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一十一节 希望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龟岛不逃!”

    “他们疯了吗?难道他们想等死?”

    “什么等死?人家可是想和魔军真刀真枪干一仗!这才是真男人!”

    “可他们打得过吗?你看那风行门和丽水门,连个活口都没有。龟岛再厉害,他能比风行门和丽水门更厉害?”

    “厉不厉害俺不知道,但是俺知道,所有人都逃,就他们敢战,这就是爷们,俺服气!不行,这一仗俺一定要赶上,死了俺也服气!”

    “别做傻事……”他的朋友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    龟岛准备抵抗的事,如同往沸水里扔进一颗小石子,嘲笑者有,冷笑者有,漠不关心地有,但是依然引起许多的人的注意。很多土生土长的云海界修者,都不愿意就这样逃离云海界,还有许多像廖其昌这般,家大业大,难以逃离的势力。一开始,各自惊惶失措,就像一盘散沙,但很快他们便冷静下来,找到他们不得不为之战斗的原因。

    当龟岛准备抵抗的消息传开,他们就仿佛找到主心骨。

    大量的修者,如同潮水般,从四面八方向龟岛汇集。短短的数日之间,龟岛附近就聚集了数量惊人的修者。

    左莫发现这一状况,顿时无比头痛起来。龟岛的人少,但是训练有素,战阵熟练,指如臂使,战斗力强大。这些闻风来投的修者,水平参差不齐,而且完全没有经过任何战阵的修炼,若是放到战场上,只怕连游兵散勇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可若是不理会,只要有人稍稍煽动,就会对龟岛的安全产生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廖其昌连忙道:“岛主,士气可用啊!大伙如今满腔热血,岛主可千万莫要寒了大家的心。我看其中不乏名士,偌大的力量,只要岛主好好消化,相信经此一役,云海界之内再无岛主之敌!”

    左莫心中苦笑,他心中所虑之事,也不便于廖其昌所说。这家伙对打仗完全是门外汉,说不通。

    他沉思片刻,这些人的到来,倒并不全是坏事。龟岛本身的规模不小,但是人数还是偏少,而且绝大多数都是低阶的生产修者,人员构成不合理。若是想在云海界生存下来,就必须有足够的战斗修者,否则朱雀营和卫营人数损失之后,得不到补充,他们只会越打越弱。

    那条混沌裂缝只要存在,云海界就相当于前线。

    左莫一咬牙道:“让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相比廖其昌的激动,其他诸人都是一脸沉稳,他们知道左莫必有后文。

    左莫也不客气,径直道:“从他们这些人之中,挑选实力强劲者,组建玄武营。不过他们现在的水平太烂,要好好修炼战阵。麻凡,这个麻烦你惹出来的,这件事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麻凡顿时悔得肠子都青了,让他去训练这帮菜鸟,不如杀了他!

    一旁的年绿雷鹏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,他们这些人宁愿去战场上杀敌,也不愿意天天和一帮菜鸟打交道。他们可是很清楚,朱雀营是怎么从无到有的,把一帮什么都不懂的菜鸟,修炼到朱雀营的水平,绝对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。

    瞥见两人的表情,麻凡脸上不动声色向左莫道:“大人,我一个人肯定是忙不过来的?能不能让我挑几位兄弟帮忙?”

    雷鹏年绿的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左莫一挥手,很干脆答应下来:“行!”

    这件事就这样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步思东看着龟岛上空的火云流霞,不禁有些神往。他是第一批赶到龟岛的修者,他是土生土长的云海界人,自然不甘心云海界从此沦为魔族的后花园。当他听说龟岛在准备与魔军大战一场,便跑来希望能够加入龟岛。

    然而出乎他预料的是,龟岛并没有马上接受他们。护岛大阵把龟岛保护得严严实实,除了每天会不定时有修者进进出出,没有人与他们搭话。

    他亲眼见到龟岛周围是如何从空荡荡,到如今人满为患。所有来此处的修者,都只为一个目的,那就是希望加入龟岛,抵抗魔军。

    然而,还是没有人理他们。

    几个脾气火爆的家伙,气得直接冲阵,然后就被大阵烧成灰烬,那些美若流霞的火红云彩,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这一幕,也让周围诸人的头脑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批修者,驾着筋斗云,呼啸一头扎入火云流霞之中。每当这个时候,步思东便是一阵眼红,这龟岛真是富得流油啊!

    有这个感慨的,可不止他一个人,周围人的感慨艳羡,钻入他的耳中。大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,可是每次看到,都还是忍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身上四品中阶的蓝魄寒光甲、背上飘渺如烟的云翅、脚下流光虎头靴、头戴静心慧气帽,还拖着一团筋斗云!

    可是一身不折不扣的四品套装啊!

    有了云翅,还拖筋斗云干嘛?敢更奢侈点么?

    无数人眼红是几乎想冲上去这些龟岛修者扒个精光。一开始,大伙虽然眼红,但是觉得以龟岛的实力,替手下精锐置办这么一身行头,倒也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哪个势力手下没有三五百死忠铁杆精锐呢?

    但是很快,众人便惊讶地发现,敢情这是人家的标准配备,但凡是从里面出来的,清一色全都是这身行头!

    无数人泪流满面,这才是真正的大款啊!原本就火热的心,顿时又被撩拔了一把,燃得几乎快把他们自己烧起来。

    步思东没有丧失冷静,他看了一眼周围,心中暗自寻思,龟岛到现在还保持缄默,心中忽然生出一丝预感,只怕这龟岛也不是那么好进的。这个想法冒出来,并没有让他感到气馁,反而让他多了几分信心。龟岛的种种行径,都显示他们和其他势力的不同。

    也许,他们真的能战胜魔军呢?

    步思东被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一跳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忽然龟岛的大阵轰然洞开,火云流霞滚滚分开,一队约两百名修者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清一色的四品套装,清一色的金色飞剑,整齐异常!

    剑修?

    震撼之余,许多人心中暗自思忖,如此众多的剑修,难道龟岛是个剑修门派?

    没有给时间给大家消化,只见为首那名剑修背上的云翅蓦地一动,紧接着两百名剑修背上云翅同时一动,整支队伍便凭空消失在众人视野!

    众人无不骇然!

    好快的速度!好默契的配合!

    “他们在上面!”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抬头,只见两百名剑修,此时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,浓烈肆意的杀机和战意,占据着整个天空!他们居高临下,俯瞰众生,冰冷杀戮的气息,无声无息扩散开来!

    众人忽然有一种错觉,仿佛突然陷身于阴冷沼泽之中,任何挣扎都只会让他们离死亡更接近。

    好厉害……

    步思东两眼失神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忽然,他瞳孔骤然一缩,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天空中,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两百人齐喝:“杀!”

    占据天空的杀意犹如雪崩般,轰然肆虐而下,无处不在冰冷气息,就像一道道锋利寒冷的刀锋掠过的光芒,充斥着每一寸空间!步思东恍如置身于一片剑意森然林立之所,剑芒撕裂空气的尖啸,如同无数夜枭哭啼,让他几乎失去任何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磅礴剑意如同势不可挡的洪流,挟着寸裂雪崩的杀意,从天而降!

    所有的修者在如此强悍的攻击面前,脸色煞白,两股战战!

    没有人敢有任何动作!

    唯恐再微小的动作,都会引起对方的剑锋所向。

    习惯了个人之间战斗的修者们,第一次面对如此山崩海啸般的战阵攻击,他们才骇然发现,以前他们所谓丰富战斗经验,是多么的可笑!个人的勇武,在如此强横的攻击面前,就像蚂蚁一般渺小。

    剑芒消失在远方,传来袅袅余音,整个龟岛周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麻凡心中很满意刚才一击的效果,不过想到刚才这帮家伙居然个个都吓得不敢动弹,而这样的软蛋以后就是自己的手下,他又有些不爽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脸上不动声色,沉声道:“奉大人之命,组建玄武营,对自己实力有自信者,可来一试。从今天起,直到战时,龟岛开放。各位,龟岛规矩森严,好自为之!”

    挟刚才那一剑余威,没有人敢吭声。

    麻凡也不多说,转身便率队进入龟岛。

    步思东很快从惊骇中回过神来,龟岛开放?组建玄武营?他顿时回过味来,大喜过望,毫不犹豫朝龟岛飞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充满无比信心,龟岛的战部,比传说中更厉害更强大!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样的战部能不能打败魔军,但他知道,这也许是云海界最有可能打败魔军的战部!

    他心中亦生出无比的好奇,龟岛,究竟是什么样子?

    这一天,龟岛开放的消息迅速传遍云海界,而麻凡一众那一击,更是被渲染得神鬼辟易。

    嗤笑者依然嗤笑,跑路者依然抓紧时间跑路。

    只有那存有一丝希望与斗志者,日夜兼程拼命地朝龟岛飞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