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五十六节 一炮打响

第四百五十六节 一炮打响

    红了!

    龟岛修炼班彻底红遍虚灵城!

    每个修炼班报名处都是人头涌动,无数人挥舞着晶石,只求一个名额。完全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的朱雀营修者们无不焦头烂额,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秩序最好的是韦胜的讲剑堂,来者无不恭恭敬敬,一脸虔诚地奉上晶石,得到允许后安静地找个角落里等待开课。

    韦胜那道强大的剑意,震惊整个虚灵城,甚至还有金丹期剑修跑来报名,轰动无比。

    第一天就在一片忙乱中度过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众人,第二天一大早,愕然发现,涌进来报班的人数暴增。第一天其实有不少人心存疑虑,但是宗如他们的水平,在第一天的讲课中展露无疑,那些摇摆的修者们,立即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眼前火爆的场景,超乎所有人的意料,就连左莫也感到头皮有些发麻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左莫才弄明白为什么。

    市面上的各种修炼班,水平其实都相当低端。想学有点含量的法诀怎么办?只有进门派。现在市面上流行的各种修炼班,其实只是为了让学员能够进入门派,门派挑选弟子也是需要考核的。

    所以为左莫他们几个修炼班一开,可谓鹤立鸡群,比其他修炼班高出不知道多少。

    左莫他们传授的法诀、窍门等等,在他们眼中,是简单不过的基础,但是对于这些广大在门派之外徘徊而不得入的初阶修者们来说,却堪称字字真言。

    只花了一天的时间,龟岛修炼班便名声大噪。那些第一天上了修炼班的修者们,无不激动莫名,纷纷把消息传给自己的好友。上修炼班怕的是什么?怕的就是交了晶石学不到东西,现在发现这些修炼班的老师,个个厉害无比,这些人哪不疯掉?

    由于这些修炼班都是出自龟岛,大家便把它们统称为龟岛修炼班。

    初阶修炼者是最广泛的群体,亦是最不受重视的群体,他们大多天赋平平,就连想进一个小门派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平时大多以给别人的雇工为生,一般只会一两种最基础的法诀,谋生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无论在哪一界,多掌握一门法诀,就多一份找到工作的希望。而越是精深的法诀,意味着能找到越好的工作。

    比如一品火诀,最基础最初阶的火诀,只能做最苦最累的火活,火头工之类。而二品火诀,便能够进厨房,烹制一些简单的灵菜。而三品火诀,可以进专门的药房,炮制、处理各种材料。

    不同品阶法诀之间的收入,有着巨大的差异。

    可是法诀掌握在谁手中?都在那些大大小小的门派,想要学习这些法诀,只有进入这些门派,才有可能习得。像左莫以前在的无空剑门,现在看来,只不过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门派,但是门中的那些二品剑诀,就连外门弟子也需要支付贡献才能够阅览。

    当只需要能够缴纳一定的晶石,便能够习得不错的法诀,对于初阶修者有着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左莫也绝对想不到,龟岛修炼班所产生的影响,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虚灵城周围,甚至更远的地方扩散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教舍,田中洲脸上露出茫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天时间,他的修炼班竟然只从两百人直接降到三人!

    剩下的三名学员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悄然收拾东西,离开教舍。他们只不过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,亲眼见田氏修炼班如此模样,顿时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谁都不傻!

    龟岛修炼班虽然价钱不便宜,但是传授的法诀,比其他修炼班,要高深得多。以前的时候,田氏修炼班是虚灵城最老牌也是口碑最好的灵植修炼班,然而去过龟岛灵植修炼班的学员,便再也没有人回来。

    田中洲一脸木然地看着最后三名学员的离开,他精神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前些天上面还告诉他们,要好好打击这个修炼班,田中洲他们也是斗志高昂,个个拿出十二分力量,就等着把对方打趴下!

    比其他的,田家还不敢说,比灵植,虚灵城谁是对手?

    每位田氏修炼班的老师都是踌躇满志。龟岛修炼班开业那天折腾的那些花玩,在田中洲他们看来,只不过是哗众取宠,更加说明了对方的实力不如他们,才会挖空心思用些旁门左道的法子。

    修炼班,最终是讲实力的!

    田中洲他们无不充满自信。

    然而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所有人都傻了眼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在他们眼中像小丑一般的龟岛修炼班竟然一飞冲天,一发不可收拾!短短的几天时间内,田氏修炼班的学员便以惊人的速度,迅速减少。

    一开始田中洲心里发狠,这些学员以后别想再来上课。包括他在内的修炼班老师拿出浑身解数,他们从来没有如此努力,如此敬业!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能够挽住颓势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很快地发现,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每天来的学员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从木然中回过神来,渐渐,田中洲双目充血,拳头不自主地握紧,心中的不甘骤然爆发!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!

    为什么!

    他忽然拔腿便往外走,他一脸毅然,他要去看看,对方的修炼班究竟有多邪门!

    连桌上的东西都没有心情收拾,头也不回地向外走。

    他要当众拆穿这伙人的鬼把戏!

    天空下起淅淅浰浰的小雨,田中洲走得极快,雨点打在他身上,他没有半点察觉。

    龟岛的灵植修炼班很好找,他只需要稍稍打听,便打听到具体的位置。田中洲对虚灵城十分熟悉,很快便找对位置。

    一条幽深的小巷,安静无比。

    看来这伙人的手头不是很宽裕啊,这条小巷地段不好,以前是城内最偏僻的地方之一,没什么人会来。田中洲心中恢复几分信心,和这比起来,他们田氏修炼班的地段那可是城内真正的黄金地段。

    然而,当田中洲拐过巷子口,就像被骤然施了定身法,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深长而狭窄的巷子,无数人席地而坐,他们仰着脸,神情专注聆听着巷子口尽头传出的声音。整个巷子,水泄不通,但是安静无比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田中洲被震撼到!

    突然间,一脸说不出的感觉塞满他的胸膛,他嘴皮子不自主地哆嗦起来。他的修炼天赋平平,在家族里也没什么地位,要不然也不会被派来担任灵植修炼班的老师。

    他担任灵植修炼班的老师整整十年。

    但是在他十年的任教生涯中,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震撼人心的场面!

    他对班上的学员没什么好感,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修者,脸上总是充满了疲倦,没精打采。他们之中,绝大多数人都粗鄙不堪,不讨人喜欢。他们是整个修者社会最底层的写照,没有一丝美感,没有一点修炼的出尘味道。

    然而,同样是这群人……

    田中洲有些恍惚,眼前的这些席地而坐的学员们,他们神色庄重肃穆,甚至有一丝虔诚,他们专注的脸庞不见疲倦、劳累,焕发着一种别样的光采。

    田中洲呆呆地看着,看着眼前这群陌生的学员。

    巷子尽头的声音传来,虽然不是很响亮,但非常清晰,大概里面的老师也预料到这场面,用了扩音的法宝。

    “灵植五行,各有妙用。我们今天讲的是水行,水行法诀众多,那是不是所有的水行法诀都适合灵植呢?不是的。能够用于灵植的水行法诀,必须重温养之功效。今天给大家讲的是一种名为《小云雨诀》的水行法诀。它不是什么高深法诀,但是对于我们灵植夫来说,非常实用。这里必须提醒大家,不要一味追求高品阶的法诀。高品阶的法诀比低品阶的法诀要好,但是,它的灵力消耗也比低品法诀要高。这样很可能会导致你在实际运用中,面临灵力不继的尴尬局面……”

    只听了一会,田中洲脸上都再次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《小云雨诀》他们也有传授,但是只会教一些最基础的变化,而更高级的变化,都只会在对方进入田家之后,才有可能传授。而这家伙所说的许多精妙之处,便是连田中洲都感到新奇,不过一会,他竟然生出受益匪浅之感!

    但是,他并没有感到开心,而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的并非是此人对法诀的高深领悟,而是对方竟然会把如此精妙的内容,公然地传授!

    这家伙疯了吗?

    他难道不知道,他讲的这些东西,没有一个门派会轻易泄露出去?

    如果他只是传授给几个人,没有人会管他!可是像这般,轻易地传授高深法诀,只会有一个结果,那就得罪了所有的门派!

    门派的力量为何如此强大?不正是他们手上掌握着绝大多数资源吗?而法诀,就是他们掌握的资源之中,最重要的一种!

    门派对法诀的垄断,亦是他们现实中垄断地位的基础之一。正因为如此,各门派势力之间,千年以来,在这方面都保持着异乎寻常的默契。

    这伙人的做法,触犯了虚灵城周围所有门派势力的利益!

    真是疯了!

    田中洲摇摇头,看着眼前的场景,心中不知为何,觉得有些可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