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9书吧 > 都市小说 > 修真世界 > 第四百三十六节 雷鹏一斩的变故 【第二更】

第四百三十六节 雷鹏一斩的变故 【第二更】

    剑意第一层,初悟剑意;剑意第二层,剑意心转;剑意第三层,剑意化形。

    领悟剑意对于一名剑修而言,就意味着超人一筹的天赋和潜力。当初韦胜在凝脉期便踏入第二层,震撼了无数人。

    领悟剑意对于大门派的弟子来说,并不像在天月界那么少见,那般引人重视。大门派有大量的方法能够让弟子领悟到剑意,比如剑炉,其作用和左莫的五行剑阵没什么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不过,领悟剑意不过是个门槛,之后的路并非一帆风顺。在凝脉期便领悟剑意第三层的弟子,便是在那些英才如云的大门派,也没有人会忽视。

    剑意前两层,对剑招威力的提升并不算大,第二层剑意心转更是极不稳定。可当剑意达到第三层,能够化形,剑招的威力便会暴增!

    所以当对方看到麻凡的剑意,许多人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当然,只不过是吃惊,没有人害怕,他们可是属于昆仑的战部。在昆仑,不缺的就是天才,凝脉期领悟剑意第三层的弟子虽然不是满大街都是,但也绝不是凤毛麟角,便是那些附庸门派,也能找出不少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们已经结阵完成。这令他们对接下来的战斗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的战阵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一旦发动攻击,必定连绵不绝,一波接一波。

    一见麻凡挡下七道剑芒,战阵自动运转。

    七人一队,形成一个小的七星阵,七队一组,组成一个大的七星阵。

    位于瑶光位的是一位名叫贺建的金丹剑修,他主持着这个由四十九人组成的七星阵。他看到对方的剑招时,也微微吃一惊,对方在剑意上的境界比他还要高一层。不过他并没有感到慌张,他一眼便看出这群人的修为不过都是凝脉期。

    凝脉和金丹之间的悬殊,哪怕对方的剑意比他高一层,也绝不是他的对手!

    贺建嘴角浮起一抹狞笑!

    管他什么天才,落在自己手上,也都是死路一条!

    他张嘴喷出一粒青色剑丸!

    剑丸不过米粒大小,然而见风便涨,飞出不过十丈,便涨大到三丈之宽,拖着长长的青色光幕,犹如一把青色巨斧,朝麻凡一行呼啸拦腰横掠而去!

    呜呜轰鸣如泣如诉,摄人心魄!

    其余四十八名剑修见老大出手,脸上不由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。他们这么久,还没有见过有哪位金丹以下的剑修,能够在老大一击之下逃生!

    战斗要结束了!

    贺建的剑芒去势极快,越涨越大,待飞近麻凡等人时,剑芒几乎把他们所有人都笼罩其中!

    剑意锋芒凛冽,直逼众人眉心,让人生出无可抵御之感!

    金丹出手,气势非凡!

    黑龟号上,谢山看到那些剑修脸上露出的笑容,撇了撇嘴:“可怜的麻凡,被人小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怜?他心里偷着乐吧,他可不是恨不得能披一身羊皮啊,这厮一肚子坏水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热烈地讨论着。

    麻凡看着迎面而来的剑芒,眼睛不由一眯,身形猛地朝一旁一闪。

    落后他半个身位的雷鹏怒目圆睁,金琉重剑高高扬起,半空中的双膝微微弯曲,好似脚下有无形的地面,全身肌肉贲张,鼓荡的灵力如同燃烧的火焰,从体内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偏偏这一切,没有半点声音,安静得就像一尊雕塑。

    让人感觉无以伦比的别扭,狂暴的力量,被无声的寂静死死压制。

    迎面飞来的拖着耀眼光尾的巨形剑芒,撕扯着空气,如雷般轰鸣。

    极动与极静,轰鸣与死寂!

    这一刻,无比矛盾的两者,构成一幅令人心悸的画面!

    雷鹏仿佛回到他们三人昏迷前的那一刻,全身的灵力,如同沸腾的火焰,在无声的寂静中灼着他每一根神经!

    模糊的画面、遥远的声音、不甘心的咆哮……

    纷乱的一切,如同潮水般,在他脑海中掠过,只有那紧握的粗糙剑柄,给他一丝安定、一丝清明!

    似乎有什么东西,在他脑海中流淌而过。

    这仅有一丝清明,就像一根无形的弦,被轻轻拨动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灵力顺着手臂手掌灌入剑柄,高高扬起的重剑,自上而下,凭空一斩!

    狂暴消失,轰鸣消失,所有的声音在这一刻,似乎都消失!

    寂然一斩!

    远处的贺建脸色陡然剧变,瞳孔倏地流露出惊惧之色,他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,对方重剑斩上他的飞剑!

    嘶!

    就像布帛被撕裂的声音,清晰异常。巨大的青色光幕,被这一斩,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贺建闷哼一声,脸色煞白,目光惊骇绝伦!他受伤了!恍惚间,他有些不能置信,自己竟然受伤了!还是被一位凝脉击伤!

    他的飞剑报销了!对方那一斩,硬生生把他的飞剑斩成两截!

    对任何一名剑修来说,飞剑都是和自己性命相联,飞剑受伤剑修必定重伤!

    他第一次受如此重的伤!

    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,对方是一名凝脉剑修!

    怎么可能……

    他的目光涣散,神情茫然。

    麻凡等人也被雷鹏这一斩给吓到了。一招重创修为金丹剑修,这么扯淡的事情竟然活生生地发生在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不过当他们发现雷鹏保持斩下的姿势,一动不动,宛如雕塑,脸色无不微变!

    要命!

    这厮竟然在这个陷入顿悟!麻凡心中呻吟,这里可是战场!

    顿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突破契机,谁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触发顿悟,可谁都知道,顿悟是突破的契机!然而,顿悟状态若是被打扰,那无疑白白浪费一次绝佳的机会!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还能触发顿悟。

    不过麻凡的反应极快,不退反进,厉声暴喝:“杀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对方高手刚受重创,这个小阵正处在最虚弱的状态。在这种几十人规模的冲突中,一名金丹修者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   若此时收缩防御,反而让对方反应过来。这到底是对方的地盘,一旦对方反应过来,那他们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以攻代守此时更加明智,至于剩下的,还有公孙大人呢!

    明烈战部实战经验不足的缺陷此时暴露无疑,这些原不以为胜望在握的剑修根本没有想到形势会陡然扭转,足足慢了两拍,才惊慌失措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尤其是这样的小范围的战斗,慢上两拍,足以致命!

    相比对方的仓促,以麻凡为首的天锋曲没有半点犹豫,第一击便用上全力!

    暴起的剑芒,如同升腾而起的太阳,让人无法逼视!

    三段波式冲杀!

    如同一把烧红的尖刀从冻成一团的油脂中划过!

    十五名剑修在第一照面被杀!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灵甲只为他们争取了极短暂的时间,便如蛋壳般碎裂,金琉剑的《锋锐》符阵技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巨大的作用,十五名剑修甚至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,便被洞穿,一命呜呼!

    一击得手,麻凡等人没有任何迟疑,第二波攻击接踵而至!

    直到此时,对面的剑修才个个如梦初醒,慌忙举剑抵抗。

    麻凡看着这些迟钝的对手,就犹如看到一群待宰的羔羊,没有一丝留情。

    仓皇抵抗的剑修,哪里是麻凡他们的对手?

    交织炽亮的剑芒之中,一朵朵血花迸射,生命的脆弱在此时展现无遗。眨眼间,又有约十名剑修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仅仅两波攻击,对方一个小组便死伤过半!

    整个明烈战部都被如此犀利的攻击给震撼住,心中的骄傲在那冰冷明亮的剑芒面前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明烈脸色亦一变,这支小队的战斗力远超过他的想象!

    那些金色的飞剑不知是什么炼制成,起码五品,最让他感到惊讶的是,这个小队竟然每个人都领悟剑意,而且最低也是第二层,第三层竟然有好几个!

    真是精锐啊!

    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,贺建小组的伤亡并没有让他感到愤怒,对于任何一名战将来说,在伤亡面前保持冷静,都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他同时也注意到一动不动的雷鹏,顿悟?

    嘴角浮起一抹森然的笑容。

    能够一击重创金丹的凝脉期剑修,而且还触发顿悟,这样的手下,大概没有哪位战将会甘心舍弃吧!

    那个小队长的反应让明烈有些欣赏,不过,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呢?

    这个小队精锐的实力让他大感惊讶,但他相信,这样的精锐,在任何一支队伍都不可能全都是。他已经在思考,或许能够生擒住这些精锐,说服他们投靠自己。

    冷静的明烈迅速把这个有些异想天开的想法抛之脑后,眼下最重要的是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!

    战阵悄然变幻,朝雷鹏他们位置挤压而去。

    黑龟号内,公孙差轻笑一声:“这家伙的运气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罢,神情骤然变冷,平静道:“出击吧!”

    战场充满了无数不可预料的因素。谁也没想到,因为雷鹏的突然顿悟,导致双方在没有经过足够的试探,便直接进入绞杀!