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四十三节 火拼 【第一更】

第四百四十三节 火拼 【第一更】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左莫会趁机偷袭!

    徐正威脑子轰地一下,看着任婧角度变得诡异的脖子,他一时间呆住。对方的狠辣果决超出他的预料,他万万没想到这场冲突会直接演变成死战!

    以任氏三老护短的性格和对任婧的宠爱,眼下的局面只会有一个结果,不死不休!

    而这群来历不明的年轻人也以一个干脆利落的偷袭,表明了他们战斗的决心和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茫然之后,是无尽的慌乱。

    任门三金丹,在虚灵城是响当当的人物,就连虚灵派也得卖他们几分面子。徐正威也是金丹,但是他自知实力不如这三个胡搅蛮缠的家伙。

    徐正威突然发现自己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。

    任家三老不好惹,眼前这帮来历不明年轻人也不是善茬。对方丝毫不惧任家三老,加上他看不透他们深浅,更加不敢乱动。可中立的话,任家败了倒好说,要万一任家赢了,自己的日子就不好过了。以任家三老的脾气,日后免不了来找他的麻烦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无数个念头在徐正威的脑中转过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孙女横死,三个老头目眦欲裂,眼睛登时红了,怒吼连连,不约而同拼起老命!

    只见一道绿色,迅速弥漫任大全身,他整张脸都变成墨绿色,满是皱纹的老脸如同树皮般,身上皮肤也变得粗糙无比。浓浓的木行之力,轰然勃发!当绿色蔓延到他头发时,墨绿的头发以惊人的速度疯长,变成拇指粗的绿藤。满头绿藤狂舞,宛如一条条绿蛇拼命扭动身体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狂舞的绿藤,如雨点般抽中韦胜的剑意。

    这些翠绿的细藤出奇的坚硬,和韦胜的剑意相撞,激起无数火花,声如金石!

    任二周身蒙上一层白色水雾,他整个人变成透明,周身轮廓迅速融化,短短的时间,他变幻成一个透明的水人。

    面对宗如坚凝如实的拳间,只见水人身形一变,化作一股细长水流,仿佛灵蛇般,以异常诡异的角度灵巧躲过!

    任三彻底笼罩在一团火焰之中,熊熊燃烧的火焰从他身体喷涌而出,他脚下的金星曜石开始融化,他身形一点点往下沉。

    谢山的剑意,甫一靠近他身上的火焰,竟然轰地爆裂成无数火星!

    一击得手回到公孙差身边的左莫目睹三老出手,心中顿时凛然!

    散修!

    这三老头竟然是散修!

    散修是很笼统的概念,一般来说,剑修符修禅修之外的修者,都归为散修。散修之中,最常见的便是五行散修。五行易学难精,可是若能修到精深处,有大神妙!市面上流通的五行法诀很多,因此修习五行的散修最多。

    面前的任家三老,各修一行,而且修炼颇为高深的境地!

    一出手,便不同凡响!

    任家三老表现出来的实力同样让徐正威脸色大变!三人能在虚灵城横行如此之久,绝非浪得虚名之辈!以前徐正威只知道这三个老家伙难缠,却没想到他们实力如此强悍!

    真是要命啊!该怎么办才好……徐正威心中呻吟。

    左莫虽然心中暗惊,但是并没有太慌张,而是警惕地瞥了一眼神色变幻不定徐正威。公孙师弟指挥战斗厉害,可是个人战斗力几乎为零,随便一个护卫都能把他干掉。一击得手的左莫立即退守到公孙师弟身旁,以免战斗波及到师弟。

    不过能亲自结果那个可恶的女人,左莫胸中那口恶气也出得差不多,心安理得在一旁观战。

    谢山三人面对气势暴涨的对手的反应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见剑意被对方轻易破解,谢山冷哼一声,双蜃剑从手中消失,空中骤然响起两声剑鸣,一声低沉,气势雄浑,一声尖亢,直刺云霄!

    紧接着两道交缠在一起的斑斓虹芒,带起摄人心魄的尖啸,朝任三扑去!

    宗如一拳不中,神情没有一丝变化,双目和刚才那般微阖,神色庄重,只有额头的血莲花变得愈发殷红鲜艳,宛如鲜血欲滴。

    他身后,出现一个淡淡的虚影。

    龙象达迦!

    虚影渐渐和宗如合二为一。宗如身上禅袍无风自动,激荡得猎猎作响。当微阖的双目缓缓睁开,空洞漠然得没有一丝感情,额头血莲鲜红如怒焰。

    扬手一拳,普普通通的一拳!

    然而论起声势,最为骇人的还是韦胜!

    看对方狂舞的绿藤轻松击溃自己的剑意,韦胜不仅没有半点怯意,虎目陡然爆出两团精芒,胸中战意瞬间被点爆!自从突破金丹之后,除了偶尔能与左莫对练,他还未曾真正酣畅淋漓打过一场!

    因为没有合适的对手!

    积蓄已久的战意如同火山喷发,令韦胜浑身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连黑剑也不唤出,右脚猛地向前踏出一步,身形向前微倾,犹如直欲出鞘之剑!

    无空剑意,冲天而起!

    虚无空寂的气息,如同降临的黑暗夜色,以韦胜为中心,无声向四周扩散蔓延,吞噬一切!

    众人眼前一花,如同置身一片虚无之境!

    没有声音,没有光线,只有无边无际的虚无,和如同死一般的空寂!

    韦胜的剑意,竟然把所有人都笼罩进去!

    左莫吓一跳,大师兄打疯了!他连忙一把提起公孙差和商未明,身形疾退,一连退开十丈,眼前才重新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乖乖!大师兄发起疯来,真是吓人啊!

    左莫不由同情起正对大师兄的那个老头。惊叹之余,他生不出半点嫉妒之心,没有人比他更清大师兄这一身恐怖的实力是怎么来的。那是真正一点一滴,从无到有、从少到多积累起来,没有半点偷巧!

    左莫知道自己做不到大师兄那般地步!

    谢山眼皮狂跳,心中骇然!

    韦胜和他同为金丹,年纪又比他小,但他平时依然尊称一声韦师。韦师在剑道上的造诣深不可测,足以让他敬仰,但他从来没有见过韦师全力出手!

    宗如空洞漠然的眼睛内,也因韦胜这一剑,而泛起一丝微不可察的波澜!

    他们尚且如此,任家三老可想而知,无不遽然色变!他们脑子嗡地一下,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上!

    “给婧儿报仇!”任大深吸一口气,嘶声怒吼。

    能修炼到金丹,又能执掌任家数十年,他并非没有决断之人。只是平日对任婧宠溺太过,才酿下此等恶果,但面对如此惊人剑意,他终于恢复冷静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被逼到绝境,任家已经被逼到绝境,再往前一步,就是粉身碎骨!他们三个如此,任家如此!

    他这一声怒喝恰到好处,原本气势被遏制的任二任三,一想到最为疼爱的孙女横死当场,两个老头胸中的怒火轰然再次暴涨,气势也随之暴涨!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三老不退反进,同时出手!

    任大全身绿色更浓一分,整个如同一颗古树,无数翠藤从他体内钻出来,扎入地面。坚硬的金星曜石在这些绿藤面前,就像豆腐一般,轻松被洞穿。

    无数地气沿着深扎土中的绿藤,源源不断地进入任大体内。

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仿若有无数条细蛇吐舌,那些狂舞的绿藤,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绿色光痕!

    绿痕纵横交错,一个符阵瞬间成形!

    一根根绿芽钻出地面,它们以惊人的速度成长、抽叶、开花、结果!

    眨眼间,脚下地面便覆盖厚厚一层草木,恍如森林,勃勃生机,流转不息。花朵纷纷凋零,花瓣飞舞,树叶从树枝上脱离,四下飘飞!树枝上果实爆裂,种子四射,钻入地面,又开始新一轮的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生生不息!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花瓣树叶飞入空中,短短时间内,空中到处充斥着树叶花瓣。它们飞舞盘旋,到处扩散,不断地向虚空深处扩散!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无数草木花叶,正以惊人的速度枯萎、化作虚无!

    这是一场死亡与生机的较量!

    左莫脸色凝重起来,这个让人讨厌的老头,在木行的造诣竟然如此深厚!

    木主生机!

    这是木行最本源最强大的属性,但亦是难领悟的属性!左莫忽然想起他在莫水明空破狱之战最后一战,面对那浩瀚的生机,他甚至不自主地战栗。

    生死如双生子,是最本源力量之一。

    大师兄的无空剑意,是虚无空寂的死亡之剑。而对方的木行法诀,却是最容易悟出生机属性的法诀类别。木行法诀并不以威力著称,却恰好是大师兄无空剑意的克星!

    左莫并没有上前支援。

    他相信大师兄!

    从读过大师兄的修炼心得,他便开始相信,相信顽强、坚韧、异常执着,为了追求剑道愿意舍身为仆,为了领悟剑意,愿意孤身追击猿群的大师兄!

    在左莫看来,大师兄在筑基时引动的天地异象,并非是大师兄惊人天赋的证明,而是上天对他的奖赏,对他一步步苦苦摸索却始终如一的奖赏!对他舍身忘我、累累伤痕的奖赏!对他无数个日日夜夜汗如雨下的奖赏!

    这样的大师兄,怎么可能被打败?

    他可是如同钢铁般的男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