她体内的月亮神力,虽然也有不少增长,但是和对方比起,简直微小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满脸的讶然,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透着无法置信。

    她修炼的是月亮神力,和左莫不同,她有着完整的传承。其实她早就猜到左莫的神力应该是缘自某种奇遇,左莫的神力修炼有许多怪异不合常理之处,而且他连双修都不懂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么一个人,竟然一夜之间,便再次突破!

    事实上,当她这次寻来时,看到左莫的第一眼,便有几分震惊。距离上次分开不过区区数日之间,但是左莫的实力有明显的提高。

    突破关卡,她的实力也处在一个高速增长的时期,她这些天也是每日苦修不辍,实力突飞猛进。师傅在世的时候,便一直夸她的天赋出众,是这一脉近千年来天赋最杰出的弟子,她对这点也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怪胎一样的家伙,她的信心,罕见地有几分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她凝视着左莫,就像在欣赏一件旷世杰作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还有几天的路程?”束龙沉声问,在他身后,苦卫们依然一丝不苟地保持着完整的阵形。

    “如果顺利的话,十天!”野菱强打精神,但声音中透着难掩的疲倦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丝停歇,完全是最快的行军速度。最烦人还是沿途零星的战斗,大战拉开序幕,治安便迅速恶化,随处可见都是盗匪。

    遇到这些盗匪,束龙没有丝毫心慈手软,只要遭遇,全都屠戮殆尽,不留活口。

    后来野菱想到一个法子,索性打起一杆旗帜,上面一个大大的“卫”。连续几场之后,屠夫卫营的名声迅速传播开来,尤其不知道是谁,发现束龙他们就是在山达界以一百屠戮三千盗匪的那支战部,这个消息顿时在这一带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这直接导致卫营所过之处,盗匪绝迹。就连那些当地的势力,也对这支可怕的百人战部,视若不见,绝不主动盘问招惹。

    好在束龙他们行色匆匆,根本不作停留。有心人注意到这一点,便不由暗自猜测,卫营只怕身具特殊任务。

    于是,卫营的行军速度陡增。

    束龙对野菱这个主意赞不绝口,什么出风头之类,他完全不在意,他满脑子的全都是怎么才能尽快地与大人汇合。

    “十天!”

    众人精神无不一振,这次奔袭路途之长,委实是卫营创建以来之最。途中跨过多少界,他们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还好这次野菱带足了魔贝,这使他们可以借助血池。魔族的血池,妖族妖门,就像修真界的传送阵,不过同样的,也需要收费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光靠飞行,不知哪年哪月。

    南玥苍泽几人,神色间也透着疲倦,不过比起以前,多了几分刚毅。他们几个修炼的本就是非常厉害的妖术,这番实战对他们帮助极大,水平和之前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再过十天,就能见到大人,所有人都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金乌营灯火通明,然而却安静异常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内,地上东倒西歪地躺着修者,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就像不间断地鼓声。孙宝大师傅,也躺在角落里,嘴角还流着晶莹的口水。吉伟大师傅同样形象全无,脚搁在台阶上,四仰八叉地躺着,嘴巴张着老大,呼噜轰隆。

    他们每个人都睡得香甜无比,许多人脸上还残余着兴奋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清醒的。

    他们累极了,这么多天,没有一刻停下。疲倦了,丢一颗灵丹,接着干!就是靠着一堆灵丹,他们不眠不休,不停不歇地琢磨着魔纹,琢磨着大人传来的关于镌刻和唤醒魔纹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拼命,没有人抱怨,没有人叫苦。

    大家如同着魔一般,疯狂、不计一切!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这是一场战争!

    但是就在今天,这场战争,他们终于看见胜利的曙光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宗如的闭关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波澜。此时的龟岛上下一心,所有人都在一心地提高实力,许多人都采用闭关的方法。

    轻轻阖上石板,外面最后一丝光线,消失在眼前。

    山洞内一片黑暗,但是宗如心中却平静异常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他这次闭关,闭的是死关。所谓死关,是一种极其凶险的闭关,闭关这段时间,纷扰心障比平时,凭增数十倍,稍有不慎,便陷入魔障之中,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但是宗如心中没有一丝恐惧,他就像往常一般盘起腿,像往常一样念诵经文。

    当年他弃佛死愿,发下誓愿,以金刚身,护佑大人左右。

    如今大人遇到更大的麻烦,自己的实力,却没办法帮助到大人。

    黑暗中,宗如神色古井不波,没有犹豫,没有忐忑,只有平静

    ——因为这是他发下的誓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