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二十四节 预兆
    看些眼前延伸入云海的小径,没由来,左莫松一口气。说实话,悬空寺禅修的突然出现,给他带来巨大的压力。能够吸引悬空寺禅修的,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东西,左莫丝毫不感兴趣,他只是不想在给阿鬼治疗这件事上横生枝节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岔路,你们也能认得?”左莫旋即好奇地问康德。眼前的小径,不下上百道,错综复杂,看得让人眼花。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属下在这混了十多年,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。”康德有几分傲然道,接着介绍:“这些小径虽然看上去复杂,但只要去过几趟,就能熟悉。从这里开始,我们就要进入真正的云海区了,这里的云雾还不浓,越往里走云雾越浓。”

    康德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带路。

    他们进入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,很快便消失在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师叔,刚才那几个人有些可疑?”明净有些试探地问,三名年轻弟子之中,他的脑子最为灵活,他注意到刚才师叔的异样。

    蒲妖并没有认错,这几人的确是悬空寺的禅修。为首紫袍白眉的禅修名为定真,而其余三名青袍禅修则是三代弟子。定真这次带着三位师侄出来历练,半路接到掌门传信,折向云海界。

    定真颔首:“那名禅修也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弟子,竟然修成愿力,委实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愿力?”

    三名弟子结结巴巴,满脸不能置信,刚才那名禅修他们也见到了,和他们年岁相差不大,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    愿力,禅修诸多力量之中,最为罕见的力量之一。他们都是悬空寺年轻弟子中的佼佼者,自然知道愿力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寺的悬空寺,能够修成愿力,也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“人外有人,山外有人,外面世界之大,藏龙卧虎。”定真瞥了一眼三人,淡淡道:“另外那名剑修,剑意之纯净凝炼,我只在少数几名昆仑弟子身上见过。你们若是遇到了,千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弟子明清反应亦是极快:“师叔,会不会是昆仑弟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昆仑。”定真摇头:“昆仑的剑意,不是这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三名弟子神情微松,不是昆仑就好,昆仑在四境天占据第一的位置已经有数千年之久,便是悬空寺弟子,也不愿意撞上昆仑弟子。四大派之间虽然明争暗斗,但是直接冲突极少,大家都是庞然大物,一旦开战,那可是真正的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另外三派弟子,他们便没有半点顾忌。能够让他们顾忌和平等对待只有地位在一个水平的四大派弟子。

    见三位弟子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,定真暗自摇头。但是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,也是同样的骄傲,便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悬空寺出来的,有资格骄傲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一路上,康德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云海里的各种奇闻怪谈。他口才不算好,但是经验丰富,所知甚详,左莫一行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连行约一日一夜,云雾开始变得浓厚起来,如同棉絮般洁白雾气,几乎充斥视野。一条条小径,便在这云雾之中,忽隐忽现,稍不小心,一头扎入云雾之中,失去方向,便会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左莫好奇地打量着静静飘浮在周围的云雾,这些云雾悬浮不动,但也不到处乱飘,而这些小径虽然很细小,但是小径上没有半点雾气。

    左莫把这个问题问康德。

    康德挠头发:“大人,这个问题属下可没想过。属下在这里十多年,虽然每年云雾都有些变化,但是这些小路却很少有变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会有危险么?”左莫问。

    “这一带很少有危险,这一带修者活动得比较多,云兽什么的,早就被捕捉干净。”康德道。

    康德话音刚落,闭着眼睛,走在队伍最后的宗如忽然嗯了一声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左莫韦胜眼中齐齐闪过一道寒芒,立即停止脚步,摆出警戒的姿态。

    康德满头雾水,搞不清状况。

    “有东西在朝我们靠近。”宗如低声道。

    宗如禅定功深日深,六识变得极其敏锐,除非左莫展开神识,否则也不是他对手。不过左莫韦胜亦是实力过人之辈,几乎在宗如刚开口,他们便察觉到危险!

    韦胜黑剑在手,左莫的神力转为三力,蓄势以待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几道白茫茫的雾箭,从云雾里突然射出来,挟着急促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左莫动作极快,神识一动,几个【冰镜】甩了出去。自从听康德说这里云兽的一些特征,左莫就觉得妖术在云海中更适用一些。

    【冰镜】是小妖术的一种,左莫用起来,快得让人目不睱接。

    乒乒乒!

    冰镜粉碎,寒气瞬间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从云雾里冲出来几道白影一头扎进寒气之中,顿时身形一僵。

    寒气中,出现三只形体如松鼠大小的云兽,它们的身体被寒气冻成晶莹冰块,还保持冲出来的姿态。

    晶莹剔透如同冰雕,一双淡青色的眼睛,煞是漂亮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它们摔在地上,立即化为一堆冰晶。

    很快,冰晶融化成水,化作云雾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“云鼠!”康德神色震惊,喃喃自语:“不对!不对!这里怎么可能有云鼠?”

    左莫闻言眉头一皱:“你是说,这玩意不该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康德回过神来,连忙道:“是的,大人!云鼠对修者的活动非常敏感,一般生活在人迹罕至的云海深处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左莫沉声问。

    “而且云鼠极少会主动攻击修者。”康德的脸色不是太好:“云鼠的性情很温顺,很适合作宠物,女修者都很喜欢。属下还是第一次见到云鼠主动攻击修者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!”左莫见康德吞吞吐吐的模样,不由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康德一咬牙,说出自己的猜测:“属下怀疑,云海深处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,这些云鼠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我们小心点,注意安全。”左莫明白康德的意思,但是就这般打道回府,他是绝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出发之前,他就打定主意,一定要找到水云胎。

    这件事,不仅关系到阿鬼,还和他的身世有莫大的关联,他有一种预感,阿鬼和他之间的联系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而且这次左莫准备充分,他专门问顾明公要了几张传送符,遇到危险也不怕。

    见左莫态度坚决,康德也无可奈何,谁叫人家是老板呢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师叔,有些不对劲。”明净脸色不太好看,他们竟然连续遭到几波攻击,他心中感到一丝不安。明净以前曾经来云海捕捉过云兽,对这里并不陌生,眼下不同寻常的状况,显然有些不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对劲?”定真问。

    “弟子曾经来过云海,这云鼠十分胆小怕人,从不会主动攻击修者,如今却如此狂躁,弟子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异变。”明净谨慎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异变?”定真淡泊恬然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光芒,神色竟然隐隐有些激动,目光投向云海深处。

    明净被定真师叔炽热的目光吓一跳,他第一次在淡然从容的定真师叔身上看这般目光,难道……

    他忽然心中一动,想起半路定真师叔收到掌门传信,定真师叔立即日夜兼程带着他们朝云海界赶。

    莫非这云海深处,藏着什么让掌门都在意的东西?

    定真瞥了明净一眼,明净心中一跳,师叔的目光锐利如剑,仿佛直刺他心底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定真神色恢复恬然,抬步朝云海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黎庶的心情很糟糕。

    上次太阳神殿的任务失败,虽然掌门没有责罚他,但是想到丢的洋相,他心中就仿佛憋了一股子火。

    魔军入侵、龟岛转眼间把云海界纳入掌中的消息,也传入他耳中。

    龟岛的实力再次让他大吃一惊,能够战胜魔军,哪怕再普通的魔军,龟岛的实力也比它表面上展现得更强大。

    掩饰得真好啊,自己居然没有发现!

    可惜,太阳神殿之后,门派对云海界便没有半点兴趣。而且天環辖下诸界,不断发现混沌裂缝,有好几界已经发现小规模的妖魔战部,门派的力量立即变得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连派往前线的战部数目都在锐减,如果腹地被妖魔突破,那守着前线没有半点价值。

    晶石、材料、灵谷等等,每一项供应出现问题,都是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申长老被派往前线,而黎庶也收到调令,他将被派到一个名为通玉界的地方,协助当地战部,因为那里发现小规模的妖魔战部。

    通玉界是天環重要的灵玉供应地,灵玉是制符炼器的一项重要原料,通玉界对天環的重要性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偏僻且没有什么出产的云海界,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毫无征兆的天裂之灾,让每个门派都是一阵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无论申无亥和黎庶再怎么想找回场子,但是调令一下来,他们也只有乖乖地接受任务。

    只是,真不甘心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