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三十二节 别寒
    悬空寺。

    宝殿之中,别寒拜伏在地。他个子并不高,身形瘦削,脸颊无肉,其貌不扬。

    “别寒,你到寺里多少年了?”一个温和醇厚的声音从厚厚的布幔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十七年。”别寒沉默了一会,答道。

    “十七年了,时间过得真快啊。”掌门幽幽地叹道,充满感慨:“你不错,这些年的进步,我看在眼里,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别寒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年轻一辈之中,能够成为黄金战将的,除了小哲,就是你了。”布幔后掌门的声音仿佛带着奇怪的力量,温醇得直透人心底。

    “小哲在都天血界干得不错,我知道,你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别寒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杀气太重,我很担心你。”掌门的话里透着浓浓的关怀:“每日让你念诵佛经,就是希望能够化去你的戾气。我一直不希望你上战场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掌门一声长长叹息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幽然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,你定真师叔在云海界会有危险,你带战部前去救援。具体的消息,去问定光吧。去吧。”

    别寒沉默不语,重重磕了三个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宝殿大门无风自动关闭起来,殿内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响起:“掌门,用得了派别寒去么?他可是个危险人物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干系甚大,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“云海界虽然也是中界,可没听说有什么强大的势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環刚刚在那里吃了个闷亏,申无亥在天環排不上名号,但也有元婴修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别寒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一把刀,凶刀,平时要小心伤手。但现在乱世来了,这把刀也到了该亮一亮的时候!”掌门幽然道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中年岚人注意到左莫对白色草毯感兴趣,便介绍道:“这云丝莬编织而成的云毯,云丝莬大多生长在云海深处,采集起来,颇费功夫。但是最难的,却是炼化,每一根云丝莬想要炼化成形,需要花费数月之功。”

    左莫韦胜三人听得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刚才在路上,左莫终于知道中年岚人的名字,冰曜,是岚人一族的族长。而最先遇到左莫的那位女岚人,则是冰曜的女儿,名为冰月。

    说完,只见他一挥手,云毯顿时缩小到巴掌大小,飞入他掌中。他把云毯递给左莫,豪爽道:“我还在为送什么礼物给小左头痛,难得小左喜欢,这件云毯就归小左的了!”

    左莫吓一跳,连忙摆手推辞:“别别别!贵族能帮我们寻到水云胎,在下已经感激不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刚才冰曜的描述,左莫也知道这件云毯珍贵异常。一根云莬丝就要耗费那么大的力气,如此珍贵之物,左莫可不敢收。

    忽然,蒲妖在左莫识海里急声道:“好东西,收下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好东西。”左莫不以为意悄然回了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个屁!”蒲妖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这东西能用来渡劫!”

    渡劫?

    左莫心中一动,可还没等他细问,便听到冰曜笑道:“左兄弟莫要推辞。这云毯能凝神静气,消除心障。我岚人一族天性冰心,拿来也无用。这云丝莬也是小辈们修炼冰岚时的手段,我们觉得弃之可惜,才把它编织成毯。且不说左兄弟帮我们寻回岚,而且之前阿月还冒犯各位,实在是……”

    冰曜一席话,说得身后的冰月一阵郝然。

    “这件云毯不成敬意,左兄弟无论如何也要收下!”冰曜的神情认真。

    左莫见状,知道推辞不过,便接接了过来。小莫哥虽然平时贪婪势利,但那是对外人。一旦对方真拿他当朋友,他就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还是不够心黑啊……

    左莫一边自嘲反省感慨着,一边从戒指里取出青铜面具,递给冰曜:“这件面具,也是在岚身边找到的,不知道是不是冰大哥族里之物。”

    冰曜接过青铜面具,放在眼前仔细瞧了半天,摇头道:“就风格不像是本族之物,到时要问问岚就知道了。若是本族之物,我就厚着脸皮收下了。如果不是,想必岚也知道来历,到时退还给左兄弟。”

    左莫笑道:“不管是不是,送给冰大哥就是。”

    冰曜微微一笑,把面具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冰曜问起外面的情况,他们虽然也知道一点,但是所知毕竟很模糊。左莫便把修者和妖魔之战讲了一遍,又把天裂之灾讲了一遍,还把自己夺下云海界也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冰曜听得目瞪口呆,他怎么也想不到,外面的变化居然如此之大!

    不过当他得知左莫竟然是云海之主时,脸上却不由露出喜色,如此一来,他们岚人一族的处境可谓大大改善!

    当即冰曜便拍胸膛说:“左兄弟以后若有用得着我岚人的地方,可千万别客气!”

    左莫对这位豪爽大方的岚人族长也相当有好感,笑道:“只希望冰大哥以后别嫌我烦就是。”

    冰曜哈哈一笑:“那估计岚都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双方又聊了会,冰曜便告辞离开,让左莫他们休息。

    “师弟你修炼的是神力?”韦胜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左莫知道这个问题肯定瞒不过去,点头道:“嗯,叫太阳神力,是远古太阳部落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太阳神殿是你搞的鬼!”韦胜并不傻,立即恍然大悟,随即一脸好奇道:“来,试试你的神力,我还没见识过神力呢。”

    宗如的脸也转了过来,他显然也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左莫突然摆出一个极诡异的姿势,双手交叉相缠,身体朝左侧倾斜,右脚脚尖虚点在地,一股至阳至刚的古怪力量,以他为中心,骤然向四周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韦胜瞳孔陡然收缩,手中黑剑蓦地浮起缕缕黑气,朝身前连续虚划,啪啪啪,密集如爆竹般的声音在他剑尖炸开。

    宗如脸色一变,十字转经筒连连摇头,愿力缠绕的经文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乒乒乒!

    连续三个经文被炸得粉碎,这才堪堪挡住这股神力。

    收剑而立的韦胜仔细回味,半晌,这才开口道:“好古怪的力量!果然与众不同。”

    宗如也在回味琢磨,接口道:“普通的法诀,很难挡住。”

    左莫想了想,把自己的心得体会说出来:“神力可以看作三力的集合体。”

    “三力?”韦胜动容道。

    “嗯,灵力、神识、魔功。”左莫侃侃而谈,韦胜师兄是天资卓绝之辈,宗如看似不显山不露水,但能修成愿力,同样不缺天份,这些东西对他们说不定大有用处,他解释得愈发用心,便把他所有的体悟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,甚至还把基础的神力修炼方法告诉他们。

    至于他们能在上面得到多少启发,那就看个人运气了。

    韦胜和宗如都陷入深思之中。

    两人都已经窥伺到力量的边缘,神力对他们来说,不啻于推开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窗户。

    有太多的内容他们需要消化,他们就如同两尊木偶,呆在原地,一动不动,竟然就这般直定进入入定状态。

    左莫见状,也不惊忧他们,而是带着阿鬼和诸小来到一旁。

    想起阿鬼的出手,左莫赶紧替阿鬼检查起来。既然知道是神力,左莫的检查就变得更加有针对性,虽然他对神力的理解还很浅薄,但依然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首先确定的是,阿鬼体内的紫芒确是一种神力。

    一种非常古怪的神力!

    左莫一直觉得,但凡是神力,肯定没有正常的。但即便如此,阿鬼体内的神力依然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阴冷、诡异、能够吞噬任何生机!

    当太阳神力与之接触的一瞬间,左莫感觉自己突然被扯进一个死寂的虚空,没有声音、没有光线、没有温度!

    令人绝望的虚空!

    左莫的心神,在那一瞬间,就像被风吹动的烛火,险些熄灭!

    还好,他的神力比阿鬼的神力要强大许多,而且太阳神力天生阳至刚的属性,也救了左莫一命。

    神力小心地从阿鬼体内抽出,望着阿鬼丑陋木然的脸庞,不知为何,左莫心情低落无比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尽是深深担忧。

    随着对神力的理解日深,左莫很清楚,神力对人的影响是何等巨大。其实不光是神力,三力亦是如此,修炼火行法诀的修者往往脾气暴躁,而修炼冰类法诀的修者往往为人冷静,不易出现情绪波动等等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阴冷的神力,还有可怕的封绝六感,阿鬼……

    想到阿鬼在没受伤之前,动用的就是神力,左莫心中的担忧不由更盛。

    左莫早就发现阿鬼的身体残破不堪,若不是这股诡异的力量,只怕都维持不下去。但是直到今天,才明白这股神力的可怕!

    脑海中蓦地浮现阿鬼挡在自己面前,鲜血淋漓的场面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那股令人绝望的死寂虚空,哪怕一秒,也令人不寒而栗,而神力在阿鬼体内的时间……

    左莫心中像被什么堵住,说不出的难受!

    水云胎!

    只要找到水云胎!一定能够治好阿鬼,再想办法,治好阿鬼身上的伤,想办法驱散她体内这种可怕的神力!

    左莫第一次觉得时间流淌得如此之慢。

    度日如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