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一十六节 较量
    时冬冷冷地注视在他们不远处游弋的修者探哨。

    从遭遇的第一天开始,双方探哨之间的战斗便从来没有停止过。探哨都是军中精锐,双方的战斗短促而激烈,不死即伤。

    时冬并没有感到意外,他在军中多年,心肠早就硬如铁石。探哨之间的较量,就犹如一场战斗的序曲,他有信心。

    这些探哨跟随他多年,每一位都是依靠实打实的战功爬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形势的发展,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短短的三天时间内,二十七名精锐死伤,就是铁石心肠的时冬,也感到一丝凉意。伤亡的数目说明战况的惨烈,但是同样是探哨对探哨,对方微乎其微的损伤,时冬的目光愈发冷冽。

    时冬明白,他们遇到劲敌!

    不过,这并没有令他感到紧张不安,相反,他冷如寒冰的表情下,胸中的战意犹如厚厚冰层下被搅动的暗流,缓缓激荡。

    副官忧虑了望着那些在外围游弋的修者探哨,他到现在还有些无法相信,己方探哨居然被打败。

    “云海界有这么强的战部吗?”他自言自语,语气充满不能置信。一开始他们进入云海界,什么都两眼一抹黑,但是如今随着他们掌握的情报越来越多,云海界在他们眼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信息说明云海界存在一支实力如此强劲的战部!

    他们之前击溃的战部,就有云海界排名前十的战部,可是实力和眼前这支神秘的战部比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难道这支战部是云海界的最强战部,排名第一的那山战部?

    时冬没有说话,这个时候,绞尽脑汁去猜测这支战部的来历,没有任何意义。在他眼中只有胜利,他丝毫不关心对方的名字来历。

    对方的探哨组成一个严密的狩猎网,他们的探哨根本放不出去。

    传递到时冬手上超来超少,这种感觉很糟糕,仿佛掉进一个泥泞的沼泽,任何挣扎都那么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似乎并不着急攻击,除了这些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的探哨,对方的主力还没有露出身形。

    忽然,时冬心中一动,他想到龟岛。莫非这支战部,就是龟岛战部?

    龟岛战部的信息基本为零,他们搜集到的只有零星的片断,还只是一场局部的小冲突。想到龟岛大张声势,和这支突然出现在他们周围的神秘战部,时冬立即察觉到两者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注视着那些探哨,时冬紧紧地握了握腰间的螳刃!

    对方在拖时间!

    没错!对方就是在拖时间!

    可对方为什么要拖时间?时冬的思路越来越清晰,那一定是对方需要时间,他们在等什么!等龟岛的防御完成吗?

    没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短短的交锋,甚至谈不上交锋,但是却让时冬嗅到了对方战将的危险。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对方的目的肯定没有那么简单,而且,守龟岛可不是什么好主意……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时冬心中猛地一跳,他猛地转身:“问问野菱的状况!马上!”

    被长官动作吓一跳的副官愣了会,这才反应过来:“是!”

    他手中取出一只黑色虫子,旋即划破手指,屈指一弹,一滴鲜血没入虫子额头。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手指变淡,直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但始终不见虫子回来。

    副官的脸色变了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神色不动的时冬,心中了然。如果说,刚才他还在猜测对方的意图,那么如今,他已经确定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没有带草魔种?”时冬忽然问了一句似乎不相关的话。

    “有!”副官下意识地回了句。

    时冬握了握腰间的螳刃,抬起头,迎着风,象征天空螳螂的蓝色披风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如同海洋一般深邃迷人的眼睛陡然射出凌厉的光芒,就像拔刀腰间狭长如直刀的螳刃,他浑身充满一往无前的决然。

    “目标龟岛,全速突进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对方不好糊弄。

    公孙差没想到这支魔军突然毫无征兆的提速,标准的突击阵形,就像一刀锋利的刀,直扑龟岛!

    毫无疑问,对方战部察觉到他的意图,反击不仅出乎他意料,而异乎寻常的犀利。

    面对后路被截的第一反应,绝大多数人是返身支援。而这支魔军却反其道而行之,加速突进!

    真是充满勇气的决定啊!

    虽然双方是敌人,但公孙差依然情不自禁由衷赞叹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在逼他与之决战。

    一旦对方真冲到龟岛,那么就算他们能取胜,死伤的人数也会达到惊人的数字。龟岛的防御很强,但是龟根本无法容纳那么多的修者,虚灵城还没有建成,防御更是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如果换个时候,以这些人数来换取一场胜利,公孙差不会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但是如今……

    一个打烂的云海界,对他们可没有半点好处。哪怕只对战将感觉兴趣的公孙差,对于这个浅显的道理也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其实左莫在说那番话的时候,小娘心中充满了惊讶。不过若说这个世上,有谁能让他无条件支持的,那就只有左莫了。

    至于师兄的这个决定,是不是正确,会不会有什么困难,会带来什么后果等等,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他唯一会动脑子的、费尽心机的、不择手段的,那就是胜利!

    “想决战?”小娘眼中跳跃着疯狂的光芒,额前垂下的细碎头发形成的阴影几乎笼罩他整张脸庞。

    “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嘴角不自主微微弯起的微笑,一如既往地羞涩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我们能赢吗?”步思东脸上的汗水几乎蜿蜒有如同小河,太过于劳累,导致他的声音中有着重重的喘音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经历一场异常艰苦的修炼,体内所有的力量,几乎被榨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真是魔鬼式的修炼啊!

    在这之前,没有人听说过这样的修炼,他们连敢都不敢想。优厚的福利,依然让他们叫苦不迭,甚至有些人打算逃跑。不过自从几个家伙逃跑被抓,然后丢进剑阵里,每天的惨嚎,让整个玄武营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而麻凡找来金乌营的高手,一口气在营地里建造了五十个剑阵,就摆在他们修炼场地边。

    每天修炼时,他们都能够清晰无比地听到剑阵里传来的非人惨叫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老实了。

    步思东从来没想过逃跑,他别的本事没有,就是能吃苦。事实上,人的潜能远比他们自己要强大得多,众人已经开始适应了这种恐怖强度的修炼。

    朱雀营和卫营的出发,瞒得了别人,却瞒不了一营之隔的玄武营。谁都知道,他们开始反击了。

    大家一有时间,便会不自主地讨论战况。

    “应该能吧。”说话的家伙名叫罗威,他是一名剑修,在营地里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他也是这小队的主攻手。

    不过罗威的语气中并没有多少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还巴不得我们能出场呢,咱们来这不就是为了跟魔军干一仗么?天天窝在这修炼,烦都烦死!”一旁的大板忍不住嚷道,他长着一对极其显眼的门牙,偏偏他还对这对门牙异常得意,死活不肯花费灵力改动,所以大伙都喊他大板。

    罗威头也不抬道:“要是朱雀营和卫营都打不过,咱们这些人连塞牙缝都不够。以前我也觉得自己算个人物,现在才知道,这想法他妈多好笑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罗威说得没错,一开始,桀骜不驯的人多了去了。但是后来修炼了几天,大家这才真正知道他们与朱雀营里的修者,差距有多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卫营厉害还是朱雀营厉害?”步思东见大伙都不说话,连忙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朱雀营!”大板想也不想就开口道。

    大伙顿时被这个话题撩起兴趣,纷纷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朱雀营。”

    “朱雀营!麻凡大人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“朱雀营那帮牲畜就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一面倒地支持朱雀营,比起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露出脸的卫营,朱雀营的强大,他们有着无直观的感受。甚至他们之中许多人都觉得,世上没有比朱雀营更厉害的战部。

    步思东注意到罗威没有开口,不由问道:“罗威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罗威停下手上的动作:“但我觉得,卫营既然能够与朱雀营并列,肯定也有厉害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忽然想起那天见到的一位卫营的家伙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看了他一眼,他几乎感觉浑身的血液当场就冻住!

    这件事给他的印象太深刻。

    他正准备告诉大家这件事,忽然,麻凡大人幽幽的声音如同从下钻出来的鬼魂。

    “休息够了吧,准备下一阶段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如同屁股被狗咬了一般跳起来,撒腿朝修炼场内狂奔。

    麻凡的身影缓缓在空中浮现,他的目光投向远方。

    真是麻烦啊……

    错过了这么精彩的战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