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五百零三节 天環
    申长老的脸色阴沉如水。

    面前两人他自然识得,身着太极袍的名为葛海,手持竹杖的真名不详,人称竹杖老人。两人都是元婴期修为,单人的实力固然不如他,可若两人联手,胜负如何,他心里也没有底。

    两人一左一右,互成犄角之势,两人联手之意,流露无遗。

    “两位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想与我天環为敌?”申长老淡淡道,言语之中,一股傲然之意没有半点掩饰。

    “天環?”

    两人脸色微变,竹杖老人冷哼一声:“天環?虚灵派什么时候成了天環了?阁下莫非觉得我们好糊弄?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强硬,语气也不自主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左莫也听得目瞪口呆,天環他当然是知道是什么。修者的世界也被称为四境天,昆仑、悬空、天環、西玄四境,这四个名字亦代表了四个最大的门派。

    剑修昆仑、禅修悬空寺、符修天環、散修西玄盟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申长老自称是天環之人,另外两人气势顿时大消,退意萌生。四大门派,是整个修者世界最强大的四个门派,是绝对不能沾惹的庞然大物。莫看两人已经步入元婴,在云海界称得上数一数二,但是在天環面前,就像蚂蚁一般渺小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心中虽然有所顾忌,但却没有离开。对方究竟是不是天環的人,还需要证实,他们也不会如此轻易相信。

    黎庶冷哼一声,手掌一张,一个由奇特符纹构成的光环飘浮在掌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应该认识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面前的是元婴期修者,但是黎庶没有半点客气。他心中也非常恼怒,这次任务状况频发,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。掌门这次特意叮嘱过他,轻易不要暴露身份,没想到最终还是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两人看到光环时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光环在黎庶掌中缓缓转动,一个个符纹如同锁链般相连,构成一个光环。

    这便是名震四境天的天环!

    每一名天環的内门弟子,都会有一枚属于他们自己的天环。天环不仅是他们的身份象征,也是他们对于符阵的理解。天环是天環独到的心法,外人绝对无法假冒。

    就在黎庶以为两人立即会退缩的时候,没想到葛海却是不阴不阳道:“没想到啊没想到啊,能见到天環门人,老夫也算三生有幸了。不过,这云海界天高皇帝远,轮不到你们天環境来管吧。”

    竹杖老人闻言心中惧意大消,没错,天環又怎么样?天環再大,也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,他们拿到秘宝,找个隐蔽的地方闭关苦修,天環又岂能找到他们?

    申长老脸色微变,他下意识反应是,难道他们知道那件宝贝?

    黎庶也是暗呼糟糕,他也没有想到,天環的名头竟然镇不住对方,这在他身上,还是第一次。哪怕和宁一他们交往,只要稍稍表露身份,他们哪个不是热络巴结,便是宁一这种心高气傲之辈,也不能免俗!

    还没等他想好办法,又有人赶来。

    来者曹北,这位名震云海界的高手,见到众人的阵势,立即心中明了。他恭谨朝葛海和竹杖老人行礼:“见过葛老,见过竹老!”

    “小曹北也来了啊!”葛海笑咪咪道。

    竹杖老人也含笑和曹北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云海界并不大,能称为上高手的就这么几个,而葛海和竹杖老人是云海界仅有几位元婴期修者,声望和地位自然极高。

    曹北二话不说,站在两人这一方。

    很快,赶来的修者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能够进入神殿的,都是云海界最顶尖的高手,他们没一个傻瓜。一看这局面,顿时明白几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打招呼,寒喧之声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申长老黎庶他们却是脸色铁青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葛海竹杖老人那一方,情况对他们越来越不利。申长老已经有些后悔为什么没有多带一些人来?若是再来一位元婴,他就敢直接动手。

    这些小门派的元婴,一对一,他还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现在对方人数越来越多,胆气只会越壮。

    渐渐,形势逐渐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场内演化为三方阵营,申长老这一方,葛海竹杖老人这一方,还有一些来历不明的修者,也散落各处。

    葛海竹杖老人这一方的实力最为雄厚,他们都是云海界本土修者,彼此大多认识,又有葛海竹杖老人两名元婴在前,最为抱团。

    三方对峙,而左莫被他们围在正中央,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左莫见眼前的情况,颇感有趣,心中紧张反而消去大半。

    申长老嘿然道:“云海界果然好地方,各位也是豪气云干啊。不过,老夫今天把话丢在这,谁今天与我天環为敌,这笔帐咱们总得好好算一算。”

    “天環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一阵骚动,许多人露出几分惧意。尤其是那些有门有派的,顿时脸上神情犹豫起来,他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和天環这样的庞然大物交恶,只会给门派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可有凭证?”

    人群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黎庶冷着脸,再次亮了亮自己的天环。

    一名修者退出队伍,向诸人一抱拳:“在下有家有口,就不掺和这件事了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有了他作榜样,立即有人接二连三地离开。这些人都是有门派或有家室之人,不想因为寻宝,而给门派家业惹来灾难。

    原本势力雄厚的葛海一伙,顿时人数锐减,只余下三分之一不到。天環的名头,足以吓退绝大多数人,但是剩下的,都是一群亡命之徒,他们不仅没有丝毫畏惧,反而流露炽热亢奋的战意。

    左莫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,这样的大戏,平时可看不到。

    咦!

    他心中猛地一跳,身体不自主地绷紧。

    一股微不可察的波动,如同一闪而逝的心跳,从神殿深处传来。

    是祭坛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左莫精神一振,按捺心中的狂喜,精神高度集中,如同趴在雪地里的猎人,耐心地守候。大约过十息,又是一股波动从他心中滑过。

    是祭坛!

    左莫的心脏不由自主地怦怦剧烈跳动!

    幸亏他脸上戴着青铜面具,没有人察觉到他的变化。他强自令自己的镇定下来,他小心地抬起头,瞥了一眼围在他周围的众人,然后飞快地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这股波动!

    左莫想到自己得到神殿的承认,莫非是因为这个,自己才能够察觉这一丝波动?

    这一丝波动是什么意思?难道祭坛发生了什么变化?

    对战机极其敏锐的左莫立即意识到,这也许是自己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任何变化,对已经陷入必死之局的他来说,都是有益的!

    必死之局,突然出现一丝生机,左莫感觉自己的心几乎跳到嗓子眼。但左莫此时展现出远超常人的心里素质,他迅速沉下心来,感受那股稍纵即逝的波动!

    冷静!一定要冷静!

    又过了十息,他再次等到那股波动!

    他体内的神力,忽然自发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左莫心中一动,并不阻止,而是顺应祭坛传来的那缕波动,随神力缓缓流转。

    神力的流转很缓慢,左莫心无旁骛,仔细地记下神力流转的路线。

    他就像木偶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场内的对峙,此时也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乱。不知是谁,突然暗施冷箭,就像往一个火药桶里丢了一粒火星,原本就剑拔弩张的几方立即毫不犹豫同时动手。

    场内瞬间陷入极其混乱的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担心引来神殿的崩塌,三名元婴出手都相当克制。而黎庶曹北等人,则没有半点后顾之忧,全力动手。

    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的黎庶一出手,便是大杀着。

    掌中天环流转,众人脚下骤然显现明亮的符纹。原来他趁着刚才亮出天环的时候,已经悄无声息地布下符阵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漂亮至极,是天環有名的杀招,名为“天环魅影”。就连元婴期的葛海竹杖老人,都没有察觉,可见这一招的厉害。

    符纹的耀眼光芒充斥众人的视野,两名云海界修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便被光芒瞬间肢解成数截。

    葛海大怒:“娃娃好狠的心肠!”

    一枚黑白太极,径直朝黎庶轰去。

    申无亥冷然道:“米粒之珠,也敢称光华!”

    扬手一道火光拦住黑白太极,火光之中,隐隐可见符纹流转。这团火焰就像活物一般,猛地朝四周暴涨,如同一张血盆大口,一口把黑白太极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竹杖老人手中竹杖突然从青翠变化如墨一般漆黑,没有一丝光华。偏偏竹杖顶端的竹叶,却是灰白如死,诡异无比。

    申无亥脸色一变,尖声道:“尸海竹!你竟然敢炼尸海竹!”

    听到“尸海竹”三个字,周围几名修者的脸色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竹杖老人嘿然一笑,手中尸海竹一挥,一团黑气扑向申无亥。

    黑气翻腾不休,里面隐隐可见一张模糊扭曲的人脸翻腾不休,让人不由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申无亥不敢怠慢,扬手一记火光。

    火光和黑气相撞,顿时湮灭。

    申无亥的脸色凝重起来,他没想到对方手中竟然有尸海竹这样的奇物,顿时有些吃亏了。

    竹杖老人也不敢大意,不过他倒没有感到意外,天環出来的人,又怎么会简单?

    可无论众人拼得再火爆,正中央的左莫,反而犹如风暴中的风眼,安静异常。

    三名元婴把所有的针对左莫的攻击地屏蔽,他们都知道,这场战斗的关键,就是他们三人之间战斗。

    形如木偶一动不动的左莫,也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引起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低头的面具上,那双眼睛,此时正闪耀着异样的光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