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二十八节 云信子

第五百二十八节 云信子

    康德果然不愧是在云海讨了十几年生活的老手,七转八拐地,愣是带着左莫等人走出了迷雾。

    但是,大伙还来不及高兴,便看到满地的狼藉,很显然,这里刚刚发生了十分激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康德蹲下来,仔细地检查地上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很快他站了起来,脸色虽然有些白,但是比起刚才,已经算得上镇定:“大人,是云信子!”

    “云信子?”左莫满脸茫然。

    康德解释道:“云信子是云海特有的一种云兽,五品,速度奇快,它们的领地概念很强,对进入他们领地的外来者非常敌视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:“大人,以前这里没有云信子!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蓦地左莫心头警兆忽生,一抹流光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突然从云雾中疾射而出,骤然出现在左莫跟前。

    而左莫此时的右臂,堪堪抬起!

    这道光芒来势之快,恍如闪电!

    幸亏左莫早在看到地上的痕迹时便小心戒备,体内神力转化为三力。左莫虽惊不乱,应变极快,见来不及扬起手臂,手掌一翻,从下往上拍去!

    耀眼日纹,蓦地浮现!

    日纹掌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左莫日纹掌准确地拍中流光,预想中的光芒粉碎场面并没有出现,流光如同充满弹性的小球,借着日纹掌的力量,速度更增一分,蓦地一折,没入云雾之中。

    刷地,左莫背后汗毛竖起来,脸上浮现匪夷所思的表情!

    所向披靡的日纹掌,这玩意竟然硬捱一掌而毫发未伤。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战斗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但是左莫韦胜几个无不是眼力奇强的人,都看清了它的模样。

    云信子的模样长得十分奇怪,扁平的身体,伸出四根触手,每根触手尖端亮着一团光芒,四团光芒把它的身体笼罩其中。它飞行的时候,整个身体高速旋转,四根触手会处于水平状态,虚罩也随之变得扁平,就像一枚扁平的旋镖。

    韦胜宗如脸色微变,左莫的日纹掌什么威力,他们可是一清二楚,云信子居然能够硬捱一掌而毫发未伤,两人心中无不凛然。而且刚才云信子的速度之快,如电光一闪,奇快无比!

    他们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修者,立即意识到危险。

    浓郁如同实质的云雾,给他们的视野带来极大的障碍,对云兽而言,却是最佳的掩护。

    韦胜黑剑剑尖微扬,宗如的十字转经筒出现在手中,两人如临大敌!

    康德的心悬得老高,云信子是他们这些在云海讨生活的修者最不想遇到的云兽。冰息兽只生活在云河之中,只要不靠近云河,就不会遇到。而云信子,一旦进入云海深处,就经常会遇到,每年死在云信子之下的修者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虽然云信子只有五品,但是可怕的速度在云海这样迷雾重重的环境下,令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不过,云信子很少会离开自己的领地,这里以前可没有云信子,今年的云海到底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康德心中充满疑惑。

    “小心,这玩意的虚罩有古怪。”左莫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扬声提醒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无数道流光,如同暴雨梨花般,从云雾中激射而出!

    “咄!”

    声如洪钟,并不响亮激昂,却如同雷霆在云间滚滚。以宗如为中心,五里范围内的云雾蓦地一滞,在这一瞬间,停止流动。

    神通,【真言】!

    宗如一出手,便是平时绝少用过的杀招,禅修神通【真言】!

    比起在南胜镇那次,如今的【真言】在宗如手上威力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云信子古怪的虚罩,也没有挡住宗如这记【真言】,只见漫天流光骤然一滞,虽然余势未绝,但森森然杀机,消弥于无形。

    左莫韦胜和宗如配合极其默契,两人同时出手。

    云雾最怕什么?火!

    云雾由水汽而化,当太阳升起,云雾会很快消散!

    左莫的控火,绝对能够达到元婴级水准。大日魔体被他炼出大日纹焰,而且身怀太阳晶种,在太阳神殿又被神殿神火洗炼过,他控火的水平绝对能够在金丹期修者里面横着走!

    双手一牵一引,金色火焰便布满他的双手,双手一展,火焰轰然散逸流淌开来,就像扬起舒展的金色布幔,把所有云信子笼罩其中!

    韦胜的配合也极妙,黑剑向外一圈,森然剑意,如同暴风般,朝外轰然扑去!浓厚的云雾,被如同风暴般的剑意一冲,顿时被清空出数十丈方圆的空地!

    数十只云信子的身形顿时暴露现形。

    这些云信子也受到宗如真言的冲击,状若恍惚。面对这样的靶子,韦胜怎么可能错过?

    黑暗虚空瞬间把它们笼罩其中,代表无空剑门数百年来的巅峰剑意,就在韦胜挥洒间,展露它的锋芒!肉眼难以察觉的力量撕扯挤压,云信子的虚罩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左莫双手一圈一环!

    漫天的火焰布幔就像张开的布袋,兜住云信子,骤然收紧!

    云信子发出尖吭刺耳的吱吱声,不绝于耳,它们从真言中挣脱出来,但是霸道的大日纹焰,沾在它们的虚罩上,燃烧不息。

    大日纹焰可是六品火焰!

    云信子陷入惊恐之中,它们在大日纹焰的包围之中疯狂地挣扎,试图逃出生天!

    然而大日纹焰的霸道,远超过它们的想象,如同钻心噬骨般,破开云信子虚罩。虚罩被破开,大日纹焰便会如同附骨之蛆,在云信子体表燃烧起来。云信子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,无论它们如何挣扎。

    短短的数息之间,左莫周围的云信子一扫而空!

    韦胜也毫不逊色,他的剑意,已经已经突破化形的巅峰,开始窥伺“界”的门槛!这是元婴期剑修才有可能达到的境界!

    黑暗虚无的剑意,就无际的虚空,深邃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剑意笼罩的云信子虚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变薄,直至虚无,它们的身体也以同样的速度而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三人联合一击,消灭上百只云信子,看得康德两眼发直!

    叮叮咚咚,许多拇指大小的片状物,从空中跌落。左莫三人没有动作,保势戒备状态,小心地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老练利落的配合,康德心头浮起怪异的感觉,他总有一种错觉,大人他们此时给他的感觉就仿佛在对云海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一样。三人联手,弹指间,上百只云信子灰飞烟灭,给康德带来极强的冲击!

    云信子不过五品,在云海诸多云兽之中,排不上名号。但是它们如同电光般的惊人速度,动辄数十的数量,让无数修者饮恨云海。大人他们第一次遇到,就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找到云信子的弱点,一举消灭,大人他们真的是第一次进入云海么?

    康德当然不知道,左莫他们经历过比云海更加恐怖的地方。在封绝战场,左莫他们早就习惯了时可能出敌的煞魂,他们消灭的煞魂之多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左莫捡起一枚片状物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片状物约拇指大小,质地有些像象牙片,洁白温润,表面布满纤细的天然花纹。

    “是信子符,大人。”康德的语气更加恭敬:“每一只云信子都会在体内凝成一枚信子符,信子符上有天然的符阵。很多符修都会收购,除了研究,也是炼制云系法宝非常不错的材料。”

    天然符阵?

    左莫轻咦一声,把信子符手到眼前,仔细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看出些名堂,这些看似杂乱的纹路,还真的是符阵。有意思!左莫来了兴趣,天然符阵他并非第一次见到,但是每一次,都能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。

    修者的符阵哪来?

    师法自然!

    其实无论是修者,还是妖魔,大家的修炼方式千差万别,但都是从自然之中、天地之间,模仿学习参悟而来。

    能够有天然符阵的东西,都是炼器的绝佳材料,左莫立即就判断出信子符的价值。

    “哎,真可惜,咱们这次得赶时间。”左莫一边捡起地上的信子符,嘴里一边嘟囔着:“又好杀,东西又好,这种好事哪里去找?”

    康德冷汗刷地下来,好杀?云信子好杀?大家最不想遇到的云信子,在大人嘴里却是好杀的赚钱买卖,康德一时无语,但想想刚才大人他们干脆利落地消灭了上百只,他还是选择了闭嘴。

    左莫盘算着,以后一定要让朱雀营那帮家伙专门来猎杀云信子,这可是绝对的好生意!

    云雾里其他云信子不知是不是被左莫他们刚才一击给吓到,再也没有一只云信子敢从云雾里钻出来。

    左莫把地上的信子符收拾完,也立即上路,寻找水云胎才是最要紧的事。

    康德重新在前方带路。

    左莫能感觉到他们在不断朝下进发,因为周围的温度在逐渐降低。周围的云雾变得更加浓郁,在一片云雾左莫赫然发现它竟然全都由极细小的冰粒组成。

    康德的神情也愈发凝重,前进的速度也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莫他们也打起精神,小心翼翼地跟在康德的身后,作好随时出手的准备。别看刚才左莫他们消灭云信子如切瓜砍菜,但是不过五品的云信子居然能够硬捱左莫一记日纹掌而毫发未伤,让他们心中无不暗自警惕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如此,意外还是发生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