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七十七节 危险
    定魄神光!

    在一些远古的典籍之中,偶尔还能看到。相传它是由天泽部落的英雄所炼,神妙无比,战绩累累,声名大盛,而被列为九大神光之一。

    蒲妖没有见过定魄神光,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模样,有何神妙。其实不光是定魄神光,就连其他神光,他也没有见过。神光大多出现在远古时代的早期,到后来,它们就逐渐从典籍中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神光为何会逐渐消失,但是这并不奇怪,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,消失的又岂止九大神光?多少秘法奇功,不知所踪,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“天泽部落?你是天泽部落什么人?”蒲妖盯着卫。

    卫今天第一次露出讶容:“果然不愧妖术目录,学识渊博,连我天泽部落都知道。”旋即他点点头:“没错,我是出自天泽部落。”

    蒲妖所掌握的关于天泽部落的内容少得可怜,但是就在那少得可怜的描述中,可以清楚地知道,天泽部落是一个强者辈出的部落,盛极一时。

    两人陷入沉默。蒲妖是不知道该问什么,他对天泽部落的了解仅限于此,知道卫出自天泽部落没有任何意义。而卫则是想到了什么事情,脸上流露出回忆缅怀的神情。

    再强大再显赫的部族,也抵挡不了岁月的无情,就如同那些秘法奇法一般,消散在历史的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眩目的各彩光芒,在左莫的面前不断地变化,忽远忽近,犹如游鱼。

    一道翠绿色的光束,游到左莫跟前,下意识地,左莫伸出手。

    绿光一触碰到左莫的手,一股细流钻入他的脑中。这股细流里包含着大量左莫难以理解的信息,玄奥难测,最为神妙的是其中蕴含的一缕生机!

    这缕生机虽弱,但是气息苍劲古朴,悠远绵长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,鬼使神差,左莫松开手,那道翠绿光束像游鱼般,消失在茫茫光束海洋之中。

    左莫摇摇头,想让自己更清醒。这个光怪陆离的光束世界,就像一个离奇的幻境,让他感到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好在他记得之前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定魄神光!

    他要寻找的是定魄神光,难道定魄神光混在这些光芒之中?

    左莫一边思忖着,一边搜索着。他看到一束深红色的光芒,心神一动,那道深红的光芒便朝他飞来。左莫伸出手,触碰红光。

    一股炙热暴烈之气,沿着他的手臂迅速蔓延,左莫感觉身体几乎被烧着了般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心中不对的感觉更加强烈,他松开手,红光也立即游走。

    左莫渐渐开始明了,只要他心中默念哪一束光芒,哪束光芒就会飞入他手中。他要做的就是从这么多的光束之中,找出定魄神光。

    左莫的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这里的光束何止亿万,若是一束束地去尝试,无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一定有什么办法……

    左莫陷入沉思,他没有注意到,那些光束悄然变幻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能领悟定魄神光?”蒲妖看着卫问道:“就算有烙印,只怕修炼的难度也不小吧。你就这么有信心?”

    卫摇头道:“我没信心。”

    他接着道:“定魄神光极难修炼,即使当年部落里,能领悟的也屈指可数。天泽的殒落,也是因为定魄神光失传。九大神光,没有一个好学。神光对其主的要求极高,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这样做?”蒲妖问。

    卫平静道:“以前的时候,是给部族留下个火种。如今天泽都早就湮灭,我也只是个墓碑甲,再保留下去,也没有意义。既然如此,给他又如何?”

    蒲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我们的世界。”卫笑了笑,声音深沉而平静:“是属于他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里面闻到了危险的气息。”蒲妖忽然道。

    卫微微一笑:“这样的绝学,怎么会没一点风险呢?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就在左莫皱着眉头思索怎么办的时候,忽然,周围的光束动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毫无防备的左莫一声惨叫,只见一道红光扫过他的身体,他只觉得恍如置身丹炉之中,火焰炙烤着他每一寸肌肉。钻心的痛楚,如潮水般,几欲把他吞没。

    有多久没有这般感觉了?

    自从他拥有金乌火之后,普通的火焰便无法伤及他分毫,而大日纹焰更是霸道猛烈,六品之中亦是罕见,火焰烤炙之苦,他有太久没有感受到。

    每一寸魂魄都被灼烧的痛楚,让左莫一瞬间,几乎失去所有的意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幽冷的白光,照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刚才还炙热无比的痛感,突然变得冰彻入骨,如冰刀刮骨,左莫如堕冰窖,身体不自主地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片空白的脑海中,只有这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九大神光,各有神妙。所谓神光,都是混沌初开瞬间而生出的诸般光芒,定魄神光便是其中之一。”卫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蒲妖也被卫所说的秘闻深为吸引,脸露惊容,有些不能置信:“伴随天混沌初开而生!有这样的异宝?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异宝。”卫点点头:“神光最珍贵的地方也和这有关,每一缕神光,都或多或少包含一些天地初生,混沌初开时的信息。”

    蒲妖的血瞳倏地睁圆,喃喃道:“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神色间,不由露出几分向往之色。天地间万物变化之中蕴含的规律,一直是强者追求的至道。无论在修者,还是妖魔,当他们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之后,他们追求的终极目标,在这点上,都是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“嗯,这是神光最珍贵的地方。”卫没有解释,直接道:“但这也是神光最难传承的地方。神光随天地生而生,晦涩难解,偏偏威力极大,稍有不慎,修炼者便在神光之中,化为灰烬。”

    蒲妖脸色陡然一变,血瞳眯起,狭长如刀,厉声道:“你要害他?”

    他想到有可能有风险,但没想到竟然如此危险!

    “害他?”卫淡然一笑:“些许风险而已。况且你我也在船上,船翻了,我也逃生不得。”

    蒲妖脸色稍缓,的确,如果左莫有什么意外,卫自己也逃不了。如今他们三个可谓一条绳子上的蚱蜢,谁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你有几分把握?”蒲妖语气不善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。”卫神恍若没有见到蒲妖黑如锅底的脸,径直道:“他如今三力合一,和那些远古先辈的路子一般,若说谁最有可能,估计也就是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很危险!让我也陷入危险!”蒲妖冷冷地盯着卫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烙印再不用,就要消散了。”卫的声音中带着莫名的伤感,他抬起头,望向蒲妖:“如果是你,你赌不赌?”

    蒲妖哑然。

    卫说得没错,如果是他,他也绝对会赌!他深知这个烙印的珍贵,若是这道烙印,能够交换,像昆仑那样的大门派,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

    它是无价之宝!

    “远古部落的消散,修炼的道路,也迥然而异。定魄神光还有没有用,我也不知道,但是如果这般眼睁睁地看着它湮灭,我又实在做不到。”卫轻轻一叹:“这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道神光了。”

    蒲妖沉默依旧。

    “你的汲古荒祭术,不也是如此么?你又岂会忍心它湮灭消散?你收他作你学生,不也是这么想的?”卫的目光投向远处,喃喃道:“这不是我们的世界,但总归曾经是我们的世界,你我又岂会甘心什么都不留下?”

    蒲妖沉默如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无数道光芒,不断地从左莫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左莫觉得自己就像在地狱在浮浮又沉沉,各种感觉,轮番尝个遍。毁灭的光束,几乎把他形势俱灭,生发的光束,又让他恢复如初。刚刚飘飘欲仙,猛然间又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光芒,每一道光束,神效皆不相同,那滋味,也就自然不同了!

    左莫感觉自己就像马上要上烤架的肉鸡,轮番在各种调料里醮个来回。

    什么定魄神光,早被左莫忘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这些该死的破光!

    左莫咬牙切齿,欲哭无泪,他根本动弹不得。而这些光束,也根本不受他的控制,哪有半点开始时的友好。

    最要命的是,无论哪道光束照在他身上,他的神智始终清楚无比。这也意味着,每一道光束的“味道”,他好好尝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要啊!

    左莫想大声呼救,这里的光束不下亿万,每一种都来一遍……

    地狱!这真的是地狱!

    救命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