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三十五节 偷袭
    经文如同被风卷起的叶子,吹到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这些美丽的金色叶子,带着禅修所独有的宁静气息,让人不自主地沉醉。脸色骤变的宗如,猛地上前一步,丝丝缕缕的愿力,缠上十字转经筒,转经筒光芒大盛!

    一圈经文蓦地在转经筒上亮起,淡淡金光,笼罩着身后左莫韦胜几人。

    临!

    袅袅余音,禅家梵唱!

    所有的经文瞬间全部爆裂,化作无数蓬细如雨丝的金色毫光,横扫每一寸空间!

    飘浮在空中的冰晶,被金光扫中,乒地一声脆响,崩碎成一蓬冰屑!刹那间,漫天冰屑扬起。原本被冰封住的烛火却腾地暴涨,每个如同拳头大小,飘浮在空中,摇曳不定。

    宗如释放的光罩,在这些细小的金光面前,脆弱异常!

    双方不在一个等级的力量,有着本质的差距,此时完完全全地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光罩当场破碎,宗如闷哼一声,脚下蹬蹬地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韦胜脸色微变,手中黑剑一横,向外一圈一封,面前的空间仿佛张开一个口子,金光瞬间被这个口子吞噬!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一声微不可察的轻咦,却是定真。

    他有些讶然地瞥了一眼韦胜,他之前虽然也颇为欣赏韦胜,但是万万没有想到,这个看上去年轻得过份的少年,竟然已经摸到【界】的门槛!

    真是天才啊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哪个门派的……只是,他们怎么和岚人搅到一起?

    难道这个门派敢公然违背四境天的禁忌?

    定真心中的赞叹和疑惑一闪而过,韦胜的【界】在他眼中,脆弱而粗劣。定真在门派中虽然没有什么实权,但是也正因为如此,他能够更加专心地修炼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他便已经踏入【界】的门槛,炼成灯火梵界。这二十年的摸索和完善,他的灯火梵界,早就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!

    悬空寺的掌门是少数几个知道定真深浅的人,所以尽管知道天環的申无亥在云海界铩羽而归,他依然相信定真有足够的能力,能够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空气陡然激荡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,卷起牛毛细雨般的金色毫光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倏地出现在韦胜面前。

    连绵不尽的毫光,没入韦胜面前的裂缝之中。

    裂缝蓦地一颤!

    韦胜脸色骤变,没等他来得及反应,轰地一声巨响,裂缝猛然爆裂!韦胜身形一晃,硬是一步未退,一缕鲜血,沿着他的嘴角,蜿蜒而下。受伤的韦胜,没有半点气馁,他昂扬火热的目光,紧紧盯着定真!

    心性坚毅,真是个好胚子啊……

    定真心中忍不住又赞了一句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定真醇和温厚的眸子,蓦地闪过一丝凛冽的光芒!

    冰曜的脸色很难看,打到现在,对方的实力很明显超过他。失去图腾的岚人,上万年的在云海深处艰难求存,不知不觉中,他们退化太多!

    这种退化,在面对悬空寺这样的顶级门派时,表现得愈发明显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他逃掉!

    冰曜很清楚,若是让对方逃掉,等待岚人将是灭顶之灾。和悬空寺相比,现在岚人部落,就像个婴儿一样孱弱。

    可是,我们找到了岚!

    冰曜相信,找回了岚的岚人部落,一定会重新变得强大,就像万年前一样!

    但那需要时间……一定不能让这个家伙活着离开!

    冰曜觉得自己从未如此坚定一个信念,他眸子变得愈发晶莹,愈得湛蓝,就像祛除了所有的杂质,倒映着星星点点漫无边际的烛火海。

    淡蓝色的冰冷气息,从冰曜脚下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冰曜阖上眼睛,高高扬起双臂,十根蓝色光丝,如根系般,钻入黑暗。

    定真脸色微变,他没有想到,对方竟然直接拼命!冰曜不留一丝余地的决然,令定真的禅心第一次出现一丝波动。

    这一丝波动,是极其致命的破绽!

    冰曜猛然睁开眼睛,一抹晶莹的蓝光在他瞳孔一掠而过,他手中的蓝色光丝,没有任何预兆地,寸寸崩裂!

    放眼所及,到处是一截截断裂的蓝光丝,它们如同无根的柳絮,缓缓飘落。

    定真眼中浮起深深戒惧,灵力疯狂地灌入手中的木槌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每敲一记,空中飘浮的烛火便一跳,火焰便涨大一分。

    “业火!”宗如脸色苍白,刚刚那一下,他已经受伤,声音沙哑异常。

    原本左莫还存着躲的心思,但是宗如和韦胜的受伤,立即让他把闪躲的心思抛到九霄云外。新仇旧仇涌上心头,他恶狠狠地盯着定真,企图寻找机会给对方来一下!

    当他看到业火跳动时,却不自主地阴阴一笑。

    玩火!有什么人比他更擅长?

    哪怕对方是元婴期的老妖怪,他也一点不悚!他发达的轨迹,几乎就是从玩火开始。

    业火是禅修一种极其阴毒的火,一旦沾染上,往往是连魂魄都能烧成飞灰,就连元婴期的修者,也畏之如虎!

    可是左莫不怕!

    业火虽然厉害,不过是六品火焰,和大日纹焰一个等级,更何况他身上还有太阳晶种这样奇宝!

    双方的实力相差悬殊,哪怕左莫控火比对方手段更高,明刀明枪地干,绝对没有半分胜算。

    但是左莫何其阴险狡诈之人,哪里会和定真硬碰硬?

    之前大师兄的推断就让左莫明白双方的实力差距,而后来宗如韦胜连续出手,一招便受伤,更是让左莫深刻地理解这一点。硬碰硬是绝对没有半分机会,他强自按捺心中的战意,耐心地等待机会!

    他就像一只蛰伏在阴暗角落的毒蛇,等待一击致命的机会!

    当他看到威势暴涨的烛火,倏地朝那些飘落的光丝卷去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,悍然出手!

    双手猛地张开,大日纹焰刹那间毫无保留地绽放,一层层的焰纹,骤然怒放!

    黑暗中,左莫瞬间被大日纹焰吞噬,形如火人,带着一圈圈明亮的焰纹,扎眼异常!

    漫天的业火诡异地一滞!

    业火属极阴之火,大日纹焰却是至阳之火,当大日纹焰轰然怒放时,天空的业火齐齐受到牵制!

    这是天地间最基础最常见的阴阳之冲!

    定真的灯火梵界里,虽然有业火,但并不以业火为主,他在祭炼业火方面,并没有下太多的功夫。业火的狠毒,往往不受禅修喜爱,这才给左莫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这一滞的时间极短,但是就是这极短的时间,那些看似缓缓无力的蓝色光丝段,却飘落着地!

    定真脸色陡然大变!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那个家伙……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他半点异常!

    定真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和左莫几人打了好几次照面,但是每一次,他的目光都落在韦胜和宗如身上,他没有多看左莫一眼。在他眼里,左莫普通得简直丢在人堆里便看不到。

    但就是这个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少年,突然给他致命一击!

    好阴狠的性子!竟然能够隐藏这么久,一股寒意从定真心头升起。但此时他已经来不及多看左莫一眼,那些柔弱无力的蓝色丝段,给他极危险的感觉!

    如此强烈的危险感,已经有二十年没有出现!

    蓝色光丝段一接触地面,便钻入地底。很快,一片片蓝色的嫩芽从地面拱出来!

    危险感愈发强烈,强烈得他几乎以为自己就站在悬崖边,稍有不慎,便会跌入万丈深渊。定真的脑门开始出现汗迹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地感觉到,蓝色嫩芽轻易地拱破了他的灯火梵界,就像穿透土壤一般轻易!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什么?

    无数的丝段,没入地面,生长成无数蓝色嫩芽!几乎瞬间,他的灯火梵界,便已经千疮百孔!

    就这么被破掉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定真的精神竟然出现一丝恍惚。二十年前,他领悟了属于自己的【界】,他给它取名为灯火梵界。在后来的二十年里,他几乎把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时候,都用来完善它。

    它越来越强大,越来越完善,他坚信元婴期的修者,是绝对无法破开他的灯火梵界!

    千疮百孔的灯火梵界,不断地颤抖,烛火忽明忽灭,定真心中忽然浮现一个词,风中残烛!

    他瞬间苍老,光滑的皮肤迅速被皱纹占据!

    他心如死灰!

    黑暗散去,烛火熄灭,梵唱消寂,定真手中的木槌断裂,木鱼碎裂成数十块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定真的目光忽然瞥见左莫。

    目光骤然狠戾无比,一道道形如蚯蚓的黑纹爬上他的脸颊,触目惊心!

    就是他!就是他,坏了自己的灯火梵界!

    宗如脸色陡变:“不好!他着了心魔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定真便消失在原地!

    冰曜一击之后,神情萎顿,看到这一幕,脸色大变,可是他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!

    左莫反应极快,宗如话音未落,他便察觉到危险,下意识地便准备往一旁闪。可是猛然间,他想到身后……

    韦胜宗如已经失去战斗力,阿鬼自从上次出手,再次陷入沉寂,诸小……

    血液瞬间涌上左莫的头顶,一发狠,不退反进!

    来不及把神力转化为三力,他顾不了那么多,催动神力,身体以一种诡异的姿势,猛地朝定真迎上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