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三十七节 左莫的偷袭 【二合一】

第四百三十七节 左莫的偷袭 【二合一】

    卫营上下都处在紧急待命的状态。回到营地的阿文,长松一口气,终于不用在大人手上被折腾得死去活来了。

    卫营的气氛并不是太紧张,大家都是久经战阵的老手,自然不会因为战斗而紧张。再加上卫营基本上都是修奴出身,什么昆仑之类,他们脑海中完全没有半点概念。在他们眼中,只有敌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清楚,朱雀营还没有发力。

    气氛轻松的卫营看到左莫闯进来,顿时众人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“打得怎么样了?”左莫装作关切战局的模样问,他心中毫不担心,有公孙师弟这个战斗狂热份子,根本不需要他来操心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清楚得很。连玉衡那样老牌黄金战将都倒在公孙师弟的屠刀之下,他不相信对方一个小年青能够打败小娘。当然,他完全忘了小娘也是个腼腆小年青这件事。

    束龙恭敬道:“才刚刚开始,不过雷鹏打伤了对方的一位金丹。”

    “雷鹏打伤了一个金丹?”这个消息让左莫吓一跳,他有些不能置信:“这厮这么生猛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束龙脸上也露出钦佩之色,能够以凝脉期的修为重创金丹,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,这都能够让人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“难道吃了什么药?”左莫自言自语一句,随即把目光投入战场,不过当他看到一动不动的雷鹏,又是一惊:“顿悟?竟然顿悟!这货的运气也好到爆了吧!”

    也难怪左莫羡慕,顿悟是件要讲究机缘的事,没什么规律可循。

    左莫身旁的束龙等人,亦是一副深有同感的表情。雷鹏一身大块头,看似豪爽,实则奸猾,在他手上吃亏的人不在少数。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奸猾匪徒,居然能够顿悟,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左莫咂巴了一下嘴,便把目光收了回来,刚才那一眼,他已经认出来小娘的雪花战阵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能够让玉衡栽跟头的战阵,他印象深刻得很,顿时连心中最后一丝担忧也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估计小娘很快就会结束战斗,得赶紧行动,要不然,连汤都捞不着。

    左莫心中暗自琢磨,他可是打算好好验证一下刚刚折腾出来的“小莫哥战法”,到底威力如何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他注意到公孙差的雪花战阵已经开始朝对方碾压过去,不由更加着急,见识过雪花战阵厉害的左莫,压根就没想过这伙昆仑剑修能够取胜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遇到公孙师弟,是件很倒霉的事情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双方的战斗迅速进入白热化状态,双方的行动都十分果决。

    雷鹏所在的位置,迅速成为整个战斗的核心地带。明烈的瑶光战阵疯狂地朝这里挤压,而朱雀营的目标也锁定在这片狭小的地带。

    激烈的碰撞!

    只过了片刻,明烈的脸色便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,对方会因为那名陷入顿悟的剑修变得束手束脚,哪知道对方根本没有一丝顾忌,反而把那里当作突破口。而那一小队精锐更是疯狂地在那一带扫荡,他们就像一片片刀片,不断地冲刺!

    三段刺!又是三段刺!

    对方的三段刺威力极大,在其他小组还没来得及支援的情况下,那一带的剑修被扫荡得七零八落。更让他脸色铁青的是,受伤的贺建恍如惊弓之鸟,仓皇后退,没有一丝斗志,把位置拱手让给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在瑶光战阵上撕开一道口子,源源不断的剑修,像潮水般从那个口子涌入!

    没用的蠢货!

    明烈一直梦想着能够建立一支铁血的战部,可贺建拙劣的表现让几乎如同直接在他脸上扇了一记耳光!被打败没什么,受伤也没什么,可是受伤之下,连基本的勇气和职责都忘记,在他眼中,就是一个废物!

    回头再收拾你!

    明烈咬牙切齿暗道,他阴沉着脸,指令如同流水般不断传达下去。《天衡》始终处在全力运转之中,纷乱复杂的战场,在他的脑海中不断变化,他的眉头很快皱起来。

    好奇怪的战阵!

    他本来已经作好了应付对方的三段刺的准备。对方的三段刺运用得出神入化,犀利无匹,说实话,这是他所见过的最厉害的三段刺!看上去,这应该是对手的招牌战术,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,对方并没有使用三段刺,而是用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战阵。

    他们六个人一小险,就像一朵雪花,一边保持高速旋转,一边前进。

    明烈脑海中闪现好几种战阵,但是很快,他便把它们都排除在外。很显然,眼前这种怪异的战阵,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种战阵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头,忽然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战阵……有点……有点妖族战阵的感觉,他眼前一亮,猛然间反应过来为何他会觉得有些怪异。没错!就是因为眼前这些怪异的雪花战阵带着明显的妖族战阵风格!

    妖魔修者,三大阵营的战将战斗方有着截然的区别,他们所用的战阵也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修者精通符阵,因此他们的战阵多由符阵演变而来,这导致他们的战阵对战阵框架十分讲究。就像瑶光战阵这样有弹性的战阵,它的主体框架也是十分稳定的。

    而妖族战将神识强大,他们对队伍的控制力最强,也正因为此,他们的战阵不讲究框架,更加随意。比如三段波式冲杀,他们能够朝各个方向发动。而雪花战阵,则就像一滩流动的雪花洪流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,魔族战将和妖族战将有点类似,但是它们比起妖族,更加简单直接。像乌煞魔杀阵,也就是小魔杀、次魔杀、大魔杀几种变化。

    当明烈察觉到对方的怪异之处,不由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他就陷入步步受制的局面,他每次做出的判断,和事实都有出入!这说明什么?说明他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对方就占据子上风!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反映出他和对方水平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忽然,他心中升出一丝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注意队形!”

    “跟上!跟上!”

    “不要和敌人纠缠,注意自己的位置!”

    各曲曲尉扯着喉咙喊,他们每个人浑身的灵力都运到极致,面红脖子粗!雪花战阵虽然平时有训练,但是从未实战过,自然有配合不默契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经高度紧绷,这是战场,任何一个细小的失误,都有可能丢掉性命!

    交战最激烈的地带,是天锋曲所在的位置!

    他们已经脱离雷鹏所在的位置,像根尖锥,深深扎入对方的战阵之中。

    这个地带,双方剑修犬牙交错。

    空中剑芒交错,纷如雨下!

    这些炽目耀眼剑芒之中,不时有人被击中,从空中坠落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一旦被飞剑,绝对没有活路。哪怕他有灵甲保护,瞬间的停滞,会直接招来无数芒。四品灵甲在这样的攻击下,就像纸糊一般,瞬间肢解,被绞得粉碎!

    这片区域负责的金丹剑修一看,气得七窍生烟!

    死的竟然全都是他们的人!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们居然连对方一个人都没有干掉!这名金丹剑修脸上火辣辣,当下毫不犹豫暴喝:“瑶光转!”

    小组阵形一变,每个人齐齐朝空中挥出三道剑芒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剑芒硬生生定在他们头顶上,剑尖斜指麻凡等人。

    上百道剑芒,悬在空中,森然杀机笼罩麻凡等人!

    金丹剑修目光一肃,扬手丢出一个圆溜溜的银球,顺势手指麻凡,一声清叱:“落!”

    滋!

    银球飞上天空,顿时爆开,化作无数电蛇,在剑芒之间游走!

    眨眼间,一张雷网成形!

    随着金丹剑修一声“落”,上百道剑芒挟着雷网,轰然罩下!

    麻凡早在金丹剑修喊出“瑶光转”时,便察觉出不妙,身形暴退!哪知道这道剑芒雷网简直如同一片乌云,来势其快无比,他们还没来得及逃回去,剑芒雷网如同泰山压顶般,到了他们头顶!

    强烈的杀机和寒意,激得麻凡浑身毫毛直竖,他的眼睛倏地红了!

    想也不想,全身灵力如同脱缰野马,疯狂地朝手中金琉剑涌去!

    金琉剑上,一道如天空般的湛蓝波纹剑芒出现,它层层叠叠,又像皱起的蓝色琉璃!

    剑芒甫一离开飞剑,便消失在空气中,没有任何痕迹!

    在他身后,数十朵莲花升起,嗡地一声,是剑身颤音!空中莲花忽然啪地同时爆裂,无数莲花花瓣,朝天空,激射而去!

    年绿仰着脸,眼中闪过一丝寒意,浑然不顾嘴角溢出的鲜血。

    其他天锋曲剑修亦知道到拼命的时候,每个人不约而同释放杀招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头顶天空银光倾泄而下,刺目的光芒让他们几乎睁不开眼睛!

    “撤!”茫茫银光中,传来麻凡的暴喝!

    光芒散尽,麻凡等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。再看那名金丹剑修,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,他头发被震散,看上去披头散发,好不狼狈!而他手下的剑修,几乎人人嘴角都有一道血线。

    苍白的脸上,那双眼睛被恐惧牢牢占据!

    天锋曲的顽强和凶狠,深深吓住了这群刚上战场的菜鸟!区区数十人,便牢牢牵制住他们将近两百人,他们几乎被搅得天翻地覆!

    最让他们不敢相信的是,对方竟然安全逃离!

    他们干掉对方一个人!就连他们的金丹剑修出手,动用战阵的力量,他们也没有留下对方一个人!

    他们一直以为,他们是精锐!大人也不断地告诉他们,他们是精锐!他们无比确信这点,他们能够加入昆仑所属的战部,无不说明,他们是优秀的!

    可是,残酷的现实,清晰地摆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麻凡等人鼓起最后一丝余力,趁对方没有应过来,迅速地脱离绞杀地带,他们已经无力再战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。”麻凡的声音沙哑,他的模样看上去十分凄惨,头发散乱,浑身到处带伤,目光黯淡。

    接应的剑修没有说话,而是郑重向他们行一礼。

    当麻凡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队伍后面,每一位朱雀营的剑修神情变得肃然!

    “攻击!”

    公孙差的命令随着他的神识,掠过众人心头。

    每朵雪花最前端的剑修,手中的金琉剑划出一道剑芒,同时迅速朝前侧方移动,他右手的同伴恰好移动他刚才的位置,同时划出一道剑芒!

    源源不断的剑芒,汇集成一条笔直的线!

    这条光线上,每一记剑芒轰在同一个位置!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笔直的剑芒线如同摧枯拉朽般,瞬间对方的战阵中犁出一道深深的血痕!

    上百道剑芒线骤然亮起!

    一息之间,瑶光战阵中便多了上百道血槽!

    只一击,瑶光战阵便有如筛子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凉微失神地看着战场,他的目光茫然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,却没想到,这场战斗会如此一面倒。他在都天血界的时间并不算短,这支昆仑所属的战部,人员配各并不弱,甚至可以称得上水准之上。

    换作他,他虽然不惧,但也不敢保证有够重创对方。尽管之前的偷袭,他让对方损失不少,但是像那样的偷袭,并不会经常出现。

    可是这支来历神秘的黑船,却似乎并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他们猜测可能是野路子的战将,所展现出来的惊人控制力,就像那些大军团的军团长!当他看到那一道道剑芒线,他猛然意识到,这是一种全新的战阵!

    对方到处都流露出妖族战将的风格,却指挥着一批剑修!

    这让他无法理解!

    而且这些剑修的个人实力,同样大大超乎他的意料。他没有见到对方的金丹期剑修,但就是这么一群凝脉剑修,硬生生打得对方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除了战阵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,那就是剑意!

    黑船剑修几乎每个人都领悟了剑意!

    当凉微发现这点时,几乎傻掉。他在都天血界的这段时间,没什么大战,但是零星的冲突却经历了不下三十起,遇到的领悟剑意的剑修,更是不知凡几!

    但是,这是他第一次遇到,整个队伍都由领悟剑意的剑修组成!

    这不是一二十个,也不是一两百个,而是一两千个!

    凉微忽然生出荒谬之感,莫非,这艘黑船才是真正昆仑出来的?

    他周围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被黑船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给惊吓到。

    远远凝视着这支队伍,凉微惊讶地发现,自己竟然生不出半点趁机偷袭的念头。一时间,他心中感慨万千,当双方的力量差距太悬殊时,原来敌人连偷袭的勇气都会失去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自己也能够拥有一支这样的队伍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正在此时,他的眼角一跳,注意力不由落在战场后方的黑船上。

    一支大约一百名的队伍,悄然从黑船上飞出来。

    有鬼!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“小心点,别被敌人发现了。”左莫悄声道,他身旁贼头贼脑一行人纷纷点头示意明白。

    他们就像做贼一般,蹑手蹑脚。

    左莫出战的计划,遭到束龙的强烈反对。生性严肃的束龙固执地认为,大人以身犯险,万一遇到什么危险,他们万死莫赎。左莫自然不会吃这一套,挑了挑眉头,问束龙,你们谁比哥厉害?

    这下大伙就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论起个人武力值,最厉害的大伙公推韦胜,但是排名第二的,就是左莫。大日魔体达到二熟境界的左莫,战斗力远超过普通金丹!更何况,他还精通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,就连韦胜对上他,也不敢轻言必胜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束龙只好挑了一百名卫营最强的精锐苦卫,以保证大人的安全。他自己职责在身,不能陪着左莫胡闹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百名苦卫们来说,直接在大人手下,跟着大人一起战斗,这可是破天遭第一回啊!众人士气极其高昂!

    不过,以左莫的狡猾,以硬碰硬的这种事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哪怕朱雀营已经占说上风,哪怕他身边的都是卫营精锐,他依然决定偷袭!

    卫营最多的是重甲苦卫,也就是凝炼出来的铠甲都是重型铠甲。他们个个力大无穷,手上的武器不是门板大小的重斧便是一丈长的砍刀。而且修炼《苦卫》之后,他们的体形也像注水了般疯涨,个个身形魁梧,一丈高都算是正常水平。

    以力量傲视朱雀营的雷鹏,若是放在这群猛男之间,只能算得上豆芽菜。

    所以当这么一群彪形猛男,笨拙地猫着腰,蹑手蹑脚跟在左莫身后时,那模样说不出的滑稽。唯一看上去正常的,便是阿文,他修成以速度见长的影魔卫,是卫营不折不扣的另类。

    不过,沉浸在偷袭的紧张感中的各位猛男,显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动作是多么怪异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意图地模仿左莫的动作,但是他们的块头实在太大,尤其是一百多名彪形大汉堆在一起,放在哪里想不惹人注意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被对方发现。

    第一个发现他们的是松圆,他有些紧张,不停地四下张望,第一时间发现左莫一行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他连忙扯过身边的明烈,指着战阵的另一方问。

    脸色青红交加的明烈,心中怒火积累到爆发的边缘!

    这是他有史以来最憋屈的一场战斗,到目前为止,他们的战果少得可怜!对方的怪异战阵威力非常强大,而且打算蛮不讲理,他们就像石磨般,一点点朝前碾压!无论他作出什么应对,对方一率无视,只是不断地前压、前压、再前压!

    他赖以成名的瑶光战阵,拿出他能够想到的各种战术,但是无法阻挡对方前进脚步哪怕片刻。

    没有穿插,没有迂回,没有其他任何战术。

    这些剑修像疯子一样,不知疲倦地释放剑芒。那些笔直的剑芒火线,让他几乎崩溃!

    瑶光转,两道剑芒火线!瑶光一剑,五道剑芒火线!瑶光鳞剑波,十道剑芒火线……

    就好比一位高明的剑客,剑花一抖,试图诱敌,对方看也不看,一板砖拍来;假动作,对方看也不看,一板砖;大杀招!对方看也不看,砸过来一堆板砖……

    可偏偏他拿对方这种粗暴直接的打法,没有半点办法!

    他真的没有任何办法,他尝试所有他能够想到的方法,可无论他作出什么样的应变,在对方粗暴直接的剑芒火线面前,迅速崩散!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战部一点点被吞噬,一点点败退,却无计可施,这对他的信心打击,是致命的!

    他茫然有如输掉所有赌注的赌徒。

    无力、愤怒、绝望……

    混杂在一起,让他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刻,他看到左莫一行人!

    他脑子里就像有什么东西炸开,仅剩的一丝理智,被轰然爆开的怒火烧成飞灰!

    都到这个时候,你居然还偷袭!

    把人逼到这地步,你还偷袭!

    你偷袭,还用这么一群傻大个来偷袭!

    你你你!

    可怜的明烈,双目赤红,面目狰狞!二十年来积累的骄傲,被无数双带泥的脚丫子,来来回回踩了无数遍!

    所有的愤怒,所有的绝望,轰然喷发,汇成一个字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左莫没想到他们还是被发现了,算盘落空,让他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眼睛一亮,那伙冲出来的敌人中间神情激动的家伙,好像正是这群人的老大!

    对方的老大!

    嗷嗷嗷!

    左莫两眼瞬间放出幽幽光芒,他就像在一群羔羊之中,发现一只最肥美的羔羊!

    羔羊的引诱,让他立即激动起来,什么“小莫哥战法”被他抛到九霄云外。

    他手臂一挥,嘶声力竭高喊:“兄弟们,有肥羊!”

    猛男们纷纷挺直腰杆,两眼放光,重甲头盔露出眼洞,亮起一道道绿油油的光芒。

    那目光,好饥渴……好贪婪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