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二十六节 云昭蟒

第五百二十六节 云昭蟒

    康德离韦胜最近,韦胜两条浓眉一动,修长笔直的黑剑出现在手中,一圈一划。

    一圈淡淡的黑色的波纹,如水波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蓝光打在黑色波纹上,如泥牛如海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宗如依然双目微阖,神色不动,右手不知何时,法印已成。

    哞!

    身后达迦虚影蓦地成形,一手高举,如同握着什么东西,瞬间,庄严禅息的无形波动,以达迦为中心轰然爆发开来!左莫阿鬼他们,也被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蓝光与这股无形波动撞在一起,纷纷在空中爆裂开来,像是烟花般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左莫自始至终,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他盯着不断上涌的云河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

    和左莫他们毫发未损相反,普通修者的死伤非常惨重,冰息兽吐出的蓝光十分霸道,一般的灵甲,完全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一旦被击中,必定冻成冰雕。

    能够抵挡下来的修者,要么身怀重宝,要么实力雄厚。左莫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四名悬空寺修者身上,他们是最扎眼的一群。

    四人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如此霸道的蓝光,到了他们十丈左右,如同被一堵无形之墙挡住,寸进不得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凛然。

    对方这一手比他们高明得多,他现在百分之百肯定,为首的那名紫袍禅修,绝对是名元婴期的修者!不是元婴期,绝对无法做到这地步。

    定真脸上神色不动,心中却多了几分阴霾,眼前云河的异变,怎么看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是冰息兽。”明净的神色不是太好,他接着道:“五品云兽,它们最厉害的就是吐出冰息,五品以下的灵甲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以前出会在这出现?”定真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明净摇头答道:“以前这里出现的,最多是三品云兽,连四品都极少,根本不用说五品!”

    另外两名弟子的脸色也不好。五品云兽对他们来说,已经是需要认真对待的目标,而如果对方占据地利,又有数量优势,换个时候,他们绝对转身便逃。

    好在有师叔在,对于元婴期修者,五品云兽只不过是盘菜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们不救救他们?”明清看着岸边的惨状,眼中露出一丝不忍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要事在身,莫要横生枝节。”定真目光投云河对岸深处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们可要渡河?”明净试探问道。虽然明知他们肯定身怀重任,但是眼前这条不合时节出现的云晶雾流,还有云河中不应该出现的冰息兽,都预示着眼前一切是如此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跟在我身后。”定真淡淡道,他扫了一眼左莫几人,便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定真如同往常一般迈开步子,踩在云河上,一步一步,如履平地,不徐不疾。三名弟子跟在他身后,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在定真踏上云河的一瞬间,云河骤然沸腾起来。无数森寒无比的蓝光,从云河中疾射而出,如同暴雨般向四人扑去。

    定真神色如常,没有丝毫变化,恍若未睹。

    如同暴雨般的蓝光,打在无形屏障上,溅起无数蓝色碎芒。定真他们如同磐石般,丝毫不受影响,犹如闲庭信步,一步一步朝河对岸走去。

    目睹这一幕的修者,无不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左莫吞了吞口水:“这老家伙不是一般的元婴!”

    韦胜脸上浮现敬佩之色,定真表现出来的实力,远远超过他们,但是很快,脸上敬佩之色便被昂扬的斗志取代,他不自主握紧手中的黑剑。

    吞噬大量云菁而变得面目全非的黑剑,似乎感应到韦胜心中的战意,在韦胜掌中一阵微颤。

    韦胜察觉到手中黑剑的颤动,低头爱惜地抚摸变得细窄修长的剑身。

    康德死里逃生,不过到底是老江湖,煞白的脸色也逐渐恢复如常:“大人英明,冰息兽是五品云兽,吐出的冰息,冰寒至极,普通的灵甲无法抵挡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岸边的那些冰雕上,心中不由生出几分伤感。

    就说话间,云河不断上涌的冰晶,从河堤上漫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回去吧!”康德鼓起勇气劝道,他的声音中充满惊恐:“属下在云海讨生活十多年,从来没有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几名刚才成功逃掉的修者,跌跌撞撞地跑回来,神色仓皇无比。

    “云昭蟒!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康德的声音嘎然而止,他的目光刹那间,变得呆滞无比。

    一个巨大蛇头,骤然从云雾中冲出来,一口把这句修者的吞掉!蛇头庞大无比,有如一座百丈高的山峰,修者在它面前,就仿佛蚂蚁般渺小。它由云雾幻化而成,双瞳灰白空洞,光是这个庞大无比的蛇头,便不由让人失神。

    这下连左莫等人也无法保持淡定,脸色骤然一变!

    光是蛇头便如此恐怖,那蛇身会多么庞大?

    而更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,这个庞大身躯所散发出来的威压,几乎让他们感到窒息。

    几乎在一瞬间,左莫就知道双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,他毫不犹豫抓起阿鬼,便朝云河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韦胜宗如和左莫的配合十分默契,生死攸关间,只见韦胜抓起哆嗦成一团的康德,宗如同时启动,如离弦之箭,朝云河扑去。平日里看起来不着调的傻鸟此时反应最快,以异乎寻常的速度,飞到队伍的最前面。

    和身后这个庞然大物比起来,河里的那些冰息兽简直可爱得就像宠物。

    蓝光如雨点般从河中飞了出来,朝左莫等人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众人没有半点保留,就连左莫也如同疯了般,层出不穷的妖术就像流水般从他指间倾泄而下。

    他敢保证,这绝对是他施展妖术的最巅峰状态!

    不敢有任何保留,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,本能占据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身后的云海仿佛都震动起来,恐怖的力量,如同飓风般狂扫而至!冰息兽的蓝光在这样的力量面前,脆弱得就像风中残烛,纷纷湮灭!

    “汲古荒祭术!”

    到了这关头,左莫看也不看,便把自己所会的最强大妖术,朝后面扔去!

    荒兽再现!

    两个如同灯笼的般大小的血瞳,闪动着妖异的光芒,荒兽甫出,便一巴掌拍碎如同海啸般涌来的力量!

    荒兽的身躯和云昭蟒比起来,还是要小许多,但是荒兽紧紧盯着对方,血瞳之内,罕见地流露出疯狂的战意!

    日昭蟒也察觉到荒兽的强大,它盯着荒兽,空洞的灰瞳内,电光在汇集。

    荒兽身形一伏,随即猛地一蹬,悍然朝日昭蟒扑去!

    汲古荒祭术抽空了左莫体内所有的力量,若不是三力能相互转换,左莫绝对不可能在施展了那么妖术的情况下,还能施展汲古荒祭术。

    他身形猛地朝下一坠,眼看就要掉进云河里,猛地脖子后面一紧。

    却是傻鸟在关键时候,抓住他。

    劫后余生的左莫想给傻鸟一个感谢的目光,却愕然发现傻鸟翻起的白眼,顿时一口气憋住!

    左莫的另一只手紧紧抓住阿鬼。

    阿鬼脸上没有半点变化,似乎丝毫不知道身处险境。左莫不由生出莫名感慨,像阿鬼这样,有些时候也不是坏事啊。反倒是阿鬼怀里的小火小塔,不时发出惊恐莫名的尖叫。

    抓着两人的傻鸟,速度居然比韦胜和宗如还胜一筹,稳稳飞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幕让左莫目瞪口呆,傻鸟抓着两人,身形灵活无比,在如同雨点般的蓝光穿梭自如,竟然没有一道蓝光能够击中他们。

    韦胜和宗如虽然也在闪躲,但是依然不时要出手,挡住难以闪躲的蓝光。

    真鸟不露相啊!

    左莫感慨之余,脑子转得飞快,这厮的实力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啊!

    这么好的苦力,平时自己怎么忘了呢,浪费,真是浪费……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左莫正在动什么坏脑筋,傻鸟身形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正想着怎么榨干傻鸟的左莫忽然觉得眼前一花,云河骤然出现在他面前不到半丈远,他甚至连那冰晶下埋伏的冰息兽都能看清楚。

    傻鸟这个显然是挑衅的动作立即激怒云河中的冰息兽,无数蓝光劈头盖脸砸过来,目标赫然是左莫!

    左莫魂飞魄散,眼睁睁地看着无数蓝光占据他整个视野。

    忽然脖子又是一紧,所有的蓝光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瞬间,左莫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停止掉动。

    一肚子坏水的左莫立即反应过来,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蠢鸟、胖鸟、肥鸟,哥一定要把你烤……咳咳……嘶!”

    看着在风中凌乱的左莫,韦胜宗如齐齐露出怜悯同情的神色,他们小心地和发飙中的傻鸟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和狂暴的傻鸟比起来,什么冰息兽,连宠物也算不上啊!

    就在此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声震天巨响。

    受到震动波及,云河如同沸腾般,无数冰晶跳动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闷响,左莫他们骇然发现,脚下偌大的云河,像同时被几股强大无以伦比的力量撕扯,瞬间四分五裂,崩溃开来!

    他们不由停下脚步,回头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