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六十三节 什么怪物?

第四百六十三节 什么怪物?

    左莫面前摆放着一张约三寸长的黑金纸,上面布满蝌蚪大小的金色符纹,玄奥莫测。

    黑金纸的上方,飘浮着一个一尺多高的小人,赫然便是黑金符兵!

    左莫的神识如同一张油膜,紧紧贴着这张纸符上,眼睛连眨都不敢眨,没一会,额头便爬满一层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一溜细小无比的火线,顺着他的指尖,飞上纸符,沿着纸符悄然蜿蜒。

    左莫在尝试修复黑金符兵。

    和不死小强一般的黑金符兵让左莫垂涎不已,不过他那一刀还是让黑金符兵受到损伤,他不断尝试来修复黑金符兵。好在从古向天身上搜来的玉简里面有关于黑金符兵炼制的详细法门,在尝试了几次之后,左莫也摸到了窍门。

    身具大日纹焰的左莫,先天对炼制法宝有优势。

    古向天在炼制纸符方面的实力的确非常厉害,但是他手头上却不宽裕,这一点从他死后留下来的少得可怜的东西便可见一斑。左莫当时以为能搜刮不少战利品,哪知道总共没几件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是古向天手上的杀手锏,花费了他无数的心血,但是有些材料在左莫看来,还是比较低级。

    古向天留在玉简里的信息也证明了这一点,他当时由于有几种材料找不到,不得已只能用性质相近的材料取代,这也导致炼制出来的黑金符兵和他理想中的要差不少,这让他感到很遗憾。

    可是古向天缺乏的材料,对于左莫来说,简直就不是问题!

    他在封绝战场获得一批高品阶的材料,其中包括数目惊人的金琉砂等,而黑金符兵,最需要的便是此类材料。而古向天最为遗憾遍寻而不得的灵性材料,左莫手上更是多如牛毛,包易那里的图腾碎片足够堆成小山。

    随着神识和灵力的变化,左莫的身体仿佛被无数根看不见的细丝在扯动,不自主剧烈地颤动。

    清晰而古怪的感觉,浮上左莫的心头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比较习惯三力合一的变化,而且摸索出许多神妙之处。比如炼器时的控火,主要需要用到的是神识和灵力,但是他却能通过控制身体的肌肉,来加强神识和灵力。

    现在左莫的三力,才能勉强算得上合一。

    这样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,若论精纯可能比不过单纯修炼灵力的修者,但若是持久作战,别人比他就差得远。

    在符纸上蜿蜒的细小大日纹焰火线,化作无数细小的火焰,它们仿佛受到黑金符兵的吸力,缓缓脱离符纸,向黑金符兵投去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身上的符纹骤然亮起来,就像烧红了一般。

    左莫不敢怠慢,早就准备好的金琉砂一扬手,朝黑金符兵洒去。黑金符兵就像块磁铁,立即把所有的金琉砂牢牢吸住,恰在此时,细碎的火焰亦缠上黑金符兵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布满全身的符纹陡然放出刺目的光华,它就像耀眼的太阳!

    左莫感到眼睛就像针扎般,但他不敢闭眼,手上多了一块图腾碎片。

    这块图腾碎片大约巴掌大小,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符号。左莫也不知道这个符号是什么意,他问过蒲妖和卫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这块图腾碎片是他手上最出色的几枚图腾碎片之一,左莫这次也是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把手中这块图腾碎片投入光团之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光团光芒暴涨,左莫只觉浑身皮肤如同被无数根尖锐的钢刺同时刺中,他心中大骇,连忙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光团变幻不定,仿佛里面激荡不休!

    左莫突然发现他的神识竟然无法伸入光团之中,他心中更是惊骇莫名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闭上眼睛的左莫没有发现,纸符上的符纹仿佛活了过来,不断游动。

    这番变化,足足持续了六个时辰,六个时辰里,左莫不敢稍有大意。不过好在光团似乎对他的灵力并没有兴趣,他不需要再灌入灵力进去。这让他松一口气,灵力一直是他的短板,哪怕现在三力合一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灵力不足,但是对于炼器来说,依然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光芒渐渐黯淡下来,左莫的心也渐渐提到嗓子眼。

    可当他看清黑金符兵的模样,一下子愣住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的变化很大,浑身从黑色变成暗金色,全身的符纹隐去。然而让左莫愣住的是黑金符兵的相貌——竟然和他一模一样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怎么会和自己一模一样呢?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就在左莫茫然不解之际,却只见眼前这个黑金符兵猛然睁开眼睛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左莫只觉得脑子嗡地一下,仿佛被一把重锤狠狠敲了一记。一股凶残蛮荒的浩然气息,以黑金符兵为中,轰然扩散!

    晕头晕脑间,左莫听到脑海中卫焦急无比的声音:“快!献祭!”

    “献祭?”还没有从冲击中回过神来的左莫茫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用金甲卫!”卫毫不犹豫道。

    左莫此时清醒过来:“金甲卫?”不过,他也知道此时不是仔细问的时候,连忙手忙脚乱地唤出金甲卫。

    当魁梧的金甲卫出现在黑金符兵面前,黑金符兵双目爆出两团精芒,只见金甲卫就不受控制直接朝黑金符兵飞去,当它们飞近黑金符兵面前时,急剧缩小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幕,让左莫彻底傻立当场。

    只见黑金符兵忽然张开口,那些变小的金甲卫竟然朝黑金符兵张开的嘴巴飞去!

    当它们飞到黑金符兵嘴边时,缩小如黄豆大小。

    黑金符兵一口把这些金甲卫全都吞进肚子!

    吞了金甲卫的黑金符兵安静下来,那股凶残的气息也迅速收敛起来,它安安静静地飘浮在纸符上空。

    它的眼睛重新闭上,缓缓下降。

    当它落到黑金纸符时,它依然继续向下降,黑金纸符就像一个能够吞噬一切的大洞,一点点吞噬黑金符兵。

    它就这般一点点沉入黑金纸符之中。

    黑金纸符光芒散尽,寂然不动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左莫目瞪口呆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三十颗五品晶石就想请我杀人?原来我宁一只值三十颗五品晶石!”宁一脸上的嘲讽之色浓郁,语气却是不善至极。

    宁一双目狭长,手臂垂膝而坐,目光阴冷地盯着许老板。

    许老板脸色一变,心中不由后悔自己一时冲动,揽下这个要命的活。宁一喜怒无常,杀人如拾草芥,若是对方一个不顺心,那自己小命绝对不保。而且听宁一的语气,显然心中怒极,恐惧在许老板心中泛滥开来,他不由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大人恕罪……大人恕罪……小的不懂事……小的不懂事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宁一身旁的青衫人微笑道:“宁兄何必与这些家伙一般见识!他们不过蝼蚁罢了,杀了也污了宁兄的手。”

    宁一脸色稍霁,道:“让黎兄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位被称为黎兄的年轻人朝许老板挥了挥手,温言道:“你且出去。”

    许老板如蒙大赦,连滚带爬地出去。

    “莫非黎兄有什么想法?”宁一有些好奇地问,他从对方刚才的举动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弟的确是有求于宁兄。”黎姓青年神色坦然。

    宁一能够横行无忌,自然不是愚蠢之辈,立即反应过来,不由讶然道:“这些人竟然能请动黎兄替他们说话?”

    黎姓青年微微一笑,也不解释,温声道:“实不相瞒,小弟早就注意到龟岛这群人。这伙人来历神秘至极,到现在也没有露出半口风。不过这批剑修,却是实力不俗,莫说普通的战部,便是本界那些成名的战部,只怕也未必能胜之。然而无论怎么调查,也查不出什么,这次既然遇上,还劳烦宁兄能探探他们的底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龟岛也不知有何德何能,竟然能入黎兄的法眼?”宁一只是淡淡一笑,脸上不见半点凶戾。

    黎姓青年微笑,取出一面八卦镜。

    “这面八卦元镜,不是什么太好的法宝,但是却有个妙处,能够静心凝神,化解血戾,若是宁兄能帮这个忙,这面八卦元镜便是宁兄的了。”

    宁一微微动容,他赖以成名的法宝便是一把血煞修罗伞。这件法宝威力无穷,然而血煞之气极重,久而久之,心性也会受到影响。倘若有这面八卦元镜,对他的修炼有着绝佳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疑虑,对方为何会对那龟岛如此重视?

    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虚?

    这八卦元镜是好,可若是因此惹下大麻烦,那就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宁一的疑虑,黎姓青年微笑道:“宁兄不必多想,那伙剑修虽然实力不错,但肯定不是出自昆仑。小弟也只是想探探他们的底,没有太多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被对方说中心思,宁一也不着恼。只要不是昆仑,他倒不惧,呵呵一笑:“能替黎兄效劳,可是宁一的荣幸,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宁兄仗义。”黎姓青年恭维了一句,识趣地把八卦元镜奉上。

    宁一摩挲着八卦元镜,只觉心境说不出的空灵纯静,脸上喜色更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