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三十六节 变故!

第五百三十六节 变故!

    全身的神力灌入手掌,左莫手掌蒙上一层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在那么一瞬间,左莫忽然生出一种错觉,没有任何的东西都能够折断。不过这股错觉来得快,消失得更快。

    排山倒海的力量没有任何花巧地朝他辗压而来,空气凝固,令人窒息的恐惧感就像一根绳子死死勒住左莫的喉咙。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,定真脸上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黑纹,嗜血狰狞的笑容,清晰无比。左莫脑海一片空白,本能地拼命挥动双掌向前拍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左莫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狂奔的犀牛正面撞上,眼前一黑,便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被狠狠地弹飞,瞬间没入浓浓冰岚之中。

    “死!你们都得死!”定真状若疯癫,他的胸前,一个金色掌印赫然醒目。他丝毫不觉,散发的威压笼罩全场,着魔的定真,回光返照之下,力量空前强大!

    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左莫消失在冰岚之中,却根本无法动弹身体。傻鸟的双爪死死犁进地面,全身羽毛根根直立,颤抖不休,死死地抵御定真的威压,目光紧紧盯着左莫消失的方向,双目布满血丝!

    最强大傻鸟尚且难以抵御定真的威压,其他诸小情况更是糟糕

    ——除了阿鬼。

    在左莫消失的瞬间,阿鬼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紫芒,整个人朝左莫扑了出去!

    “找死!”定真戾身暴喝,一掌朝阿鬼后背拍去。

    阿鬼恍若未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定真一掌印在阿鬼背上,阿鬼身形一颤,却借着这股力量,速度陡增!

    如同离弦之箭,没入冰岚。

    定真也不追,他哈哈大笑,状若疯狂!忽然,一道金光从定真体内绽放,就像一把金色利剑,从他身体刺出!

    定真身体一僵!

    无数道金光,陡然从他身体刺出,形如刺猬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个巨大的金色光球,如同升腾而起的太阳,瞬间照亮了整个云海!

    所有人眼前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强大的冲击波,轰然四下肆虐,元婴斯的爆体,超过任何法宝的威力。

    众人就像被狂风卷起的落叶,根本无法稳住身形,立即被冲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待光芒散尽,视野重新恢复正常,眼前一个直径超过二十里的巨型深坑,向他们昭示着刚才的爆炸是何等剧烈!

    韦胜等人恢复的第一件事,便是四下寻找左莫和阿鬼。

    很快,岚人也回过神来,幸亏一开始冰曜就让其他岚人后退,他们受到的冲击要小得多,他们立即飞奔入冰岚之中,搜寻左莫和阿鬼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手腕的佛珠陡然一亮,别寒面无表情地拔动佛珠,一个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禅塔里定真的烛火熄灭。”

    传信者语气极淡,没有半点波动,说完这句便悄无声息。别寒就像听到一个完全和自己无关的消息,表情没有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在他脚边,几名悬空寺外门弟子倒在血泊之中。传送阵的光芒不时闪耀,倒映着满地的鲜血,异常妖艳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魁梧的身形从传送阵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来人看到别寒,神色陡然激动万分,一个箭步上前:“殿下!”

    若是左莫目睹这一幕,一定会惊讶地认出此人——傅峰!一个突然出现在天月界的神秘人,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属下听闻天月界白日星现,还以为是殿下,没想到殿下竟然在悬空寺!”傅峰虽然竭力让自己的语气平静,但是依然能听得出其中的激动!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”别寒眼中的激动一闪而逝,便迅速恢复平时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当不得……当不得……”傅峰偌大的汉子,竟然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靠近我,我身上有禁制。”别寒淡淡道:“我们要快点回去,他们很快便会得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该死的贼秃!”傅峰眼中蓦地杀机密布,他随即恭敬朝别寒道:“殿下放心,一切都安排妥当!我们很快便回家,悬空寺的禁制,也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傅峰言语间充满傲然。

    别寒回头看着身后寂然无声的孽部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殿下,这是……”傅峰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孽部。”别寒淡淡道。

    傅峰眼睛蓦地圆睁,不能置信地看着眼前这支寂然无声的战部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们回家。”别寒转过脸对面前这支寂然无声的战部,轻轻道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别寒带着孽部消失了?”深沉的声音从布幔后传来,再笨的人也能听出掌门语气中浓浓的怒意。

    禀报的弟子虽然紧张,但还是一五一十把情况汇报一遍。

    当听到传送阵的外门弟子被杀,无论他们怎么联系别寒,都找不到别寒的足迹。

    布幔后的掌门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如死一般的沉寂,殿中空气仿如凝固,压得这名弟子几乎快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掌门忽然开口:“禁制呢?他身上不是有禁制么?”

    “禁制没有反应。”弟子拜伏在地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掌门的语气恢复正常,殿中凝固如铅的空气重新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弟子松一口气,连忙行礼告退,当他退出宝殿,才发现自己背上全都湿透。

    殿内。

    “查一下别寒的身份。”掌门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个声音应了声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韦胜他们脸色奇差无比。

    整整十日,他们还没有找到左莫和阿鬼。整个岚人部落全都出动,一寸寸地搜寻,但依然一无所获,左莫和阿鬼就像凭空消失一般。

    冰曜的脸色不好,他还没有从与定真一战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冰曜,韦胜咬牙问:“可有消息?”宗如以及诸小,此时都纷纷抬起头。他们的伤还没有恢复,而且在冰岚中活动,他们远远不如岚人自如。

    冰曜露出苦笑,摇摇头,沉默片刻忽然道:“我的族人已经搜遍了附近方圆千里之内,依然没有发现。我怀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怀疑什么?”韦胜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“怀疑他们是不是进入禁地!”冰曜咬牙道:“按理说,他们绝对不会飞远。方圆千里之内,只有一个地方没搜,就是禁地!”

    韦胜宗如心中一沉,他们想起之前,冰曜为了阻止定真进入禁地不惜拼命。

    双方不由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门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一位岚人领着一位大约三十多岁的陌生汉子走进来:“族长,他说他是左莫先生的信使。”

    韦胜宗如霍地站起来,韦胜目光如剑,沉声道:“你是谁?我为什么不认识你?”

    韦胜的气势如剑般锐利,虽然伤势没好,也显然超过对方的承受范围,见对方脸色煞白,韦胜才意识到自己太着急,连忙收起气息。

    来人脸色恢复几分正常,语气还是有些哆嗦:“小人……小人是康德的好友,前……前些天接到他的传信,他央求我到这……这送个信!”

    紧接着颤颤抖抖地从发觉中出一枚玉简,恭敬地送上。

    康德?他不是回去了么?

    韦胜接过玉简浏览起来,他的神色蓦地一呆,接着神情古怪地把玉简递给宗如,宗如的神识探进玉简,表情也变得怪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说,你幻术比我好。”韦胜苦笑对宗如道。

    宗如手掌一翻,玉简里的消息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小娘,小娘说,他们接到左莫的消息,左莫说他和阿鬼没事,只是暂时无法回来云云,让韦胜宗如他们放心,先回龟岛好好养伤。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注意到冰曜也露出如释重负之色,韦胜向他一抱拳,充满歉意道:“刚才对族长多有得罪,还请族长多多包涵!”

    这些天整个岚人部落倾巢而出,四下搜寻,他们看在眼里,心中亦是感激,刚才还差点因为禁地而与冰曜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冰曜充满愧意道:“该说抱歉的是我才是,没呢照顾好左小哥,真是惭愧啊!”

    得到龟岛的传信,韦胜和宗如悬起的心顿时放回肚子里。消息肯定是真的,康德根本没有见到岚人,若没有左莫指点,信使怎么可能找到此处?

    虽然玉简里面的话语焉不详,但是韦胜和宗如也没有深究。与左莫相关的事,不循常理的太多,他们早已经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而且左莫能够传出这个消息,足以说明他此时生命无虞。

    这是最让他们感到开心的消息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如果韦胜宗如他们知道左莫此时的真实情况,一定不会这么放心。

    左莫浑身骨头几乎散架,阿鬼每一步,他都感受到一阵剧痛。但他没有哼出来,他在阿鬼背上,已经呆了整整十天。

    阿鬼的情况很糟糕,她眼中的那丝生气,消失不见。无论左莫和她说什么,她都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除非遇到危险,她眼中的紫芒,才会再度亮起。

    阿鬼停下脚步,把左莫放下来,悄然无声地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鬼,你说这是什么地方啊?”左莫自顾自道,虽然知道阿鬼不会有任何反应,他还是依然对她说。

    不仅他不知道,蒲妖不知道,卫也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自己是被阿鬼救下的。据蒲妖说,阿鬼为了救他,还中了定真一掌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阿鬼中了定真一掌,身体恶化反而刺激她体内那股紫芒,它似乎变得更加强大。但左莫宁愿它不要变得那么强大,一想到紫芒那令人绝望的冰冷死寂,左莫心里就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和阿鬼比起来,左莫的情况就要糟糕许多。

    他的神力被打散,全身的灵力、神识和魔功,都乱成一团。他不仅连半点力量都动用不了,而且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,唯一能做的,就是说话。而且体内混乱不堪的力量横冲直撞,随之而来的是如同刀割般的剧痛。

    蒲妖和卫对这种情况也束手无策,他们也第一次见到如此怪异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大师兄和宗如他们有没有收到我的消息。”左莫自言自语,旋即问:“喂,蒲妖,你到底把消息传过去没?”

    “你烦不烦?都问了二十遍!”蒲妖不耐烦的声音在他的识海里回荡。

    骚扰完,左莫便把蒲妖抛到一边,继续对阿鬼道:“阿鬼,你的力量好像恢复了,真奇怪,居然受伤了,反而恢复力量。阿鬼,你说要是我们找到水云胎,你会不会记起以前的事?”

    阿鬼形如木偶,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左莫继续絮絮叨叨自言自语:“你说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?你这么帮我,咱们关系肯定不浅!”

    左莫的自言自语中,阿鬼如同雕塑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阿鬼重新把左莫背在背上,一步步朝前走。

    “阿鬼,你怎么不用飞呢?难道你忘了吗?”背上左莫的唠叨传来:“那个破紫芒,等我以后把太阳神力修炼得厉害了,一定要把它搞掉!”

    阿鬼没有任何反应,一步一步向前走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死寂之地,一眼望不到头的戈壁,到处是碎石,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。他们经常会遇到风沙,风卷起碎石,打在身上奇痛无比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风沙再大,阿鬼也绝对不会改变方向,也不会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娇小的身体背着比她大一号的左莫,顶着风沙,阿鬼一步一步朝前进。她不知疲倦,一言不发,只有当行进了一日一夜,才会停下脚步,休息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左莫趴在阿鬼背上,贴着阿鬼的脖子,体内的剧痛,似乎也变得不那么痛。哪怕再体内痛疼如刀割,但左莫从不开口,不知为何,他不想让阿鬼听到,哪怕他知道阿鬼听不到。

    如今再傻的人,也知道阿鬼和自己绝对关系不同寻常,十有八九是自己很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在不动用紫芒的情况下,阿鬼的力量和常人无异。

    她的脚步很重,左莫的重量对她来说,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“阿鬼,我和你讲一个笑话啊,一个非常好笑的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左莫不厌其烦地对阿鬼讲着她听不到的话,不知为什么,左莫就是想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