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四十节 虚灵城
    商未明按捺心中的兴奋,态度变得愈发恭谦:“东胜云岛其实是一个云岛带,除本岛之外,还有大大小小云岛三万八千之多。这些云岛的价格按照大小、位置以及灵脉的不同,分为不同规格。最大最好的一批云岛现在基本都已经售完,剩下的大多都是中云岛和小云岛,以及碎云岛。”

    左莫饶有兴趣地问:“这中云岛、小云岛和碎云岛又是个什么样的情况?”

    商未明介绍得很仔细:“碎云岛是最小规格的云岛,面积大多在一百亩之下,基本没有灵脉,大多是那些单身修者居住。像我那座小岛,不过四十亩。一百亩以上,一千亩之下的云岛,都属于小云岛。它们大多都有灵脉,不过品阶不是很高。一千亩以上,五万亩以下的属于中云岛,这类云岛大多有着品阶不错的灵脉,有些还有灵湖灵泉之类,可以自己开垦灵田。五万亩以上的大云岛,差不多都卖完了,而且购买的条件比较苛刻。”

    左莫琢磨了一下,他们这么多人,只怕需要买一个中云岛,还得大一点的中云岛,他便问道:“一个中云岛的价格多少?”

    果然是大老板!

    商未明心中大喜,强忍激动道:“一般来说,一亩一颗三品晶石。”

    “这价格可不便宜。”左莫有些吓一跳,几万颗三品晶石,绝对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“是不便宜!”商未明有些感慨道:“这一界云海茫茫,只有云岛才能落脚。而那些没有保护的孤岛,也没什么价值,这么一减,云岛就没多少了。再加上最近外面形势有些紧张,云岛价格也跟着涨。”

    左莫一呆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来的人多。”商未明解释道:“云海界其实偏僻,地处四境天交界之处,以前的时候,没什么外地修者来。现在情况恰好想反,这里离前线遥远。除了传送阵,从界河那边进来,难度极大。只要情况不对,把传送阵一毁,就安全了。这两年,其他地方的修者疯了一样跑过来,搞得大家日子都不好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左莫反问。

    “物价涨得厉害啊!云海界和其他地方不同,界河不好走,还得靠传送阵。但是这货物若也通过传送阵,花在上面的晶石就不得了。这两年物价涨得那个厉害,若不是前些年攒了些家底,买了座碎云岛,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”商未明摇摇叹息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左莫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东胜云岛越飞越近,很快,众人便登上大岛。

    一名衣服上有“虚灵”亮纹的修者飞过来,扫了左莫身后的黑龟号一眼:“丁区一百三十号,每天三颗三品晶石。预交二十颗三品晶石,押金十颗三品晶石。”

    身旁的商未明解释道:“这里的船是不能进城的,需要停在前面的码头。丁区是专门用来停放小船的。码头有专门的仓库,老板记得安排人手守护。”

    左莫确实感受了一把这里高昂的物价,不过听到商未明后面那句,顿时警惕起来:“不安全?”

    商未明露出苦笑之色:“以前还好,最近不是太好,已经有几批人的货被偷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左莫点点头,紧接着问了句:“遇到偷东西的,杀掉没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商未明心中一突,脸色微变。几乎在一瞬间,对方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,散发着强烈的危险气息。当商未明再仔细看时,只看到一个笑咪咪的大老板,他怀疑刚才自己是眼花。他强笑道:“若真是偷东西的,杀掉也没什么。不过,能不杀的话,最好还是不要杀,和气生财嘛。”

    “和气生财,有道理!”左莫点头。

    很快,在虚灵派弟子的指引下,黑龟号停在丁区一百三十号,交纳了费用。公孙差、谢山、宗如几个人从黑龟号里飞出来,其他人则依然呆在船内。左莫不想太招摇,而且有大师兄、谢山、宗如,再加上他自己,只要别遇到元婴期修者,安全问题根本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至于元婴期修者,左莫可从来没见过,就连在都天血界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从码头出来,一条宽约五丈的笔直青石道路出现在众人眼前。道路两旁各有一排石宫灯,石宫灯的材质并不算上好,但左莫注意到,每座石宫灯的灯柱上,都刻满复杂的符纹。

    大型符阵!

    左莫心中微凛,这些规则排列的石宫灯是一个大型符阵的一部分!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符阵所特有的轻微灵力波动。

    “虚灵城在这附近,算得上比较大的一个城市,毕竟虚灵派的实力很强。虚灵派是符修门派,以材料之类尤其重视,老板若是有这方面的货物,不妨直接卖给虚灵派。他们给的价钱相当公道,若是交易量大,他们还会给予一定的方便。”商未明道。

    左莫恍然,原来虚灵派是个符修门派,难怪!

    “虚灵派门下弟子众多,每日消耗的材料都相当惊人。他们炼制的法宝、符兵都十分精良,很好卖。他们出自天環境,颇有实力,来云海界没多久就站住脚跟,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的发展,在这一带的口碑很不错。”商未明道。

    “像那些材料,既然不好运,那不可以种么?”左莫想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人种的。”商未明道:“不过灵植需要灵田,豢养要灵湖、灵泉,还要懂行的修者,还要时间。除非以后就留在这,否则花这么大的力气,岂不是便宜了别人?眼下大家贪图这安全,可等战争一结束,又有多少人愿意留在这?”

    左莫颔首:“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无论灵植还是豢养,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,讲究的是细水长流。若不是定居此处,费那么大的力气,又没什么收益,自然没人愿意做。

    商未明讲得十分仔细,左莫也听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左莫一行人丝毫不引人注目,他们身上没有什么法宝,衣着也是普通,神情平静,没有高手的傲气。公孙差脸上挂着羞涩腼腆的笑容,看上去就像邻家害羞的大男孩,反倒是几个路过的女修饶有兴趣盯着公孙差看了半天。当看到公孙差脸上的羞红更重,她们不由嘻嘻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左莫见到这一幕,不由大笑。谁能想到,杀起人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,人人畏之如虎的小娘,竟然被几个小姑娘笑窘住。

    商未明也不由轻笑:“这位小哥长得真俊!”

    左莫毫无风度地爆笑,韦胜轻轻一笑,谢山宗如可不敢,只能强忍着笑意,表情看上去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商未明有些茫然,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这句话有哪里好笑。

    公孙差额头青筋真跳,不过落在别人眼中,却是充满了少年纯真的可爱,惹得路边的那几位女修又是一阵娇笑。

    一位胆大的女修提着裙子跑过来:“喂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公孙差的脸刷地红得像熟透的苹果。

    左莫再也忍不住,蹲在地上捶地狂笑。谢山宗如的表情几乎快憋得扭曲起来,像极了快憋死的鱼。

    “你真害羞!”女修也不怕生,乌黑的眼睛充满灵动,伸出雪白的手掌:“我叫阿木莲!”

    盯着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雪白的手掌,公孙差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交个朋友吧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差感觉自己的脸快烧起来,他手足无措,心中充斥着前所未有慌乱,嘴里下意识地吱唔了一声!

    远处传来几声阿木莲同伴的笑声,公孙差更是不知道手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“嘻嘻,你真可爱!”阿木莲很开心。

    同伴中年纪较大的女修笑着催促她走。

    “哎呀!我要走了!”女修蹦蹦跳跳转身离开,没走多远,朝公孙差挥舞着雪白的手掌,接着把手掌拢成喇叭状大声喊:“别忘了我的名字,我叫阿木莲!”

    阿木莲她们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左莫笑得前俯后仰,他从来没有见过公孙师弟如此慌乱,如此手足无措。他沿路拿这件事取笑公孙差,哪知公孙差始终低着头,对左莫的取笑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见公孙师弟火烧般的脸和失魂落魄的神情,左莫忽然觉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,让大家开心了一阵子,沿着大道朝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虚灵城的城门并不大,城门口守着许多虚灵派的弟子,在他们身后,立着许多高大的符兵。他们并不盘问来往行人,只是在有纠纷的时候,才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天空到处可见各种各样的飞行法宝,不过最多的却是纸鹤,倒是让左莫备感亲切。

    走进城门,一阵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三品黄甲力士,力大无穷,适合各种粗活,经久耐用!建房挖山必备!”

    “三品草傀儡,斟茶倒水,洗衣叠被,无所不能,您最好的全能家仆!”

    “奔雷符!奔雷符!虚灵派真传奔雷符!只要一百颗三品晶石!走过路过,千万不能错过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,左莫精神一阵恍惚。经历这么多的杀戮、凶险,这些平常不过的街头叫卖,却让左莫一瞬间感动得想哭。

    他压下鼻中的酸意,咧嘴傻笑。

    这感觉,真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