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三十三节 孽部
    别寒回头看了一眼飘浮在天空的寺宇,高高的尖塔,在云端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一支奇怪的战部,寂然而立。

    这支战部的确奇怪,他们有的长着牛头,有着是马身,有的额头长有犀牛角。任何一位修者看到这支战部,都会大吃一惊,魔族,这些人竟然全都是魔族!

    他们像雕塑一般一动不动,他们的眸子黯淡无光,如死一般的灰白,金色的符纹缠绕在他们身上,就像华美的刺青纹。

    这支战部,便是悬空寺的最著名战部之一,它有着一个奇怪的名字——孽部!

    别寒收回目光,率先朝前进发,整个战部就无声的水流,悄然滑过。

    “云海界……”别寒轻声自言自语,周围寂然无声。

    在孽部,没有副官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度日如年的左莫按捺心中焦急,脸上却始终的保持平静,和冰曜族长谈天说地。族里的年轻人也喜欢凑过来听。与外界隔绝太久,他们对外界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韦胜和宗如从入定中醒转,两人身上的气息有明显的变化,左莫心中开心不已,看来自己的一番话对他们有些益处,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收获多大。

    韦胜和宗如见左莫身旁围满人,便在角落里,继续思索着。

    还好左莫去过不少地方,经历丰富,要不然早就词穷。

    无论左莫说什么,年轻的岚人们都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身影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,在他背上,一位岚人昏迷不醒。左莫的瞳孔骤然收缩,赫然正是那天去采摘水云胎的岚人!

    冰曜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,一晃身,便出现在受伤的岚人跟前,手上蓝芒一闪而逝,小心地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语气严厉地询问背着伤者回来那名岚人,他问得十分详细,不过由于语言的问题,左莫听不懂。

    半晌,冰曜才抬起头,向左莫解释:“他被人打伤了,有人在朝禁地进发。”

    左莫忽然想起悬空寺那一行人,心中猛地一突,他连忙问:“冰大哥,能不能让我的同伴检查一下他的伤势?”

    冰曜点点头,退到一边。左莫示意宗如上前,宗如把手搭在受伤的岚人身上,片刻后收回手,朝左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左兄弟有什么发现?”冰曜见状,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见宗如点头,左莫心中顿时明了,便解释道:“我们在路上的时候,曾经遇到四位悬空寺的禅修。从这位兄弟身上的伤口来看,是被禅修所伤,我猜测可能是那四位悬空寺禅修。”

    “悬空寺!”冰曜脸沉下来。这些天左莫一直在介绍外面的情况,悬空寺是什么,他也有个大致的概念。

    冰曜没有犹豫,断然道:“无论是谁,硬闯禁地,本族上下,战至最后一人,亦绝不妥协!”

    说完,几名岚人电射飞出议事厅,奇异的尖啸声向四周滚滚扩散开来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听到啸声,大量岚人战士,如同潮水般,从四面八方朝议事厅汇集。

    冰曜对他们说了一番话,所有人岚人脸上顿时流露出杀气。

    “左兄弟,你们先在呆着……”冰曜放缓语气,转身对左莫道。

    “冰大哥见外了!”左莫正色道:“小弟可逮住这机会呐!冰大哥有所不知,我们在路上,就被这群贼秃暗算过,正想着怎么报仇,机会送上门!再说这位小哥因为帮我们寻水云胎才受伤,我们也断无袖手旁观的道理!”

    冰曜露出欣赏之色,用力一拍左莫的肩膀:“好!你这个兄弟我认了!走!咱们一起去!哼!悬空寺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师叔,刚才那人好生古怪。”明净有些惊魂未定道,刚才那个蓝色的人影,如同鬼魅般,若不是师叔出手重创对方,他们只怕难以善了。

    一向温和的定真脸色阴沉得仿佛能拧出水来,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:“那是岚人!”

    三位弟子被定真脸上的狰狞吓住了,老半天,才听到一人小心地问:“师叔,什么是岚人啊?”

    “远古一脉余孽!”定真注意到三位弟子的神情,放缓脸色道:“你们以后记得,要遇到远古一脉,一定要上报门派!”

    三名弟子被定真严厉的语气震住,连连点头应是。

    定真忽然闭嘴沉默不语,刚才那名岚人被他击伤,但是后来却没有发现尸首,肯定是有同伴!

    难道是个岚人部落?

    定真精神一振,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,这次可就来得值了!哪怕没有找到那件东西,光这个岚人部落也能够让门派足够重视。

    他忽然手捏法诀,灵力微动,一圈金色光芒在他指间一闪而逝。定真睁开眼睛,心中叹息,这些冰岚有些古怪,竟然无法传讯回门派!

    定真心中警惕,这些远古后裔能苟延残喘至今,只怕还有几分手段。

    悬空寺高手辈出,各种职权划分也非常细致,专门的事情有专门的人处理,定真从来没有参与过此类任务。说实话,这次若不是他们离云海界最近,这次的任务也轮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先完成任务要紧。

    “都小心些,走吧。”定真沉声道:“此次事有古怪,若有不对劲,你们转身便逃,不要犹豫,知道么?”

    定真在门派内并非实权人物,否则他也不会负责带弟子出去历练这种低级任务。不是他实力不够,而是他素来不得派内大佬们的喜欢。他不希望在自己手上,弟子们出现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门派规矩森严,若没有命令,擅自逃跑受到的惩罚非常严厉。

    “是,师叔!”三人连忙回答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别寒仔细地浏览手上玉简内的情报,这是第十五遍。

    情报是经过门派搜集而来,包括云海界以及龟岛的各种信息。别寒看得出来,门派注意云海界和龟岛的时间并不久,应该就在几天,否则的话,情报不会这么简陋。

    别寒很清楚门派搜集情报的实力,只要给他们时间,他们几乎能调查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情报。

    云海界的情报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这只是个偏僻的中界,之前并没有值得一提的势力。

    情报的重点是在这个名为“龟岛”的势力上。这个势力的实力非常强大,他们竟然战胜了一支魔军!

    看到“魔军”这两个字眼,别寒瞳孔不自主地一缩,哪怕这是第十五遍。

    魔军的规模不详,但是云海界本土势力没有人能够阻挡,导致全界溃逃,直到龟岛突然站出来声称要抵抗魔军,形势才没有发展到那么糜烂的境地。

    云海界地处偏僻,加之没有什么出产,在这之前并不引人注意,四境天的触手都没有伸到这里。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,云海界并没有界主。云海界的界钥到现在还没有找到,这一点引起了别寒的注意。

    界钥对任何一界来说,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,对任何一个人来说,这也意味着无以伦比的财富!拥有界钥,这一界的灵脉、矿产等等,便会呈现在他面前。除此之外,界钥能够调动这一界的灵气等等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一个界发现没多久,界钥就会水落石出。蜂拥而入的修者会千方百计地找到界钥,那是一笔足以令人疯狂的财富。

    但是奇怪的是,云海界的界钥到现在还没有找到,而云海界有修者居住的历史虽然还不确定,但是一千年应该还是有的。这么长的时间,不可能没有人不垂涎界钥。一旦拥有界钥,才能成为真正的云海界之主。

    别寒在猜测门派的真正用意。

    掌门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支援定真,别寒压根不信。定真在门派的地位,他很清楚,掌门为了定真而出动一支战部,那只是个玩笑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把他放出来。

    从他摘得黄金战将的玉牌之后,他便被勒令在家中不得外出,每日诵经。门外看上去没人把守,但别寒很清楚,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的小院。

    门内有长老说他嗜杀,想到这,他不由冷笑。

    江哲虽然长得俊朗温和,但是杀人起来,绝不手软,也没听哪个长老说江哲嗜杀。

    这一切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忽然转过头,深深地凝视面前的孽部。耀眼的金黄色禁制梵文在他眼中,如同太阳光般刺眼。

    半晌,他收回目光,面无表情地细思。

    门派甚至为他们准备好传送阵,直接传送到云海界,这笔花销之大,令人瞠目结舌,可见门派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。

    能直接传送到云海界……

    门派在云海界早就埋下了钉子。

    他们在谋划什么?

    直到传送阵的光芒映入他的视野,他才从沉思中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寒大人,传送阵已经准备好,您可以随时出发。”传送阵旁,守着几位禅修,为首一位上前一步恭声道。

    别寒看也没有看对方一眼,面无表情径直朝传送阵走去。

    孽部跟在他身后,如同死物般寂然无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