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八十九节 遭袭
    一道刺目的光芒毫无征兆在他脚边绽放!

    视野内,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一股颤栗的危险气息,直逼眉心,他心中猛地一跳,惊骇之余,几乎下意识地,身形暴退!

    偷袭!

    有人偷袭!

    该死!自己竟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!

    无法形容心中的惊骇,左莫身经百战,却是第一次被对方摸到跟前偷袭!

    明虚翼运至极致,时间仿佛在此刻陡然被拉得扁平,一切都如此缓慢。那一丝森寒的杀意,如附骨之蛆,无论左莫如何摆脱,它始终紧紧咬着!

    凛冽刺骨的杀意,紧逼眉心带来强烈的压迫感,让左莫的神经几乎绷紧到极点。明虚翼以前所未有的频率疯狂地扇动,空气呼啸在耳畔轰隆作响,其中夹杂着韦胜他们的惊呼,但左莫此时恍若未闻,他所有的精神,全都汇集在那一点坚凝如实质的杀意上!

    双手十指如抡琵琶,一连串耀眼的光华,不断地在他面前释放!

    小妖术!

    在这个生命攸关之际,左莫能选择的,只有小妖术!

    简单、瞬发,令这些最基础的妖术,成为此时左莫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乒乒乒!

    破碎声不绝于耳,那一丝凛然杀机,没有受到任何影响!小妖术在它面前,犹如纸糊一般,漫天碎芒之中,一点黑色虚影,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阴森寒冷的杀意,令他如堕冰窖,浑身血液几乎冻住。

    恐惧如剧毒,蔓延到左莫身体的每个角落,死神离他如此之近,死神呼吸里那地狱腐朽的气息,似乎都喷在他脸上!

    难道要死了吗?

    无法遏制地,这个念头就遽然出现在他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,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紊乱的神识,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杀意依然刺骨如故,但是心中的恐惧却消失,左莫陷入一种非常奇异的状态。这一瞬间,他心神空灵如清澈的湖水,之前因为妖术而积累的冲动,忽然像喷涌的火山,轰然爆发!

    他的双手不受控制般地划动,陌生的轨迹,陌生的灵力波动,陌生的感觉,但一切又是那么水到渠成,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十点光芒,就像十颗运转的星辰,划出十道幽蓝的光芒!

    纷繁复杂的妖术如流水般在他心头流淌,双手十指划出的幽蓝的光芒愈发明亮,左莫的心中,宁静异常!

    纤细而明亮的幽蓝光芒,如抽芽的光枝,缠绕上左莫的双手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如同笼罩在幽蓝的光丝手套之中。

    当这两只手在空中会合,左莫胸前猛然爆发无数耀眼如剑的光芒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一声无名兽吼,挟着荒古的气息,轰然狂扫。

    恍若圆月夜色之下,荒兽虎踞俯视,威严睥睨!

    汲古荒祭术!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偷袭者发出一声轻咦,只见他身如泥鳅,诡异一扭,漫天光华陡然收敛,化作一道幽亮的剑光,速度猛增,化作一抹耀眼的流光,朝左莫激射而去!

    韦胜心倏地往下沉,刚才他颠倒日夜那一剑,看似轻松,但实际上却是他颠峰之作。不仅包含了他这些天的领悟,还消耗了他几乎大半的灵力!

    偷袭者的实力之强劲,远远超乎他的想象!

    哪怕就算他灵力未损,正面与对方作战,也未必是对方对手,更何况还是偷袭。这名偷袭者的剑光华丽,但剑意却阴损歹毒,不同于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剑意,而且对方剑意上的造诣比韦胜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敌人,从哪冒出来的?

    但此时顾不得其他,韦胜手中黑剑,遥遥指对方,全身灵力如沸腾般鼓荡,疯狂地涌入黑剑之中!

    那名偷袭者忽然诡异地一扭一弹,一道黑暗的剑芒,倏地出现在他刚才的位置,仿佛天空被划出一道口子!

    那名偷袭者似乎早有察觉,甚至还从容地回头看了一眼韦胜。

    韦胜看到一张惨白面具,丑陋呆板,紧紧贴在他脸上,两个黑洞里那双眼睛,布满阴狠的杀机!

    他忽然咧嘴一笑,惨白的面具被他扯出一道诡异的笑容,让人不自主地心底发寒。

    韦胜眼前一花,便失去对方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瞳孔骤然收缩,那道剑光,狠狠扎进左莫胸前的光芒之中!

    一声兽吼,夹杂着远古苍凉的气息,以左莫为中心,轰然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烟尘散去,一只恍若小山般的虚影,如同一只远古巨兽,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。两团灯笼大小的血红眼睛,充满威严。

    它的嘴巴,衔着一道幽亮的剑芒。

    左莫喘着粗气,缠满光华枝的双手,一前一后正对,仿佛正拼命地抓住什么东西。汗水顺着他的额头蜿蜒而下,他怒目圆睁,双手不时地微微颤抖,吃力至极。

    那道幽亮的剑芒,就像小蛇般,不断地挣扎!

    剑芒渐渐黯淡下去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如同小山般的荒兽,无声崩塌,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见左莫没事,所有人不由松了口气,随即众人个个警惕地看着四周,以防止那名诡异剑修的偷袭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没有动静,左莫一屁股坐了下来,只剩下喘气的份。

    从被偷袭到现在,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但是这其中的凶险,只有被剑光牢牢锁定的左莫,才有着最深刻的体会。

    生死一线!

    真正的生死一线!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他心中依然一阵后怕。下面突然飞上来一群修者,呼啦一下把左莫他们围在中间,却是公孙差目睹左莫被偷袭的那一幕,立即下的命令。

    恢复正常的左莫勉强笑道:“好厉害的剑修!咱们总算见识了啥叫高手!”

    他笑起来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其他人脸色无一例外糟糕至极,如果刚才大人真的出了什么意外,那他们就万死莫赎了!不过想到刚才那名戴着惨白面具剑修,每个人心里都不寒而栗!

    他是怎么潜伏摸到左莫跟前,怎么释放那道剑芒,怎么离开的,都没有人知道!就连韦胜,也只见眼前一花,就失去了对方的踪影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对方都显得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岛。”

    左莫一行人,立即返回龟岛,一回岛上,便立即把大阵打开。

    好在大阵有示警功能,若是身上没有玉碟的,便无法进入。否则的话,左莫还需要担心对方混在人群之中,溜进岛上,那可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在离岛约十里的云海之中,忽然一道人影,悄无声息地从云海之中缓缓升起。

    一张惨白的面具,远远地望了一眼龟岛,旋即缓缓沉入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查到没有?”左莫劈头问。

    偷袭的那位恐怖剑修,始终如梦魇般在左莫心头萦绕。他不知道对方后来为什么没有继续偷袭,这次能死里逃生,有一半是运气。如果下次再遇到这个家伙,左莫可不敢保证自己的运气还有这么好。

    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,就连韦胜都坦然自己实力不如对方。

    这么厉害的家伙,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。被这么厉害的刺客掂记着,左莫觉得自己连睡觉都睡不踏实,他决定把这件事查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左莫一回岛上,就连忙发动所有的力量在调查这个人。他和廖其昌之间有纸鹤通信,只是他没想到,廖其昌竟然专门跑上岛。

    廖其昌脸色很古怪:“这个家伙不是云海界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云海界的?”左莫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廖其昌接到左莫被偷袭的消息时,大吃一惊。他和龟岛的关系比十分亲近,知道得比一般人要多得多。连宁一他们都在左莫他们手上讨不得好,竟然有人能够差点一招便杀了他,这如何不让他感到吃惊?

    他第一个想法就是,这家伙应该不是云海界的。

    很快,他的想法就得到证实,对方果然不是云海界!可当他知道对方的来历时,更为吃惊,感到此事非同小可,便专门跑了一趟龟岛。

    “根据你描述的,此人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面具刺客。此人神秘异常,精通刺杀之术,是极其著名的刺客。不是云海界著名,而是在整个四境天,都很出名!”廖其昌的语气中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左莫吓一跳。

    “比这更厉害!”廖其昌舔了舔嘴唇:“他虽然是金丹期,但是让他声名大噪的,是五年前他刺杀元婴期修者龙洪成功。这也让他成为金丹期刺客之中前十,整个四境天金丹期刺客排名前十啊!他现在排第七,面对金丹期的目标,他从来没有失手过,包括你昆仑这样的四大门派弟子,你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廖其昌有些兴奋,浑然不顾目瞪口呆的左莫,径直道:“这下你要出名了,连面具刺客都杀你不死,你想不出名也难!宁一算什么,和他比,连提鞋都不配!”

    左莫的脸上没有半点得意,相反,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刺杀元婴期成功!我的老天!

    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!

    整个四境天金丹期排名第七的刺客……

    左莫面色如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