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五十一节 顿悟后的雷鹏

第四百五十一节 顿悟后的雷鹏

    午刀一斩!

    磅礴的力量,顺着这一斩,倾泄而出,化作一道巨大的金色刀芒,朝黑金符兵席卷而去!

    刀芒中,似乎有个虚影在嘶鸣挣扎,金色的刀芒也随之而变幻不定,翻腾不休!

    这不是他第一次使出午刀一斩,但是这次午刀一斩明显和以前不同!

    桀骜而澎湃的力量,在斩下的瞬间,其中各股力量的激荡、冲撞,如同一幅粗犷、炽烈而浓墨重彩的画卷!忽然间,丝丝明悟在左莫心中升起,似乎有什么东西触手可及!可若是他一细想,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感悟到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一下子缓慢下来。

    顺着嘶吼的力量翻腾,左莫就像个虔诚的信徒。

    明灭不定的金色光芒倒映在黑金符兵脸上,它神色如常,没有一丝变化。只见它身形微收,双臂架在面前,如同十字栓!

    嘶吼桀骜的刀芒,如同愤怒的野兽,轰然撞上黑金符兵的十字臂架!

    金光爆开!

    嘡!

    如同山谷间敲响的巨钟,声浪从左莫身旁掠过,他的身体甚至不可抑制地震颤!

    这便是力量!令人深深为之震颤的力量!

    初窥其貌的左莫几乎在一瞬间,便为之而痴迷。

    真是强大的力量啊!

    亢奋中的左莫,对于自己超水平的发挥感到满意至极。若不是眼前黑金符兵对自己产生强烈的威胁,他也没有可能突破,释放如此生猛的午刀一斩!

    耀眼而炽目的金光,充斥着视野,耳旁隐隐传来古向天的惊呼,左莫嘿地无声轻笑。

    金光散尽!

    待看清光金光中心的黑金符兵,左莫的瞳孔猛地收缩,他几乎失声惊呼!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浑身通红的黑金符兵,就像刚才从火炉中出来,无数明亮的符纹浮于它身上。护在脸面前的双臂上,一道数寸深的伤口,几乎快把它的小臂切断!

    但是,它挡下来了!

    它竟然挡下来!

    左莫的眼中尽是不能置信,他无法想象,如此恐怖的力量,怎么可能被挡下?

    这就是六品符兵么?

    左莫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他很快从恍惚中回过神来,脸色不自主地剧变!这一刀对黑金符兵产生了一定的伤害,它身体的红光渐渐褪去,但是手臂上的伤痕,却没有像上次那般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午刀一斩让把它手臂上的符纹给摧毁。

    但左莫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有丝毫的好转,刚才那招午刀一斩,是超水平发挥。哪怕他现在再用这招,他也没有把握,能够重现刚才那般威势。

    刚才那招午刀一斩,几乎汇集了他全身的力量,虚弱的感觉,如同潮水般涌来。

    情形不妙啊!

    左莫暗叫糟糕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中埋伏了。”年绿扫了一眼周围。

    麻凡没有吭声,倒是雷鹏好奇地打量周围,瓮声道:“什么人胆子这么大?敢埋伏咱们?活得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商未明面色如土,哆哆嗦嗦颤声道:“千珑幻境盘,这是千珑幻境盘!”

    麻凡闻言抬起脸:“什么是千珑幻境盘?”

    “千珑……千珑幻境盘是清虚散人的成名法宝。”商未明情绪稳定一些,连忙解释道:“它能够摄人入内,盘内幻境无数,浩渺无边,若是不能破阵而出,一辈子就可能被困在里面!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雷鹏一惊一乍。

    商未明弱弱地补了句:“它是六品法宝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众人便不吭声了,六品法宝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。如果韦胜在的话,倒是有几分胜算。

    忽然,嘡地一声巨响,骤然在众人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麻凡几人骤然色变,这里面除了他们,就只有左莫,对方的目标是大人!刚才那么激烈的碰撞,大人一定是遭遇到了危险!

    “三段波式冲杀!”麻凡目光一凝,简洁道。

    雷鹏年绿眼前一亮,怎么把这个给忘了?若是遇到对方密集阵形,就必须用威力更强大的剑芒,而这亦是三段波式冲杀最为犀利之处。对于这种技巧,当初他们每日都需要共同修炼许久,直至三人默契无间,才算完成。只是后来他们被划分为天锋曲,冲杀在最前面的机会反而要小许多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凡你脑子好使,不愧做过核心啊!”雷鹏瓮声道。

    他主动上前一步,三人呈品字形,他位于最前端。上次战场顿悟,后来被大伙取笑许久,更让他感到憋屈的是,号称千载难逢的顿悟竟然没有帮助他进入金丹!

    雷鹏之前的修炼的刀诀名为《渊兽噬魂刀》,名字虽然拉风,但实在算不上厉害的刀诀。刀诀难寻,好刀诀更是难寻。他也想修炼剑诀,什么《明霄剑诀》之类,这厮脸皮又厚,腆着脸跑到左莫那恳求,左莫见他这么一个黑大个,腆着脸求人也挺不容易的,自然应允了。结果,几乎左莫那所有的剑诀,不管好坏,他都看了个遍!

    可看完之后,他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,就算以前熟练无比的刀诀也用得别扭无比。

    直到战场的那次顿悟,就好似乎重重迷雾之中,点亮了一点光芒,他竟然悟出三招有点古怪的剑招。

    这三招刚悟出时只是个雏形,他屁颠屁颠地跑去向韦胜请教,哪知韦胜看过之后,大为称赞。从都天血界到云海界这一路上,还帮其不断细细琢磨,这三招剑招便如同璞玉经过打磨,绽放出耀眼的光华。

    雷鹏称其为《渊斩》。

    天天和他呆在一起的麻凡和年绿当然知道雷鹏这三招的厉害,势大力沉,最适合攻坚,便由其作主攻手。

    三人站定。

    年绿双手如同莲花绽放,啪地一声轻响,一蓬小莲花从他指尖喷涌而出。这些莲花小如拇指般大小,小巧可爱。小莲花一喷出来,便如四下飞散。

    顿时周围光线变幻不定,年绿的脸色也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这招能够破解幻阵,平时也是屡试不爽,但是眼下面对的可是一件六品法宝,到底有没有效果,他心中亦没有底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年绿的眼睛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精光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小莲花就像泡沫般破碎,周围的光影变化更加剧烈,但是,年绿死死盯着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块地方——那块不过数尺的地方,自始至终,都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!”

    年绿的声音中充满自信。

    他并非是打算破解眼前的幻阵,六品法宝所产生的幻阵,他自知不是对手,他要找的是支点!任何一个幻阵,都会有一些固定地方,就像架起幻阵的支点,这些支点并不会随幻阵的变化而变化。

    而这些支点,才是他们的目标!

    攻击幻阵,最忌胡乱攻击,幻阵中绝大多数的目标,都是幻象,无论它们再逼真,也都是幻象。攻击幻象,只会击空!只有攻击到大阵本身,才有可能对幻阵产生破坏。

    雷鹏双腿微蹲,双手握住金琉重剑,灵力如同火焰般,从他身体涌出。眨眼间,他周身覆盖了薄薄的灵力之火,这是灵力运到极致的表现。

    不用招呼,麻凡年绿两人,同时运转灵力,周身亦多出一层薄薄的灵力火焰。

    几人的灵力火焰各不相同,雷鹏的火焰红中带黑,给人气势惨烈之感。麻凡的灵力火焰灰而飘忽,捉摸不定。年绿的灵力火焰青中带粉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如同铁塔般的雷鹏此时怒目圆睁,浑身肌肉贲张,手中的金琉重剑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他周身无数细碎的气流如同被一只无形之手拨动,凛冽的细碎剑意,如同飞溅开的锋利碎冰,嘶嘶作响。

    麻凡双目微阖,手中的飞剑剑尖稍扬,而年绿亦是一脸肃穆,细长飞剑上,莲花隐现。

    蓄势完成的雷鹏只觉周身血脉贲张,但是他的心中却如同狂暴飓风的风眼,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,势随心动,所有汇集的剑意,如同开闸的洪水,倾泄而出!

    高高扬起的金琉重剑,猛然斩下!

    “深渊斩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如同巨木被抡起的风声,令人心中发麻!周围的空间,竟然出现极细微的扭曲之感,这把形如斩马刀的巨剑,仿佛如同从地狱深渊而出,没有一丝亮起的光芒!

    黑黝、深沉!

    剑锋所过之处,如同凭空出现一道无底深渊!

    麻凡年绿同时出剑!

    只见一道灰色的剑芒和一道青色剑意,如乳燕归巢,雷鹏那道深沉不见底的黑色剑芒之中!

    剑芒猛然暴涨,如同那道狭长的黑色深渊,倏地涨大了几分!

    那似乎能吞噬一切的深沉,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力量!

    空中传来一声惊呼,千珑幻境盘的主人也察觉到危险,雷鹏三人身旁景色剧烈地变化,对方试图用这种方式来干扰他们。

    雷鹏视若不见,手中暴涨的剑芒,准确无比地击中年绿指出的那个地方!

    击中的瞬间,时间似乎稍稍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众人只觉眼前一黑,那无边无际的黑暗,似乎把他们全都吞噬。脚下的地面剧烈地颤抖,地动山摇!

    空中传来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敢坏我法宝!你们等着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