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八十节 风云动
    青花雪一直在暗中关注笑摩戈的动静。但自从上次那一战之后,笑摩戈仿佛突然妖界蒸发,不知所踪。很多对笑摩戈感兴趣的势力费尽力气,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笑摩戈到底是谁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。这个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年,像流星一样耀眼,也像流星一样神秘。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,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谁,没有人知道他那充满了古典味道的高超战术,又是从哪里学来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谜团。

    在年轻一辈的妖族中,他的实力绝对算不上最顶尖,比他厉害的高手,每位热血妖族少年都能报出一堆。他到目前为止的战绩,只有一场破狱之战、一场擂台和一局弈战棋,和那些年纪轻轻便身经百战、战绩辉煌的天之骄子们相比,他要黯淡许多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区区三战,笑摩戈这个名字,就仿佛多了一股异样的魔力,令无数人为之深深着迷。

    亲身与他交过手的青花雪,比绝大多数人感受都要深刻许多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暗中关注笑摩戈。她所在一脉虽然是青花家的旁支,但是能够调动的力量,也不是普通家族的能够比拟。而且笑摩戈与青花家的仇怨,那也是众所周知,她对笑摩戈的关注在族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,青花葬水甚至一有笑摩戈的消息,便会拿到妹妹这。

    不过当笑摩戈消失的时间越来越长,渐渐,很多人都失去耐心,比如姬丽语。

    青花雪很有耐心,而且她不像姬丽语那般有着无数其他事情需要操心,她在族里只不过是一个再平常不过年轻人,没有谁知道她拥有一身惊人的实力,除了她的哥哥青花葬水隐约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她耐心地守候着目标。

    她的守候得到回报,和笑摩戈关系不同寻常的南玥率领族人,竟然要离开!这立即引起她的注意,于是她立即找了个借口,从家里溜出来,暗中跟随南玥一行。

    旅途中的几次意外,引起她的注意。南玥似乎几次差点察觉到她在暗中跟踪,这令她感到相当惊讶。随后一路上,南玥展现出的实力,尤其是那种威力强大的妖术,让暗中跟踪的青花雪越来越吃惊。

    笑摩戈拥有大量高阶妖术早就不是什么秘密,这也是许多人猜测他拥有显赫身世的根据之一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惊讶《天南箭术》的威力,但是她并没有动手抢夺的念头,自家的《青花》亦丝毫不逊色于对方的妖术。

    她暗中跟着南玥抵达苍族驻地,没过多久,明决子一族也抵达。一切的迹象,都让青花雪感到精神振奋,一定是笑摩戈要有什么动作,否则的话,怎么可能三族齐聚呢?

    时间飞快地流逝,三族比邻而居,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青花雪悠闲地等待,丝毫不着急。她在离三族居住地很近的地方找了家民宿租了下来,附近的居民对这个温婉恬静的小姑娘充满好感,一些好心的大妈大婶隔三差五地过来帮忙,她反而觉得比在家的时候要开心许多。

    这一天,她和往常一样一大早便起来。

    她住的位置,在一片森林的边缘,门口正对一条河流。三族居住地,便在河对岸,她不用出门便能把对岸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河对岸,一大群人聚集河边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青花雪瞧得清楚,为首的正是南玥三人,他们似乎正在操练着什么战阵。

    青花雪的美眸顿时明亮,组建战部?

    想到笑摩戈黄金战将的身份,她觉得这没有什么奇怪,但是她盯着三族已久,三族什么情况他一清二楚。三族之中,苍族实力最强,但也只是个小族,南玥一族甚至只剩下十一个人,明决子一族也同样是个小族。

    这么点人,根本无法组建战部,可南玥他们操练的明明就是战阵!

    青花雪虽然对战阵了解极少,但依然能看到出来其中的厉害,一个大胆的想法,突然闯进她的脑海

    ——笑摩戈回来了!

    不知为何,生性恬静的她此时心底深处,竟然涌出一份激动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蒲妖的“宏伟计划”,左莫完全没当回事。他觉得,这是蒲妖被卫夺走卫营之后,恼羞成怒想洗刷耻辱的折腾而已。

    战部?

    南玥他们才多少人?组建个啥战部!瞎折腾!

    他只是同情南玥他们,估计蒲妖满脸的怒火,都要发泄在这群可怜的小朋友身上。不过他可不打算去阻止,万一蒲妖的怒火转移到他头上,他也吃不消啊!再万一蒲妖若是和卫火拼起来,遭殃的也是他啊!

    房客火拼,遭殃的总是房东!

    所以左莫理智地闭嘴,绝不插口,绝不反对。

    南玥你们啊,等哥发达了,哥再好好补偿你们……

    于是,左莫心安理得地重新投入到他的修炼之中。

    岛上诸事皆顺,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的地方,他也终于可以安心地修炼。这对他来说,可是相当不易。

    三力合一之后,他的三种力量可以相互转换,但其中也有强弱之分。毫无疑问,他的魔体最强,其次是神识,而灵力排名最后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也终于体会到灵力这块短板给他带来的麻烦。三种力量就像三块大木板拼成的水桶,这个水桶能装多少水,并不取决于那块最长的木板,而是取决于那块最短的木板。

    他那可怜的灵力,无疑便是这块最短的木板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能这块短板弥补上,那么另外两块木板加得再高,也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的魔体和神识,几乎完全停滞增长,左莫很清楚,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凶就是他的灵力。

    可怜的左莫,右手拿着黑炼蒲团,左手抓着一把晶石。没日没夜地苦修灵力,只希望能早日把灵力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虚灵派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吕震脸色剧变,他的声音嘶哑无比:“消息怎么泄露出去的?”

    黄杰脸色煞白,两眼中尽是惊恐,带着一丝颤音道:“不知道!我们一直保密得很好!下面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和外面接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泄露的?”吕震暴怒打断他的话,额头竟然不知不觉布满豆大的汗珠,脖子青筋暴绽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”黄杰脸色苍白如纸,他丢了魂般梦呓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一名弟子跌跌撞撞地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不好了!掌门!李三被人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扑通。

    黄杰两腿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上,满脸绝望。

    此时吕震反而恢复了一丝冷静,他知道此时最重要的不是去做其他补救措施,而是马上向上面报告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宗如闭目赤足走在虚灵城的街道上,就像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禅修。沿途认识他的人无不露出尊敬之色,纷纷无声向他行礼。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,龟岛已经成为虚灵城最受底层修者尊敬的势力。

    比起虚灵派的不问世事,其他势力的剥削压迫,龟岛对底层修者的友善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。

    龟岛诸多修炼班之中,便数宗如最为上心。

    禅修是诸多修者之中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,他们对宏扬禅道的执着,远超过其他修者。剑修一心只问剑,许多剑修一生没有传人,只会在死前才会留下自己的衣钵予有缘人。符修沉迷于符阵之中,对授徒也没有什么兴趣。散修大多父传子,子传孙。

    禅修讲的是普渡众生,他们更愿意传授所学。

    宗如最初修炼的《天波拳诀》,便是由一位遇到的老禅修免费所授。虽然修炼班收费,但实际上每次上课来听的人数,都远远超过班上的人数。

    他也从不驱赶,只是静静讲解。

    那份幽深定静的气质,便连出身名门的伊正,也不得不心生敬服。

    伊正到现在还无法理解,为什么一个野禅修,竟然比寺中那些师兄都要厉害!不是实力厉害,而是禅修的气质!

    宗如讲禅的时间极长,往往一讲便是数日。

    来听课的禅修越来越多,很多其他城市的禅修也慕名而来。

    讲完课的宗如喜欢漫步街头。不知为何,每次当他行走于这熙熙攘攘的人潮之间,他能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悸动。这股悸动撞击着他的心灵,似乎想告诉他什么。

    散步就成了他的功课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……

    宗如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在街角的对面,一群满身宝光的人,肆无忌惮地谈笑着。

    “哟,这虚灵城挺繁华的嘛!”说话的是一位红衣男子,他一副吊儿啷当的模样,贼眉鼠眼地四下顾盼,忽然他眼前一亮:“那妞不错!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“在哪?”

    身旁几人顿时来劲,连忙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喏,那个,看到没,就是穿蓝甲的那个!这一身灵骨……”红衣男子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也是目光大炽。

    “行了!都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刚才还流着口水的几人顿时蔫了,犹如霜打的茄子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位中年人,他的语气森冷,目光缓缓扫过周围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他的目光就仿佛地底玄冰,带着惊人的寒气,所过之处,温度骤降,冰冷彻骨,一滩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冰。

    周围行人无不大惊,慌忙四散。

    中年人的目光落在宗如身上。

    无声无息,宗如浑身多了一层白霜,尤其是眉毛,更是挂满寒霜。

    眉毛忽然抖动两下,寒霜簌簌而落,宗如缓缓睁开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